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我贏馬英九

許家銘  53歲  台北市  廚師


許家銘捐血兩百多次,他笑說上次的護士技術不太好,留下一點瘀青。

不知道為什麼,從小人家就常欠我錢。我家住海邊,爸爸捕魚,我假日幫忙賣冰棒,有個鄰居沒錢又愛買,一支冰五毛,他一共欠我七百多元,我又不好意思要。

從小爸媽就教我們,寧可被欺負,也不要害人。像我撿到錢一定還人家,每月固定捐幾百元給慈濟,還常捐血。

長大後同事也常借錢沒還。十幾年前朋友找我合開餐廳,說:「你投資五百萬,如果賺一千萬,就能捐五百萬蓋廟了。」他還找乩童問,乩童也說會賺。賺錢又能做好事,我馬上跟姊姊借錢湊五百萬。

那人沒還我一毛錢。我找乩童,乩童為了示清白,把小指剁掉一節,我嚇死了,送他急救縫合。老婆氣到跟我離婚,還帶走女兒。我好想去死,只好兼兩份工作,這樣就沒時間亂想。我想不懂老天為什麼這樣對我?

四年後朋友說,騙我錢那個人他老婆自殺死了。哇,原來做壞事真的有惡報。後來每次被欺負,我就想對方會有報應,就不鬱卒了。幾年後我被倒會,沒多久,倒我會的人得老人痴呆,才五十幾歲。我後來交女朋友,常被她打,以前新聞講老婆打老公,我都不太相信,想不到是真的﹔分手時她還叫她哥哥揍我,但她哥哥不久就得糖尿病死掉。

我現在還是很愛做好事,錢被騙光,就捐血,兩週一次。我七年沒出國,因為回國要等半年確定沒感染才能捐。去年捐血中心頒獎,我跟馬英九次數差不多喔。但他後來那麼忙,現在應該是我贏。

撰文:簡竹書 
攝影:賴智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