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男綠女

當孫芸芸不在 廖曉喬

廖曉喬是微風廣場董座的掌上明珠,她其實滿漂亮的,拍過無數名模與明星的攝影說,她的嘴唇很性感;她多才多藝,百貨業界最有名的千萬女廁是她的傑作。
不過,她似乎就是少了些什麼–媒體關注少了點、報導版面少了點。「誰叫她都站在孫芸芸(廖曉喬的嫂嫂、台灣第一名媛)的旁邊。」一位記者說。女主角身旁的角色,也可以很精彩?


雖然很多人的目光焦點都在廖曉喬的嫂嫂孫芸芸的身上,但其實廖曉喬個人深具才華與風格。

孫芸芸(左)的光環很亮,但五月分廖曉喬(右)一襲低胸Dior禮服出席微風之夜,讓許多人驚豔。(莊立人攝)


星期二的下午兩點,地點是微風廣場的DEAN & DELUCA,一群攝影團隊正等待著拍攝微風廣場的DM封面。半個小時之後,廖曉喬帶著代言人Liz現身,現場的公關專員畢恭畢敬地喊她「總監」,終於開始進行拍攝工作。
定位、燈光、拍照、看圖,廖曉喬一個流程都沒漏掉,很明顯的,她是整場的主導者:Liz身上裹了件風衣,酥胸微露,搭配一雙桃紅色的褲襪,是廖曉喬的idea;Liz手插著腰,微嘟著紅唇,也是廖曉喬的idea,攝影每拍完一卡,馬上尋問廖曉喬的意見,只見她表情嚴肅,用吸管喝著公關準備的evian礦泉水,很仔細地看著電腦上的成果,她眉頭緊皺,然後接著拍照看圖、再一次拍照看圖…。
我們則是在旁側拍廖曉喬,拍著拍著,我的攝影回頭跟我說,「我以前怎麼沒發現到,廖曉喬原來滿漂亮的?」他想了想,「跟在派對的照片有點不一樣,比較漂亮。」



微風廣場董座廖偉志(右)很寵廖曉喬(左)。


廖曉喬(前)與哥哥廖鎮漢(後)小時候。

紅花或綠葉

認真的女人的確很美麗。不過,會不會是因為,這次終於,廖曉喬的身邊,不再有那號稱「台灣第一名媛」的嫂嫂孫芸芸?
姑嫂常一起出席時尚派對,但媒體很明顯地偏心孫芸芸,報章雜誌上孫芸芸的照片通常比較大張,而站在孫芸芸身旁的廖曉喬,也常被硬生生地卡掉,即使廖曉喬其實不錯看,她長得像小嫻與小S的綜合體,家世學歷也絕對不比孫芸芸差。「是因為她比較瘦?」廖曉喬問我。
孫芸芸的確夠瘦,臉很小,穿得又辣又鮮豔,完全是媒體要的菜,她還有一大優勢,就是有張「女主角」的臉,是台灣人喜歡的、不具威脅的甜美。「我朋友有說我看起來比較凶。」廖曉喬淡淡地說,「但無所謂啦!」她重複了三次,「我是真的無所謂,要是有所謂的話,我就會跟她刻意分開了。」

(左圖)拍攝微風廣場的DM封面,廖曉喬事必躬親,身後代言人Liz的造型、pose全都是廖曉喬的想法。(右圖)廖曉喬(右起)與哥哥、嫂嫂在尾牙扮成電影《王牌大賤諜》的造型,娛樂員工。(《蘋果日報》提供)



良家或怪咖

「第一我們是親人,而且我又不想一個人去派對。我是比較幕後,不要花特別的努力在一線,這樣壓力也比較少。」明明廖曉喬也是票選出來的十大名媛,難道甘心待在二線?「也不是。媒體有版面的考量,就不用想太多。我跟她很小就認識了,就像姊妹一樣,當然姊妹也是會互相比較,但我們走的路線就很不一樣。」廖曉喬說:「她就像流行音樂;我就像搖滾樂。原本喜歡搖滾樂的人就比較少,流行音樂是主流,大家都喜歡,要怎麼比較?」
廖曉喬似乎沒有當女主角的意思,雖然我也不覺得她想當女配角。她與孫芸芸真的很不一樣,也可以說,她跟社交圈的其他名媛都不一樣。廖曉喬喜歡的是龐克風,常穿得烏漆抹黑,身上掛滿鉚釘、骷髏頭飾品;先前她染了一頭金髮,後來又換成粉紅色,當她跟朋友出國,朋友戲稱,「跟著那顆粉紅頭,就不會走丟。」
「連我爸也在媒體上說我很怪。而且我愈變愈怪,不過我就是想試啊!」父親廖偉志其實很寵她,「他也無所謂了!他有一次看到我耳朵上有一排耳洞,整個嚇到,直說,妳實在有夠怪(台語),繼續問說,身上還有什麼洞嗎?」廖曉喬拉長尾音,「我回說,『還』?沒?有。」
廖曉喬現在看似活潑又搞怪,但據她說,小時候是自閉又害羞,沒有什麼自信。她國一被送到澳洲念書,讀的是教會女校,喜歡把自己關在房間看漫畫或卡通,「那時候看起來很『良家』。」而從小到美國念書、相差七歲的哥哥廖鎮漢也在當時飛到澳洲與她「相認」,對她特別疼愛,「我絕對不會讓她吃苦。」
這一切在她前往美國念設計後才完全改變。「我那時候住的地方是藝文區,附近有許多藝文工作者、龐克的人在那邊聚集;而且當時本人很愛逛哈佛,大學裡頭也有很多像那樣的人。我覺得他們外表很猛,身上有許多洞和tattoo,但內心其實很溫柔。」

