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思想失控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劉志誠

回到巴黎,實在不想拿飲食作為寫作題材。那不是因為巴黎沒有美食。巴黎是世界的美食之都,怎會沒有值得寫上一筆的飲食題材?只是熟識的餐館都寫過了,而我不喜歡試新餐館,那又叫我如何下筆?是的,我愛吃,但不想為吃而冒險(我天生享受冒險,否則做生意又怎能做得如斯愉快?)可是一頓難吃的飯,便是浪費掉一趟享受美食的機會,我不能那麼浪費啊!
話雖如此,我也不是每餐美食的。只是到外面上館子,當然要吃頓好的了,否則何不留在家裡吃。事實上,我也不是時常都提起興致上館子的,故此還是留在家裡吃的居多。吃一餐好的不僅要提起興致,還要付出精力,每餐吃好的,那裡來這許多精力?
在我看來,享用美食跟花錢是同一個道理。我看見有些人窮奢極侈地花錢,便很是羨慕。有錢的大有人在,我不是羨慕他們的錢財,況且有本事窮奢極侈地花錢的人委實不多。這不是有多少財富的問題,而是有沒有這許多精力來花這許多錢的問題。
就算花錢買了東西不去使用,不用消耗時間精力,肆意揮霍,你還是要承受良知的譴責、精神的蹂躪的。這又是何等沉重的負擔啊。或許你會說,那些人的財富早已多到令他們麻木了。如果我問你,是什麼令他們的良知麻木?你會不難發覺,那是財富給他們帶來的罪惡感。
我不是說他們的錢財是骯髒地得到的,我是說他們為擁有財富而感到內疚。對任何猶有良知的人,內疚是非常沉重的負擔,那甚至會耗盡他們的精力。潛意識裡,為了消除由此而形成的累贅,他們便拼命花錢,彷彿是要藉此報復內疚帶來的詛咒那樣。這又是多麼虛耗精力的事情啊!
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會對錢財有個罪惡感,我知道的是當你失去了對金錢的價值認同(sense of value),金錢便會在你身上產生負面而不是正面的積極作用。若然金錢令你內疚,那麼金錢又怎不成為你要消除的魔障?
當你強迫金錢替你做它沒有的本事,那麼花錢便變成你的壞習慣了。這樣花錢非但不能替你帶來滿足感,更反而暴露你的弱點。那個時候你便可能大為困擾,為什麼錢財沒有給你帶來尊重?為什麼它沒有帶來榮耀?為什麼它沒有帶來愛情、親情或友情?為什麼它沒有帶來真實或真相?為什麼它沒有帶來自信?為什麼它沒有帶來信任,更反而令你不信任別人?你不能給這些問題找到答案而心有不忿。日間,你對很多事物都看不順眼,晚上怒意未消,你輾轉反側不能成眠。
日以繼夜的折磨令你條件反射地靠花錢來吸引人對你的注意,你當然知道那樣解除不了你的困擾。可是你已迷失了方向,只好試圖花愈來愈多的金錢以尋找滿足。可是你不斷花錢亦不禁問自己,他們是給我還是我的金錢吸引?我是否他們心中的漩渦,眼中的焦點?你找不到答案,心靈空虛,毫不滿足。於是你要證明自已的存在價值,結果你愈是花錢,便愈是麻木。窮奢極侈變成了心理病態,你亦因而變得更內疚。
很多人認為,金錢的價值是相對於財富的多少而言的;財富愈少,金錢的價值便愈大;故此花錢得到的滿足感便跟他的財富成反比。不過這個反比是有限的,人的存在價值是來自社會大眾的認同,故此一般人的金錢價值觀都不可能有太大的分別。一旦我們花的錢遠遠超乎一般人的認同的價值標準,我們便會成為一個孤島,而我們的所作所為也就得不到一般人的認同。
如斯一來我們便沒有了存在的意義,有的僅是存在的作用。到那個時候,我們不禁會問:別人對我們的存在還會有反應嗎?我們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嗎?那個時候我們便非要不斷用頭撞牆才可以證明自己的存在了。
