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男綠女

我想有個家 江明娟

《超級偶像》上周進行總決賽,「京爺」張芸京眾望所歸地贏得總冠軍,與她一樣高人氣,同樣「雌雄莫辨」的「桿弟」江明娟,意外地掉出三名之外,僅拿下第四名。但她仍然很高興,直說:「自己最賺。」她不僅圓了小人物成名偶像的夢,還跟自己最愛的偶像潘美辰相見,潘美辰甚至允諾要帶她大陸巡迴演出。即使沒拿到前三名,她還是樂觀的說:「如果回去做個有名的桿弟,我也會賺死。」


江明娟沒有明星架勢,她親切地像路人甲乙,但她的歌聲和身世在《超偶》裡獲得很大的回響和支持。

第一次見到江明娟,她明明知道我們要採訪,但還是很害羞地閃避我追蹤的眼光,等我名片拿出來,她才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哇!我最愛看的壹週刊會有我耶!」我想起之前採訪張芸京的第一眼,張芸京戴著大墨鏡,遠遠地就給我一個大大的微笑,她什麼都沒說,但星味十足。
但江明娟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平凡,她平凡到像路人甲,她在餐廳端過盤子,在夜市賣過衣服,在高爾夫球場當過桿弟,但她坎坷的身世就像《星星知我心》,她說:「參加《超偶》半年是我人生最滿足的時刻。」
江明娟四歲時,母親遺棄了她們三姊弟,爸爸開卡車無力扶養,從此她們過著寄養家庭的生活,直到國中畢業可以打工賺錢才和爸爸團聚。


在《超偶》的總決賽中,江明娟如願地看到了偶像潘美辰︵左︶,潘美辰並說要帶她巡迴演唱,讓江明娟激動地落淚。

恨 母親離棄

我很清楚地記得那天,媽媽帶我們去廟會,我才四歲,妹妹一直哭,弟弟會亂跑,媽媽說要去買冰,一直到半夜都沒有回來,我們在路邊一直等,後來有村莊的人看到,才帶我們回家,那時候很小,沒有什麼難過與生氣。是後來長大面對很多寄養家庭我才開始恨她。
最小的妹妹很小就過繼給親人,爸爸因為要開卡車賺錢,我和弟弟就從寄住親友家開始,後來我爸的乾爹乾媽有一個妹妹,就是照顧「漸凍人」蕭建華的養母,我和弟弟被她寄養,她覺得我十歲還沒有戶口也沒有讀書實在不行,她把我的生母找出來,給生母老公一筆錢,讓我入戶籍。這個養母對我們真的很好,但沒幾年她心臟病過世,我和弟弟又繼續過著寄養的生活。
媽媽是還沒離婚就跟我爸生了我們,後來又跑回自己老公身邊,我最後一次見她就是報戶口的時候,她好狠,剛看到我們時又親又抱,看到她老公走過來時,就把我們推開說,我們是養母的小孩。說實在地,我曾經很恨她,因為寄養家庭不好過,有時候大人還好,大人出門交待小孩工作,結果都是我和弟弟在做,回來卻都是哥哥姊姊的功勞。


江明娟很認真地跟A-may老師(右)學習舞蹈,她說,比賽沒有想過要幹掉誰,而是自己一次比一次好。

愛 從不明白

江明娟當初就是以一首潘美辰的〈我想有個家〉在超偶受到注目,她提及了她的坎坷身世,她哭著說,這首歌是獻給她的母親,雖然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愛她,但她選擇原諒她。這集播出之後,她母親的姊姊找到她,証實她母親早就不在人世了。
她真的曾經是我最恨的人,很恨但又很想跟她說話,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在十二歲青少女時期,曾經恨到我覺得如果我在路上遇到她,會先打她兩巴掌再跟她講話。我一直到二十幾歲時,因為工作感情不順得了輕微憂鬱症,在表姊的堅持下去治療,在過程中慢慢導引出我童年的傷痛,我才明白應該是我媽也生病了,我才漸漸地釋懷,開始不恨她了。
我唱〈我想有個家〉之後,我起先很怕爸爸的感覺,爸爸自始至終從來沒有說過母親半點不好的話,即使那集播出之後,他也是沈默好久,才幽幽地吐出一句:﹃是我不好,留不住你媽,害妳們這麼辛苦,妳們不要怪妳媽。﹄不過後來阿姨真的打電話來說,我媽真的是走了。其實雖然我們從小就打工,國小就做聖誕節裝飾品,但這種苦我都還好,祇要做就是了,就是媽媽的離開,我始終不能明白。


