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直擊

中鋼毒物入侵 屏東爆重金屬污染

台灣穀倉之一的屏東平原籠罩毒物危機!屏東地區有近40萬人仰賴用水的東港溪水源頭—萬安溪旁,被國營事業中鋼的子公司—中聯資源公司填入多達10萬噸的爐石、爐碴,當地居民深怕汙染,將爐石送檢,竟測出爐石內含有超過正常值6倍的六價鉻,及各類重金屬汙染物。居民把吳郭魚放入浸有爐石的水缸中,很快就翻白肚死亡,醫生警告,爐石(灰)會隨著雨水及風,擴大汙染,重金屬也會透過水,累積在動植物裡頭,一旦吃進人體就有致癌風險,令人擔心的是全台有大半稻米、蔬菜及魚、肉都是在屏東產銷,若不及早處理,災難可能迅速擴散。


東港溪上游萬安溪被中鋼子公司—中聯資源公司傾倒10萬噸爐石,居民擔心飲用的地下水遭汙染。

看著堆疊比地平面還多出一層樓高的爐石,大武山水資源保護自救會會長黃仲演說:「我行動不便,但我可以動腦,拚了命也要把這堆禍延子孫的毒物從家鄉土地上移走!」他號召鄰居們成立「大武山水資源自救會」,他們強調要守護大屏東地區的重要水脈—東港溪。


黃仲演說:「我拚了命也要把這堆禍延子孫的毒物從家鄉土地上移走!」

盜採砂石 填爐石

今年三月,正當各地為總統大選兵荒馬亂的同時,有人竟囂張在水源保護區內—屏東縣萬巒鄉成德村內東港溪上游萬安溪旁,填下了近十萬噸爐石。自救會成員對本刊記者說,他們無法理解,回填爐石超過一萬平方公尺的這塊地上,有大量砂石被挖走盜賣,其中還挖到了國有地,主管機關一開始像失明般,沒看到盜挖砂石情事,事後又做出爐石為合法、無毒、可填土的決定。居民經反覆調查發現,原來爐石是國營事業中鋼的子公司—中聯資源股份有限公司載來傾倒的。
屏東縣府保證沒問題,但自救會居民們拿出磁鐵一吸,馬上吸附了大量碎石,顯然回填的是未經處理的爐石,直覺有問題,自救會成員馬上做了實驗,他們捉來大小不一和吳郭魚同科、生命力極強的朱文錦及慈鯛,放進泡有爐石的魚缸裡養,沒想到五分鐘後就有小魚翻白肚死亡,三十分鐘內大魚也一一暴斃,反覆做了好幾次驗證,死了不下一、二十條魚。


居民將中聯所填爐石拿去檢驗,發現有多種重金屬含量,其中六價鉻超過標準值六倍。


中鋼子公司-中聯所填爐石仍具磁性,居民懷疑是未經再生處理的有毒事業廢棄物。


生命力再強的魚種一旦放進爐石浸泡過的水裡,最短不用5分鐘的時間就暴斃死亡。


大屏東地區重要水源地-東港溪上游萬安溪恐遭重金屬汙染。

測出 致癌重金屬

之後,他們把爐石送去給屏東教師會生態中心的執行長朱玉璽做實驗,發現一直讓相關單位頭痛的金寶螺,竟在放入爐石水後,二小時出現暈眩症狀,二天後全部死亡。目前,自救會買了幾隻雞做實驗,請雞農每天餵少量爐石水及萬安溪水觀察。
爐石水輕易除掉生命力強韌的金寶螺,自救會成員在上個月初決定查明填在萬安溪旁的爐石內到底含有什麼物質,二週後檢驗報告出爐,裡頭竟含有超過標準值六倍的鉻。民眾說,有專家私下指出,那其實就是重金屬汙染物六價鉻,不但如此,爐石還被測出含砷、汞、鋅、鉛、鎳及鎘等多種重金屬汙染物。
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說,六價鉻確定為致癌物,過去有許多電鍍工廠員工,就因為在通風不好的環境下工作,吸入六價鉻而得到肺癌。
煉鋼的爐石本來就是有毒物,回填在農地、溼地或水源地是不行的,爐石掩埋若沒處理好,重金屬會附在空氣當中隨風飄揚,若粉塵被風吹起或兒童沒洗手,極易將受汙染的泥沙吃或吸進身體裡。此外,鉻也有腐蝕及過敏性,吸入人體有得肺癌風險。


