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焦點

二大股東內鬨 王文淵布局通吃華亞科

曾是國內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產業股王的華亞科技,近期爆發大股東內鬨。出資的德國大股東奇夢達Qimonda(前身為英飛凌Infineon),因不滿台塑集團旗下的南亞科技,轉投入競爭對手美國DRAM大廠美光(Micron)的懷抱,雙方確定拆夥。
本刊調查,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希望藉這波DRAM產業低潮,讓有財務壓力的奇夢達知難而退,賣出手上的華亞科股權;但奇夢達為保住華亞科,也找日本爾必達(Elpida)當後盾,雙方互不相讓,談判陷入僵局,股權大戰一觸即發。


為鞏固台塑集團的高科技江山,王文淵趁德國大股東奇夢達財務吃緊,密謀布局,欲通吃華亞科技股權。圖左為南亞科8吋廠,右為華亞科12吋廠。

王文淵 小檔案

生日 1947年5月20日
現職 台塑集團總裁,台化、福懋興業董事長
出身 台塑集團副董事長王永在的大房長子
家庭 妻子鄧美苓,育有2女
學歷 美國休士頓大學工業工程碩士
經歷
.1982年10月任職南亞多年後,升塑三部經理
.1991年調任台灣化纖協理
.1996年任六輕專案小組副召集人,控六輕建廠進度
.1998年接福懋興業董事長兼台化總經理
.2006年升任台塑集團總裁

DRAM大廠華亞科技的二大股東—台塑集團旗下的南亞科技,及全球市占第五的德國DRAM廠奇夢達鬧分手,嚴重影響華亞科的營運。


起內鬨 爆發離職潮

受大股東內鬨拖累,加上DRAM景氣不佳,華亞科不但股價腰斬,原本要在桃園觀音興建第三座十二吋廠的計畫與現金增資,也臨時喊卡。擔心公司未來前景不明,人心惶惶,近幾個月內,上百名工程師先後提出辭呈,由於人數太多,人事單位作業不及,讓不滿權益受損的工程師上網大罵公司:「只不過是簡單的離職,竟然要排好幾個月才能走。」
華亞科是在七年前,由南亞科與德國英飛凌(奇夢達前身)合資成立。當時英飛凌剛與茂矽拆夥,賣掉茂德的股權,缺產能的英飛凌與欠技術的南亞科一拍即合,雙方在華亞科出資各半,各持有三五%股權,在董事會的席次也各半。
由於華亞科就像台積電一樣,是走純晶圓代工路線,產品直接賣給英飛凌與南亞科,所有研發費用都由英飛凌與南亞科支付,因此第一年就賺錢,前年每股獲利更達五?四三元,高居國內DRAM股之冠。上市後,股價一路上漲,最高達四十四元,穩坐DRAM股王寶座。
然而,二大股東逐漸同床異夢,雖然華亞科董事長與總經理是南亞科的人,但因技術主要來自奇夢達,「台塑集團根本管不到華亞內部事務,同樣搞DRAM,華亞科的工程師薪水、福利就是比南亞科好,你說出錢的台塑會不會不爽。」業界人士說。


南亞科自有品牌記憶體模組由華亞科生產,供應惠普、戴爾、宏硉奶j廠。

南亞科 拉美光壯勢

二年多前,華亞科宣布建第二座十二吋廠時,南亞科也選擇在泰山蓋全新十二吋廠,當時一位DRAM同業就開玩笑地說:「華亞科與南亞科的瑜亮情結正式浮上檯面。」
為了擺脫奇夢達,台塑集團四處尋找可能的合作夥伴,包括日本的爾必達,最後終於在今年四月二十一日宣布,南亞科與全球市占率第四的美國DRAM大廠美光合資成立亞美科技,雙方持股各半,投入新一代記憶體的設計與生產。
根據南亞科高層透露,與美光的合作,「一談就談了二年,好不容易才敲定。」一位外資分析師說:「能簽下美光很難得,他們一向看不起任何人。」
南亞科找到新靠山,正意味著台塑集團要拿回華亞科的主導權,「美光擁有的半導體技術跟全球排名第一的韓國三星一樣,都是最成熟、最先進的。」南亞科發言人白培霖說。


擁有技術的奇夢達,除投資華亞科,也與華邦電等晶圓廠簽技術轉移合約,總裁羅建華(左)○六年來台,祝賀華邦電董事長焦佑鈞(右)十二吋廠落成。

華亞科近1年股價走勢


奇夢達 聯日尋金援

之前,外界一度以為台塑會棄守DRAM,力晶董事長黃崇仁就曾向媒體預言,在這波DRAM產業低潮大洗牌中,「南亞科恐怕是下一個出局的對手。」因為跟王文淵、王文潮兄弟頗有交情的黃崇仁,常常聽到二兄弟抱怨「虧那麼多,乾脆不要做。」
沒想到,負責台塑集團DRAM事業布局的南亞科董事長吳嘉昭,竟然談下了最難談的合作夥伴美光,讓王文淵吃下定心丸。根據本刊調查,為了穩住DARM江山,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已經指示吳嘉昭,全力維護台塑集團在華亞科的股權,並且準備好銀彈,「不排除全面接過來。」
事實上,王文淵原本盤算,這波DRAM景氣低潮,欠缺資金的奇夢達,很可能會出脫手中的華亞科股權,台塑也能趁機撿便宜。不料,奇夢達竟不甘示弱,就在南亞科與美光宣布攜手合作後三天,奇夢達也宣布與日本的爾必達結盟,聯手開發下一代製程。不少業界人士都認為,手上欠缺資金的奇夢達,找了爾必達金援,就是企圖與台塑集團一搏。


