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專題

隨著政黨輪替團團轉

總統大選揭曉,台灣又政黨輪替了一次。過去幾次的520,有人丟了官,有人升了官;官員來來去去,對老百姓而言,一樣是遙不可及的官,頂多是領帶或服裝的顏色,在藍綠之間換來換去。

除了大官,小老百姓的人生也常隨著政黨輪替團團轉。我們採訪了六個小人物,有人的生意隨國民黨或阿扁的命運起落、有人被騙、有人自焚、有人看盡慈湖生與死、有人玩政治賭盤慘輸依然無悔……,政治如何影響眾人的生活?這裡是一個縮影。


徐楷宸退伍後便跟著父親做禮品生意,最近靠馬英九商品,業績爆增。

忽然 不用去大陸

徐楷宸,35歲,台北市,「小馬哥工場」業務經理

來我都規劃好了,馬英九沒選上,我公司就遷到廈門,沒辦法,台灣做不下去。
第一屆總統民選,我們就開始做選舉商品,今年第13年,乾脆改名「小馬哥工廠」,鑰匙圈、紀念錶、紀念酒…都賣。
我家本來做禮品贈品,在中華路,25年了,早年台灣人有錢又愛送禮,訂單接不完:股東會贈品、百貨公司滿額贈、扶輪社紀念品…。我家支持國民黨,1996年李連總部找我們做旗子、帽子,就開始兼做選舉商品,2000年連蕭也找我們,但賣不好。
2004年連宋配大熱賣,那幾年景氣差,我們靠連宋拉業績。選前最後一夜,我們準備很多貨,通常那場賣最好。誰知居然發生槍擊,晚會喊卡,一群廠商都欲哭無淚,存貨一堆,選完還有誰買?
選後泛藍民眾到總統府前抗議,我靈機一動,趁機存貨出清。想不到不但賣光光,還追加趕貨。
今年馬蕭配也暢銷。本來我是想,馬英九落選就移到大陸。過去8年,同行倒了一半,景氣這麼差,你想想看,股東會贈品從早年的電扇、DVD播放機,到這幾年肥皂一盒,怎麼做?內需市場一灘死水。我連廈門辦公室都找好了。
幸好馬英九當選。其實要不是撐不下去,誰願意去大陸?現在我不但不用離鄉背井,7月4號若開放大陸客,大陸人也愛馬英九,商機無限喲。


做了四屆總統大選商品,徐楷宸經驗豐富,從早年最陽春的帽子T恤,到現在打火機、撲克牌…五花八門。

馬上 就被騙

曾念元 九十歲 桃園縣 榮民

我是退伍老兵,沒妻沒子,一個人住在老眷村。今年三月十八號早上,三個中年女人來我家,說是馬英九的幹部,等馬英九選上總統要發六千塊敬老津貼,她們要我的存摺和提款密碼,到時好匯錢。我一聽到馬英九,就信啦,他這麼正直,派來的人也一定是好人。那天,她們陪我聊了三小時,還陪我吃中飯。
三月底,我氣喘病犯了,看完病要提錢的時候,才發現戶頭裡五十萬全沒了,提款日期就在三月十八號。那天,除了那三個女人,沒人到過我家,這才恍然大悟,錢被她們騙了。那五十萬是我一輩子的積蓄,我心裡當然難受,氣喘更嚴重了,還住院。回想起來,我怎麼會把密碼告訴她們?哎,真是說不上來…。


我這一生苦過、流亡過,沒餓死已經不錯了,這輩子我學到一件事:心要寬,不好的事忘掉,只記得好的,這樣日子比較好過。我告訴自己,她們把我的錢騙去了,要是拿去顧家,也就算了。
我從小家裡好窮,一九四九年來到台灣,國民黨讓我吃飽,我很滿足了。聽說我大陸的爸媽、弟弟妹妹都是餓死的,可憐啊。在部隊裡,我是吹號手,常在大官面前表演,有一次蔣總統(蔣介石)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我帶你們過來台灣,還會帶你們回去。」我好樂,這事我記了一輩子。
你問我再來的生活,我不擔心。我一個月有一萬三的退休俸,一餐吃個青菜、一條魚,夠用了。


