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小弟殺紅眼 竹聯幫爆連環內鬥

精神領袖陳啟禮剛過世半年的竹聯幫,最近被美國一份頗具重量的雜誌《外交政策》,列為「全球四個最危險幫派」之一。但竹聯幫內部近來卻傳出嚴重內鬨,演變成多起連續追殺與槍擊事件,警方已強力介入,希望以強勢手段遏止黑幫再逞凶。


和堂小弟高國祥替大哥冠軍擋刀,而遭弘仁會狙殺,心臟中刀、肚破腸流,送醫後不治。出殯當日,現場黑影幢幢。

最新一期的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將竹聯幫列為「全球四個最危險幫派」之一,與肯亞的「群眾幫」、巴西的「首都第一司令部」,及中美洲的「薩爾瓦多幫」齊名,文中並指出竹聯幫販毒、販賣人口、遠赴海外暗殺記者,做盡違法勾當。
這篇報導讓台灣的警方及竹聯幫都相當尷尬,因為台灣警方認為竹聯幫根本連全球前十大幫派都排不上,這麼一寫卻顯得台灣警方整頓治安無力;而對竹聯幫眾而言,這篇報導則是讓最近已經紛紛擾擾的幫內,更加難堪。

搶地盤 槍口朝同門

據本刊調查,竹聯幫旗下二大名氣響亮的堂口「和堂」與「弘仁會」,最近為了毒品搶地盤,已引發據稱是創幫以來的最大內鬨。
隸屬於仁堂的弘仁會,多年前被北市松山分局查獲一批軍火,數量之多令人咋舌,很多黑幫都知道弘仁會的火力最強,想跟他們火併之前都要多考慮一下;而和堂則以凶狠著稱,遇到衝突一定硬幹到底,其他幫派碰到他們也都像見到了瘟神。
台北市中山分局在五月五日接到情報,和堂跟弘仁會因內鬨要互相報復砸店,因這二個堂口圍事的酒店幾乎都在中山區,為了壓制黑幫囂張的氣焰,九日晚間,警方罕見地動員了近百名警力,拿著檢察官開出的搜索票到松江路和堂圍事的「絕色」及民生東路「今艷」酒店進行大規模臨檢。警方臨檢酒店不奇怪,但拿著搜索票就相當少見。
警方震懾雙方的行動,持續到十一日中午,當天被弘仁會殺死的和堂小弟高國祥在第一殯儀館出殯,警方也派出四、五十名警力前往蒐證,目的就在告訴雙方警方已經介入了,如果還有人敢妄動一定嚴辦。


竹聯幫精神領袖陳啟禮過世後,幫內亂象不斷。

不聽勸 大老也沒輒

內鬥爆發後,幫內一些大哥都曾出面協調,警方說,竹聯幫老大「么么」也出過面,希望大家以和為貴到此為止。不過,從動刀殺人到開槍尋仇報復,都是一些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一輩所為,幫內大哥根本不認識這些小朋友,加上人都已被弘仁會殺死,對方還要來砸店,說什麼也忍不下這口氣,完全不理會大哥勸說。
一度,雙方人馬帶著槍械,約在大同區河堤外進行談判,但並未談攏,最後還有人開槍,隨即一哄而散。眼看接二連三發生又是談判又是開槍報復事件,這些大哥也知道擺不平了,乾脆跳開不管,也導致整件事情至今仍很難收拾。
這二個竹聯幫堂口的衝突導火線跟買賣K他命有關,一個多月前,弘仁會的人到和堂圍事的酒店賣藥,被和堂的人發現制止,雙方為此起口角。由於販賣K他命利潤太高了,衝突剛開始,都只在檯面下延燒,沒想到四月中旬基隆的一場公祭場合,仇人意外相逢,衝突躍上檯面,最終出了人命。


