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頭條

矯情不搭專機 馬英九浪費三億公帑

期望成為省錢一哥的馬英九,上任後曾表示,會多搭乘高鐵作為到南部出差的主要交通工具,以減少總統行政專機「空軍一號」的使用。但特勤中心知情人士透露,為維護空軍一號的妥善率,就算馬英九不搭飛機,空機還是得飛,這筆錢沒省下來,搭高鐵來回1趟還得再付3、40萬元,真正是馬上瘦荷包。
除了矯情浪費公帑外,馬英九至今連安全警衛編制也出狀況,到目前為止,中興警衛室人事都還沒就位,軍方和警方的隨扈特勤互相排擠,9名警官隨扈,甚至揚言不惜全體請辭歸建。


520就職當天,馬英九捨空軍一號而就高鐵,總統安全警衛動線由北到南,動用的維安人力共超過1萬2千人以上。

和脫西裝救不了台灣一樣,馬英九上任後表示,將捨空軍一號多,搭乘高鐵,作為節能、省錢的象徵,最近也引來特勤中心高層人士的批評。

不搭專機 空機照飛

他們向本刊指出,馬英九不搭總統專機的這段期間,空軍一號沒有搭載半個客人,還不是一樣照飛,不但全沒做到節能、省錢,搭乘高鐵還得再額外付出一筆費用,且動用的維安人力更是數倍於空軍一號,形成雙重浪費。
據國安高層人士表示,五二○就職大典當天,馬英九捨棄行政專機不坐,總統安全警衛維護動線由北到南,再加上搭乘高雄捷運,國安局、警政署、海巡署、憲兵等各情治單位動用的人力,就超過一萬二千人以上。其中,高鐵沿線各橋梁、隧道、公路交會處、臨近海邊之處以及各個車站,都必須有安全警衛,粗估五二○當天,就花了三億元以上的安全警衛費用。
由於維安人力龐大,五二○當天,北部及南部的憲兵不夠調度,把駐紮在中部的憲兵分派南、北二地支援;晚上在高雄放煙火時,還派出海巡署的艦艇在近海警戒;而當馬英九搭乘高鐵時,警政署空警隊的直升機,更是必須出動,來回在高鐵沿線巡邏。
據特勤中心高層指出,為維護空軍一號的妥善率及落實人員訓練,軍方每年都會配賦一定的飛行時數,供這架波音737-800型專機實施。
也就是說,不管總統、副總統、其他高級行政首長或外國重要賓客搭不搭乘空軍一號,它都必需飛滿所配賦的飛行時數。
例如二○○○年,阿扁及外賓只使用了七十二小時又三十分鐘;其他未達配賦的時間,共三百七十七小時又三十分鐘,就得以訓練充實,否則飛機擺在那裡不飛,妥善率難以維持,人員訓練更無法落實。


空軍1號每年都配賦一定的飛行時數,馬英九不搭,空機還是照飛,節能、省錢全沒做到。

空軍一號 配賦飛行時數

(時:分)


多花車錢 搭乘高鐵

總統要是喜歡趴趴走,搭乘空軍一號飛來飛去,超過它所配賦的飛行時數,會不會影響飛安?知情者指出,國親人士以前常批評阿扁愛搭空軍一號,但總計阿扁八年總統任期,搭乘空軍一號的時數,也還不到其所配賦的總飛行時數三分之一,約僅達二九.七%左右,剩下超過約七成的時間,空軍一號就成了「空機一號」,除了機組人員外,全機沒有半個乘客,也得照飛,空機在台灣上空繞來繞去。
國安局內部人士指出,就算阿扁搭乘空軍一號的時數,八年達到一千一百零五小時又四十五分鐘,也比不上宋楚瑜四年省長任內,搭乘空軍專機的時數∣達九百五十小時又三十分鐘,亦即平均每年搭乘專機的時數,約達二百三十七小時,遠比阿扁平均每年搭乘專機時數約一百三十八小時,多出了約九十九小時,到底誰才是空軍專機的第一愛用者?不問可知。
至於馬英九捨空軍一號而就高鐵跑行程,沒能省下空軍一號每次起降約須花費的百萬元,還得額外付出數十萬元搭乘高鐵,省錢一哥沒當成,還雙重浪費,想必是他始料未及。