曾念元家中掛著蔣介石的照片、國旗,他說:「看到這些就很高興。」

成敗 都是阿扁

陳彥菖,52歲,花蓮市,花蓮一品香扁食總經理

我的人生,國民黨害我垮,阿扁讓我再起,但差一點又打垮我的也是阿扁。
我年輕時開一家小建設公司,但1996年台海導彈危機,加上1998年金融風暴,貸款難貸,房子難賣,建設公司一家家倒。當時我對國民黨好失望,很希望換黨執政。
10年前我垮了,房子被查封,還負債兩千多萬,不得已跟老婆回花蓮娘家。花蓮有家液香扁食,蔣經國去過之後,生意超好。我太太的姐姐也賣扁食,但沒名氣,我想,若把「阿扁」和「扁食」牽在一起多好?
兩千年阿扁競選時,我送五百碗扁食給花蓮競選總部。阿扁上任後,親自來我們店裡吃了一碗,電視台還SNG轉播。當時阿扁的聲望多高啊,我把公司取名「阿扁一品香扁食」,店內掛上阿扁照片,招牌、碗、員工制服都加上「A-bian」字樣,生意果然愈來愈好。來花蓮觀光的人,導遊一定先問:「你們要吃國民黨還是民進黨的?」挺扁的遊覽車都指名來我們店,2002年還拓展十幾家加盟店。
319槍擊案加上後來的紅衫軍,生意掉了3成,分店開始抱怨:「A-bian字樣讓生意變差,可以換掉嗎?」加盟主也反映不要阿扁。為了救生意,我只好改店名,把本來的碗、制服收進倉庫,花錢設計新的,還把綠色招牌通通改成紅的。
好險,這次只是小地震,沒釀成大地震,不知道那些「阿扁檳榔」、「阿扁乾麵」現在如何了?勸告大家,政治人物的光環千萬別亂用。


如今陳彥菖的扁食店裡,碗盤和制服已經不見過去「A-bian」的字樣。


2000年阿扁當選,親自到陳彥菖的店裡吃了一碗扁食。(陳彥菖提供)

看盡 慈湖生與死

蕭淯宏,48歲,桃園縣,慈湖志工

講到我跟慈湖的恩怨情仇,一言難盡。我父親當過慈湖花匠,他種的樹現在長到三層樓高。我是慈湖志工隊隊長,向遊客解說歷史。
其實我祖父是作家楊逵,被國民黨關十幾年。作家楊翠是我堂妹。我爸是長子,做園藝設計,我從母姓。十歲,我家搬到大溪,有天國民黨大老陳立夫經過我家,很喜歡我爸設計的花木,聊天得知我爸是楊逵的兒子,就引介他到慈湖。我爸怎會答應?很實際,顧三餐嘛。我家從不談政治,因為警察常來「泡茶」,我爸怕小孩講錯話。
我當過玉山國家公園解說員,四年前,里長想推廣慈湖旅遊,找我當志工隊隊長。那時慈湖很冷門,志工隊才十四人,後來更慘,民進黨跟蔣家都吵著移靈,去年陵寢還被封,又走三個志工。
小時候,我祖父常說,人別碰政治,會變質。我沒碰,但政治一直來煩我,像我介紹慈湖,只談歷史不談功過,但遊客呢,綠的罵我們花錢照顧陵寢,藍的又嫌照顧不周。其實我只想推廣歷史跟生態,後慈湖有好多保育類昆蟲。
封陵後,想說大概真要沒落了,很無聊。想不到國民黨勝選、加上後慈湖開放,連大陸富豪都搶著參觀。很有成就感啊,但煩惱也來了,很多人透過關係想當志工,但沒受過訓練,可能聽說政府要編制正式解說員,先卡位。現在三十五個志工。
我還兼清潔工,上月廠商把清潔工作外包給志工隊,隊員也說好,能增加經費。誰知簽約後沒人要打掃,只好我來。我要趕去掃廁所了,遊客太多,會被嫌馬桶髒。


