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男綠女

我存在 小甜甜張芳奕

你可能覺得小甜甜太over、太瘋顛,不知道她為什麼能當藝人;你的疑惑是合理的,你也不會是唯一一個疑惑者。
但她必須如此,她也明白自己賴以在演藝圈出頭的特質。因為這樣做,她,不計形象的小甜甜、自信心低落的女丑角、朋友口中的
「ㄉㄨㄚˋ摳ㄟ」,才能告訴別人:看我看我!我存在。


表演慾強烈的小甜甜,是這陣子迅速竄起的諧星;只要她上通告的節目,通常收視率都會提升。

妳說妳想當諧星,那妳跟著我做,」節目中小甜甜對許純美說:「我來用鼻孔吹氣球,妳會不會?」
她一臉認真,她真的知道怎麼用鼻孔吹氣球。她還可以做很多事情,別人不做的,她都會做;一般是經紀人要說服藝人接通告曝光,而小甜甜的經紀人有時候卻得拜託她,某些過份離譜的通告,可不可以別去上?
譬如什麼呢?讓麵粉包在手上爆炸。穿比基尼在馬糞裡摔角(想當然爾也吃了一點進去)。在陌生男子身上磨蹭。「前幾天我去星巴克,他們跟我要簽名,叫我在簽名的下面寫:『我要男人!』,說要掛在店裡。」小甜甜說;此事源由是,某次她在《康熙來了》秀舞技,最後以大喊:「我要男人!」收尾,「笑」果震撼全場。
「妳寫了喔?!」經紀人不敢置信地大叫。「人家叫我寫,我就寫啊…會不會有點怪啊…,」小甜甜一臉慌:「怎麼辦…是有點怪吼…。」


在《康熙來了》小甜甜(中)大秀爆笑舞藝,獲得迴響。


演出《神機妙算劉伯溫》讓小甜甜(右)知名度更上一層樓。(台視提供)

想紅學當諧星

這陣子,小甜甜是真的紅了。採訪前一天晚上打開電視,發現她竟然出現在三個不同頻道的節目中。「算有點小成績啦,跟之前比起來,落差還蠻大的。以前為了測試自己人氣,會打扮得花枝招展在街上瘋狂遊走,然後耳朵豎起來,看有沒有人認出妳是誰;或者有些店家會叫藝人簽名,我就在那個簽名板前面一直走來走去,看店家會不會叫我簽名。」
她的表演慾是掩蓋不住的,她也絲毫沒有要掩蓋的意思。敢衝敢言、徹底不計形象,又帶著土台喜感的小甜甜,堪稱是台灣電視圈的異數;從上《兩代電力公司》的素人觀眾到擁有收視吸引力的通告藝人,從過度誇張、自high到懂得與主持人搭配、注意節目節奏,小甜甜算是進步得很快—沒錯,諧星界也是有很多規矩與訣竅的,而那可不見得比唱歌或演戲,還要來得簡單。「康(康)哥有跟我說過,妳以前表演方式是錯的,妳自己表演得很快樂、很爽,但都沒有顧慮到看的人或其他來賓的感受;(胡)瓜哥也跟我說,妳很認真,認真有認真的可愛,不要一直刻意去搞那些花招,多了就會扣分。我覺得自己貴人好多。」
這些事情,小甜甜都很用心在學,每位老師的指教,也記得清清楚楚。有些小朋友想當老師、有些小朋友想當太空人,也會有些小朋友想當諧星,而小甜甜從小就渴望被別人注意,不管表現得多麼稀奇古怪;說起來,她只是始終用同一種方式長大而已。


小甜甜肢體誇張、什麼醜都不怕出,她說很清楚自己只能當搞笑藝人。


家裡窮、父母遠走,小甜甜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知道生存得靠自己。

愛現只靠自己

「我以前很愛看《天天開心》、《媽祖》啦,還有卡通這些,」她流利地落上一段台詞佐證:「每天都在看,一直學。有一陣子『人間道』很流行,我都覺得自己是王祖賢耶!因為她是好女生、又漂亮,大家都會照顧她,有時候看《媽媽請你也保重》,又覺得自己是慕鈺華,是苦命媽媽。我是阿公阿嬤帶大的,他們不會幫我篩選,所以有時候會看到情色片,情色片裡女生解肚兜,我就把阿嬤在背嬰兒的那個布拿起來,全身脫光圍住我自己,假裝在解肚兜。我真的什麼都學。我自己,假裝在解肚兜。我真的什麼都學。」
小甜甜從來沒有見過父母,連照片也沒有;對她而言,父母只是身份證上的兩行字。「我阿公阿嬤說,他們生下我的時候太年輕,沒有責任照顧,所以把我丟下來就走了。後來我親生媽媽另外有家庭,不能承認有我的存在,我親生爸爸從來沒跟家裡聯絡,我連他是不是死了都不知道。」「我阿公阿嬤從來沒講過他們的壞話,但我很恨,恨他們讓阿公阿嬤辛苦。懂事以來我就要幫忙阿嬤做手工,阿公六、七十歲了還在工廠當警衛,一直到我們有清寒跟低收入戶補助,才減輕一點壓力。以前為了要上學,阿公阿嬤有拜託姑姑收養我,但上國中的時候阿嬤往生,姑姑也終止收養,那時候我就知道,一切徹底要靠自己了。」
聊起這些,小甜甜沒有特別激動。或許她平日的表演都太被放大了,像鳥群從湖面上轟轟飛過,反而讓人忽略了丟一顆小石子到湖底深處時,所激起的微小的、緩慢地,一圈圈不斷延伸出去的漣漪。小甜甜從小要自己娛樂自己,生活沒有餘裕教她如何當個細緻、顧全面子的女生,而親情與物質環境的匱乏,更讓她全心地往一個方向發展,那就是:表現自己。


