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焦點

遠航風暴 延燒萬海陳致遠

遠航風暴持續延燒,積欠遠航7.9億元租金的吳哥航空無預警停航,遠航財務更是雪上加霜。遠航從國內航線績優生,遭掏空而陷入存亡之秋,除了前經營團隊有責,連續9年擔任3屆遠航監察人的萬海少東陳致遠也難辭其咎;而拖垮遠航財務的的業外投資名單中,也赫然出現陳致遠當負責人的大鑫創投,遠航人質疑:「沒有利益迴避。」


 遠航掏空案越滾越大,投資遠航逾10年,且連續擔任遠航3屆監察人的萬海少東陳致遠,難辭其咎。

遠航財務風暴持續擴大,上週積欠遠航七億九千萬元的吳哥航空公司突然停飛,一千多位遊客權益受損,五家旅行社因而倒閉。遠航從國內航線績優生,跌入今日生死存亡關頭,不僅前經營團隊有責,董監事會也難辭其咎,尤其是擔任遠航監察人達九年的遠航大股東之一—萬海少主陳致遠。


遠航昔日是國內航空績優生,如今因人謀不臧,陷入停飛的存亡關頭。

轉投資董監不避嫌

本刊調查,遠航大股東翻看遠航財務報表,遭掏空的轉投資黑洞中,赫然驚見遠航以子公司遠和投資轉投資的一串虧損公司名單上,有家叫大鑫創投的公司負責人,正是擔任遠航監察人的陳致遠。
一位遠航內部人士說:「遠航竟然沒有利益迴避,投資大鑫一○%,以每股十元買,去年底竟以每股二.二九元認賠殺出,虧損高達四千萬元,太不避嫌了。」遠航出事後,遠航人除了無法諒解前董事長崔湧與前總經理陳尚群等前經營團隊,對負責監督經營團隊的前董監事成員,也大感失望,期待檢調單位能查個水落石出。
而最弔詭的是,已遭收押的崔湧在去年六月遠航改選「意外落馬」,稍早的五月間,陳致遠及另一位連續三屆進入遠航董事會、曾任董事與監察人的國巨董事長陳泰銘即以任期屆滿請辭,先行走人;不到半年,遠航財務就吃緊,並賤賣大鑫持股等資產,接著,遠航遭掏空一事就東窗事發。不禁令外界質疑,難道是這群前董監與經營團隊嗅出財務問題紙包不住火,因此「腳底抹油」,團進團出。


拖累遠航財務的轉投資中,包括陳致遠當董事長的大鑫創投。圖為大鑫登記所在地。

任期間財務漸惡化

陳致遠與遠航淵源頗深。一九八六年遠航創辦人胡侗清驟逝,胡生前將四二%持股轉給妻子黃燕平的弟弟黃任中持有的皇龍投資,這四成多持股,因胡侗清兒子胡元熙與黃任中打官司而動彈不得;直到一九九五年,法院判給黃任中,黃任中才找來二姊黃新平的兒子,也就是當時美國國際集團AIG台灣區負責人崔湧等處理。
在崔湧及時任中華開發總經理的胡定吾牽線下,黃任中以每股二百二十五元天價,轉手賣給AIG與中華開發;從海運起家、對空運也有興趣的陳致遠家族,也在此時買進遠航股票。這筆交易中,黃任中飽賺五十多億元,遠航經營權也落到胡定吾與崔湧手上。
此外,崔湧還找來高中同學、國巨董事長陳泰銘入股遠航。一九九八年遠航改選,增加三席董監事,陳致遠與陳泰銘同時進入遠航董事會。去年崔湧離開遠航後,被陳泰銘找去當國巨副董事長,二人交情可見一斑。
從一九九八年到去年間,陳致遠共擔任三屆遠航監察人,陳泰銘則先是監察人,後為董事,上一屆又選為監察人。這段期間,也正是遠航財務一步步惡化的關鍵期。


爆發掏空案的遠航已斷炊,13日起暫停營業。

遠航遭掏空案爆發後,前董事長崔湧(右圖)及前總經理陳尚群(左圖)均被收押。



陳致遠小檔案

現職:新加坡聯合科技、聯測科技、晶元光電董事長;華航董事
年齡:1962年生,46歲
家庭:萬海集團董事長陳朝亨長子,妻鄒孟理,育1子1女
學歷:輔仁大學經濟系、美國紐約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
1991年回國前任職日本和光證券紐約分公司
1998年擔任遠航監察人至2007年5月
2000年入主新加坡聯合科技;同年任華航董事
2004年主導新加坡聯合科技合併聯測科技
2005年主導晶元光電合併國聯光電



