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傳奇

日本贏了 Nikka Whisky

壹週刊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日本威士忌打敗蘇格蘭威士忌,是在開玩笑嗎?
請看看今年權威雜誌《Whisky Magazine》全球評選結果,這還是一本貨真價實的英國雜誌。
套句周星馳電影台詞:「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食神!」而這個很有心的日本酒廠,在最美麗又乾淨的北海道,叫Nikka Whisky。


位於北海道的Nikka酒廠,環境美、水好,造就醇美豐富、香味悠長的絕佳威士忌。(余市20年,4980元)

在距離札幌坐火車約五十分鐘的余市下車,小小的月台前,鐵軌似乎還要延伸到無止盡之處;而這已經是非常遠離塵囂的地方了。在還有一點冷冽的五月,用力吸進純淨得彷彿帶點甜味的北海道鄉間空氣,步出車站、望過鬱金香盛開的小花園,咦,怎麼對面出現了一座城堡?


蘇格蘭風的Nikka酒廠,冬天的雪景非常美麗。

奪冠 不是笑話

這座城堡,正是最近成為話題的Nikka酒廠,一九三四年由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創立。在被視為業界聖經的《Whisky Magazine》今年舉辦的全球競賽中,最受矚目的「最佳單一純麥威士忌」獎項,就頒給了NIKKA出產的「余市單一純麥威士忌1987」;這是蘇格蘭以外地區首度獲此殊榮,英國媒體大驚失色,但其實早在二○○一年,同樣由NIKKA出產的「余市十年單一純麥威士忌」,已經奪下過另一個也很厲害的「威士忌之最」(Best of the best)頭銜。
竹鶴政孝的養子竹鶴武志多年前應邀在「蘇格蘭純麥威士忌協會」餐會上發表演講時,曾說:「謝謝蘇格蘭人將一切知識無私地與我父親分享,我相信他們希望世界上每個角落,都能製造出好的威士忌。」只是那時候蘇格蘭人應該沒有想到,九十年後亞洲有個角落製造出的威士忌,竟然被認為好過他們的;長久以來日本威士忌被當成笑話、是門外漢才會喝的刻板印象,早已不復存在了。
「具有泥煤、青草與松香的豐富風味,伴隨著薄荷香,」撰寫《威士忌全書》的Michael Jackson如此形容「余市十年」;而已被搶購一空,台灣代理商好不容易從國外調來十支、將於七月舉行抽籤決定買家的「1987」,則被酒評人Jim Murray形容為「巧妙融合了煙燻味及黑醋栗的風味,散發爆炸性香氣,並留下濃郁、悠長的後韻。」


權威作家Michael Jackson曾盛讚Nikka Whisky。


Nikka採用賦予酒體更強壯豐富性格的、最傳統的煤炭直火加熱蒸餾器,每十五分鐘人工定時添加煤炭。


2001年《Whisky Magazine》報導奪下「威士忌之最」大獎的「余市十年單一純麥威士忌」。


被譽為日本威士忌之父的竹鶴政孝具有濃厚藝術家性格,愛妻Rita是他的精神支柱。

執著 追求原味

可惜竹鶴政孝沒能活著看到這一天。出生清酒世家的他,從小卻愛上了威士忌的滋味;當時日本社會對這琥珀色液體的芳香從何而來,還處於神農試百草的階段:是藥草嗎?或者加入了某種香料?長大後竹鶴政孝決心自己去尋找答案,一九一八年,二十四歲的他來到蘇格蘭格拉斯哥大學攻讀化學。
如今在NIKKA酒廠中,還留有當初竹鶴政孝生活的痕跡。蘇格蘭風的房舍與庭園、繁花盛開中摻雜著日式植物、門上繫了神社求來的幸運符;這融合東西美麗城堡,具象化了竹鶴政孝終其一生所追求的理想,而抵達此處之前,他已經走了非常漫長的一段路。
首先是在蘇格蘭到處拜訪酒廠,吃了些閉門羹後,還好位於Speyside的Longmorn酒廠慨然傳授竹鶴政孝關於威士忌的種種知識。而他愛上的不只是蘇格蘭威士忌,還有蘇格蘭女孩Rita Cowan;這對愛侶回到日本後,理念不被保守的自家清酒廠所接受,竹鶴政孝於是往外發展,與Suntory創辦人鳥井信志郎創辦了日本第一座威士忌蒸餾場—山崎蒸餾場。
但兩人差異逐漸顯現。鳥井信志郎想要較清爽、具日本風味的威士忌,竹鶴政孝卻鍾情蘇格蘭式的深沈醇厚;十年後他決心離開,經過了好一陣子的流浪與勘查,終於發現了與蘇格蘭最相似的環境,就是當時仍渺無人跡的北海道余市。


