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眼

名嘴文化

劉大任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含仁

近來,由於關心台灣大選、西藏事件和汶川大地震,覺得上網看零星節目(往往片斷或過期)已經無法滿足自己的需求,為此特別要求此間的衛星電視節目供應公司(我訂的是Direct TV),送過來幾個台港大陸頻道。卻不料,這樣一來,我們家立刻變成了中文世界,尤其是台灣的政論性節目,不但天天有,而且經常重播。平常毫不關心政治的老妻,日久天長,耳濡目染,搖身一變,政治意識高漲,台灣的名嘴們,都是她的政治顧問。我們家也就跟著政治化,天無寧日矣!政治通過名嘴的高談闊論,彷彿陽光穿越三稜鏡,各種顏色紛紛現形(台灣是非藍即綠),觀者根據自己的需要,加強武裝,立場由是越發鮮明。聽說台灣每到選舉季節,政治影響家庭生活的變故層出不窮,夫妻反目、兄弟不和、父子成仇者,每有所聞。名嘴威力如此之大,的確讓人嘆為觀止。
事實上,每次回台灣,我早已發現,親戚和朋友以及偶然接觸到的社會各色人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某些電視叩應和座談節目的忠實觀眾,他們也許接受也許反對那些興風作浪名嘴們的觀點和論述,但我覺得,無論批評或擁護,名嘴們提供的資訊、分析、結論或暗示,差不多成了絕大多數人的意見指標,影響所及,形塑政治態度,操控政治風向,甚至可以這麼說,名嘴文化,實際上指導左右台灣的輿論。
跟我多年熟習的美國政治文化比較,這是非常奇特的現象。跟其他半民主或非民主國家的政治文化對比,台灣的名嘴文化更是獨一無二。這種情況,究竟是好是壞?是禍是福?在台灣二次政黨輪替之後,民主體制漸趨成熟之時,這個話題,似乎值得好好地談一談。我當然不是專家,拋磚引玉吧。
首先介紹一下我比較熟習的美國電視政治報導和評論節目,作為參考背景。必須指出,美國人民的政治熱度,遠低於台灣水平。大小選舉的投票率,能超過百分之五十就算「踴躍」,平常日子,經常看政治台的觀眾,更是寥寥可數。所以,在美國,幾個專營政治節目的頻道,基本奉送,無須加費安裝。因此,政治頻道實際上是直通每家每戶,普及率百分之百,然而,誰看呢?
主要不過四、五個台,分為兩類。
第一類相當於公共服務資訊,只有現場即時轉播,沒有分析和評論,國會問政、聽詢,行政和司法部門的重大案子等等,原汁原味,提供的是素材,如何吸收消化,觀眾自己處理。兩個頻道,叫做 C-Span 1 和 C-Span 2。
第二類是商業方式營運的,除了 Fox(福斯)系統的政治頻道明顯採取保守偏右立場,CNN和MSNBC(微軟與NBC合作),則標榜客觀,力求中立。

