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柴米油鹽的苦日子

馬英九以振興經濟為號召,
但老天爺故意跟他過意不去,
他剛上台就油價物價立刻全面大漲,
民生經濟陷入極大困境,
新政府還未享受蜜月期的喜悅,
即已開始面對柴米油鹽的苦日子。


新政府一上台,兩岸關係似乎春暖花開,但是油價物價立刻全面大漲,民生經濟陷入極大困境,劉兆玄內閣還未享受蜜月期的喜悅,即已開始面對柴米油鹽的苦日子。
有人認為,這是扁政府留下來的爛攤子,甚至認為阿扁下台前刻意凍結油價,是一種政治陰謀,要讓新政府好看。不過,看守內閣本來就不應該推動重大政策,如果阿扁在下台前夕宣布調整油價,然後一走了之,豈不是更不負責任。
其實,爛攤子是朝野的共業,一棒接一棒,政策是接續性的,政治則與運氣有關,不論誰執政,都要概括承受一切責任。當年阿扁承受黑金政治所留下來的爛攤子。如今,馬英九政府天天享受高鐵的方便,如果阿扁沒有第一次金改,今天的金融業更加困難。當年連戰推動健保制度需要很大的勇氣,可惜在政治上,大家都以理想要求別人,把別人的政績貶得一文不值,輪到自己執政,才知當家的辛苦。
馬英九以振興經濟為號召,但老天爺故意跟他過意不去,他剛上台就物價大漲,國民所得大幅縮水,貧富不均更為嚴重。新政府所推出的愛台十二大建設、育嬰津貼、房貸優惠、托育、托老政策,不是口惠而實不至,緩不濟急,就是杯水車薪,或者根本不可行。
脫西裝,吃便當,這種新生活運動,只是道德表率,不是治國。節能減碳要從產業政策做起,不是騎單車上班。台塑企業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超過全台灣所有家庭的總和。台電台中火力發電廠的排放量名列世界前茅。這是台灣經濟發展所留下的包袱,不能苛責新政府。但是新政府必須有新思維,否則這些問題永遠找不到解決方法。
馬英九強調依法行政,內閣團隊大多出身學者官僚體系,其中不乏舊時代培養的官僚,他們可能清廉守法,但缺乏改革擔當,怯於開創嘗試,而馬英九本人又以正心誠意、齊家治國為基本哲學,面對日新月異,像長江黃河奔騰而來的問題,必定窮於應付。
坦白說,政府的組織架構和人才素質,不足以應付日益複雜的國際衝擊,財經首長即使天生英明,也需要有強大的幕僚和顧問群,幫他做政策分析。否則只能搬沙包堵漏洞,靠個人的機智和運氣來度過危機。
這是一個沒有仙丹、也沒有救世主的時代,在全球化的衝擊下,傳統的政府不足以應付不斷湧現的新生事物,傳統的政治領袖不足以管理日益複雜的國家機器,政府決策一直要先做好調查、統計、預測與評估,起碼要有智庫的研究分析作後盾,否則很快就會陷入民粹的陷阱,在吵罵中度過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