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小王子的天空 台北喜來登飯店董事長蔡辰威

身為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的么子,蔡辰威信手捻來都有七個董事長可做。直到他三十四歲那年,哥哥蔡辰洲闖禍的十信事件,讓他的快意人生軋然而止。
父親中風、兄長病死,叔侄輩劃清界線。五十歲後,他與親哥哥蔡辰洋重回台北喜來登飯店,想透過餐飲重振當年榮景;但再怎麼急起直追,也遠遠被拋後。但他也有贏過其他蔡家人的地方,即將來臨的北京奧運對口單位、由他主導的中華奧會,正要風光上路。小王子的天空,也要有自己的顏色。

小檔案

生日:1952年10月1日
學歷:建國中學
經歷:國泰塑膠業務員、龍鼎企業董事長、國泰建業廣告董事長、興來百貨董事長、緯來電視董事長、寒舍餐旅集團董事長、台北喜來登飯店董事長、中華奧會主席
喜歡:跟老同學聊天、喝酒
不喜歡:囉哩囉唆的事
婚姻狀況:已婚,育有2女
興趣:看電影、運動、聽音樂會
休閒:皮拉提斯、騎腳踏車、拉胡琴

四月底,蔡辰威在台北喜來登飯店與喜達屋國際飯店集團簽訂合作契約,這一天,他是董事長;隔一天,奧運路跑比賽記者會,大太陽下揮汗與小朋友們帶動唱,這一天,他是中華奧會主席。
密集地在二個身分間變換著,問他會不會混淆,「一次七個董事長都在當了,沒什麼好混淆的!」他呵呵地笑著。


蔡辰威富家闊少爺的人生,比起堂兄弟,多經歷了不少風浪,也許正因為如此,造就了他隨緣、凡事看得開的性格。

富家么子受呵護

真的,一次可以當七家公司董事長,非常人所能。但對國泰蔡家而言,卻是家常便飯。
蔡辰威的父親蔡萬春是國泰集團創辦人,事業顛峰時,國泰版圖遍及金融、保險、建設、交通、廣告、醫院、租賃、餐飲、塑膠、紡織、石化。一九七九年,蔡萬春中風,國泰分家,弟弟蔡萬霖選擇國泰人壽與國泰建設;蔡萬春的大兒子蔡辰男與蔡辰洲以十信、國泰信託為基礎;小蔡萬春十三歲的弟弟蔡萬才,則分到國泰產險和富邦建設。
身為蔡萬春鍾愛的么子,上有哥哥、叔叔頂著,王國何其大,蔡辰威過著隨心所欲的日子,不愛讀書的他,念完建國中學,婚後赴日求學,卻因大女兒出世,沒念完就回台。而後在龍鼎企業、國泰建業廣告(奧美廣告前身)、大世紀傳播(製作連續劇《秋水長天》《黃金拍檔》等)、你我他雜誌社等公司轉來轉去,職稱都是董事長。
那時的蔡辰威意氣風發,引進德國狼狗,「最貴的一隻是一九七九年的德國冠軍犬,身價八萬美元!」他一口氣養了七、八隻。


蔡辰威(中)出席台北喜來登飯店重要場合,總是帶著哥哥蔡辰洋的二個兒子蔡伯府(左)、蔡伯翰(右)見習。(湯興漢攝)

十信事件挫家業

但雲端般的生活,在三十四歲那年急轉直下,一九八五年,哥哥蔡辰洲因為嚴重超貸、冒貸欠款上百億元,爆發經濟重案十信事件。因為幫蔡辰洲做保,出事後,蔡辰洋、蔡辰威兄弟分到的興來、來來百貨等所有財產全賣掉,「那時候只憑財政部一個行政命令,所有財產就遭凍結。」
蔡辰洲入獄,蔡萬春中風無法視事,大房變賣家產救人,但火越燒越大,金額高達一百多億元。國泰集團開始分崩離析,叔父蔡萬霖一度避不見面,發表聲明:「家族已分產,霖園關係企業並非國泰一環,所以對國塑關係企業負責人蔡辰洲的債務,依法並無清償義務。」切割自保。


位於台北忠孝東路的台北喜來登飯店,當初就是國泰蔡家所創。十信事件後賣給鴻禧集團,2002年才回到蔡家手中。


父子難得出遊合影。蔡辰威(後)出生時,父親蔡萬春(前)已以丸莊醬油發跡。


蔡辰威(右)是中華奧會主席,為奧會活動,他還跟著麥當勞叔叔跳舞,笑容有些尷尬。(黃敏建攝)


