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驚爆 海基會祕書長 任職中共統戰部機構

6月13日兩岸海基、海協2會在睽違10年後重新復談,但會談在即,卻驚爆我方主談代表、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祕書長高孔廉,到目前為止還有中共中央統戰部門「閩台經濟合作促進委員會」顧問身分。

加上中國中央部門得知高孔廉出掌海基會後,立即指示福建省出資人民幣50萬元,購買市區電梯大廈,用以物易物方式,換取高家位於福州市郊區、難脫手的祖厝,疑似圖利高孔廉父親。

就在兩岸復談的關鍵時刻,這件換屋引起外界疑慮,而高孔廉與中國複雜密切的關係,更讓台灣民眾擔心他是否會犧牲台灣的利益。


兩會重新復談,但因高孔廉(右)與中國互動密切,讓台灣談判蒙上陰影。左為江丙坤。

高孔廉 小檔案

生日:1944.11.9
學歷:
.政大銀行系學士、
.政大企管碩士、
.美國康乃狄克大學經濟碩士、
.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企管博士
經歷:
.中央銀行行員;
.東吳、政治、中原大學企管教授;
.研考會副主委、
.陸委會副主委、
.蒙藏委員會委員長
現職:海基會祕書長

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江丙坤,十一日率團登陸,進行直航、陸客來台旅遊的談判,以兌現馬英九總統七月四日直航的競選支票,而這也是兩岸中斷十年以來,海基、海協二會首度站上談判桌,格外受到台灣及全球媒體關注。


兩岸重新復談,但高孔廉與中國有複雜密切關係,令人質疑他是否能擔任主談代表。

老舊祖厝 換大廈

但據本刊調查,從二○○六年以來,海基會首席談判代表、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祕書長高孔廉,竟具有中國官方身分,和中國關係密切,雙方還有廣大利益上的掛鉤。
據台灣政壇高層人士透露,中國中央部門五月間得知高孔廉出掌海基會後,立即指示福建省政府,必須在最短時間,強力介入解決高孔廉父親在福州市祖厝的收購問題;甚至還以特例的方式,打破法規限制,要求依高孔廉所提出的條件,用人民幣五十萬元(約新台幣二百二十萬元),在福州市區買一戶電梯大廈,換取高家老舊祖厝。高孔廉奔走三年多,始終未能解決的祖厝問題,一夕獲得解套。高孔廉與對岸的利益極為嚴重,實在不適合出任兩會台方的談判主將。


2006年,高孔廉主動參加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右二)、省長黃小晶(右三)所成立的「閩台經濟合作促進委員會」顧問職務。


福州市政府2004年在南台島進行新市鎮的成片開發。



中國官方內部文件顯示,成立閩台經合會的顧問群中,高孔廉竟名列其中。

任陸顧問 涉觸法

此外,高孔廉還加入中共統戰部外圍組織,據本刊掌握中國官方文件,「中共福建省委辦公廳(通知)」、文件代號為「閩委辦〔2006〕70號」的內部文件,寫明為進一步深化閩台經貿合作,加快海峽兩岸經濟區建設,經省委、省政府研究,決定成立閩台經濟合作促進委員會。
該委員會的名譽主任為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主任為福建省長黃小晶,委員會成員多是福建省官方代表,而名單中的二十七名顧問包括港澳台與東南亞人士,十九名台灣顧問多為企業家,高孔廉則以台灣中原大學企管所教授名列其中。
如今,在高孔廉擔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後,仍未放棄該職務,成為唯一具有台灣官方背景的成員。
當初閩台經濟合作促進委員會成立時,中國還邀台灣媒體南下廈門採訪,當時國內媒體報導指出,經合會被福建官方定義為「民間單位」,背後實際負責推動業務的都是官方代表,該委員會辦公室為常設機構,辦公地點就設在福建省外經貿廳。
根據《兩岸關係條例》第三十三條規定,台灣人民、法人、團體等,非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為大陸地區法人、團體等成員或擔任職務。而曾參與《兩岸關係條例》制定的高孔廉,卻在就任官職後,仍擔任經合會顧問一職,顯然已觸犯規定。
據與會人士指出,二○○六年九月七日經合會在廈門成立時,蕭萬長與江丙坤還以貴賓身分參與成立大會,當時外界矚目的焦點在該委員會聘請了包括長榮集團負責人張榮發、鴻海集團老闆郭台銘等十九位台灣顧問,至於以中原大學企管所教授身分加入的高孔廉,並未被外界注意。
不過,高孔廉一見到現場顧問名單有他的名字,顯得很緊張,會後要求主辦單位回收發出去的名單,並追回大部分資料。當時台灣前去參加的媒體,還以為是台灣企業大老透過管道,要求媒體不要刊登顧問名單。