江明娟在《超偶》的表演也跳舞,讓她覺得很有挑戰性。

歌 軍歌練唱

江明娟的好歌喉來自她原住民的血液,爸爸是卑南族,媽媽是阿美族,每年的卑南族豐年祭,她都會看到阿妹、紀曉君、佳佳、陳建年等歌手,但她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可以站在舞台上唱歌。
我爸爸是傘兵退伍,他會彈吉他,所以以前在軍中是教唱軍歌的。我和弟弟小時候不唱〈哥哥爸爸真偉大〉,而是唱傘兵的軍歌,因為我爸退休開卡車,沒有人教祇能教我和弟弟,所以我唱歌很雄壯威武,氣音演唱反而很不熟。
小時候對歌的印象就是軍歌,但十二歲時聽到潘美辰唱〈我想有個家〉時,就想怎麼有人把歌唱得這麼有感情啊!不僅是我內心渴望有個家的感情,還有其他的情感,從那時開始我就視她為偶像。
我爸因為教唱軍歌,所以他很早就希望我參加歌唱比賽,但我都沒有興趣,報名《超偶》是朋友幫我報的,也是我第一個歌唱比賽,從百人初選到進入五強,我已經很開心了,我家人感覺更有向心力了,大家會為了我的比賽把假湊在一起。


在陽光下當桿弟,江明娟說是她從小打工以來最好的工作,也因為這樣喜歡高爾夫球運動。

名 正負評價

張芸京和江明娟兩個中性打扮的選手,人氣都相當高,常常被讀者拿來比較,更有新聞說江明娟嗆《超偶》不公,對於這類說法,江明娟說新聞真可怕,裡面有些話她有講,但並不是這個意思,所以她希望自己有音樂專輯,但可以不要宣傳過程。在其他五強歌手林宗興眼裡,江明娟是個讓她看到很多不可能的事的人。
我唱歌從來沒有想要打敗誰,祇希望這首歌能夠得到高分,所以我們都是自己跟自己挑戰,沒有誰想幹掉誰的問題。而且張芸京的舞台魅力真的很讚,我真的這麼認為,我一直覺得要怎樣才能在舞台上散發那種魅力—我就是藝人,這舞台就是我的。說真的,我們五個人裡祇有她有這種自信。
我覺得我們五強裡,林宗興是進步最多的,他的高音到現在差很多。,我們有改但不明顯。但長期在電視裡曝光的好處,是我爸爸現在也是紅人了,居然觀眾有人找他簽名耶,而且我在電視上說希望我爸少喝酒,結果有次我們在烏來請加油的親友團吃飯,爸爸去7-11買酒,店員不賣給他。店員跟他說;『你女兒不是叫你不要喝酒。』


在林宗興(左)的眼中,江明娟是讓他看到很多不可能的人;江明娟則覺得林宗興在《超偶》裡是進步最多的人。

情 很難再愛

關於江明娟的感情和性向,江明娟直接了當地說:「我不會結婚,生小孩,也不太敢談戀愛了。」江明娟從小為了不想穿裙子,拚了命擠進田徑隊,因為唯有田徑隊才可以不用穿裙子,也收到很多女生的愛慕信,常在她表白自己是個女生時,信就沒下文了。
可能受到媽媽影響,我寧願一個人,也不願拖著另一個人,很痛苦。我之前談過一次戀愛,十六歲時,談了六年,後來他因為心臟病死亡,他是先天性心臟病,曾經開過刀,但仍然救不活他。這對我打擊很大,比母親離去的感覺還痛苦,母親的走,不是痛苦,是恨;但他不是,真的是痛,痛到我幾乎得了憂鬱症。
我追問:「那是男生?女生?」她大笑說:「妳這樣問,我該說什麼?」
我對感情很悲觀,我現在很難再愛人啦!我很討厭去認識人,到愛人,到兩人無話不說,彼此還能忍受對方的過程,因為真的很難啦。

桿弟 江明娟

31歲,水瓶座
經歷:從小打工賺錢,端過盤子,在夜市賣衣服,因為想看見陽光,選擇了桿弟的工作,因此愛上了高爾夫球,朋友幫她報名超偶比賽,從百人初選到後來五強的第四名。


撰文:王亞玲 
攝影:王志偉、余信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