中聯公司被爆隨意傾倒未經處理仍有重金屬汙染的爐石

地下水源 遭汙染

重金屬不但不會消失還會累積在蔬菜、稻米及魚、肉裡頭,民眾如果食用也會累積在人體內,濃縮的效應甚至可以達到百倍、千倍;土地若受到汙染經由雨水沖刷再釋放進到養殖池裡頭,只要生活在裡頭的生物,尤其是貝殼、牡蠣、螃蟹等不容易大範圍移動的生物影響最大,假若人體吃進被汙染物則有可能得到消化道癌症。
林杰樑建議,雖平時多喝牛奶可以減少重金屬的吸收,但大量吸入的重金屬,肝、腎是沒有辦法排除的,而牛奶也沒有解毒功能,因此,若確定汙染源及遭汙染區域應立即進行全面性流行病學篩檢,尤其是附近居民及會使用到東港溪地下水的人。
但令人擔憂的是,東港溪水若真遭到重金屬汙染,不單單流域內包括東港、潮州、新園、南州、崁頂、內埔、萬巒、竹田、麟洛、長治、瑪家、泰武、萬丹等十三個鄉鎮,近四十萬抽取地下水使用的居民會受影響,汙染還可能擴及全台。


全台有大半稻米、蔬果都是產銷自屏東平原。

屏東盛產的農產品


荔枝


洋蔥


芒果

縣政府 硬挺中聯

有句話說,「屏東米飼台灣人」,屏東平原為全台第二大平原,是台灣穀倉之一,屏東的稻米、蔬果、鳳梨、香蕉、紅豆、洋蔥等銷及全台甚至是日本,也大量養殖生產外銷許多豬肉及海鮮等,如果有關單位不重視趕緊阻止爐石帶來的汙染問題,重金屬透過食物累積,汙染風險未來可能升高、擴散。
不過,自救會證明水源地上掩埋爐石具重金屬的檢測資料,卻不被屏東縣政府所採信,他們拿出另一份報告,指出埋在當地的爐石無法被檢測出有重金屬含量。同一個地點採樣的爐石卻驗出兩種極端的結果,令人匪夷所思,縣府還說中聯的爐石是經濟部同意再利用的產品,不是廢棄物,替中聯公司背書的意味相當明顯。
更令人質疑的是,上個月二十五日,中聯公司代表在縣府和自救會居民協調時,態度相當傲慢,還當眾說爐石是地主透過有力人士申請,中聯才免費贈送,連運費都自掏腰包,現在要他們把爐石運回去是不可能的事,但從東港溪上游回填的爐石大小來看,根本不符合再利用產品規格,再加上爐碴仍保有磁性也證明未經磁選等再生過程。