高孔廉對於外界的質疑,頻頻喊冤,認為是被人挾怨報復,破壞雙方談判氣氛。

氣憤喊冤 非自願

高孔廉坦承擔任閩台經濟合作促進委員會顧問,但他表示:「那都是被片面安放到顧問名單內,我沒辦法,絕非主動要求;而且這個經合會只是一次會議,從沒開過會,也沒領過任何薪水。」高孔廉反問記者:「若對方把你列入顧問,你能怎麼辦?」
對於福州市祖厝一事,高孔廉大聲喊冤表示,從未向盧展工或其他台辦人員提過祖厝事情,「更何況當時我是民間身分,盧展工不會理我。祖厝是與其他堂兄弟親戚共同持有,因都市開發祖厝房子部分被劃入道路用地,十年來政府不准改建也沒說要徵收,親戚們每年要花錢修房子,否則就會塌掉,這真是沒有道理。親戚們曾經提過能不能以地易地,也沒下文。」
高孔廉說,高家原本務農,曾有大片農田被徵收卻一毛錢拿不到,這次他出掌海基會,福州市台辦就去找他的親戚看房子,但沒有提出任何解決方法,更沒有電梯大廈。高孔廉氣憤地說,放這些消息的人其心可議,「不但是挾怨報復,也是故意擾亂我方前往大陸談判,破壞雙方談判氣氛。」
據情治高層人士指出,高孔廉與大陸的關係還不僅於此,他與中國商務部台港澳司長唐煒也關係匪淺。二○○五年八月底,高孔廉參加在澳門中華文化交流協會舉行的兩岸關係展望研討會,之後轉往北京,其中一天卻神祕失蹤,但事後高孔廉不願意對其他團員說明去向。

高孔廉 登陸記錄
時間  次數
2000年 1次
2001年 2次
2002年 2次
2004年 3次
2005年 6次
2006年 15次
2007年 8次
2008年 2次


兩岸國共論壇建立雙方交流,但高孔廉在此平台建立與中央關係。


2006年「兩岸農業合作論壇」在海南省博鱉舉行,高孔廉在前1個月就已參加閩台經合會。


馬英九(左)當選總統,蕭萬長參加海南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後,高孔廉於4月17日再度進入深圳。


中國商務部台港澳司長唐煒,與高孔廉關係匪淺。

官方轎車 來接送

該名人士指出,,二○○○年政權輪替後,高孔廉因曾有陸委會副主委的身分,前往大陸都只能參與合作交流研討會或旅遊,至二○○四年總統大選前,四年間僅出入大陸六次;但二○○四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再次失利後,高孔廉前往大陸的次數激增,光二○○五年就有六次;在二○○六年時,高孔廉還申請只有學生與台商使用的多次出入有效的台胞證,這年進出大陸高達十五次。
該名人士指出,高孔廉由深圳蛇口進出大陸時,根據相關入出境記錄,都有當地官方轎車接送,但在高進出大陸的資料中,出入境交通工具標識上的欄目大多填寫「不詳」。
最奇特的是,今年一月二十日,當立委選舉國民黨大勝之後,高孔廉特別到大陸杭州,但隔天就返台。三月底馬英九贏得總統大位後,四月十一日副總統蕭萬長以當選人身分參加在海南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高孔廉卻又悄悄地在四月十七日進入深圳蛇口,四天後返台。這也是高孔廉在今年還未出任海基會祕書長前,二度靜悄悄進出大陸。


中國廈門市委書記何立峰(右)在福州市委書記任內開發新市鎮,觸動高孔廉處理祖厝。圖為何立峰與江丙坤二○○六年在廈門的會面。


高孔廉從2004年到2008年積極處理祖厝。


高孔廉祖厝附近開發為新市鎮。圖為金山大道的社區。


高孔廉家族在麥浦村土地大多被收購,留下來的祖厝非常老舊。圖為麥浦村的村景。

論壇加場 展威力

據福建台商指出,高孔廉從二○○四到二○○八年,不斷與中國中央與地方往來,為的就是要解決父親高子通繼承福州祖厝問題,但始終不順利。後來,在大陸友人牽線下,出任由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任名譽主任的「閩台經濟合作促進委員會」顧問,為的也是希望藉此,透過盧展工幫忙,代為處理祖厝事宜。
閩台經合會大會成立後一個月,正逢「兩岸農業合作論壇」在海南省博鰲舉行,高孔廉在出席經合會大會後,前往福州市與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等人的晚宴,當時盧展工向高孔廉表達,希望高發揮影響力,把兩岸農業合作論壇的其中一場會議移師到福建,以提升福建省與盧展工在中央的能見度。
高孔廉表示論壇會議還在規劃,他可以回去商量,把福建納入,不過,盧展工馬上託幕僚人員向台灣查證,知道論壇會議早已定案,並無福建場次,心中有數。當時高孔廉又提出祖厝事情,盧展工表示不知情後,高孔廉希望盧能幫忙解決。
據指出,高孔廉為向盧展工顯現自己還有影響力,在強力運作下,「兩岸農業合作論壇」會後臨時加開一場,將台灣農產品產銷會選在福建舉行,但未達盧展工等人的心意。


