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必然在偶然中發展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甄梓掀

歷史的演進既是偶然也是必然的。偶發事件引起必然的後果,那便是歷史演進的基本模式了。
北京奧運全球傳遞火炬,那本來是個宣揚中國以超級強國的姿態崛起的好機會。不幸卻遇上西藏活躍分子的抗議,觸發世人對西藏以至整個中國人權狀況的關注。西藏的動亂更引起不少外國人對西藏人的同情,亦同時刺激不少中國人——尤其是憤怒青年——的狹隘民族情緒。
憤怒青年們歇斯底里的瘋狂行徑,讓世人體會到中國無疑崛起,然而新生的一代卻掉進了狹隘的民族主義泥沼中。這固然反映中國民智未開,亦突顯出中國的致命弱點——道德的貧乏。西藏的衝擊給中國政府當頭棒喝,令他們不得不與達賴喇嘛重新展開談判。西藏活躍分子的衝擊或多或少令中國政府警覺到中國的道德死穴。
禍不單行,西藏動亂、聖火鬧劇,接着四川大地震。先前颱風蹂躪緬甸,政府封鎖資訊、拒絕國際救援,全球譴責。不知道中國領導人是否從中有所體會,抑或災情委實太嚴重,自己應付不了,需要外國援助;又或者時近八月奧運,國際傳媒雲集中國,無法關起門來對付如此巨大的災難,硬着頭皮公開面對。總之中國政府全面給傳媒採訪大地震災情,接受外國政府、國內外民間團體加入搶救隊伍,確實贏得了舉世好評。
中國軍民不屈不撓救災,領導人第一時間趕赴現場,當中顯示出對人民的關懷和憐憫;這些畫面透過傳媒散播全球,感動世人,為中國政府建立前所未有的正面、良好形象。災情危急,被迫開放對消息的封鎖,反而令世人對中國政府改觀,這會否從此改變過去封鎖消息、控制傳媒的惡劣手法?這會否讓中國的領導人醒覺,只要負責任、文明地對待人民,傳媒會給他們正面而又有利的報導?
到了今天,中國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單憑高壓手段是不足以維持政權的了。唯有文明地對人民負責任才會贏得人民的支持,而這亦是維持政權的良策。我相信中國政府是有誠意要做個向人民負責任的文明統治者的,因此我相信這次對傳媒開放的良好效果或多或少會引發良性互動,讓他們從此緩和對傳媒的嚴厲監控。
這次的救災行動無疑亦令中國政府見識國際和國內民間團體的效率和專業能力,令他們從此對民間組織刮目相看,從而體會到民間團體積極、建設性的作用,而不是威脅政權的可怕「反動勢力」。
經歷大地震,中國政府亦必然體會到政府非但不是萬能,力量更是非常有限。任何健全社會的政府都需要民間團體的輔助。我相信有過這次救災的經驗,中國領導人會減少對民間團體的戒心,進而加強對本身統治威信的信心,減少箝制更趨開放。
若然四川的災難可以鬆弛中國領導人對傳媒箝制,減低對民間團體的戒心,進而鞏固他們對本身統治威信和文明世界的信心,這肯定會令他們拿出更柔軟的身段、更靈活的姿態處理奧運。若然奧運辦出輝煌成果,這將會令中國人民振奮起來,建立自信,從狹隘的民族主義的桎梏中解放出來,走向寬宏開放的文明世界。甩掉自卑形成的不安全感,領導人毋須再害怕人民,可以昂首邁向世界,擁抱文明世界的共同價值,讓中國成為國際族群的一分子,那便可以真正躋身世界超級強國了。
中國政府開放傳媒報導四川地震災情,讓國內外民間團體加入救援行動,也提高了中國人民對知情權的期望。傳媒巨細無遺將災情呈現在全國人民的眼前,這個經驗一如醍醐灌頂,讓人民今後對知情權有更高的期待和要求。就算災情過後政府要重新箝制傳媒,這新長出的期待亦將形成一定程度的阻力,令統治者不得不有所收斂。這個新生的期待不難會發展成一股難以抵擋的人民力量。

還有,中外民間團體在救災中發揮的巨大和決定性的貢獻,有目共睹,令中國人民領略到民間團體穩定社會的積極作用。過去,不管是什麼危機或災難,除了自救人們便只有寄望政府的救援;民間團體救災的關鍵作用必然會給予他們一份新的安全感,讓他們知道世界上還有民間團體這根可靠的支柱,那又怎不會令他們活得更安心?這個新增的安全感亦會令他們對社會、對未來燃起新的期待。這個期待將會成為一股抗拒政府禁制民間團體活動的力量。
意念是會帶來後果的。當然這是指為人們吸納、內植心間的意念。若然專政者依然為不安全感所驅使,將自己封閉在恐懼和排外心態中,那麼他聽到的只是自己或自己要聽的聲音而已。對他們來說,所有不同意見都是不懷好意的陰謀,他們因而直覺地要反擊禁制這些意念,像患有敏感症地不加思考地排斥抗拒。對這種封閉的統治者,意念是沒有後果的。
舉辦奧運,適逢西藏活躍分子的抗議,讓世人注視中國政府的一舉一動,更把中國政府的道德弱點赤裸裸地暴露在全世界面前,這個道德的窘境,也令中國政府不能不體會到要躋身大國,道德權威不可少。故此道德權威這意念將會在中國政府領導人的心中生根,萌發良好的效果。
同樣進入了中國政府的知覺的,是傳媒的正面效力和民間團體的積極作用。過去,中國政府對傳媒和民間團體怕得要死,視之為威脅其統治權力的「反動勢力」。大地震令中國政府對兩者有了新的體會。這些新的意念會否產生正面的影響?我相信是會有的,雖然它們的催化作用不會馬上見功,但意念還是會帶來後果的。
與此同時,在中國的大地上又還發生了另一件大事,而它的良好、積極催化作用比上述的事件來得更為轟天動地。那就是馬英九當選總統,台灣政府的改朝換代。中國政府對台灣的新政府迅速作出既友善又積極的回應,使我們相信兩岸三通會好快成事。
在雙方目標一致的良好氣氛下,兩岸將很快便建立更密切的貿易、文化和社會關係。在這些密切關係的推動下,台灣的民主制度和完善的社會體制,會在意識上給中國人民和政府領導人帶來多大的衝擊?這些衝擊又會對中國的政治和社會體制產生多大的催化作用?沒人可以估計其真正後果,但肯定會非同小可。
這一連串事件看似偶然,但它們必然令中國變得更開放、更文明,朝着更良好的方面發展,這是必然的。讓我們引頸以待吧。

讀者Penny,你的電郵地址不通,請給我新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