華亞科開工首年就賺錢,2年前風光上市。圖為總經理高啟全(中)與台德雙方高層在法說會上合照。

誰鬆手 迄今仍無解

五月初華亞科的董事會上,代表南亞科與奇夢達雙方的董事,對於華亞科究竟該何去何從,沒有任何結論。知情人士指出,雙方會互不相讓,主要是兩邊都有不能輸的壓力。
華亞科月產能達十二萬片,南亞科與奇夢達都有一半的產能要靠華亞科,雖然南亞科與美光將成立的亞美科技,可把南亞科的二座八吋廠改建為十二吋廠,但時間上緩不濟急。
至於奇夢達,在大陸的合作夥伴—上海中芯半導體因不堪虧損而退出後,華亞科就成了奇夢達最大的生產基地。「只要誰出讓,就等於承認自己不玩了。」一位長期觀察DRAM產業的外資分析師說。
五月初華亞科的董事會上,代表南亞科與奇夢達雙方的董事,對於華亞科究竟該何去何從,沒有任何結論。知情人士指出,雙方會互不相讓,主要是兩邊都有不能輸的壓力。
華亞科月產能達十二萬片,南亞科與奇夢達都有一半的產能要靠華亞科,雖然南亞科與美光將成立的亞美科技,可把南亞科的二座八吋廠改建為十二吋廠,但時間上緩不濟急。
至於奇夢達,在大陸的合作夥伴—上海中芯半導體因不堪虧損而退出後,華亞科就成了奇夢達最大的生產基地。「只要誰出讓,就等於承認自己不玩了。」一位長期觀察DRAM產業的外資分析師說。

壹週刊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為與台塑集團抗衡,力晶董事長黃崇仁(前右二)與日本爾必達社長�本幸雄(前左二)仿華亞科模式,在台合資成立瑞晶。


王永慶、王永在二兄弟退居二線,把集團事業交給王文淵(右二)、王文潮(左一)與王瑞華(左二)等二代集體接班。


王永在女婿張家鈁(前左)統領的南亞電路板,擁有英特爾等國際大客戶,雖遇上景氣低潮,今年卻依舊賺錢。前右為南亞科總經理連日昌。


吋廠已邁入營運生產,規劃中的桃園觀音三廠卻因大股東內鬨,不知何時才能興建。圖為位於林口的一、二廠空照圖。

看纏鬥 員工盼速決

不過,幾年下來,台塑集團在電子事業的版圖越來越廣,尤其是南亞塑膠,先後投資的南亞科、華亞科、南亞電路板等子孫公司,一個個都能擠入各個產業的前幾大,景氣好的時候,可以讓南亞大賺,就算景氣不好,這些公司也都是塑化材料的重要客戶,對南亞的貢獻很大。
然而,在這波DRAM衰退期,原該養精蓄銳、待景氣翻轉時一展身手的華亞科,卻因股東頻頻過招而大受內傷。華亞科總經理高啟全接受本刊電話採訪時尷尬地表示,他無法談任何事情,對於員工爆發離職潮,他只能盡力在內部溝通,「真希望二大股東能夠坐下來好好談,他們兩方越快做決定,對華亞科越好。」

台塑集團電子產業布局

註:DRAM、IC基板和印刷電路板等,最終應用在手機、電腦等資訊產品上。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


台灣五大DRAM廠比拚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iSuppli、各公司網頁
註1:聯盟市占率是將台灣DRAM廠和聯盟廠商的市占率加總﹔如力晶和爾必達聯盟聯盟的市占率為18.8%。
註2:力晶自2008.4.1開始,原有的8吋晶圓廠分割另成立鉅晶電子﹔2007年1月與爾必達簽約共同出資成立瑞晶,並將原有的1座12吋晶圓廠分割給鉅晶。


奇夢達回應 買賣無時間表

對於華亞科股權爭議問題,奇夢達表示,與南亞科向來合作關係良好,目前雙方積極洽談股權事宜,並無時間表。至於引進爾必達資金與南亞科爭奪股權的傳言,奇夢達表示,雙方僅發布技術合作,無其他合作。

撰文:曹以斌
攝影:莊中隆、湯興漢、蘋果日報
資料:李玉玲
繪圖:林佳欣、潘美靜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