根據福州市建新鎮麥浦村當地人士指出,這處房子是台灣高孔廉的祖厝,但早已沒人住,荒廢已久。


高孔廉父親繼承祖厝的證明文件。


高孔廉父親高子通,委託親戚辦理繼承祖厝事宜。

市批換屋 太無理

經過與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的互動,高孔廉在二○○七年三月三十一日,與父親高子通先抵達廈門,再轉往家鄉福州市訪問。當時,高孔廉還向福州市政府接待人員要求提高規格接待,並由市政府提供轎車,帶著高家父子到祖厝看一眼後,那時高孔廉曾向市政府接待人員表達謝意,表示這次接待真是給足了面子。
高孔廉曾向福州市領導表達,要求由福州市提供市區內有電梯大廈的一套房(一戶房子),作為收購祖厝的補償交換條件。高孔廉是希望在父親有生之年,回到故鄉時有個落腳處。
不過,當時市領導認為,「這是無理的要求。」還向高孔廉表示:「這個事情因為你們家族仍有不同意見,部分成員要求原拆原建,部分(含高孔廉)要求領取補償金,由於現行法令是必須所有成員完全同意一個方案,地方政府不能違法行事,只能從旁協助。」

仗任官職 辦繼承

事實上, 高孔廉父親高子通一九四九年由廈門帶全家到台灣後,便與老家失去聯絡。後來,高子通想繼承母親(一九六○年代去世)位於福州市倉山區建新鎮麥浦村的木造祖厝時,一直不順利,最後還是由高孔廉出面,把身分證傳真到大陸,證明具陸委會副主委的官職,並由親戚高孔蘭等人出面證明高子通身分後,才順利辦好繼承事宜。
二○○○年,何立峰出任福州市委書記,福州市政府開始規劃以南台島作為福州新市鎮,選定金山、浦上、福灣三地進行「成片開發」為社區與工業區。恰巧的是高孔廉父親繼承的祖厝就在金山工業區附近,當高孔廉知道此事後,曾託人表達希望能優先收購父親繼承的產權。
不過,當時在福州市政府與建商開發計畫中,高家土地是分批進行收購,大部分家族土地都以每平方人民幣八百元徵收,而高孔廉父親高子通所繼承的祖厝並不在優先收購中。若跳過計畫,按高孔廉要求直接收購高父名下土地,於法不合,加上高孔廉當時沒有官方身分,所以福建官方未積極處理他的請託。

中央下令 當賀禮

高厝鄰近工業區工廠,該地未徵收的房子反而成為外地人前來打工的住處,街上都可看用粉筆寫著的「套房出租」。不過,該地區都是木造磚瓦的老舊房舍,衛生條件也差。
該名人士指出,總統大選藍營奪回政權,高孔廉確定將出掌海基會後,中國中央向福建地方政府下令,要求地方政府強力介入解決高家祖厝,並不惜按照高孔廉所提出來的要求,先行由地方政府撥款在市區購買電梯大廈,交換收購其祖厝,作為高孔廉上任的賀禮。

兩岸兩會復談議題

◎主要議題:
■ 兩岸週末包機
■ 陸客來台觀光

◎次要議題:
我方提議
■ 貨運包機 
■ 海運直航
■ 兩岸共同防治犯罪 
■ 台商投資保障
■ 台灣金融業登陸
■ 台灣國際空間
大陸提議
■ 贈送台灣的熊貓團團、圓圓順利來台
■ 積極推動兩會領導人互訪,進一步提升兩會交往水準

海基、海協 交涉紀要

◎1991年
地點: 北京
主談者: 陳長文、唐樹備
議題: 因3名保警被中國扣留事件,促成雙方談判防制海上犯罪
結果: 廣泛交換意見,但無具體成果
意義: 當時海協會尚未成立,但為兩會協商建立基礎

◎1992年 兩次九二協商
地點: 北京、香港
主談者: 許惠祐、李亞飛、周寧
議題: 討論「一個中國」問題及兩岸文書、郵務
結果: 雙方對「一個中國」認知不同,故無結果
意義: 是否形成「九二共識」,即「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原則,成為後來爭議

◎1993年 第一次辜汪會談
地點: 新加坡
主談者: 辜振甫、汪道涵
議題: 商談並確定兩會即將簽署之4項協議
結果: 簽署「辜汪會談共同協議」等4項協議
意義: 兩岸進入以談判代替對抗的里程碑;雙方同意擱置爭議,持續對話

◎1994年 三次焦唐會談
地點: 北京、台北
主談者: 焦仁和、唐樹備
議題: 兩會會務及事務性協商
結果: 兩會商定人員往來辦法
意義: 原本要促成第二次辜汪會談,但因台海危機中斷

◎1998年 辜汪會晤
地點: 上海、北京
主談者: 辜振甫、汪道涵
議題: 與汪道涵、陳雲林、錢其琛、江澤民等人進行對話
結果: 達成雙方對話、交流及人員協助的推動;邀汪道涵訪台
意義: 經過3年多冷淡僵持,終於恢復接觸

◎1999年
地點: 北京
主談者: 詹志宏、李亞飛
議題: 協商汪道涵來台訪問
結果: 汪終未能來台
意義: 因李登輝「兩國論」,兩會談判中斷迄今

撰文:謝忠良 
攝影:攝影組 
部分圖片提供:中新社
資料:白裕承、楊米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