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土法煉光 迎輝科技董事長唐世杰

薄薄一片、看似不起眼的聚光片,卻是螢幕背光模組中的關鍵零件,毛利高達5成,9成專利在國際大廠3M手中。

但僅有高工學歷的唐世杰,為了讓太陽眼鏡小工廠轉型,土法煉鋼做聚光片,一熬5年、燒光半輩子積蓄,總算做出第一片聚光片。還沒量產,立刻被美商3M控告侵權。

小蝦米對上大鯨魚,唐世杰憑著自有技術打贏3M官司,卻沒想到研發主管帶團隊出走,反頭削價對打;又遭遇蘇州廠大火,燒掉一半產能。種種考驗迎面而來,外表憨厚的唐世杰,要透過這些試煉,變得更閃耀。


漁民家庭出身的唐世杰,沒有高學歷、沒有大廠撐腰,卻成功從國際大廠3M的專利圈限中突圍。但除了工廠,他最愛的,可能還是背後的這片漁塭。

唐世杰 小檔案

生 日:1953年
家 庭:妻子陳淑茹,育有2子1女
學 歷:高工畢業
經 歷:曾開設唐山飾品、作過房地產,1998年創迎輝。
最喜歡:做研究

「這隻石斑怎麼會病變?」迎輝科技董事長唐世杰蹲在漁塭前翻翻弄弄,刮起一點菌體:「我帶回去用顯微鏡看。」抓了鑰匙鑽進休旅車,我問他:「董事長怎麼沒請司機啊?」「請人駛太慢,我自己來啦!」在空曠的工業區道路時速飆上一百,嚇得乘客臉色發青,直說:「真的…有比較快。」


在迎輝尾牙上,唐世杰(左)始終拉著妻子陳淑茹(右)走進走出,看得出他對牽手的依賴。(許凱迪攝)

研發 拼湊線索

出身台南漁民家庭的唐世杰,從小就對機械有興趣,「不懂的,我攏想弄懂,把厝裡的手錶、腳踏車都拆光,怕大人罵,只好想辦法裝回去。」高工二年級看完大學機械系的書,「我到台北賣汽車零件,一台車裡二千多個零件背起來,一點都不難。」
在台北闖蕩一年後,唐世杰回到南部,認識了家裡開太陽眼鏡工廠的太太陳淑茹。
「眼鏡飾品業根本就是賣勞力,做三年不夠吃兩年。」唐世杰開始鑽研新產品,發明了太陽眼鏡掛勾,讓初出茅廬的他小賺一筆。有人從美國帶珍珠色手環樣品,但卻沒人能生產出珍珠光澤的塑料配方。沒經驗的唐世杰竟一口答應:「我會。」
他打開電話簿黃頁,找出一百家「可能有線索」的工廠。「每拜訪一家,他們就告訴我二、三家可以問問看,連續四、五個月,每天白天跑、晚上就把問到的原料拼拼湊湊,跑了數百家,終於給我找到工法了!」
「賣了二億條!」唐世杰做出的第一批珍珠色手環大受歡迎,一條的毛利近三元。二十七歲就累積數億元身價。之後,又有人拿鑰匙圈相機來:「現在日本這個很紅,你會不會做?」唐世杰又不假思索:「會!」他將原本十三道的組裝工序,改成一次用塑膠射出完工,省了不少成本,又讓他賺了三千萬元。
「我其他的都不會,就是愛土法煉鋼找答案啦。」唐世杰憨厚的臉上,頭一次流露出自豪。別人羨慕他「守著太陽眼鏡跟飾品,一輩子就夠花了。」但過了十餘年,毛利卻越壓越低,唐世杰又開始「不安於室」。


唐世杰的辦公室裡有架顯微鏡,是他的寶貝:「從石斑魚、飾品塑料到聚光片我都拿來看。這台的價格抵得過一台國產車耶。」

成品 迎戰3M

「聽人說有種材質的太陽眼鏡,表面像CD片一樣光閃閃。」他找上工研院光電所的呂英宗。他一聽說「聚光膜(片)」技術最難、價格最高,而且當時「台灣沒人會做」,眼睛發亮,馬上又「撩落去」。
唐世杰在住家後面搭了間鐵皮工廠,從生產設備設計圖開始畫:「親像7-ELEVEn,半夜三點起來看,五點又彈起來,實驗一有問題就連夜開車,從台南衝到台北工研院。」呂英宗八點上班,就看到唐世杰守在門口。在研發上從未嘗過敗績的唐世杰,這次屢踢鐵板。
一熬五年,毫無營收,燒光三億元。「前半輩子賺的都燒光了,還跟員工借老婆嫁妝來發薪水,差點變乞丐。」終於生產出第一片不同於美商3M專利的聚光片,卻栽進國際商場的地雷區。台灣面板大廠一開始不敢用,只有韓國的三星、LG看中他的價格優勢;不料,迎輝剛將樣品送達,韓國3M立刻控告侵權。