屏東縣長曹啟鴻因東港溪水源頭回填爐石爭議,遭居民及議員炮轟。

大鵬灣 驗出強鹼

而另一個存在於爐石內的風險是強鹼被長期大量釋出的問題,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洪輝祥表示,屏東另一個潛藏爐石汙染危機的地區,是大鵬灣風景區。
除了屏東縣政府去年九月在大鵬灣風景區填出的爐石停車場外,沿著南二高林邊出口下省道台十七線,我們發現路的兩旁有大片填下爐石的溼地,洪輝祥把檢測機器入浸著爐石的溼地內發現,酸鹼值最高竟達十二?五,其他酸鹼值也都在十一以上。
屏東科技大學環工系生物毒性教授謝季吟說,她早就警告過中聯,爐石再利用要非常小心,爐石經過大雨沖刷會讓中性水的酸鹼值提高,十一、十二以上已經算是強鹼,具有腐蝕性,填下爐石的農地未來也會種不出農作物,溼地內一下子鹼度太高微生物會突變,生活在裡頭的生物也可能發生基因變異導致畸形。
林杰樑說,一般酸鹼值達十一?五到十二?五就被稱為強鹼,強鹼會灼傷黏膜,若不慎飲入會導致口腔黏膜破裂、灼傷食道造成潰爛。
大鵬灣是半封閉的瀉湖,水的流動要靠潮汐運動所以承受環境汙染的能力相當低,洪輝祥批評,在大鵬灣內周邊估計回填了上百萬噸爐石,將使這裡的生態慢性中毒死亡,當初資源再生法規範,爐石只可以做陸基或臨時便道用,從萬安溪和大鵬灣填的爐石大小來看,已經明顯違法。


大鵬灣內漁民養殖海產,有部分也送進魚市販賣。


中鋼煉鐵、煉鋼產生的爐石、爐碴,經子公司中聯再生處理、再利用作法引發不少爭議。


大鵬灣內爐石回填地周遭水域呈強鹼狀態,一旁漁民卻不知魚苗已籠罩在畸形的風險下。


屏東環盟理事長洪輝祥擔憂,爐石回填導致大鵬灣水域酸鹼值過高嚴重破壞當地生態系。

律師質疑 弊端深

前環保署環評委員詹順貴律師懷疑,爐石填土案官商勾結程度很深,若爐石是再生資源,中鋼的子公司中聯為何要免費送到東港溪上游,顯然市場有限,只要有人要就丟,但用爐石回填農地、溼地,已違反一般事業廢棄物清理法。詹順貴也建議未來上任的監委們,彈劾嚴重疏失、怠忽職守的屏東縣政府相關主管高層及國營事業和子公司相關主管。

大鵬灣內 弊案叢生

根據本刊掌握的資料顯示,包圍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的環灣道路,全長4公里多,內填的竟然都是摻有鋼條的廢磚塊及水泥塊等營建廢棄物,施工之草率,廢磚塊裡頭竟還夾雜了垃圾塑膠袋、廢木材等等,路基頂面下75公分內範圍,被發現有回填廢黏土,連在溼地上填出的路堤都是營建廢棄物,簡直就是垃圾堆出來的道路。

專家指出,由正翔營造股份有限公司承攬、世曦工程顧問公司(前中華顧問工程公司)負責監造的環灣道路,未來完工後安全堪慮,因為大塊營建廢棄物及淤泥堆出來的道路承載力會不夠,很快就會龜裂、隆起、變形,令人質疑的是,國道新建工程局還設有工務所監工,怎麼可能會看不到這種離譜的狀況。前環保署環評委員詹順貴律師懷疑,承攬公司違反環評承諾,使用非道路施工內規範材料,本來要買土,卻買了事業廢棄土,監工的國工局及施工廠商都有圖利廢棄物來源廠商的嫌疑。


大鵬灣環灣道路遭批是用營建廢棄物堆出來的垃圾公路。

爐石再生過程

塊狀爐碴 →破碎(使殘鋼及爐碴分離) →磁選殘鋼→
粉碎經分離後的爐碴→ 二次磁選殘鋼 →水洗石灰細砂
→篩分爐碴骨材

規格:細砂8mm、三分石8~16mm、六分石16?25mm╱可作為道路工程配料、混凝土骨材、水泥原料及工程填地材料。

屏東縣政府回應

屏東縣環保局長林雅文表示,東港溪上游萬安溪被回填爐石一案已進入司法程序,地主因違反區域計畫法及竊占國土罪遭檢調調查,另外,關於居民對中聯回填爐石有疑義的部分,一方面已請中聯提出具法律效應的文件證明,另一方面也在現場挖井監測水質。

撰文:溫惠敏
攝影:宋岱融、蘋果日報
資料:白裕承 繪圖:潘美靜
編輯:林宜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