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送藥人 都治關懷員

「送藥時要低調,有病患交代不要給鄰居看到,別人問起,也只說是來找朋友,連識別證也藏在口袋。」


張和明到府送藥時,需戴上口罩,此為在辦公室的模擬情境。

月初,一位結核病患逃出醫院放棄治療,宣稱到山裡吃「草藥」。張和明很能理解這位病患的心情:「肺結核藥物的副作用很大,會四肢無力、過敏、甚至有人還會視覺退化。」再加上,需每日服藥半年,很多人半途停藥,導致病菌產生抗藥性。
台灣二年前引入美國的「都治計畫」(Directly Observed Treatment, Short Course,簡稱DOTS,音譯為都治)。由像張和明這樣的「都治關懷員」替肺結核病患每日送藥到府,「看著他們吞下藥丸後,我還要跟他們閒聊幾句,確認藥丸是不是真的被吞下了。」
所有的結核病患,住院二個月後,經檢查為低傳染性時,便可離院由關懷員送藥,而關懷員送藥時仍需戴口罩,每年安排一次X光檢查。「最危險的不是送藥,反而是人多的公共場所,抵抗力稍弱都有可能染病。」
對這些關懷員來說,最大的困難是:「每個人都不想被監視,我就曾經被病患轟出門,解決的方法就是多跟他們聊天,變成朋友。」有的病患是遊民,為了鼓勵他吃藥,張和明自掏腰包幫他買早餐。年輕病患作息不正常,抵抗力弱染病,他便每天morning call。有的關懷員為了等工作不定時的病患,門口枯坐了好幾個小時。

低調 送藥

張和明原本是理財顧問,每天花了大半的時間幫病患送藥,因為他的父親也得過肺結核,所以感同身受,「我爸染病時只敢讓家人知道,所以我送藥時很低調,有病患交代不要給鄰居看到,別人問起,也只說是來找朋友,連識別證也藏在口袋。」
都治關懷員大多是退休的老人或是家庭主婦兼職,很少像張和明這種做出興趣,把副業當主業的人,不過,「都治計劃預定十年內要將病患人數減半,到時我就不能再『不務正業』下去了。」


每個病患用藥不同,張和明會把一週份的藥按日期和人名分類。

撰文:鄭進耀 攝影:李明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