然而好些有錢人都以金錢為他們僅有的核心價值,這是他們逃不掉的詛咒;故此他們都以為只要有錢,別人便應該愛我、尊重我、服從我和羨慕我。在某種情形下,事情可能確是如此。但他們還是難於安心、還是有所疑慮,因為財富來去無蹤、跌宕無常,擁有財富並不能給他們帶來永琱變的安全感。他們並不信賴金錢真的有魔力,因而也無法信任那些被金錢吸引而愛他們、尊重他們、服從他們和羨慕他們的人。

他們有的是金錢,而他們信賴的也只是金錢。可是他們最信不過的亦是金錢,因此他們不斷在金錢的信賴和懷疑中掙扎。金錢雖然是他們生存的核心價值,但他們也懷疑金錢,故此他們亦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懷疑他們身邊所有的一切,而這一切也因而變得虛假。他們懷疑一切,故此他們只能在否定的世界中掙扎求存。面對這樣的痛苦,他們因而很是憤怒,怨憤虛假的人、虛假的事物,把這一切都歸咎為金錢惹來的禍,要對金錢作報復。他們窮奢極侈地揮霍也正是這樣的心理的條件反射了。
我們的價值觀是來自群體的,故此我們要得到別人的認同才有存在的意義。若然節儉是美德,我們便可以從省着花錢中得到意義。換言之,金錢本身是沒有意義的,金錢的意義是來自別人對我們使用金錢的行為的認同。別人是拿他們自己的價值觀來衡量我們的行為,故此我們亦是以別人的尺度來衡量自己的存在價值。
畢竟揮霍無度的有錢人只是極少數,絕大多數有錢人都是進取的。進取的有錢人並不視名下的錢財為自己的私有財產,他知道的,是自己只有使用這些財富的權利,故此他可以花費的錢其實很有限。他絕大部分的金錢是花來創造商品、服務和就業機會;他花錢受惠的不單只是他本人,更是整個社會。金錢對這些進取的人來說是個責任多於享樂。他們的滿足感來自財富發揮的積極作用,而不是揮霍帶來的快感。他們是以財富來實現自己的潛能,與此同時也在發掘社會的潛能。
若然絕大多數的金錢是拿來投資生產,那麼這也就等於說絕大多數有錢人都是進取的。在這樣的社會,絕大多數有錢人的財富其實並非私人財產而是社會資源。我們可以看到,在公平開放的社會,固然有愈多的有錢人,這樣的社會也愈是經濟繁榮、人民的生活水平愈高。就以美國為例,這個國家既有世界上最多的有錢人,也有最強大的經濟、最高的生活水平和最高的生產效率。
今日的中國儘管依然官商勾結、貪污汜濫,貧富懸殊,既有不少幾百億身家的富豪,同時也有每日收入少於一美元的窮苦百姓。可是中國強勁的經濟已讓數以億萬計的人富裕了起來。過去的中國沒有富翁,是個所有人都一窮二白的社會,那可能比今日的中國為「公平」。可是今日的中國比過去好上何止千萬倍!
故此一個有許多富有人士的社會,並不便是個不公平的社會。反之,那更是個繁榮的社會,而水漲船高,每個人的生活水準都因而提高了(就是現時每日收入少於一美元的老百姓,他們生活水平也比以前高出了許多)。
反觀那些視富有人家的財富為私人財產,而不是社會資源,故此要以徵收重稅打造公平的社會,卻往往都經濟停滯不前,而人民的生活水準都奇低。社會主義鼓吹公平,而徵收重稅的社會主義國家大都經濟不前、民不聊生,這是殷鑑不遠的沉痛教訓。
然而那些視富人的財富為社會資源,尊重私人財產,透過低稅讓這些資源發揮更大社會效益的社會,其經濟莫不興旺了起來,大大增加政府的稅收。事實上這也正是香港、新加坡、澳洲、紐西蘭、英國、愛爾蘭和美國等國家提供的活生生例子。這也是不容否定的歷史驗證。
為了人民的福祉,我希望決心拼經濟的馬英九政府不要只是追求虛無的公平理想,而要吸取具體的實例經驗,好好考慮減稅以促進經濟發展。
噢,對不起。一說到金錢,便易放難收,我扯得遠了,篇幅也用完了。下次再談巴黎的美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