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本經

由白雪公主到賣火柴的女孩 許慧欣

曾經算是歌壇小天后的候選人,昨天才在台上舞動,許慧欣沒想到好光景會過去,因為腰傷壓迫到神經,嚴重得起床、拿水都有困難,不要說當明星,連做個普通人都有問題。「高中跳舞比賽前扭到膝蓋跟腳踝,醫生說不能跳舞,我還是每天練,後來硬是去比賽,一兩星期之後覺得沒事,我就不去看醫生。」事出有因,好強的個性造就今日的結果,曾被捧成白雪公主的許慧欣,碰上了健康問題事業停擺,如今只能像個賣火柴的女孩,看透人情冷暖,
小心呵護手心那個微弱的希望。


想恢復健康跳舞的樣子,目前對許慧欣來說是個遙遠微弱的希望。

以為擺脫了合約糾紛可以好好在歌壇發展的許慧欣,去年四月卻因腰部舊傷導致神經受傷,夢就此打住!看她如今受訪久坐不時蹙起眉頭忍痛,離要能跳舞的目標,似乎還有一大段距離。

奶奶走路都比我快

「那天我們在公司開會,我腰突然很痛,坐不起來,只好去急診室打止痛針,醫師建議開刀,不然我必須要每天吃止痛藥。
「去年四月發現,到八月開刀那段時間我很痛苦,看電視上有人跳舞,心裡就想,我(以前)可以做你們做的每一個動作,可是我現在連走路都要人扶,有段時間我走路很慢、不能彎腰,連奶奶走路都比我快、比我挺,受到很…很大的打擊。
「這次開刀是第一次有人割開我的身體在裡面搞東搞西,我很緊張,但不喜歡表現出我好怕、我好可憐的樣子,連妹妹我都會覺得不能在她面前失控。退麻醉的時候我很暈又熱,那個淚就一直流下來,真的很不舒服,我一直翻白眼,大家都有點嚇到。
我問她,手術後恢復原狀的機率有多少?
「因為已經是神經受傷,醫生說每個人情況不同,有的人要一兩年才好,而我比一般人會忍痛,這是不好的事情。以前很習慣把不舒服忍住不講,這禮拜受傷,下禮拜要比賽怎麼辦?當然還是要忍。
「我不喜歡依賴別人,開刀前我沒辦法拿一杯水,連起床都還要有人幫我,沒辦法出力,什麼東西都要媽媽幫,然後一直跌倒,很氣身體是怎麼一回事?
「不能起床,我不可能躺在床上尿尿要我媽媽幫我倒,我有跟同事聊過,你願意為藝人多犧牲?如果我上廁所在袋子裡(拉屎撒尿)要你拿著?他說OK!我真的不OK,有一次我腸胃炎拉肚子,那天在一個草原拍MV,他們去找地方借廁所,那地方離辦公室很近,我沒辦法,一定什麼都聽得到,所以我就忍了一整天,忍到我整個冒汗、頭都在痛。
「我不喜歡別人看到我的弱點,不准朋友親戚來看我,回到家很長一段時間沒出來,就是不想別人看到我那個樣子。」


為了妹妹許嘉凌(右)發片,即使她很不希望讓別人看到她虛弱的樣子,許慧欣(左)還是拖著病體坐輪椅出來站台。(蔡宜謀攝)


皮膚白皙的許慧欣,一直被視為白雪公主最佳代言人。

沒有小刀會瘋掉

許慧欣回台尋求發片機會時,小刀就一直陪在她身邊,當她有合約糾紛,小刀出面斡旋成了她的老闆,這次受傷,小刀是除了家人以外,唯一被她允許前往醫院探望的人,我對許慧欣說:「一路走來,小刀都對妳不離不棄…」
「他是啊」,許慧欣鬆口開始了愛的告白:「不管以後怎麼樣,我還是會在我心裡為他保留一個很特別的位置。在我事業上最大問題(合約)的時候,我快瘋了,我跟許哲珮都在經過同一個問題,她狀況比我還慘,我們每天工作完之後都要碰面,有時候是坐在那邊罵、有時候是哭,那時候沒有小刀,我覺得我會瘋掉。
「演藝圈認識很多人,今天他們對妳好,不見得是真的關心妳,有一些人在媒體面前說跟我是最好的朋友,常一起吃飯,我發生這件事之後,有人打來不是問我有沒有好一點?是打來要我幫他一些事情,我就會覺得…」
曾是「5566」其中一員的小刀目前已退居幕後,專心經營自己的公司以及許慧欣的事業,情侶一起攜手打拚,沒什麼比這個更甜蜜了!
「我是很支持他,這真的是互相的,像他開公司找新人、訓練新人我都在,我們公司從只有兩個工作人員、用朋友睡覺的房子當辦公室開始,大家一起努力。很多人說我幫了公司很多很長一段時間,是公司唯一賺錢的藝人,可是小刀在我事業受到最大打擊跟困難的時候,也幫了我很多。
「信任很重要,另外是他的心,男女想法很不一樣,要在一起不是那麼簡單,最主要的是對方有沒有心讓我開心,我跟小刀當然可能一輩子這樣下去。我們認識了這麼久,除非他做了什麼很噁或是壞的污辱我的事情,我才有可能討厭他!」
先立業後成家,我問許慧欣小刀有沒有給過承諾?許慧欣的表現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像被臭蟲爬滿全身:「什麼承諾?好肉麻!為什麼要講這個?談戀愛不是好玩,是為了更瞭解對方,看能不能有更好的未來…」接下來她就閉口不談,讓我十分錯愕,不都已經被拍到出遊?看喜餅?新聞炒得沸沸揚揚,許慧欣果然懂得演藝圈「留下集」的手法,這樣才能永遠有話題。