這一類頻道,除了資訊報導,還經常提供分析、評論和討論,因此具有影響意見的企圖心,只不過,在一個政治完全成熟的現代民主國家,要做意見領袖,可不能粗糙魯莽、大而化之。意見本身需要精美包裝,說話態度必須謙虛謹慎,立場公正,邏輯清楚,語調溫和,自不在話下。這種文化,跟台灣名嘴的作風,形成強烈對比。
CNN有幾位大牌,確實做到,上可以影響國家政策,下可以左右輿論民心。Larry King、Anderson Cooper、Wolf Blitzer 等人,各有一套。Larry King問問題的手法是天下一絕,問題通常非常簡潔,抓住要害,用字通俗而意涵明確,被問者感覺逼向牆角而不能不據實回答,電視機前的觀眾卻認為挖出了自己內心的重要疑問。 Anderson Cooper知名戰地記者出身,頭腦冷靜,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牢牢掌握事件核心,他每天的節目,最受政治人物關注,普通百姓,當然更倚賴他瞭解全貌。Wolf Blitzer則是領軍人物,外形忠厚老成,說話慢條斯理,尤其處理伊戰和大選一類現場轉播的瞬息萬變等複雜題材,從容不迫,鉅細無遺,幾乎可以產生安定人心的力量。MSNBC近年收視率滑坡,但名嘴 Chris Mathews風采依舊,他天生有點大舌頭,說話有點急,這種 delivery按理難成大器,但此君頭腦極快,話鋒逼人,至今仍受歡迎。
以上介紹的幾位大牌明星,都有自己的節目,在政論新聞傳播界,獨領風騷,擁有廣大群眾基礎,但影響力仍無法與台灣名嘴相提並論。他們的節目,往往也邀請當事人和(或)專家名流列席諮詢,然而,像台灣政論節目這樣,主持人僅略盡穿針引線義務,任由列席名嘴輪番轟炸的場面,則聞所未聞。
台灣的名嘴文化有幾個特點。
第一,黨派色彩鮮明而毫不忌諱。奇怪的還不是這個,絕大多數觀眾不但容忍,而且基本認同、鼓掌,才讓人無法理解。這媦吇S的是,觀眾好像自己沒有一定的知識,判斷力也相當模糊,因此,看電視好像有點上課的味道,名嘴指導,大家虛心學習。
可是,名嘴們的立場,有沒有偏袒?所提供的資訊是否能夠驗證?名嘴毫無顧忌地發揮監督制衡作用,固然有一定的好處,然而,誰又能針對名嘴們進行監督制衡呢?最嚴重的是,有些名嘴的立場,不是客觀中立,而是見風轉舵。立場的變化,倒是跟權力變化背道而馳。綠營當權就反綠,藍營上台就反藍。似乎,為反對而反對,就是媒體的至高無上原則。
第二,名嘴們的專業範圍,好像沒有人在乎。記者出身的,可以大談武器軍購。傳播系的教授,分析司法案件,絕不臉紅。搞過一陣環保或社運的,談到西藏問題或外交事件,都可以大放厥詞,諸如此類。
更奇怪的是,這些政論節目既然頗受市場歡迎,有如此廣大的號召力,為什麼同一批老面孔,一天到晚重複出現呢?台灣難道會講話會分析問題的,就這麼幾個人嗎?各行各業的專家,為什麼鮮少出現?為什麼不願沾鍋?
第三,按理,既為名嘴,把話講清楚,應該是本份吧。但我聽來聽去,能把話講清楚的,真的沒有幾個。話講不清楚,原因不一,有的是咬字發音的問題,有的是造句撰文的能力,有的是邏輯混亂、推理矇混過關的習慣。總結一點,名嘴們本身的基本功,反映了台灣語文教育的嚴重失敗。這方面,只要跟大陸中央電視台的一些主播對照,台灣名嘴光是在「說話」能力這一點上,就完全過不了關。當然,你可以說,大陸廣播員照本宣科,話當然容易說。可是,最近地震的直播節目,基本上是沒有預先寫好稿本的,人家還是一樣把普通中文說得中規中矩。台灣基礎學校教育忽視學生的「說話」能力,是造成目前這批名嘴「語無倫次」的根本原因。
還有個別名嘴,喜歡用「發脾氣罵人」的辦法,爭取擁護,就更加荒唐可悲了。為什麼荒唐?因為「發脾氣罵人」是辯論藝術的大忌,卻反而能爭取同情,表明我們失去了講理的能力。為什麼可悲?我們的觀眾,到今天還需要這種無聊的刺激,豈非「愚民」?
名嘴文化是台灣邁向成熟民主社會過渡期間的產物,確實發生過社會制衡監督的寶貴作用,今後,這種文化不一定需要淘汰,但如果不能提高,久而久之,必然成為禍害。當然,待改進的,不止是名嘴們本人和名嘴節目的製作方式,觀眾政治退燒,拒絕煽動式的言論,才是根本。

作者

台大哲學系畢業,一九六六年就讀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政治研究所,後因投入保釣運動,放棄博士學位。七二年考入聯合國祕書處,一九九九年退休。作品包括小說、散文、評論與運動文學等,出版有《劉大任作品集》十二種(皇冠出版),本專欄亦結集出版《紐約眼》《空望》《冬之物語》《月印萬川》《晚晴》(印刻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