這條珍珠光澤的手環,全球熱賣2億條,讓唐世杰不到30歲就累積上億元身價。

背叛 員工出走

小蝦米對上大鯨魚,唐世杰說:「說嘸驚是騙 啦。律師找資料,說聚光片的一萬一千多種專利大部分在3M手上。我擔心也沒用,只好鑽進實驗室找證明。」為了證明是自有技術,迎輝三個月後提出新專利技術,韓國法院判迎輝勝訴。既突破了3M的專利壟斷,價格又低一至二成,台灣廠商瑞儀、輔祥等公司,開始採用迎輝產品,逼得3M數度降價應戰。
迎輝終於成為台灣第一家量產聚光片的工廠,但挑戰又接踵而來。二○○五年,前研發主管麥建進等人出走,另創立嘉威光電,跟老東家迎輝廝殺。講到這裡,唐世杰難抑氣憤:「麥建進是來偷學東西的啦,上班不到二年,突然說他要去深造。」
「我給他很好的待遇,他家原有一千五百萬元的負債,我還幫他還,讓他按月從薪水扣。」唐世杰搖頭:「我以為對人好,別人就算不回報至少不會來害你,結果…唉。」他越說越氣,扯開大嗓門:「你想想看嘛,我花那麼多年研究才做出聚光片,他憑什麼一成立公司就量產?客戶還用他的價格來跟我殺價。」


由於聚光片的生產技術複雜,又有專利門檻,雖然高毛利誘人,有能力切入的廠商卻不多,迎輝將生產線視為最高機密,鏡頭只能遠眺。

考驗 浴火重生

唐世杰立刻從工研院挖來老戰友呂英宗當執行長,又找了好幾個博士級的研發人才補強。呂英宗說:「我是看不慣,怎麼有人到你家偷東西,還回頭罵屋主?」二○○八年初,在嘉威上市前夕,迎輝控告嘉威妨害祕密,並申請假扣押廠房與三.三億元。
「一千五百萬元的債務還在,並沒請他人代償。」嘉威代理發言人柯愛惠為麥建進喊冤:「迎輝挑嘉威上市前提告,分明有意影響股價。」嘉威年初以每股五十元上市,一直在六、七十元間徘徊,二家至今仍在纏訟。
除此之外,迎輝的考驗彷彿還沒完,二○○七年一月,出貨量占迎輝二分之一的中國蘇州廠失火,庫存、設備一夜燒光,損失二.五億元。
呂英宗緊急飛往蘇州,在仍冒煙的廠區裡接到唐世杰電話:「都燒掉了?」「是。」唐世杰掛了電話,立刻把蘇州廠的產能移回台南廠,產品再空運回大陸給客戶。
「光一個月的空運費用一千萬,馬上升級航空VIP。」呂英宗說,當時台南廠的員工很緊繃,趕貨到半夜一、二點,又立刻趕空運,客戶看在眼裡,不但沒轉單,還另外增加了韓國三星等訂單。


 唐世杰(右)很少用自己氣派的辦公室,總擠在研發工程師旁邊,簽公文時才說:「喂,借一下桌面。」

專注 博士稱臣

黑手的外表,唐世杰骨子裡卻是個研究家,不懂的全要打破沙鍋問到底。有次到長江三峽旅遊,嘗到一種金黃色皮蛋,立刻團也不跟了,到處找人學祕方。花了人民幣三萬元向老店拜師,但回台灣一做,卻發現味道不對;他又花了半年、跑了好幾趟大陸,又運當地水、又買當地蛋,直到對味為止。他又跑去找人學做汽車臘,花上五十萬元學,「我終於學會什麼叫油溶技術。現在雖然沒用,誰知道哪天會派上用場?」
廠區裡的鯉魚池,結構是他設計的、濾水系統是他做的。「有次清倉庫,發現全是董仔做的機器,什麼摘椰子機、曬烏魚子機…」呂英宗說:「我這個博士都被他的研究精力打敗。」
沒被唐世杰打敗的大概只有他的牽手。「最苦那五年,老婆問我研發還要多久,我說『再兩個月…』,她回嘴:『到底要幾個兩個月?』然後出門幫忙調頭寸。」唐世杰說:「這麼多年,她不習慣也不行啦!」那口氣,就像個賴皮的孩子。


唐世杰的三個子女都在迎輝從基層做起,員工笑稱:「他們沒有接班的問題,只有輪班的問題。」左起唐以鴻、唐以鄰、唐卉妮。(許凱迪攝)

小辭典 聚光片

聚光片又稱為聚光膜,是所謂的光學膜之一,放在顯示器的背光模組裡,讓畫質更高、亮度更均勻。
據統計,全球聚光膜每年產值超過12億美元,但由於生產難度高,售價每片從60元到上百元不等,毛利高達5成。迎輝科技是台灣第一家量產聚光片的廠商,全球市占約8%,僅次美商3M。


後記

本刊2006年統計上市櫃公司股權贈與名單,當年唐世杰贈與3名子女市值13.35億元的股票,榮登富爸爸榜首。

採訪當天,我們坐在迎輝門口的茶桌,等待從早上7點就賴在實驗室裡的唐世杰,前院有個穿著樸實的女性正整理花圃,站起身才認出是董娘陳淑茹;兒子唐以鄰跟唐以鴻穿著簡單的Polo衫進出,看似平常的家庭,其實每個人身價都逾億元。


唯一看得出豪華的,只有矗立在稻田中的歐式別墅,唐世杰27歲時,就靠珍珠手環賺到第一桶鑽,陳淑茹自己設計、蓋了這棟別墅,一住就是30年;周圍的稻田也30年不改。

「我家上過建築雜誌封面耶,可惜現在維修,你們拍起來不好看。」唐世杰惋惜地說。


撰文:鄭郁萌 
攝影:許添瑞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