許慧欣不渴望浪漫的愛情,也不相信一見鍾情,她認為要經過時間的考驗才能證明男方的真心。


看到別人跳舞產生渴望,許慧欣連落淚都要躲回房間。


家裡曾經住拖車

許慧欣剛出道時,曾有傳言她出身豪門卻低調不願承認,我跟從來不肯在訪問中提起父母、家庭背景的她求證,她一愣,沒有正面否認:「我沒聽過這個說法,我們家住在很一般的住宅區,從小到大,我們搬了很多次,我們不缺錢是因為爸媽很辛苦的打拚,他們生我姊姊的時候沒房子住,是租了一台拖車住在裡面。
「小時候我跟爸爸要錢去買洗髮精,爸爸還嚇一跳,他不知道有這東西,他都是用同一塊肥皂洗臉、洗身體、洗頭髮,他不懂為什麼還要另外花錢買這種東西。
「我爸爸以前很傳統,都是去工作賺錢,大男人,媽媽就在家照顧小孩。最近我爸爸回來台灣,都認不得路了,還是會開車來接我,帶我去吃東西還送我回家,然後自己迷路回家,以前我爸就像一個傳統的東方男人,家人都是以他為主。


個性好強的許慧欣愛硬撐,開刀後就連媽媽要來幫忙都拒絕。


許慧欣與小刀於公於私互相力挺。


跟小刀的感情穩定發展,去年許慧欣(右)還曾經一度去挑喜餅。

爸爸跟她說謝謝

「小時候爸爸都在工作,不會享受家庭的感覺,上次我表妹在夏威夷結婚,我求他提早去,我爸覺得幹嘛要提早?我就覺得你怎麼不會想來陪你的女兒跟太太?我們可以去吃吃飯、海邊走一走。後來我爸爸被說服,回去後傳簡訊給我說謝謝,他覺得這很好。我爸爸年紀大才開始覺得家人重要,以前都是賺錢賺錢,我爸媽犯錯的地方是,他們太晚才去珍惜對方。」
儘管許慧欣身體狀況如此,但她說爸媽沒逼她退出演藝圈。
「我沒想過不做這行,很氣、很煩、很難過,這些心情我都有過,覺得身體讓我失望還沒有好,怕歌迷忘記我,不能跳舞我還是可以唱,內地接表演,不唱太多快歌。平常站一下或穿高跟鞋腰會痠,就盡量安排我工作一天隔天休息,不然第二天我會走不了路,感覺很受限,要推我身體去做還是可以,但之後就會躺在床上兩天,所以會叫自己要收回來一點。」
就算這樣,許慧欣還是信誓旦旦地說,她總有一天還是可以跳舞,我差點衝口而出想勸她,歌藝練好一點,就不用七老八十還在臺上跳鞍馬、翻筋斗了!


腰傷開刀後,許慧欣不能穿高跟鞋久站,勉力而為又會讓隔天的身體非常不舒服。


許慧欣渴望能夠恢復從前的舞姿,她說:「我的身體讓我失望了。」

慈禧太后到白素貞都來了

別看許慧欣的外表像白雪公主,她個性其實倔強有主見,聽我問小刀跟她的關係越問越多,臉色一變就望向經紀人要求解圍,而她硬穿上高跟鞋拍照,又因為腰傷未癒需要助理攙扶走路的樣子,不能不說她像極了慈禧太后。
訪問間她說到她因好強而活受罪:「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我的皮膚都乾掉,但起床上廁所尿尿很麻煩,是一個很累的過程, 我乾脆就不喝水,後來整個皮膚都在脫皮…」
由白雪公主到賣火柴的女孩,這下連慈禧太后到白蛇傳裡的白素貞也來了!

好強芭比 許慧欣

英文名:Evonne  
身高:163公分
體重:44.5公斤  
生日:1976年12月5日
星座:射手座   
出生地:美國德州
學歷:美國休士頓大學心理系
專輯:《謎》《萬中選一新歌+精選》
《幸福》《我美麗的愛情》
《快樂為主》《孤單芭蕾》
戲劇:《大胃王》《心動列車》《雪狼湖》
經歷:許慧欣念大學時幫朋友錄製Demos,被魔岩唱片簽下但被冷凍,前經紀人韓羅賢替她尋找發片機會,於2002年發行首張專輯《快樂為主》,是那年唱片銷售量最佳的新人,並拿下第14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後來因理念不合與韓羅賢半年不講話,男友小刀出面替她斡旋爭取到自由身,並成為她的經紀人,但去年4月突然腰傷發作造成行動不便,開刀療養1年後將於6月底推出新專輯,主打歌為〈記憶鋼琴〉。

撰文:田瑜萍 
攝影:王志偉 
攝影協力:王聰賢
編輯:林品岑 
資料:溫雅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