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三大黑幫對峙 東星大樓重建停擺

因九二一地震倒塌的台北市八德路東星大樓,重建將近九年迄今未完工,台北市長郝龍斌曾打包票,會在今年四月完工交屋,如今已跳票。本刊直擊大樓內部仍像工地,完工遙遙無期。
據調查,其中原因就在原承包商倒閉後,有三大幫派、四股黑道勢力介入,爭食工程款大餅,黑幫更曾約在東星大樓工地談判,差點擦槍走火,北市府坐視東星大樓的重建擺爛卻無能處理,要負最大的責任。


5月30日 18:00
東星大樓內還是個工地,今年內要完工交屋看來都很困難。

四川大地震的慘況,讓許多台灣民眾再憶起一九九九年的九二一大地震,而前台北市副市長歐晉德親率搜救隊前往四川協助救災,更令人回想起他當年在台北市東星大樓倒塌現場指揮,救出被埋七天的孫家兄弟的感人畫面。
不過,事隔將近九年,東星大樓的悲慘命運卻還沒有結束,它不但至今無法重建完工,而且更因多股黑道勢力介入,讓工程幾乎停頓。台北市長郝龍斌去年打包票,要在今年四月讓東星大樓完工交屋,如今早已跳票,住戶至今還等不到回家的一天。


5月30日 18:05
大樓內部處處是裸露的鋼筋和板模。

動土五年 黑影盤踞

當年為了重建東星大樓,社會各界募集了近一億元善款做為重建基金,在台北市政府主導下,於二○○三年十二月,由前市長、現任總統馬英九親自動土。當時馬英九說,希望重建能「在我(市長)任內完成」,且「市政府會永遠standby(待命),給大家提供應有的幫助。」但事實是,黑道介入重建,馬英九無能處理,繼任的郝龍斌也管不動。
五月三十日傍晚,本刊記者在一市議員助理陪同下,前往東星大樓調查。但當記者站在人行道對著大樓外觀拍照,三名襯衫外翻、衣著邋遢、身上刺青、嘴裡還嚼著檳榔的大漢,就惡狠狠衝出門,將記者圍了起來。
帶頭的一名男子,直接就以幾句台語「國罵」伺候本刊記者,接著大聲質問:「你們是哪個單位的?為何在這邊照相?」在他旁邊的人則直接說:「不用跟他們說那麼多啦!叫他們把底片交出來就是了。」
即使本刊表明只是想瞭解重建現況,但仍被要求搜身、檢查隨身背包內有無攝影器材,並要求把已拍的照片全部刪除,隨行的議員助理要求對方「請主管出來」,但他們卻說主管是「台北市政府建管處」,議員助理馬上表示要請建管處官員到場,對方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表示,可以在他們「陪同下」入內參觀,但不能攝影。


天道盟不倒會會長「燒破修」林振修介入東星後,讓事情更複雜。旁為天道盟前精神領袖羅福助。

包商倒閉 工程停擺

根據本刊直擊,現在的東星大樓,除了外觀仍由鷹架、板模組合,內部更不折不扣是個工地,不要說牆壁沒有貼瓷磚,連一樓地面都還堆著一堆堆的沙土,部分區域還因連日來的大雨而積水。
除了部分天花板上吊著幾盞昏黃的小燈泡外,其他隔間都是伸手不見五指,轉到大樓位在虎林街巷內的後門,一條原本可能是當「逃生通道」的樓梯,也堆滿雜物與扭曲的鋼筋、鐵條,根本無法通行,想靠近它,都還得小心被釘滿鐵釘的板模刺傷。完工還遙遙無期。
原本應該單純、透明的東星大樓重建,會搞得如此神祕兮兮、黑影幢幢,據本刊調查,事情的導火線,就出在當年以三億元價款取得工程的原承包商「正良泰營造」,二○○六年因財務不佳倒閉,留下將近四千七百萬元的現金及不動產,本來這些錢足以支付積欠下游包商的工程款,但包商向接手正良泰重建的「豐椿營造」談工程款後續支付方式時,卻談不攏。
正良泰原先開給包商的工程款支票有二千多萬元未兌現,尚未請款的部分也有二千萬元左右,加起來約四千二百萬元,豐椿營造在包商多次要求下,只同意先付支票面額的三成,而且開五個月支票,但包商不同意。


