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短打

陳菊砲轟陳聰明 爆檢方暗鬥內幕

高雄市長陳菊以高雄高分檢檢察官蔡國禎蒞庭的筆錄,指稱檢察總長陳聰明干預高捷弊案偵查,法務部長王清峰為此還下令徹查,表明絕不護短。但本刊調查,蔡國禎的指控很可能是個烏龍,而且此一事件還扯出檢察人事的派系暗鬥內幕。


檢察總長陳聰明(右)和前法務部長施茂林(左)原本就有不和傳聞,如今因特別費和高捷案干預說,又加深雙方人馬的隔閡。

五月二十八日,高雄市長陳菊向媒體透露,她間接取得高捷案審判筆錄,發現檢察總長陳聰明在擔任高雄高分檢檢察長時,要偵辦高捷案的檢察官選擇性辦案。

同僚放砲 火燒陳聰明

陳菊引用筆錄告訴媒體,今年二月,高雄高分院更一審開庭審理高捷公司引進泰勞案,蒞庭的高分檢檢察官蔡國禎當庭指稱,高雄地檢署檢察官王邦安告訴他,泰勞暴動案「是陳聰明檢察總長為了平息輿論,要找幾個人起訴。」
蔡國禎還說:「高捷案件中有很多是選擇性辦案。」這件事惹得法務部長王清峰很不高興,下令徹查。
但本刊調查,蔡國禎是蒞泰勞引進案(被告是勞委會官員與業者)的庭,他竟未找承辦該案的檢察官王柏敦討論,卻去問承辦泰勞暴動案(被告是泰勞)的檢察官王邦安,有關泰勞暴動案證據及偵辦過程,事後還在蒞庭時講「有選擇性辦案」,而連被他扯出的檢察官王邦安都感莫名其妙,只好在內部網站表達不解之意。
王邦安強調,他在電話中並沒有談到陳聰明要隨便找幾個人起訴,偵查結果是經過高捷專案會議成員的討論所作成,而且是依據卷內證據資料,並非陳聰明獨自決定,蔡國禎的發言顯然有斷章取義及加入主觀認知後的結果,與原意有極大的差距。


檢察官王邦安上網強調,他與蔡國禎電話中,從未提到陳聰明。

陳菊出聲 派系爭現形

一名熟知內情的檢方人士就說,蔡國禎從頭到尾的談話有點牛頭不對馬嘴,加上二月的事,為何隔了三個月才被陳菊提出來,「不得不讓人懷疑,這和檢察界的派系鬥爭有關!」
檢方人士透露,蔡國禎是司法二十四期,施茂林二○○四年底接下法務部長後,蔡於二○○五年間調升為花蓮高分檢檢察官。不過,有檢察官認為,這個人事案很怪,因為花蓮高分檢原僅四個檢察官的名額,施茂林卻硬生生增加一個,讓蔡國禎順利升上二審。
知情人士說,蔡國禎到任時,因高分檢只有四個檢察官宿舍,他的「出現」,讓當時的花蓮高分檢檢察長陳守煌非常苦惱,一時找不到方法解決,後來蔡國禎索性睡在辦公室。
檢方人士認為,以蔡國禎調升花蓮高分檢的人事案來講,說蔡國禎是施茂林的愛將,一點也不過分。而且,檢察界早有耳聞,施茂林與檢察總長陳聰明不太和。
本刊上期報導最高檢署特偵組偵辦施茂林特別費案,據施茂林的親信轉述,他非常地生氣,還認為有人刻意打壓、抹黑,惡意放話中傷。


高雄市長陳菊一席高捷案有選擇性辦案的言論,引爆檢方內部鬥爭。

新聞轉焦 樂到施茂林

也就在消息揭露的同時,陳菊卻突如其來大爆料,抨擊陳聰明,這讓親陳聰明的檢方人士感到很無辜,新聞焦點也從施茂林的特別費,一下子轉移到陳聰明的選擇性辦案上。
一名熟知檢方內情人士指出,施茂林在擔任部長時,陳聰明「常常指揮不動檢察大軍」,很多一審檢察長根本不聽他指揮,某北部檢察署檢察長甚至抗命,陳聰明也只能摸摸鼻子,不敢對外張揚,因為他知道這些檢察首長是部長指派,他雖然是檢方最高首長,但一審檢察首長只看部長臉色辦案,這也埋下雙方心結。


法務部長王清峰(右)剛上任時,還到最高檢巡視,並與總長陳聰明(左)握手,如今就得下令徹查他。


檢察官蔡國禎在檢察界被形容是怪人,如今在蒞庭時公然指控自己的長官,更加深其他檢察官對他的印象。(聯合知識庫)

拍馬屁 檢座出奧步

檢察總長陳聰明被指選擇性辦案,事件也意外引爆檢界長久來的派系傾軋歪風。施茂林任部長時,就有人打著「乾兒子、施家軍」名義,排擠其他檢察官,很多檢察官為能獲首長「賞識」,無不使出渾身解數。
本刊調查,今年開春時,有某北部主任檢察官將原是組內的聚餐,竟以喝春酒名義,邀請一、二審檢察首長吃飯,餐後還送長官精美禮物,只是送禮的事,其他檢察官根本不知情,事後卻還被要求平均分攤開銷。

撰文:林益民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