竹鶴政孝一手創立Nikka酒廠,這是他當初畫蒸餾器的手稿。


Nikka是少數仍自己燻麥的酒廠,燻麥用的泥煤產自石狩市。


Nikka酒桶只堆兩層,才不至於阻礙與自然的互動;門上掛著叫「注連繩」的日式幸運符。


使用過後的酒桶所做成的椅子散發芳香,Nikka酒廠內有售,37,800yen。

芳香 層次十足

竹鶴政孝師法Longmorn所興建的Nikka酒廠,彷彿一個遺世獨立的威士忌桃花源,近百年來,時間幾乎沒有在此留下痕跡。我們很幸運,一走進去,立刻聞到熱呼呼的活潑酒香;蘇格蘭酒廠已經全數放棄的煤炭直火加熱蒸餾器,這裡有六座正開始新一輪的運作。Nikka也是世界上少數仍自己用泥煤燻麥的酒廠,比起以泥煤味聞名的蘇格蘭艾雷島,余市威士忌沒那麼Man,不是隨時要掏槍的約翰韋恩,而像性格得比較內斂的高倉健。這,大概跟民族性有些關係吧!
Nikka使用的酒桶多元,得獎的「1987」就有雪莉桶、波本桶與白橡木桶的影響;而廠中酒桶最多只疊兩層,使其與大自然的交流達到最多。由於面山背海造就了余市先天優良條件,山與海的氣味都能滲入酒裡,分明的四季使得熟成更有層次,平均八度的涼爽溫度,則讓威士忌的香氣不會因為蒸發而流失;看著Nikka酒廠中工作人員一派悠閒自若,迥異於一般嚴謹的日本上班族,「釀造威士忌,本質上是非常浪漫的工作啊,」我不禁想到村上春樹曾經引用的這句話。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當然,就不用那麼辛苦了。」村上春樹寫道:「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你只要接過去安靜地送進喉嚨裡去,只要這樣應該就成了。非常簡單、非常親密、非常正確。」但語言終究不止有一種,威士忌也是;在北海道感受一個日本人執著的蘇格蘭夢,又見這夢逐漸染上了日本色彩,調和出更豐富而溫柔的風味,Nikka Whisky所要述說的,何止是酒的故事而已。


Nikka酒廠附設吧台很有英式風味,優雅的老先生正為客人端上好酒。(余市十年,1,980元)


由彩色玻璃做成的大鬍子調酒師,是Nikka出名的logo。


愛妻Rita過世後,竹鶴政孝開發出此款super威士忌,紀念他們的愛情。(550元)


今年在《whisky magazine》中奪得大獎的「余市單一純麥威士忌1987」。(10,000元)

Nikka Whisky 大事記

1895年竹鶴政孝生於廣島。
1918年竹鶴政孝前往蘇格蘭求學。
1934年竹鶴政孝在北海道成立Daini-pponkaju酒廠,後更名為Nikka。
1979年竹鶴政孝過世。
2001年「余市十年」獲「Best of the best」榮譽。被ASAHI併購。
2007年「竹鶴21年純麥威士忌」獲「最佳調和純麥威士忌獎」。
2008年「1987」獲「最佳單一純麥威士忌」獎,台灣區購買請洽0800-004433。

壹週刊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撰文:陳惠心 
攝影:劉耀勻
部分圖片提供:三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