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本經

不死才活的下來 蕭敬騰

場景一:2007年7月,
結束最後一場駐唱,
黑蜘蛛單打獨鬥生涯正式終結。
場景二:2008月6月,
3,000萬元簽約金、資深造型師到日本幫他挑衣服、
香港設計師來台幫他燙頭髮…
身邊維持4、5個人隨伺在旁。
短短1年之內,
蕭敬騰從沒沒無名的駐唱歌手閃電被包裝成A咖,
第一屆星光PK戰造就他和楊宗緯,
是非精楊宗緯出道以來沒有一件好新聞,
對比正在學爬的蕭敬騰糗聞比較少,正好說明「多說多錯,
少說少錯」是真理。蕭敬騰的進化之路已經啟動,
這圈子還是那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理論。
越是要強出頭,搞不好別人就越是不讓你活得到明天!


因為PK突然成名,這一年來雲霄飛車式的爆紅經歷也是一場試煉,讓21歲的蕭敬騰進化成長,準備好當演藝圈的閃亮新星。

講人緣,蕭敬騰先贏楊宗緯,新專輯試聽會上,看他一字一句還偷看小抄慢慢解釋自己新專輯的曲風,終於講完一段話不冷場。從去年開始,省話一哥發功無數,連天后阿妹都曾被凍傷,如今笑容滿面,話肯多吐幾個字,偶爾還掩臉裝可愛,大家卻都買他帳,記者和工作人員聽完竟鼓掌起來。

銷量嗆贏 楊宗緯

「我已經準備好了!」原本說話像蚊子的蕭敬騰突然很大聲,「我不怕訪問!我還去上肢體課。面對鏡頭我也沒有什麼調適,就習慣了。」很明顯充滿自信的蕭敬騰,鏡頭逼近他已可以扮沒看到,其實去年七月,初出茅廬的他受訪時還像隻容易受驚的小兔子!已可以扮沒看到,其實去年七月,初出茅廬的他受訪時還像隻容易受驚的小兔子!
說寫了很多歌的蕭敬騰專輯裡卻只收了自己兩首作品,對此他老神在在回應:「因為…要下次用。」蕭式邏輯果然匪夷所思,連第一張都還沒正式發行,就已經想到下一張去。
「賣到一百萬張,我就要跳踢踏舞、國標舞外加太空漫步!」蕭敬騰誇下海口的百萬張,是競爭對手楊宗緯的十倍銷售量,他連忙解釋,「沒要跟他比,我沒有要跟任何人比,只想要全世界能賣到一百萬張,希望能夠達成。沒有一百萬張,我就派人去買啊!有辦法的。
「我跟楊宗緯常被比較,做什麼勝、什麼敗。楊宗緯的歌,我都會唱,但我們真的只有講過幾句話而已,跟他不熟,如果很熟被比較還好,不是很熟就有點奇怪。」再怎麼撇清,比較或不比較,應該也不是蕭敬騰做得了主。
看似溫和,蕭敬騰在某些時刻卻會突然出現剽悍神色,萬華土生土長的他從小愛打架,「如果沒唱歌,我會變小太保、小痞子吧,稱不上是小流氓!以前常常打架,「過去叛逆的階段很重要,如果沒有那一段,也沒有現在的我。」二十一歲蕭敬騰說得滄桑。



坦言自己很愛搞頭髮,過去蕭敬騰的「獅子頭」「斯文書生男」造型果然令人印象深刻。(《蘋果日報》提供)

被爸爸 打得慘

其實他無法控制的脾氣遺傳自火爆爸爸,過去父親為他帶來極大恐懼:「國小的時侯看到爸爸會怕,很恐怖,很凶。(你爸會不會打你啊?)吼吼(一副怎麼可能不打的表情),打得慘的。其實很輕微的事情都會被打,他常常會…驚嚇我們。突然會嚇到我們。因為小孩子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就會很吵,笑聲很大,我爸就會突然從房間飆髒話叫我們安靜,很害怕!很大聲!」
成名後蕭爸爸對兒子的經紀約有很多意見,這一年來的發言引起不少風波,經紀人和父親之間互相角力。然而今年三月正式簽約後,過去樂於參與兒子活動的蕭爸爸,如今也不見蹤影。
「為什麼這麼相信經紀人?」
「感覺吧!,我看人是憑直覺,我相信我自己覺得好的人,就是好人!」蕭敬騰回憶,「當時來找我談的人很多,但她(經紀人林有慧)就是很誠懇。那時候我不懂什麼是專業,也還沒確定她會是我未來的經紀人,一切順其自然,但她說話就讓我感覺很好。」
外傳他倆同進同出疑有男女私情,我問蕭敬騰到底有無可能愛上經紀人,他害羞道,「我很喜歡她。在我身邊的工作人員,一定都是我很喜歡的人,但會不會變男女朋友?我真的不知道,我也很難講。」
我再問:「如果經紀人愛上你呢?」蕭氏省話風格言簡意賅發功,「很好!」即使經紀人在旁撇清年紀可以當他媽,蕭敬騰的「很好」說還是為雙方關係留下工作之外的可能性。

