事實與偏見

事實與偏見

政治人物的言論只要音量夠響,說得動聽、激昂、煽情就往往變成為民請命的偉論。起碼在台灣,好些政治人物皆以此為政治「智慧」。不過,這樣為民請命也暴露出了政治人物最不負責任、最令人厭惡的一面。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詹震寰

世界上實在太多胡說八道、販賣情緒以人民為白痴的政客了。難怪不少人因而以為政治是一場make-believe遊戲——政客以為所有人都是白痴,若然所有人真的都變成了白痴,政客們自自然然地便成為天才了。真正的白痴其實是耍遊戲耍到發了瘋的政治人物。白痴們,是時候理性起來了,否則你們將壞掉改革台灣經濟的大好時機。
上任不到兩個星期,新政府馬上調低補貼,讓油價較為接近市價;行動非常果斷、非常正確,凡懂得思考的人都禁不住為新政府喝彩。可是不少政客卻肆意抨擊這負責任的果斷行動,他們煽情嘈吵作秀不在這裡重複了,反正都是放狗屁吧。有些政客更搬出南韓總統李明博當作稻草人嚇唬馬英九:「嘻,一個不小心你便不難會被民眾唾棄,像李明博那樣,一下子丟百分之二十的支持率,跌到民調谷底,要是再激發一些人走上街頭示威,那麼你便完蛋了。」
民調支持率真的丟掉百分之二十又怎麼樣?像阿扁那樣不做事,只顧喊口號,不用下台,負責任、做實事的總統反而完蛋,這又是什麼的邏輯?有承擔、有魄力、有決心、負責任的政府應該做實事呢,還是像陳水扁那樣只動口不動手?事無大小都按民調辦事,那麼還用找人來領導政府嗎?事事要跟�民調走,那麼選民調做總統好了,何苦找個有能力、有承擔的人來給政客批鬥?
做總統不是參加選美,政府的工作不是個選美會。一個國家的領導人要有前瞻性,那是民調提供不到的,更要承擔起領導國家的重責,包括短期內不為民意支持的痛苦,拿出勇氣和決心為國家的長遠利益作出正確的決定。新政府體現了這樣的決心和勇氣,可喜可賀,這是台灣之福;政客怎麼喪失理性地亂罵一通?
政府不僅應該降低汽油補貼,更應該痛下決心取消補貼。政府起碼有三個原因不應該補貼油價。一、油價到了現今的高水平,政府不可能有財力無限期補貼下去。二、汽油不是窮人的必需品,用汽油的多是富人和賺錢的企業,政府不應拿納稅人的錢補貼他們,事實上窮人只占耗油量的一兩個百分點而已。三、有補貼,感受不到高昂油價帶來的壓力,富人及企業都不會想辦法或添置器材節省用油,不管油價如何飆升他們亦不會因而減少,甚至可能反而增加用油。負責任的政府又豈應縱容這樣的浪費行為?
我們都知道人是會適應環境的動物。在環境的壓力下,生存意志會激發人們的創意解決面對的威脅。譬如油價飆升便激發不少企業研發太陽能發電,以節省燃油。油價雖然高達每桶一百三十五美元,至今太陽能發電的成本仍然比用燃油發電為高。
可是在新科技的推動下,太陽能電板的成本已不斷下降,估計發電板的產量每增加一倍,成本便會降低兩成,故此只要更多人和企業轉用太陽能發電,其成本會更便宜。就算將來油價跌至現今一半的水平,只要發電板達到一定的數量,太陽能仍然有競爭力,而太陽能是用之不盡的。

現今汽車用了超過一半以上的石油。電力和石油混合引擎的汽車因為價格高昂,至今還不大流行,可是油價持續高漲,這種汽車會愈來愈有吸引力了,那將有助於大大減少車用石油。混合引擎的生產數量增加,再加上增加科技研究數量帶來的成果,將有助於大幅降低這些汽車的生產成本和提高它的效率。現在的混合引擎汽車已經比普通汽車費用便宜,將來則更便宜,那麼環保汽車不難會取代一般汽車。政府繼續補貼油價,則只會令我們喪失一個創造能源新天地的大好時機。
我擔心的反而是新政府官員有理論無實際,他們做事僵化,適應不了經濟開放鬆綁的新形勢。他們可能是怕犯錯,故此只顧懦弱地按本子辦事。政府面對的更大危機,是新領導缺乏自信心,又或者權慾上身,以致為了展示官威,便芝麻綠豆的事情都要插手管。
就以陸委會主委賴幸媛為例,最近她不准金門縣長李炷烽到北京參加四川賑災晚會,便教人摸不�頭腦了。賑災活動完全沒有政治元素或色彩,中央政府為什麼要插手制止李炷烽去參加?兩岸既然三通,搞好兩岸經濟,社會和文化交流,是新政府經濟開放鬆綁的重要政策;地方官員到大陸參加非政治性活動,是好事而不是壞事,中央為什麼要從中作梗?賴主委有沒有想過這樣干預的後遺症有多大?
一旦開放,人才聚集的地方其經濟必定先興旺起來。台灣北部的人才最多,故此肯定會先嘗到經濟開放鬆綁帶來的甜頭。藍營集中在北部,先興旺了起來,那麼綠營聚集的南部和其他地區會否眼紅、埋怨甚至攻擊政府偏袒北部?中央政府的權力愈是集中,因經濟開放而引發的政治矛盾便愈大,也就對中央政府帶來愈大的衝擊。不趁�開放鬆綁之初處理好這種政治矛盾,到爆發問題才處理便會非常棘手了。
經濟發展不平均,是市場經濟的發展規律,那不是政府可以逆轉得來的。北部經濟發展比別的地方快、比別的地方好,政府不能為了平息其他地區的民怨,便刻意壓抑北部的經濟發展。經濟發展不均帶來的矛盾肯定會給經濟開放政策形成困擾,甚至打擊中央政府的威信。這種矛盾雖然幾乎必然會發生,但中央政府千萬不可以掉以輕心喲,否則後患無窮。
要解決經濟發展不均導致的政治矛盾,最好的方法是盡量將經濟開放鬆綁的權力下放到地方政府去,讓地方政府直接向民眾負責。這麼一來,做得好,功勞歸於地方政府官員;做不好,地方政府要承擔責任和承受民眾埋怨的後果。而且,只有地方政府才最了解當地的需要和發展的相對優勢,因而更能善用當地的資源解決問題。地方政府執政的空間愈大,也就愈能夠更靈活、更有效地解決問題,從而讓中央政府有更大的空間專注處理分內的事務,避免成為地方政治矛盾的焦點。故此給地方放權是個雙贏的好對策。
賴幸媛禁止金門縣長李炷烽前往北京參加四川賑災晚會,這是個錯誤的決定,中央政府應以此為鑑。除了嚴厲集中控制兩岸的政治問題,別的形式的交流,中央政府都不應管,放手讓地方政府全權負責,否則中央政府只會自招麻煩,損害台灣的經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