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檔案

闖星河 小模不陪睡被刁難

前陣子發生多位showgirl出面指控男經紀人Steven捲款潛逃事件,也是被害人的筱璦(化名),有超過十萬元酬勞沒拿到,白白穿清涼給人看了好幾天。筱璦闖蕩演藝圈五、六年,仍默默無聞,她星夢雖未碎,心酸卻滿滿。酬勞被騙也罷,最恨是她覺得很多男人想上模特兒,但內心根本瞧不起她們,把她們跟水性楊花畫等號。


雖然是稱不上咖的模特兒,但筱璦畢竟已闖蕩多年,鏡頭一對著她,自然會擺pose,試鏡時,男工作人員對她有肢體碰觸,她也習以為常。

五月初,筱璦(化名)北上試鏡,她沒錢坐高鐵,每次都是搭客運花五小時車程才到。講到騙子經紀人她就有氣,「Steven積欠我很多,辛苦賺的錢都沒了。」不止欠錢不給,筱璦爆料,Steven的搭檔、另一名男經紀人,還經常騷擾模特兒,一直約吃飯、約泡湯,不然就說要到模特兒家坐坐。許多模特兒怕被封殺,沒工作接,都暗自忍耐。

耳邊問 可否陪睡

因為Steven,筱曖不敢再亂跟經紀人合作,case自然變少。這次她終於有機會來台北試展場主持人,可惜,終究沒趕上。「那廠商好機車,我才遲到十分鐘,一直求他,他就是不讓我試。」還好她很會唱歌,隔天已經排定要去試歌唱選秀節目的百人初選賽。
她身旁的現任男友阿J(化名),幫她拎著大包包,一副既憐香惜玉,又以女友是模特兒且多才多藝為傲的樣子。他倆正在熱戀,筱璦只要來台北試鏡,就住阿J家,他扮演的自然是護花使者角色,這是名模、女星的基本配備,所以即使只是在演藝圈的邊邊遊走,筱璦也知這配備萬萬不能少。
而且阿J的確很護花,他倆是在拍類戲劇時認識,當時阿J是燈光助理,筱璦是該單元的女主角,後來兩人雙雙退出劇組,說是因為是非太多。追問之下,筱璦支支吾吾,原來是戲劇統籌在她耳邊問了一句「要不要接?」意思等同「願不願意陪睡?」她拒絕後,便被統籌百般刁難。
「無緣無故釘妳啊,然後開始散播謠言,說我跟管道具的有一腿、跟燈光師也有一腿,明明是對方主動開口,卻講成是我為爭取戲份到處勾搭人。」也算劇組工作人員的阿J,以前不以為意,這次是他愛的人被欺負,忍不住講:「這種環境不待也罷。」


在展場界,筱璦算很資深,口條很好的她,還常當主持人。(筱璦提供)


筱璦(前者)模樣可俏麗,可性感。


每次來台北試鏡,筱璦就住現任男友家,她從小缺乏父愛,愛情對她來說,避風港的意義更重要。


筱璦很容易就熱戀,但她身邊男人來來去去,她覺得,大多是假情假意,只是想玩模特兒。

麻豆 被騙事件簿

● 2008年:展場模特兒經紀人Steven涉嫌騙走百餘位模特兒的酬勞。
● 2007年:有模特兒爆料,「星銳演藝經紀公司」公司總監曾多次趁拍宣傳照時,要女模脫光,用手掌測量胸部大 小。但該總監否認。
● 2007年:「米潔」、「斯迪歐」模特兒經紀公司涉嫌誘騙多名有星夢的年輕女孩拍裸照,並軟硬兼施要模特兒與攝影師性交,最後裁定兩被告羈押禁見。
● 2006年:某人體模特兒控經紀人假藉試鏡時意圖強暴,並上法院告妨害性自主,網路傳聞被告已跳樓。


知道自己的優點在哪,筱璦拍照前,還很賣力的猛調整胸部。


筱璦曾遇恐怖情人,兩人還在網上對罵,對方罵她黑又台,還亂墮胎,但筱璦澄清,是因為對方誤以為她的肥胖紋是妊娠紋。(筱璦提供)

速同居 恐怖情人

筱璦闖蕩演藝圈多年,對這類事當然已司空見慣。她說,沒名氣的小咖咖女演員,經常被當成傳播妹使用,吃飯要妳來助興、喝酒call妳來陪玩,妳不來,還認為妳是給臉不要臉,「有些幕後大哥跟你講話時手來腳來,這邊摸摸、那邊揉揉,一點不避諱,要約你打炮,也不必暗示,直接就問妳要不要?很不被尊重。」她透露,問她要不要接的那個,是看似正派的幕後前輩,形象頗好,但人後就常自誇可以不用付錢就跟幾個當紅女星睡覺。
「都是在洗腦啦!」阿J插嘴,但筱璦說,她沒被洗腦成功,不會為了想紅自己送上門。她雖講得義正辭嚴,其實也有一大堆聽來很扯的爛桃花,也會因為現實問題,亂跟人交往。
她曾遇恐怖情人,兩人鬧到網上互相謾罵,搞到打官司收場。
現年二十三歲的筱璦,自稱兩年多前曾跟唱片公司簽約,那時她搬到台北住,決定放手一搏,只是,她等發片一等就是兩年,沒收入的日子,讓她發了慌。「有天我在公園遛狗,遇到了也在遛狗看起還好紳士的一位中年男子,他來跟我搭訕,他知道我是模特兒後,追得更勤,我覺得他是會照顧我的那種人,我們因此認識、交往。」
兩人正式交往的第二天,筱璦就搬去跟中年男同居,「他大我二十四歲,有一個女兒,家裡有印傭,他叫我去他家住,說這樣也可以幫我省下一筆房租,我心想,也沒什麼不好。」