元首搭乘高鐵,沿線都須配置維安警力。


不論馬英九是搭空軍一號或高鐵跑行程,車隊都得大陣仗待命。


總統跑行程,維安人員須提前2個小時抵達警衛路線部署。


馬英九及外賓搭乘高鐵,也是花納稅人的錢。

捨棄包廂 人頭計價

知情人士表示,高鐵剛通車時,有次外國元首來訪,外交部想規劃阿扁與外賓一起搭乘高鐵,但高鐵開出總統包廂與前、後二節車廂各半淨空的價格達上百萬元,當場嚇退前去接洽的官員。
包廂價格太貴,但又想讓外賓見證高鐵的便捷,外交部官員窮則變變則通,在當時高鐵仍未推出網路及電話語音訂票的情況下,派出多位官員到台北車站的高鐵自動售票機搶票,才勉強完成阿扁與國賓首度搭乘高鐵跑行程的首例。
捨包廂而以人頭計價,後來就成為元首搭乘高鐵的計價方式。馬英九上任後,強調要節能、省錢,但元首搭高鐵跑行程,陪同的文武官員,個個要花納稅人的錢買車票,總計總統每次下鄉訪問,隨行官員、幕僚、侍衛室、特勤中心以及協勤人員,至少也要一百人,如果以高鐵商務艙台北至高雄來回為例,就須花費將近四十萬元,標準艙也須花費近三十萬元。


520施放煙火,維安人員海、陸總動員。


馬英九520當天在高雄觀賞煙火,海巡署還派遣艦艇在近海巡弋警戒。


520就職大典動員維安人力眾多,駐紮在北部的憲兵不夠用,還調來中部地區憲兵支援。圖為舉辦520就職典禮的台北小巨蛋。

陸空動員 浪費警力

一號跑行程,除了出發端至機場,及機場至目的地須正常配置維安人力,空軍一號飛行途中,無須額外動員任何警力;但搭高鐵就大不相同,除出發端至車站、車站至目的地,一樣要配置維安人員,高鐵沿線更是得動員陸、空警力部署,以防範有人搞軌。
「總統還在台北的家裡,我們就已經出動守在高鐵據點,二個小時後,總統所搭乘的列車極速駛過,我們又得開始計算,在他返程前二個小時回到據點守候,你說累不累人?」一位向本刊訴苦的基層警員說。
在油價上漲趨勢未歇的情況下,馬英九捨空軍一號而就台灣高鐵,想省下行政專機每次起降所須花費的百萬元,立意良善,但他只見秋毫,不見輿薪,不知空軍一號為維持妥善率,有配賦飛行時數,就算他從此不搭,空軍一號還是得飛,錢沒省下,反而還得再額外付錢給高鐵跑行程,沽名釣譽未成,還造成雙重浪費,真是得不償失。

空軍一號 享便利重飛安

歷任元首愛搭空軍一號跑行程,除象徵尊崇,方便也是一大優勢。空軍一號有優先起降權,不必像民航機要排隊等候塔台放行起降是其一;國內任何軍、民用機場都可起降是其二;第三是它愛從哪飛就從哪飛,沒固定航線,任憑元首差遣,最重要的是,它會等總統到了才飛,不像高鐵不等人,連總統也不例外。

空軍一號最自豪的是,自成軍以來,從未發生重大飛安事故,否則中華民國的歷史就會改寫,但一些小意外卻也難免。2000年政黨首次輪替,阿扁率領時任行政院唐飛等內閣官員到921地震災區視察,回程眼看就要降落松山機場,突然機頭一陣急拉重飛,這一驚險重飛,還驚動當時人也在飛機上的新聞局長鍾琴,出面說明重飛是因跑道發現異物。

雖有最先進的防護系統,但空軍一號也難以避免遭到鳥擊。另外,像重落地等意外也時有所聞,有次阿扁搭機到台中清泉崗機場,因重落地導致起落架受損,無法繼續執行任務,空軍只好另外派遣備用的福克機到台中接回阿扁等一行人。人為因素險釀成飛安意外雖不多見,但有次空軍一號已升火待發,座在窗邊的總統隨扈,突然看到機翼擺著1瓶去漬油,立即向當時的侍衛長余連發報告,余見狀便命專機折返,拿掉去漬油,才避免專機起飛後,去漬油可能被引擎吸入導致爆炸,或滾落跑道危害其他飛機等意外。

