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電視字幕聽打員

「有時主持人說錯資訊或用錯成語,我也只能照打,可是有在字幕後括弧更正的衝動。」

Jo 30歲 台北市 從事現職:五年 收入:1小時節目1,500元


Jo 30歲 台北市 從事現職:五年 收入:1小時節目1,500元


字幕聽打員打字量大,鍵盤很快就會磨損。



字幕聽打員打字量大,鍵盤很快就會磨損。

去年Jo買一台新電腦,才三個月鍵盤就被手指磨壞了,可見她每天打字量多驚人。她是電視字幕聽打員,五年前,她到電視台工作,沒什麼專長,就接了這個工作,二年前獨立當SOHO,一些電視台處理不完的節目字幕,會找她處理。「在電視製作環境裡,字幕聽打員不被重視,但新聞局為了服務聽障人士,規定節目要有字幕才能播,所以我不認為這是不重要的工作。」
這份工作很單純,就是用專業軟體,邊看節目,邊把對話打成文字,再把文字檔交給製作單位,由他們把文字與畫面結合。打字快是基本條件,Jo一分鐘可打一百字,此外也有些竅門:「如果來賓七嘴八舌地搶話,沒辦法每句都打,就要看鏡頭帶到誰、聲音最大或哪一句最重要,如果聽不清楚或來賓說話含糊,要一直反覆聽出說什麼為止,通常一小時的節目,要花三小時整理。」
遇到專業名詞,她必須上網找到正確的寫法;要是來賓說台語或俚語,她就會看節目性質決定如何處理。「像台語的『有影嘸』,比較正式的節目我會打成國語的『真的假的』,綜藝節目就直譯,但這行業最重要的是,不能打錯字。」

文字潔癖 討厭錯字

自從當了SOHO族,Jo的生活改變很大,她手上有二個週一到週五播出的帶狀節目,節目不停她就不能休息,即使度假也得帶著電腦。她還常在晚上接到隔天要播出的急案,使得睡眠時間變得不固定;再加上長期久坐,體重漸漸上升不說,還要常去按摩,舒緩腰肩背的酸痛。最糟糕的是一直在電腦前工作,無聊就上網購物,Jo笑說:「其實這個工作的成本很高。」
但是她覺得很值得,除了收入不錯,還因為常接談話性節目,以及上網找資料,增加不少知識。「有時主持人說錯資訊或用錯成語,我也只能照打,可是有在字幕後括弧更正的衝動。而且長期注意自己不能打錯字,變得有文字潔癖,朋友用MSN跟我聊天,用注音文或是同音錯字,我就不想跟他聊了。」

撰文:周家睿
攝影:蔣煥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