姊姊蔡淑媛(後左),嫁給日盛金董事長陳國和(後中),陳國和的女兒關穎(後右)要叫蔡辰威舅舅。前坐者為蔡辰威的母親蔡戴瑞穗。(資料照片)

陸客商機築美夢

二○○六年台北喜來登飯店與國泰建設(飯店土地擁有者)合資二十五億元重改裝完成,「每個水管都改。」面目一新的台北喜來登飯店,躋身全台飯店營業額第三名,僅次君悅、晶華。改裝二年後,也繳出不錯的成績單,「去年營業額約二十二億元,今年至少二十三億多元。」
對於台灣觀光業的未來,蔡辰威抱持樂觀:「台北五星級飯店住房率,旺季全滿,等到開放大陸觀光客後,肯定不夠。」他認真打起算盤:「大陸有十三億人口,如果其中一%有錢,有一千三百萬有錢人,一天開放三千人,也就是說有三萬人隨時在台灣,一天花一萬元,十天就消費十萬元,三萬人就是三億元,一年就是一千多億元。」
台北喜來登飯店正式進軍東區,四月與喜達屋國際飯店集團簽約,引進旗下的Le Meridien品牌,在新光人壽標到的信義計畫區A12用地上,興建頂級旅館,「預計二○一二年完工,只有一百六十間房,每間客房都有私人陽台,風格走藝術化,房價至少一萬元起跳。」
但東區飯店龍頭台北君悅大飯店的看法不見得這麼樂觀,君悅行銷公關協理李佳燕認為:「現在飯店客房數供過於求。每年來台旅客少於客房數。」對於喜來登即將進軍信義計畫區,「君悅在這裡耕耘十九年,不論別人是否入駐,我們年年都改裝;目前台灣豪華的國際飯店品牌還不夠,喜來登引進Le Meridien連鎖品牌,相信會帶來良性競爭。」


在蔡辰洋與賴英里夫婦的打理下,營造喜來登安東廳優雅的藝術氛圍。

成就落後顯落寞

由父親蔡萬春一手創辦的國泰企業,只剩喜來登飯店守住,反觀叔父蔡萬霖的霖園集團及蔡萬才的富邦集團,在不斷的擴張版圖下,早已成為超級金控集團,談起這些堂兄弟的成就,蔡辰威幽幽地說:「國泰金控繳的稅都比我年營業額高。」
根據富比士雜誌三月公布的資料,蔡宏圖去年的身價高達七十七億美元,高居台灣首富。


蔡辰洋和蔡辰威兄弟從喜來登飯店重新起飛,叔父蔡萬才(右一)、堂兄蔡宏圖(左二)的富邦金控與國泰金控,早已成為超級金控集團。


蔡辰威(左)與哥哥蔡辰洋(右)是同一個媽媽所生,但蔡辰洋瘦高斯文、雅好骨董;蔡辰威粗獷壯碩、熱愛運動。


蔡辰威大女兒蔡佳萱是建築師,嫁到日本定居;小女兒蔡佳葳在美國從事藝術創作,曾任藝術家蔡國強助理,跟馬英九長女馬唯中是同事。

體育領域當英雄

上搜尋網站輸入「蔡辰威」,三百多筆資料,有九五%是中華奧會主席的蔡辰威,而不是台北喜來登飯店董事長的蔡辰威。這也是他最自在與喜歡的頭銜。
在體育的領域裡,他可獨享英雄的光榮。翻給記者看的不是飯店營運計畫,而是建中百年校慶時編的橄欖球黑衫軍紀念冊。
人生繞了一大圈,快意順遂,沉寂落寞,如今再度回到喜來登,窗下忠孝東路依舊車水馬龍,人生風景已大不相同,但留在他心底深處,首富的小王子,還是想有自己的角色。


蔡辰威的電腦桌布是小女兒蔡佳葳的作品,5月初她在巴黎龐畢度中心參展。

後記

坊間媒體整理蔡家族譜,都稱蔡萬春共2妻,5子5女。但根據蔡辰威自己算,大房1子;二房3子。咦?族譜二房中多1子﹖他答得乾脆:「蔡辰鴻是外面生的。」「你們把他算給我媽媽生了。」
已逝的蔡萬春與蔡萬霖,都不止娶1位妻子。但第二代卻沒人敢多娶。也許是看多了上一輩的關係複雜,難免有尷尬,結婚33年,蔡辰威對自己的婚姻看法:「至少處得還不錯啦!而且沒換過。」說完,還不忘豪邁地大笑2聲。不過,蔡辰威顯然也知道時代不同了,「上一代的女人比較認命,我現在要是娶小老婆,會被大老婆搞死!」

撰文:陳盈珊 
攝影:陳肇英、李智為
編輯:陳美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