竹聯幫老大「么么」,曾出面斡旋近日的內鬨亂象,但仍徒勞無功。

遇狙擊 小弟擋刀死

當天和堂的大哥「冠軍」,帶著十多個小弟,到基隆參加公祭。捻香致意後,一夥人準備離開,門口卻突然出現另一群人堵住去路,有人拿著球棒,有人拿著甩棍,個個目露凶光盯著他們瞧。突然間,帶頭的弘仁會大哥,指著冠軍高喊:「就是他!」三十幾人隨即一擁而上,朝冠軍衝去,引發一場大規模械鬥,一位和堂小弟高國祥因替冠軍擋刀,肚破腸流、心臟被刺穿而死。隨即有人高喊「死人了!死人了!」弘仁會的人才一鬨而散,搭上一輛遊覽車離開。
遭到弘仁會狙擊的冠軍,本名叫吳冠勳,在弘仁會中並不是個「大咖」,在道上名氣也不大。冠軍在得知小弟為他擋刀而喪命,隔天起即一路追殺弘仁會的人,其間雖然竹聯幫的一些老大都出面希望化解這場糾紛,但抬轎的小弟不肯鬆手,短短半個月發生三起槍擊事件,火併一觸即發。
據警方調查,四月二十二日凌晨,弘仁會副會長、綽號「小川」的陳啟鴻,跟朋友前往台北市大安區的「紫爵」酒店喝酒,而想伺機報復的冠軍,早已全程盯哨,最後持槍在附近埋伏。


弘仁會以火力強大著稱,警方也多次查獲大批長短槍械。

謀復仇 堵殺副會長

凌晨四時,小川跟朋友步出酒店門口,準備上車時,冠軍坐在另一人騎乘的摩托車後座,在靠近小川時突然跳下,並朝小川腳下連開四槍,小川見狀閃躲,最後被打中臀部,和他同行的友人則被打中腳趾。
小川與友人送醫後沒有大礙,但面對警方盤查時,還試圖用假名「黃勝陽」蒙混,最後還是被識破,警方認為這起槍擊案的警告意味十足。至於行凶的吳冠勳,開槍後馬上在清晨搭機逃往大陸。也讓兩方人馬結下更大的梁子。
警方指出,小川是弘仁會的創會元老,早年作風強悍,經常在西門町各大搖頭店,帶領手下與各幫派開戰。不過,他在二○○三年涉及一件持槍恐嚇案件,因遲不到案,最後遭法院通緝,已經躲藏了五年多,這幾年的行事風格非常低調,道上也很少聽過他的事情。他這次中彈送醫後,隨即被警方逮捕,並直接送往監獄服刑。此事讓弘仁會內部非常不滿,於是準備再向和堂圍事的酒店進行報復。
本刊調查,弘仁會是竹聯幫內極具實力的大型分會,會長許瑞弘綽號「麥可」,小川是副會長,弘仁會組織模仿日本幫派,會長下有三個組長。


和堂小弟高國祥出殯當日,警方如臨大敵到場監控。

竹聯幫內鬨連環圖


狹路相逢
爭奪毒品販賣市場而結怨的和堂、弘仁會成員,在基隆一場公祭上不期而遇。


混戰奪命
雙方混戰,和堂小弟高國祥以身體保護大哥「冠軍」,慘死弘仁會刀下。


下車狙擊
弘仁會副會長「小川」酒店尋歡離去,在門口遭和堂大哥冠軍連開4槍。

搶賣K 大辦搖頭趴

弘仁會早年靠賣搖頭丸壯大,一九九一年北市搖頭店林立,三分之二的搖頭店都有弘仁會藥頭插足。但因弘仁會強勢賣藥,碰到不肯讓他們進去賣藥的店家,便結集強大人力,與圍事角頭開戰。
據警方指出,弘仁會開拓地盤過程中,先在爵士皇宮與四海幫械鬥,後來又陸續在雅宴、好萊塢舞廳,與松聯及和堂分子混戰,最近一次則是在麗緻酒店,因為搶小姐而與天道盟槍戰。道上兄弟表示:「弘仁會有錢有人,他們會裡二十歲的小弟,每個人開的都是百萬元起跳的跑車!」勢力可見一斑。
後來台北市警方嚴格取締搖頭店,弘仁會另出新招,開了一家「夢田音樂」公司,定期在福隆舉辦類似墾丁「春吶」的戶外搖頭趴,不過後來這種大型戶外搖頭趴也被警方盯上,音樂公司也結束營業。
據指出,近年弘仁會將賣藥地點,轉至北部各大酒店和KTV,將藥賣給有需要的客人和小姐,但台北市很多知名制服店,都是和堂負責圍事,兩強相碰,經常傳出糾紛,同幫的兩掛人馬私下已混戰許久。
這次弘仁會在基隆公祭場合大膽殺人,事後只交出一個小弟投案,以為能了結此事,但這種作法完全不被和堂接受,才會伏擊弘仁會副會長。