空軍一號 小檔案

機型:波音737-800中程客貨機改裝
成軍日期:2000年3月20日
座位數:4個貴賓席、16個商務艙、96個經
濟艙,共116個座(含6名機組人員)
造價:4,500萬美元
編制:空軍松山基地座機組
用途:專供總統、副總統和政府行政首長、重要外賓使用
裝備:資料鏈路、電子通訊設備、安全保密系統、專屬雷達及衛星通訊系統
功能:可與民航塔台及空軍戰管系統構連,直接接受空軍強網系統的資訊及導引,總統還可隨時與衡山指揮所連線,直接指揮軍隊。
航程:3,000海里

總統警官隨扈 擬集體請辭

從三月二十二日當選總統以來,馬英九的安全警衛編制,迄今仍然雜亂無章,最重要的「中興警衛室」,到現在連侍從組、內衛組和外衛組的人事都還沒有就位,軍方和警方的隨扈特勤,也因為人事傾軋,互相排擠。
九名警官隨扈甚至向總統辦公室主任康炳政表示,如果警官無法納入「中興警衛室」編制,屆時他們將不惜全體請辭歸建,把整個爛攤子留給軍方處理。

軍系排擠 收回配備

據特勤中心內部表示,總統府侍衛長陳添勝就任後,曾向馬英九報告,未來的安全警衛勤務,應該由軍方及特勤中心全面接手,可是馬英九並沒答應陳添勝的要求;後來,即使出身軍系的前調查局局長吳東明,又數度力薦馬英九應重用軍方接手安全警衛時,馬英九仍不願讓長期跟隨他的九名警官隨扈歸建。
馬英九沒答應軍方的要求,但留在馬英九身邊的九位警官,卻屢屢受到特勤中心與軍系的排擠,甚至在五月二十日當天,馬英九的座車警衛官兼祕書張智華、祕書林有政、座車警衛官鄭小龍等九位警官的無線電話和其他配備,都遭收回,並要求警官在五二○後,退出總統警衛室的勤務。
更令外界匪夷所思的是,目前九位警官使用的槍械,還都是從台北市警局及第一警官隊借來使用,特勤中心到現在還不願發槍械供這九位警官使用。
據馬英九身邊人士透露,張智華等九位警官的配備被收回後,曾經向侍衛長室的軍官撂下話:「屆時總統如果要打電話,我們就會向總統報告軍方的作為。」在警官的聯手強壓下,侍衛長室才與特勤中心協調,發回通信裝備給警官使用。


馬英九總統上任後,特勤中心軍方要全面接掌馬英九安全勤務,引起警官不滿。

特勤訓練 雙重標準

內部人士指出,警衛室警官也抱怨,國安局特勤中心對待軍、警人員,有二套標準,例如前來支援的警官,即使受過保護正、副總統候選人二週的特勤安全訓練,國安局特勤中心都說不算數,一定要接受完整的六週特勤人員訓練,才可納編。所有的警官中,只有警一隊的警官有納編,其他的則都在編制之外。
但總統夫人周美青旁的女隨扈陳心怡卻不一樣,陳心怡原來是國安局人事處的業務軍官,跟其他警官都是接受二週的訓練,國安局卻說,陳心怡是接受完整的特勤人員訓練,不需要再接受六週的新生訓練。這讓警官們非常不服氣。