筱璦曾經是體重達七十公斤的胖妹,靠跳舞和節食瘦了二十公斤,雖然有了標緻腰身,卻也爬滿了肥胖紋。


筱璦有一身才藝,她現場表演舞技,刻意伸展肢體,看得出來是老鳥,很懂怎樣的pose才吃香。


在新男友阿J的細心照顧下,筱璦總算漸漸擺脫恐怖情人的陰影。

遭囚禁 被迫墮胎

只是筱璦以為找到多金男友,但才沒一個月,中年男就開始跟筱璦借錢。「我之前在餐廳駐唱存了四萬多元,一點一點的都被他借走,後來我覺得不對勁,開口要他還錢,他整個人就變了。他說,我吃他、喝他、住他,付出一點錢本來就應該,他把我囚禁在家,沒事就辱罵我學人家想當明星很賤,還常強暴我。每次他想要時,就衝進來把我雙手架住,很用力、粗魯的對我…。」筱曖還為恐怖男友拿過小孩,「拿掉小孩後,他又裝成溫柔情人一天到晚說要幫我補身,超噁心。」
筱璦坦言,起初她算是喜歡紳士男的,雖然不是那種轟轟烈烈的感覺,但並非完全為了省房租、省吃省喝才跟他睡。變調後,她是因為身上沒半毛錢,才沒辦法逃走。後來是表舅剛好來台北,打電話找她,她才終於得救。
兩人之後在網上互罵,筱璦並持續email跟恐怖男友要錢,結果因為一封筱曖說要叫乾爹派人打他的信,被前男友當呈堂證據告她恐嚇,「被告成啦,我得賠他五萬元。也不想留在台北等出片了。」筱璦抓抓頭髮,笑著講。這些事阿J都知道,又是那種對她心疼不已的表情。

職業病 異性緣好

可能當showgirl久了,筱璦人前總是笑容滿面,只要鏡頭對著她,她隨時都會做表情,但其實她憂鬱症嚴重,感覺出來她心裡很多陰影。沒遇到阿J之前,她還會撞牆自殘。除了是恐怖情人事件造成,來自家暴家庭也有影響。
「我被我爸打到頭破血流過,我不怕,流著血,照樣出門上學。」筱曖個性滿強,她說她會彈琴、跳舞,但學這些,沒花過家裡一毛錢,都是靠自己打工。她跟爸爸關係向來處於冰點,但她也不逃家,只是一直讓自己很忙,找很多事做,減少跟爸爸碰面的機會。「所以我十七歲就開始就參加各種新秀選拔活動,唱歌、跳舞、主持,我都行的。」
感情上,筱璦非常缺乏安全感,所以只要有人對她好,給她一種避風港的感覺,她就會跟對方在一起,過著半同居生活。她不諱言,模特兒的身份,讓她「看起來」異性緣很好,「在展場就會被很多男生追求,有些經紀人也會不時幫有錢小開牽線。」

小開追 假情假意

筱璦因為很想出片,經紀人曾經介紹過一個自稱在美國工作的錄音師小開給她認識,說有多少歌手排隊等他錄音,年薪近千萬。「當時我雖有男友,但我覺得,多認識一個人也很好,說不定以後會對我的演藝事業有幫助,所以也跟他在一起。」筱璦跟錄音師交往半年多,只出去過四、五次,錄音師後來莫名其妙就消失。
「直到前陣子,我在PTT,看到有網友踢爆有人假扮女經紀人,在網上問人要不要接到日本拍人體寫真的工作,時薪高達一萬。很多女模特兒以為對方是女生就失去戒心,還很聽話地把裸照寄過去,最後,被聰明網友發現,根本是男騙子,網友把那男騙子的照片公布出來,我點進去看,竟然就是多年前經紀人介紹給我的錄音師小開。」
筱璦說,經紀人介紹過很多男生給她認識,但她發現,大多都不是真心想交往,「可能就像那錄音師,只是想多玩些小model吧。」她覺得,接近她的男生,大多是因為能把到model很屌,能上就上,假情假意的很多。
問題是,筱璦當初也是覺得多認識個人,可能有助事業才跟錄音師在一起,難道不算假情假意?筱曖想了想:「我的動機可能不單純,但如果相處很好,我也會好好跟他在一起。就像我可以為了阿J,決定以後不走戲劇了…。反正,我會的東西很多。」對筱璦來說,感情避風港跟演藝事業,究竟何者重要?她自己可能都搞不清楚吧。


有機會到歌唱節目展歌喉的筱璦,現在一有空就在家練唱。


男友阿J是全職護花使者,只要筱璦北上試鏡,他一定陪在身邊,讓筱璦很有安全感。

28歲 待業中

我做戲有三年多,也曾多次在鄉土劇嘎一角過,這是我第一次跟女演員交往。圈子裡狗屁倒灶的事很多,早已見怪不怪,很多model也不是一進來想法就很現實,其實都是慢慢習慣、被同化了。有時反而是不同流合污者,被傳到很難聽。筱璦在圈子久了,有點被害妄想症,有時你摸她頭髮,她以為你要打她一巴掌,請她喝杯飲料,她會開玩笑說是不是有下藥,其實,她真的這麼想。她見到每個人,回家後都會拼命分析,分析到最後就鑽牛角尖。也有解決方法,就是不要讓她閒下來,人一閒,才有空亂想。

筱璦 被騙Show girl

身高:168公分 
體重:52公斤
三圍:34C、25、34
經歷:展場showgirl、活動主持人、戲劇基本演員
專長:唱歌、跳舞
拍照尺度:比基尼
最滿意部位:笑容
最不滿意部位:大腿
交過男友:9個

撰文:楊筠 
攝影:王辰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