蕭敬騰說話有進步,句子與句子之間的空隙從5秒縮短成2秒,表情也變得俏皮,但省話一哥最常掛在嘴邊的卻還是三字真言─「不知道」。



想對他 說的話

面對父親堅持己見,蕭敬騰抿著嘴有些無奈,「其實我一直想盡辦法,試著要親近爸爸,但是,沒有辦法,真的沒有辦法,我覺得沒有辦法就算了,沒有什麼好不好,沒共識的事,不討論就沒事。」
我問他「會不會覺得夾在經紀人與父親間左右為難?
「沒有什麼左右為難。其實我覺得不是聽不聽他的話,也不會因為他是我爸,他講的就是對的,沒有這個事啊!這個圈子有它的專業。他們一直以來的想法是:『我們擔心你,怕你受傷害。』但我很討厭聽到這些東西,反而他們給我很大的阻礙,讓我沒辦法好好選擇,我怕他們受傷害,又怕自己做錯,我壓力很大。」雖然話不多,蕭敬騰卻很有自己主見,事業擺前面,並不是親情可以左右。
「國中時我已經變壞了,被爸爸打時,會很生氣想還手,但我一直沒還手,那時很生氣,後來再大一點就覺得,自己做錯很多事,也沒有好好念書,比較可以體諒爸爸的心情。
「我跟爸爸都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情感,應該說從來沒有,我媽比較會表達。小時候我媽出門一下,我會拿著照片哭,我很依賴我媽,小時候也比其他小孩撒嬌,我很愛她,我一直都很愛我家人。萬華老家我要拿錢整修,現在還沒,但我會這麼做,我會想買新的房子給他們,但我爸堅持要留那個房子,因為是阿嬤留下來的。」蕭敬騰才五十五公斤,他瘦瘦小小的身形縮在椅子裡,過去黏媽媽的老么影子還在,卻已是發願為家人買屋的歌手。


國中時曾是萬華小太保,叛逆過後,蕭敬騰反而看清自己的音樂目標,他內心的狂野火爆,如今成為渾厚嗓音的一股推力。

我是賴銘偉 小弟

遠離東奔西跑趕場唱歌的日子,做完專輯後蕭敬騰卻覺得現在唱不過癮,聽到經紀人林有慧「虧」他一進KTV就霸占麥克風連唱四小時,他難得挑眉、挺起胸膛驕傲地說,「是六小時吧?」話裡其實很計較輸贏。
二十一歲的他還保有調皮一面,「我是那種歌還沒播完人家要走,我會說『還有耶』的人!我最愛唱歌,什麼時候去都可以一直唱,有時候真的很累,我都希望大家跟我一起唱,我知道大家去唱歌都是喝酒,我又不喝酒!
「以前駐唱時遇到很嚕要請酒的客人,賴銘偉都會出來幫我,他很會跟那些人說話。他一直說他是我大哥啊!他很照顧我,出去他也會請大家吃飯,他唱很久了,我後來才進去,我是他小弟啦!」


蕭敬騰(左)從小怕父親(右),兩人的親子關係曾因經紀約一事弄得很僵。(《蘋果日報》提供)

他只愛 這種女人

為了事業蕭敬騰要放棄很多,今年一月,宣稱與女友分手的他,卻被本刊直擊「前」女友拿鑰匙自由進出他家。他寫曲的新歌〈一輩子的存在〉詞意甜蜜,我問他否因為女友有感而發,他連忙否認,「沒有啦,沒有寫給特定對象,只是希望自己擁有某些東西是永遠不變的,不管是家人、音樂、朋友…
「也有可能是感情。跟她現在淡淡的,還是朋友,但不是男女朋友,跟我進演藝圈沒關,就她忙她的,我忙我的。」經紀人調教得當,蕭敬騰說起感情已經不帶表情。
他坦承事業擺在愛情之前,即使有女友時,工作他一定把手機關掉,不讓別事分心,談到未來感情對象,蕭敬騰更先把線畫清楚,「如果對象是會讓我放棄工作的人,我就不會愛上她。我不會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我交女朋友,先了解她,我才會喜歡她,我不會一見鍾情,不會跟她在一起後才會知道,哇賽!她會怎樣、又要占有我。「所以跟女友分手是因對方太黏?」
他頓了一下才又說,「就只是因為各忙各的事而已。我沒有什麼美好的戀愛回憶,也不刻意做什麼浪漫的事,不送花也不送禮物,自然就好了,現在想起來,也不知道我談戀愛做過什麼事…」省話一哥裝傻起來也是很厲害,看來離完全進化又多走了一步啊。

那些大家該問上帝的事

「據說跟『前』女友交往1年多都沒接吻?是因為信基督教才那麼純情嗎?」
「哈哈哈!這怎麼騙得了人,就算是教友也會受不了吧,還是要親一下!哪有教徒就不親,晚上跟上帝說對不起就好,而且上帝又沒說不能親。」
「我在家都會跟上帝講話,講很多耶!現在愈大愈不想去教會,但心還是與上帝同在,其實分享很多,希望祂明天叫我起床等等,我隔天就會提早起床,小時候會這樣做。」這我倒好奇,那些他老用「不知道」搪塞過去的事,是不是也會跟上帝說清楚?


蕭敬騰從小信仰基督教,別以為他正在自言自語,其實他正在對上帝傾訴願望。

有練過蕭敬騰

生日:1987年3月30日
星座:牡羊座
血型:O型
學歷:親民技術學院二技部化妝品應用系
經歷:15歲學鼓,自學keyboard後至民歌西餐廳駐唱。去年5月上《超級星光大道》與楊宗緯PK,3戰成名,去年8月與天后阿妹合唱〈一眼瞬間〉,並在金馬獎獻唱4首電影歌曲。今年3月以3,000萬元高價簽約金加入唱片公司。
書籍:《蕭敬騰的成年禮》
唱片:《蕭敬騰 首張同名專輯》

撰文:唐千雅
採訪協力:田瑜萍
攝影:劉耀勻
攝影協力:王聰賢
影像合成:游雅婷、許哲源
編輯︰周彥甫
資料︰溫雅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