馬英九(右)曾宣示要在他市長任內完成東星大樓重建,但到現在都還搞不定。左為東星大樓受災戶自救會主委廖春菊。


不僅內部,任誰看到東星大樓外觀,也會覺得它還是個工地。

三幫談判 不歡而散

下游包商於是找來竹聯幫兄弟出面處理;而豐椿營造則找汐止一帶的天道盟至尊會綽號「阿狗」的兄弟來擋;再加上有些住戶為了想早日入住,也找松山在地角頭幫忙「喬」,重建就在三大幫派對峙下全面停頓。
去年八月底,竹聯幫跟至尊會第一次見面時,大家約好九月初「給個交代」,但到了九月初在東星大樓內談判時,黑道知名角頭,天道盟不倒會會長「燒破修」林振修,卻聲稱代表新店一家預拌混泥廠,突然現身。
燒破修說,因為正良泰欠了這家預拌混泥廠的錢,他才代表混泥廠出來處理,而他主張所有欠包商的工程款以先支付二成、開六個月的支票處理,多出的一成,就當作請「兄弟」喝茶,當他以強勢口氣說出他的處理方式後,現場氣氛馬上緊張起來。
代表營造商豐椿的至尊會方面覺得,燒破修開的條件跟他們當初的差不多,而且又同是天道盟「自己人」,就沒意見;但代表包商的竹聯幫兄弟馬上跳上談判桌表示反對;代表部分住戶的松山角頭也支持竹聯幫的人,竹聯幫的兄弟雖然不滿,但因當天天道盟的兄弟比較多,完全控制場面,後來不歡而散。


重建工程黑影幢幢,竹聯幫眾也介入想分一杯羹。圖為竹聯幫前地堂堂主李宗奎的婚宴。

頻遭恐嚇 災戶無助

此後,這三大幫派、四股勢力之間,還曾發生過多次的不愉快,只是都在有力人士居間協調下沒有曝光,但在黑道間還沒把事情「喬」好、重建工程卡在這種恐怖的僵持中,根本沒人敢有所動作,警方雖知情,但因沒人報案也不願介入處理。
更可惡的是,黑道的介入,已波及到原本已經很悲慘的東星大樓受災戶。據瞭解,去年有一位東星的受災戶對外爆料,指住宅分配的抽籤不公平,除了景觀較好的單位事先被「有力人士」訂走外,留下的房子很多都是污水管線設計在住家裡,但這名受災戶後來竟遭到黑衣人毆打,當晚還接到「以後你還會住在這裡,會讓你死的很難看」的恐嚇電話。
而去年底,台北市議員吳思瑤也陪同十餘位受災戶召開記者會,指其中一位李姓受災戶因出面指控重建疑點,而被二名黑衣人圍毆。
本刊聯絡「東星大樓自救會」主委廖春菊,希望她代表受災戶說明重建遇到了什麼困難?有無黑幫勢力介入?但原本答應受訪的她,隔天卻反悔,頻頻表示「過一段時間再說」,記者問她是否受到什麼壓力,她沒有正面回答,似有難言之隱。