除了是台灣十大名媛,廖曉喬還有個「微風廣場藝術總監」的頭銜,聽起來像女強人,但她在辦公室裡邊翹著腿,邊工作修圖的樣子展現了她另類、俏皮的個性。


立委或男模

然後,廖曉喬就變成我們現在熟知的樣子,而她也沒有「從良」的打算。「有人問我,不會想減肥嗎?頭髮不會很怪嗎?是不是離社會標準太遠?我無所謂,反正已經有很多人在做這些工作了,也不缺我做。」廖曉喬就要做廖曉喬,台灣有一個孫芸芸,其實就夠了,但我開玩笑說這叫自暴自棄,廖曉喬反擊:「微風之夜有人跑來說喜歡我很怪的樣子,我就很開心。當然粉紅色的頭髮是有人嚇到啦!但我管它的,我又不是立法委員,哼哼哼!」
廖曉喬不是立法委員,但她可差點成為立委夫人。她曾與國民黨立委謝國樑交往六年,直到二○○六年中,廖曉喬主動提出分手,原因據說是興趣不合,而且男方太忙。我虧廖曉喬說,當時可是她人生最紅的時候,所有的媒體都在找她。「是啊!就結束了!你們都知道啊!」
去年廖曉喬交了新男友,是小她四歲的帥哥男模Denny,不久前才被簽做偶像劇演員,「唉!」廖曉喬嘆了口氣,「才想上一個是名人,然後啊…啊這個,我不知道。」還好,這對千金男模配並沒有承受外界太多的關注與壓力,像關穎與黃志瑋的戀情就被炒作了四年。
有計畫嗎?「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不用想太多。」不是說媽媽想抱孫子?「吼!我媽最近改口,你啊是生喔,我是沒法度帶(台語)。」外界盛傳男女朋友兩人各玩各的?「長久還是要各有各的生活比較健康,情緒也不會馬上反應在對方身上。關心是很好,是一種愛情的表示,但自己是沒辦法接受一天到晚一直call,剛開始戀愛是正常的,但你覺得那樣會長久嗎?很閒才會這樣吧?恁爸就嘸閒耶!每天開會忙得要要死,我只會回說,麥擱卡啦! 就開始XXX。」


01年 清純妹


04年 龐克妞


07年 台版Pink

(左圖)廖曉喬(右)的新男友Denny(左)是模特兒。(廖曉喬提供)(右圖)廖曉喬(左)與立委謝國樑(右)交往6年,2006年分手。



名媛或總監

廖曉喬很強調她很忙,掛名藝術總監的她平時工作是朝十晚八,也常常要開會到凌晨兩點,內容包括企劃、公關、行銷,以及商場的平面設計、空間設計,舉凡DM封面、服務人員的制服都是由她拍板定案。「超級市場有一根柱子是我漆的,雖然我沒穿工作服,穿著短裙照樣補。」而且她常常要交際應酬,「哥哥身體有撐不住的時候,我就胃乳先吞兩包,然後進去乾杯。」
「所以說啊!我怎麼可能處理卷宗、開會開到咬牙切齒,」廖曉喬擺出了一副王妃對著人民揮手的微笑,「嘴很酸說。」「人有喜歡做的事,跟應該做的事。」相較於批文、參加派對歸於後者,美術設計就是前者,令我相當驚訝的,是廖曉喬親自修DM封面的圖,她光著腳丫子,蹲坐在椅子上,露出擦著黑色指甲油的趾頭,示範怎麼樣用電腦把微風另一位代言人Amber的臉縮小、怎麼補孫芸芸的眼線。
有沒有想過自己拍微風的DM封面?「我會很噁。」廖曉喬面有難色。可以自己修圖耶!她倒頭想了一下,其實是有想當一下女主角。「有在想三十歲是不是可以來一個(封面),但一定是我想要的樣子,其實我有收集很多(照片),有些姿勢我覺得很漂亮,但比較怪一點的。」她開心地手舞足蹈,「但要修得不像我,也不要寫是我,胸部修得大大大、腰細細細、腿長長長…。」也是很在意完美的身材與形象喔!

(左圖)外界對廖曉喬有「夜夜笙歌」的印象,「最好我是那麼有空!」她在工作時是認真而專業。(右圖)台北火車站二樓的「微風台北車站」空間設計,也是廖曉喬的作品。



不標準千今 廖曉喬

年齡:1978年生(30歲)
背景:父親為微風廣場董事長廖偉志
學歷:美國波士頓大學設計碩士
現職:微風廣場藝術總監 DEAN & DELUCA總經理
作品:2005年微風廣場的千萬廁所、2005年立委謝國樑競選圖騰「太陽娃娃」、2007年「微風台北車站」空間設計等。

撰文:黃鴻仁 
攝影:戴世平 
攝影協力:王辰志 
資料:溫雅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