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總有一個當畫家

江銘福 
81歲 
台北縣 
退休


江銘福很欣慰兒子江明憲(右)遺傳到繪畫天份,圖中畫像為江明憲多年前所畫的父親。

細漢時候我最愛畫畫,常對著祖先畫像一邊看一邊描,我祖先做官,衣服繡麒麟喔,聽說只有皇帝才能繡龍,鄰居都說我畫得好像。

但家裡窮,我國小畢業就做水泥工,水泥一包六十斤,每天都好累。後來蓋屋頂,看到廟的飛簷畫得好漂亮,我想說,不能做畫家,畫工也不錯。可是探聽才知道,畫工師傅都在南部,我找不到人學。

不過我還是很想畫,別人晚上下工休息,我就畫畫,我最愛畫人像,以前沒相機,我們古早人都用畫的,畫完就保管在房間,二十幾年來堆了幾十幅,連兒子都愛看我畫畫。

可是有一天,樓下賣金紙的突然起火,我住二樓,畫被燒光光。我好多天都睡不著,每一張我都畫好久耶。越想越難過,又氣,明明就是做小工的,還想什麼畫畫?後來我就不畫了。

幾年後兒子讀國中,有一年蔣介石過世,老師叫大家畫蔣介石,結果兒子的畫被掛在學校展覽。厚,原來他遺傳到我啦,我馬上鼓勵他讀美工科。後來他的畫在文化中心展覽,一幅好幾萬元咧,我多歡喜,家裡真的出一個畫家。

可是這幾年景氣歹,買畫的越來越少,幾年前,兒子沒法度,改開早餐店,每天從早忙到晚,不能做畫家了。

想不到沒多久,他兒子,就是我孫子,第六名推甄上台灣藝術大學。他現在才大二,假日就在畫畫補習班當老師,畫得好像鏡子照出來的,多厲害咧。以後換他做畫家。

撰文:簡竹書 
攝影:賴智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