東星大樓救災時最感人的畫面,就是前副市長歐晉德(後)指揮救難人員救出被埋七天的孫家兄弟。聯合知識庫

千萬補助 遲未發款

另一名東星受災戶、藝人楊麗菁,也表示聽其他受災戶提過被黑衣人打的事。楊麗菁是當年奇蹟獲救的孫家兄弟的房東,多年來她一直很低調,連自救會也沒參加,但現在她也忍無可忍。
楊麗菁表示,如何讓豐椿能撐下來把事情做完,關鍵還是「錢」。台北市社會局當初承諾要給災民的一筆三千多萬元「補助款」,七折八扣後只剩一千多萬元,三、四年前就通過,但現在卻還遲遲沒撥下來,豐椿營造也只能雙手一攤,說實在沒錢蓋下去。
東星大樓久未完工的問題,在台北市議會已有多位議員關切,五月底提出質詢的市議員簡余晏指出,當天她在議會質詢郝龍斌有關東星完工承諾跳票一事時,即將下台的都發局長許志堅答詢時便坦言:「不只四月跳票、五月跳票,再二、三個月,東星大樓應該還是蓋不起來…。因為負責蓋房子的業者要倒了。」簡余晏說:「冷血的市政府,以及當時的台北市長馬英九要負最大責任。」


北市府與受災戶打官司多年,讓工程更加延宕,即使最後和解,北市府都不承認要負責任。

市府顢頇 完工無期

東星大樓在九二一震災中倒塌,其實就是因為營造商偷工減料的人為疏失,但現在不僅距離重建完工遙遙無期,而由於黑道介入,又更讓受災戶對重建品質高度懷疑。
東星大樓是九二一震災中最晚開始重建的工程,現在不僅九二一重建委員會都已解散,國人也已行有餘力,都能提供金錢和經驗去協助四川大地震了,東星大樓卻還因黑道介入無法完工,馬英九、郝龍斌前後任執掌的台北市政府顢頇無能,絕對要負最大的責任。


藝人楊麗菁也是受災戶,對重建遙遙無期已忍無可忍。


5月30日 18:08
東星大樓後門的防火逃生出口至今也還未完工,很難通過。

東星重建 一波三折

2008.5 市長郝龍斌承諾可完工交屋跳票
2007.12 更新會理事李發仁遭黑衣人毆打,疑黑道介入重建工程
2007.9 新包商屢停工,台北市政府介入協調;國賠案市府與大樓自救會達成和解,市府以1.2億元做為和解金
2007.8 東星大樓更新會和豐椿營造廠正式簽約,由豐椿接手後續工程
2006.10 營造商正良泰公司跳票倒閉,工程停擺
2005.4 國賠案高等法院二審判決,市府應賠3.3億元
2004.4 重建正式開工
2003.12 東星大樓舉行重建開工典禮
2002.4 受災戶決定在原地重建;大樓倒塌訴請國賠,一審判決市府應賠4.8億元;市府不服上訴
1999.10 市府提出徵收、協議購價、都市更新重建三方案供住戶選擇


郝龍斌說出今年四月東星大樓將完工的「豪語」,現已跳票。

市府回應 7月底會有具體進度

關於東星大樓的重建問題,本刊透過台北市政府發言人羊曉東詢問市長郝龍斌,郝不願發表意見。羊曉東則表示,重建完工「跳票」主因建商財務不健全及原物料飆漲,沒聽過有黑道介入,而市府已邀集建商和受災戶兩造協調,「7月底前工程一定會有具體進度」。
北市府建管處認為東星的案子「主導權在都發局」,而都發局更新處長邊子樹則表示,現在東星大樓工程的「實施者」,市府認定並非建商,而是東星大樓受災戶自己組成的「更新會」,建商是更新會自己去找的,市府只能協調雙方,沒有立場介入。

東星大樓 小檔案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660號(虎林街口)
原結構:地上12層,地下2層
起造日:原建築1981年申請建造﹔1983年完工
傷亡:死亡:87人
重要記事:災後7天孫啟峰、孫啟光兄弟奇蹟式獲救;從8樓墜落的孕婦許琪婷,日後產下男嬰藍星禧。
1999年921大地震中,北市的指標災區,是該次地震中,全台死亡人數最多的單一大樓。


921時東星大樓應聲而倒的慘況,至今看來仍怵目驚心。

撰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資料:研究組 
編輯:編務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