民進黨執政八年,許多蔣介石銅像都被丟棄,前大溪鎮長就將這些銅像收容到慈湖,如今成了有趣的特色。


時代變遷,如今連兩蔣的Q版公仔都能放在慈湖,成為遊客拍照的最愛。

不是 輸錢才流淚

阿財,48歲,雲林縣,賭客

二千年阿扁選總統開始,三次總統選舉我都有下注。我們雲林海口人,免講,一定是賭爛國民黨的啦。不過前兩次,我只小贏幾萬元,這次就輸大了。
傻瓜也知道這次謝長廷一定會輸。有聽講別地賭盤開馬英九讓謝長廷三十萬票的,我們這邊是讓五十萬票(意即馬贏謝五十萬票以上,押馬的賭客才算贏),就是要讓人能接受的合理差距,才會有人願意賭,看是跟組頭飆生死,或是跟好朋友對賭相輸贏。
這次,我押謝長廷兩百萬。選舉開票那天,不到二十分鐘就知道大勢去了,我拿起高梁開始喝,一邊流目屎;半夜睡不著,又開始哭…,唉!現在想到,都還會牽絲呢。
我不是煩惱錢。我們這種會下注謝長廷的,都賭很大;像我雖然下兩百萬,回去每個親友分個三萬、五萬,有點像強迫中獎啦,變成你們都賭謝長廷贏,用這種方式壓制你不要幫馬英九助選。所以講起來,最後我真正只輸五十萬。
但人不會跟錢過不去,像我一個朋友雖然被我強迫下謝長廷五萬,背後又去買五萬馬英九,等於對沖掉。還有人,我給你五萬,你又去押十萬馬英九,說是避險啦。哼!這種不忠不義的事情,我才不會做咧。
說起賭,我阿伯賭得兇,每天帶我跟著看,我從小學開始賭。地方上,柑仔店就有人在賭了啦,很容易感染到。我不喜歡麻將,浪費時間,其他像是天九、職棒、六合彩、地下大樂透都賭,粉啾(賽鴿)也玩過一次。平常賭博像一種娛樂,押總統大選就不一樣了,每天關心謝長廷選情,心情負擔很重。
你問我以後還會不會押民進黨?雖然這次輸到,會怕啊…。但認真說起來,民進黨都是被阿扁害的啦!選舉期間,我幾次想打電話到《大話新聞》給阿扁唸幾句,總是打不通。不過,我支持民進黨就像支持王建民,有時洋基輸,害我輸錢,我下次還是死忠押王建民贏啊。


自焚 不是建國之路

張志梅,63歲,台中市,海洋之聲電台執行長

我們海洋之聲電台宣揚台獨理念13年,台灣人還把票投給美國籍的中國人當總統,有些電台義工主持人說:「啊!台灣人教不醒,不講了!」攏不來主持了,節目要開天窗,台北分台台長廖述炘的壓力很大,再加上選輸的鬱卒,可能這樣才在4月2日自焚。
經營民主電台嘸簡單,成立電台這13年來,靠熱情支持者捐款勉強維持,三天兩頭還要被抄台。8年前民進黨上台,我們以為我們的舞台會變大、台獨腳步會加快,結果相反,支持者覺得咱贏了,建國熱情鬆懈,捐款也變少,結果扁仔不敢台獨,建國腳步不進反退。


民進黨的人只有選舉時才找我們幫忙,扁仔、長仔、呂秀蓮攏來上電台,扁仔還握著我的手很親熱,我跟他說你不方便講的議題,我們講。可是選完,他們不重視、也不保護我們,任由我們被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欺負,我們去申請合法電台,也不通過。我覺得,民進黨執政後,對我們的打壓甚至比李登輝時期的國民黨還重。
這次廖述炘希望犧牲自己喚起台灣人的覺醒,可是迴響嘸鄭南榕事件那麼大,民眾反應很兩極,有人很感動,嘛有人說伊是瘋仔,而且海外華僑關心的反而比國內民眾多。
啊!時代不同了,現在比較和平了。但是我們海洋之聲永遠是台灣獨立建國的精神堡壘!同志仍須努力,可是不要犧牲自己。


海洋之聲台北分台台長廖述炘在選後自焚,希望喚醒台灣人。電台人士呼籲支持者不要自我犧牲。

撰文:簡竹書、賀照縈、王錦華、周家睿 
攝影:黃威勝、李智為、宋岱融、馬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