第一夫人周美青身邊的隨扈陳心怡,原是國安局業務軍官,被指責沒受過完整六週特勤訓練。

未享福利 警官不滿

從五二○以後,中興警衛室的軍、警對立矛盾,日趨嚴重。
警官在內部屬少數,但與馬英九及馬辦的關係較為深厚,馬英九的相關行程,馬辦都會主動提供給林有政、張智華或鄭小龍,加上警官隨扈是馬英九最貼身的警衛,特勤中心對這批警官雖極為不滿,但在中興警衛室主任職位還沒有就位前,軍方和馬辦的溝通,還是必須透過張智華等人,才能充分掌握馬英九的動態;因此,在投鼠忌器下,軍、警的互鬥,仍只是檯面下茶壺內的風暴。
據內部指出,三月二十二日總統大選結束後,特勤中心有發放「大選獎金」給特勤人員,平時也有「情工加給」,還有特勤中心的專案獎金,但這些福利只發給有軍方背景的隨扈,警官則因沒受過特勤訓練,或受訓但沒接受測驗,一律無同等福利,讓警官隨扈極力不滿,並聯手抵制不參加勤前訓練、勤務會議,警官出身者甚至獨立開會、分配勤務,軍、警勢同水火。


馬英九總統當選後,維護總統安全的國安局特勤中心軍方人員,忙著卡位排擠警官,讓總統警衛室至今未成立。

向上反映 情況更糟

張智華等人,更在五二○後,向總統辦公室主任康炳政訴苦,希望康炳政能代為解決他們的問題,否則張智華等九人不惜全體請辭走人。

中興警衛室分3組
中興警衛室共分為內衛、外衛及侍從組3個部分。
內衛組是負責總統官邸內部的安全警衛;外衛組則是以勤務參謀作業連繫、侍衛區的劃定和警衛維護為主;侍從組就是總統的核心貼心隨扈,其中警官張智華、鄭小龍及林有政都是屬於這個層級。


負責馬英九總統安全維護籌劃的吳東明,曾任前總統蔣經國侍衛長,編制上仍偏袒軍職人員。

不過,康炳政把這個燙手山芋,轉給曾擔任過前總統蔣經國侍衛長的吳東明。
據相關人士表示,吳東明現在擔任馬英九的安全警衛顧問,但因他有軍方系統出身的背景,對於警官原本就持排斥態度,所以康炳政不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讓警官所面臨的問題更嚴重。
目前,馬英九最貼身的警官張智華、鄭小龍和林有政,已經萌生退意,其他六名警官,包含第一夫人周美青身邊的三名警官,也都有共進退之意。
據內部透露,內定侍從組長沈興強,在二○○○年時,就因與國防部警衛前大隊長王華山共同私吞伙食費,遭特勤中心調查懲處,然而,即使有素行不良紀錄,卻仍能受到重用;警官每天工作繁重,卻因血統不純正,受到排擠壓抑,讓內部任職的警官士氣極為低落。
同樣的內定副侍衛長兼中興警衛室主任許燕情,對於安全警衛工作,也是漏洞百出。周美青還在兆豐金控任職期間,身負安全重任的許燕情,從來沒有實地到過兆豐金控辦公室,了解周美青的動線和地形、地物,對於相關的警衛維護規劃,也沒做妥善指揮。


陳水扁擔任總統期間,玉山警衛室就有三分之一編制是警官。


新任總統府侍衛長陳添勝,因不懂隨扈體制,造成內部混亂。


新任總統府副侍衛長許燕情,被批評有事不負責,只會亂罵人。


馬英九總統身邊隨扈,軍、警不同待遇,讓警官們紛紛想返回警界任職。

馬未表態 助長對立

據特勤中心內部表示,從前總統李登輝到陳水扁執政共二十年期間,大安和玉山二個警衛室,都有三分之一的編制屬於警官,甚至在更前總統嚴家淦的「重慶警衛室」,也都是警官編制。
總統民選後,總統的貼身安全警衛,都是用警界出身的人員為主,這次馬英九的警衛室遲遲無法成立,最主要就是軍、警內鬥已經影響中興警衛室的正常運作,其中,馬英九到現在還沒有正式表示態度,更助長軍、警二方的對立,未來這一塊領域,將會是馬英九蕭牆之內的禍因之一。
國安局表示,國安局長許惠祐對於總統特勤隨扈的編組,已有明確宣任,特勤隨扈人員無論是軍或警,都必須接任特勤中心的訓練,並通過相關測驗後,才能正式納入特勤體系,只要符合規定,就有資格納入特勤編制。

撰文:廖志成、朱明
攝影:宋岱融、王禹仁、蘋果日報
編輯:陳美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