小甜甜有種獨特又親切的土台喜感,在路邊也能和素不相識的婆婆閒聊起來。


早期小甜甜(右)表演風格太誇張,現在已經比較懂得何謂收放。(小甜甜提供)

被ㄉㄧㄤ 才能生存

「從國小開始,我就常常什麼比賽都參加、什麼場合都去表演,在學校我還蠻紅的,」她說:「像現在我很敢去嗆一些主持人、很敢跟他們互動,就是高中時候訓練出來的。那時候小S的『徐老師』很紅,我就跑到教官室跟教官說,我模仿給你看好不好?因為教官都很嚴肅、不苟言笑,我覺得把他們逗笑,我就成功了。」
「我還記得第一次上節目,是《寶島模仿王》的比賽。下午一點的活動我早上十點就去等,第一個上台,模仿完阿雅,還問台下觀眾要不要繼續看?然後李炳輝啦、阿姑啦一直模仿,欲罷不能,都忘了後面還有很多人在等,很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啦!」
於是這個來自彰化鄉下的小女孩,一步步走入她所夢想的台北演藝圈中。一開始是當幕後人員,動腦想企畫、在錄影現場帶觀眾反應,「我很喜歡帶觀眾,那是我的舞台,我瘋狂地表演,觀眾就歡呼!」逐漸地大家記得了她的臉、喊得出她的名字,看著她出醜、耍寶然後大笑。「我玩遊戲玩到過三次腦震盪,」她說:「因為人家也不會多訪問妳什麼,美女那麼多!我們這種綠葉就是要被弄的,我一直以來的認知都蠻清楚。」
「在節目中被修理,都是大哥大姊們作梗給我,我很感激、也會很輕鬆,只要再反應回去就有效果了。如果哪天有人不ㄉㄧㄤ我、不拿我開玩笑,我才覺得完蛋了!」她像個小學徒般懇切,隨即又躊躇了起來:「只是會想,如果以後有個男生覺得我合他胃口,會不會影響啊?」


小甜甜很早就有星夢,青春期時還拍性感的寫真照。(小甜甜提供)


小學時的小甜甜很胖,看起來也非常不快樂。(小甜甜提供)

純情幻想愛情

好吧,那我們來談談「愛情」這回事。「那種有難過有痛苦的戀愛,我還沒有過耶,」總是被塑造出「花痴」形象的小甜甜,此刻的神情,卻十足是個幻想能力遠超過實戰經驗的懷春少女:「我去拜拜的時候,都會說老天拜託,讓我嚐嚐被傷害、被劈腿的滋味,我看姊妹淘情傷,食不下嚥,都覺得好羨慕喔!我也好想經歷看看,而且食不下嚥還可以瘦身,」她不忘搞個笑。
前陣子小甜甜在節目上被公開與高山峰送做堆,雙方似乎頗有曖昧,之後高山峰卻被拍到早有女友,小甜甜的好友汪建民因此對高山峰嗆聲,還說:「我早勸她(小甜甜)不要投入太深,她不聽。」
「唉唷,」她笨拙而慌張地澄清:「本來我們是好朋友,我覺得他人不錯,但我們真的沒有進一步發展的機會。那件事情…是個美麗的錯誤啦!」
「朋友都怕我被欺負,他們覺得我眼光有問題。因為對男生,我都先想他一定不會喜歡我,所以只要有人稍微對我好一點,我就感動得要死,整個掉下去,把一切都想得很美好,好像神經病。所以我現在要衝事業,沒有感情也好,」但她卻出現完全相反的表情,而我立刻轉頭同經紀人說,請小心不要讓這位小姐被牛郎騙。
「我知道要有自信。但很難耶!對工作也是。每次錄完影,大家說很好,我就說你真的這樣想嗎?那你告訴我哪裡好?你確定好笑嗎?你是假笑吧!那你哪個點有笑?一直逼一直逼,」小甜甜微微地笑了,看起來一點也不甜,卻真的很像個小孩子似地,那樣苦惱起來了。


對於戀愛,小甜甜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新女丑 小甜甜

本名:張芳奕 
生日:1984.9.13 
學歷:宜寧高中應用外語科
主持:民視《綜藝大贏家》三立《完全娛樂》外景等演出:華視《剪刀石頭布》公視《出外人生》台視《神機妙算劉伯溫》


小甜甜私下其實很沒自信、也很有少女式的單純情懷,因為經常被奚落、忽略,只要有人對她好,她就會感動得不得了。

撰文:陳惠心
攝影:王辰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