冤大頭高價買飛機

遠航先是押寶一九九九年兩岸有機會直航,大肆籌資擴充機隊。上週一位國外航空業界人士翻看遠航財報,發現「當年遠航買入的MD機型,售價正便宜,包括二成公定佣金在內,一架約二千八百萬美元(約新台幣九億三千萬元),遠航的買價卻高達三千八百萬美元,而且好幾架,顯見事有蹊蹺。」
遠航高層舉債擴大機隊的決策,埋下財務危機遠因,後採售後租回,套現數十億元,在業界眼裡,「這簡直是飲鴆止渴。」一位市場人士說:「陳致遠和陳泰銘不是笨蛋,二人不但都擅長搞投資,在投資界還以聰明著稱,這些事若有心查,一定可查出東西。」
而造成遠航財務急速惡化的近因,正是令人眼花瞭亂的業外轉投資。遠航自一九九七年成立遠和投資跨足投資業,隔年陳致遠與陳泰銘進入遠航董事會,遠航又成立遠邦創投,陳泰銘也在遠邦創投認股,而這塊占去遠航半個股本的業外投資,如今成了大錢坑。


一九九五年遠航股權變動時,崔湧(左)及陳致遠(右)一塊進入遠航,直到遠航出事前半年,二人又先後離去。

搞業外虧損逾七成

遠航被掏空,以二○○四年最為關鍵。遠航的業外投資—遠和、遠滿、遠寶、遠興、誠霖、誠旭、誠運和豐年夾板等投資公司,當時已不堪虧損,因此隔年,也就是二○○五年,這八家公司八合一,併入遠和。
遠航內部人士說,遠航總投資金額達二十七億元,虧損高達十九.三二億元,報酬率為負七一.五五%。去年底遠和併入遠航時,遠和一股淨值剩下不到四毛錢。
這些業外轉投資,幾乎占遠航六十億元股本的一半,連年虧損,近年遠航年報上的監察人報告書中,都是依照會計師簽核報告簽稱「經本監察人等查核完峻,認為尚無不合」。
一位知情人士說:「若照著會計師簽核報告簽,幹嘛還給監察人酬勞,監察人就是受股東託付來看管股東利益,起碼要質疑會計師為何不出具保留意見,或有沒有去實地查核投資內容。」
陳致遠等人閉著眼睛簽財報,最離譜的就是吳哥航空積欠遠航七億九千萬元一事。吳哥航空向遠航租賃飛機與人員,拿了一塊產權不明的柬埔寨土地抵押,結果租金完全沒付。


國巨董座陳泰銘與崔湧為同班同學,投資並進入遠航董事會多年。

疏失多監察人有責

一位股東說:「七億九是遠航股本的一成多,屬於重大資產抵押,並非小事,監察人有沒有追問簽約過程合法否?會計師有沒有到柬埔寨去盤點這塊地?吳哥的應收款拖欠時,有沒有追查?」這些財報疏失,除了簽證會計師有責,擔任監察人的陳致遠也有責任。
檢調以「背信罪」將遠航前董事長崔湧等收押,背信罪屬於公訴罪,但公司財務報表不實,連帶使得投資人受害,公司監察人究竟應負何種責任﹖對此,朋博法律事務所所長謝佳伯指出:「若投資人提出民事求償訴訟,監察人應負連帶賠償責任;若是明知財務不實,仍授權會計師做假,則有刑事責任,可能涉及背信罪及偽造文書。」
司法偵查步步揭開遠航黑幕,但遠航的經營前途,因金主與大股東無互信基礎,迄今仍無法解套。「遠航改選時,徐旭東放棄沒投票,四月二十二日遠航董事會,徐旭東也缺席。」一位大股東說:「徐旭東應該不會放棄遠航,而是等時機,若遠航因找不到奧援而破產,屆時遠銀將以最大債權銀行接管。但這期間金主與其他大股東沒人金援,遠航幾乎斷炊。」


遠航出事後,遠航員工自立自救,仍改變不了停業的命運。


遠航由子公司帥傑投資所設的虹頂俱樂部,在陳尚群操盤下,虧損嚴重,已關門大吉。


尋奧援捷星有意願

金主與大股東縮手,迫使民股支持的董事長白旭屏五日飛往新加坡,再向捷星航空尋求入股,捷星有意先簽下認股意願書;而馬來西亞的亞洲航空上週則派人來台查核遠航實況,亞航十分看重遠航飛機維修的潛力,投資意願濃厚。但遠航已等不及,十二日因付不出油錢,公告十三日起暫停營業。
究竟有五十一年的遠航,最後花落誰家,還在未定之天,但曾風光一時的遠航淪落到今日賤價出售,未善盡職責的董監事會成員,檢調也應一併追查。

陳致遠回應:遠航紛擾與萬海無關

本刊就監察人職責與大鑫創投2件事向陳致遠提問,陳致遠9日以書面答覆,一開頭就先聲明:「遠航是陳致遠與家族投資公司的轉投資事業,與萬海航運無關。」接著說:「遠航為公開發行公司,歷年財報均經知名會計師查核簽證,陳致遠信賴會計師的查核。」
此外,「陳致遠以家族投資公司楓丹白露法人代表擔任遠航監察人,於去年5月任期屆滿,即不再擔任遠航之監察人,因此遠航於去年底處分大鑫創投與陳致遠並無利益迴避的問題,亦無從知悉遠航處分該資產的決策。」

撰文:賴琬莉、何曼卿、褚親親 
攝影:林玉偉、許凱迪、蘋果日報 
資料:劉嘉芳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