春吶等年輕人群聚的大型聚會,是K他命這類毒品氾濫的溫床。

傷腦K他命 暴利

正式名稱叫「氯胺酮」的K他命(Ketamine),俗稱K粉或K仔,目前一般市價,粉末1公克要價500?700元不等,分裝成膠囊或捲成K菸的話,1顆(1根)大約200元。單價看來雖不高,但相較於其他毒品,利潤其實相當豐厚,一名兜售K的道上兄弟就說:「沒有賣到5倍以上,不算有利潤。」

為何K他命這麼搶手?除了它目前在我國尚屬「第三級毒品」,施用者不觸刑責也不須勒戒外,「拉K」(服用K他命)後10分鐘內就會出現如夢似幻的感覺,而且效用長達3小時,價格又低廉,年輕人負擔得起應是主因。

拉K的方法有很多種,一般大多用筆管或吸管從鼻子將K粉吸入,但也有人把它和菸草混合,捲成「K菸」來抽,長期拉K會對腦部造成永久損害,如記憶力及智力衰退、呼吸與心臟機能也會被破壞。


相較其他毒品,K他命的利潤很高,吸引許多幫派分子投入販售。

山頭多 風暴難止息

就在警方強力介入約制雙方不得妄動後,最近幾天,弘仁會及和堂的衝突似乎有暫歇的跡象。在一名大哥協調下,提出了各退一步的建議:由於弘仁會副會長小川已被槍擊受傷,並遭警方逮捕歸案;至於開槍行凶、逃往大陸的和堂大哥冠軍,也私下表示願意回台灣接受法律制裁,因二個當事人最後都會入獄,其他人也等於有了下台階,協調的大哥希望事件到此為止。
不過在事情沒有正式化解前,警方也不敢怠慢,最近幾次大掃黑行動也有針對竹聯幫的味道。自己人的糾紛擺不平,警方又介入抓人,不少跟這件事有關的竹聯幫大哥已逃往海外避風頭。
只是,陳啟禮死後的竹聯,群龍無首,山頭林立,誰也不服誰,這場竹聯幫內部的風暴,恐怕不容易這麼快落幕。


和堂、弘仁會即是在基隆這處靈堂,發生火併,並鬧出人命。


弘仁會分子劉名揚主動投案,承認和堂高國祥是他所殺。


弘仁會副會長「小川」陳啟鴻,遭和堂槍擊報復受傷,送醫後被逮捕。

竹聯幫 組織龐雜

竹聯幫號稱有10萬幫眾,核心成員達2萬人,組織龐雜。目前警方掌握的直系分支堂口約70個,堂下又有會,如仁堂弘仁會、地堂赤龍會、獅堂投聯太子戰將會等。
以下為主要堂口名稱:
◎德行類:忠、孝、仁、愛、信、義、和、平、聖、正、大勇、文武、光武、精武、忠義
◎天地類:天、地、至、尊、萬、古、長、青、東、南、西、北、乾坤、太極、五行、地海
◎自然類:風、火、雷、電、金、銀、銅、鐵、梅、蘭、竹、菊
◎動物類:龍、鳳、虎、獅、熊、豹、彪、天龍、天鷹、天蠍、地虎、貔貅、麒麟、玄武
◎其他類:總堂捍衛隊、僑、戰、猛、將、軍、豪、華、濤、明、中山、斗六

撰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資料:研究組
繪圖:繪圖組
編輯:編務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