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頭條

政大校區露毛接客 網路最夯援交妹 賣淫直擊

網路最夯的援交妹「勁量小愛」,自稱是政大女學生,客人最少要兩個月前預約。本刊調查發現,勁量小愛根本不是政大學生,她作風大膽,接客時公然在政大文教區「露毛」;進到汽車旅館後,口交、洗殘廢澡、穿制服假扮制服妹、肛交樣樣來。交易結束後還會送客人卡片,溫馨吻別!


網路最夯的援交妹「勁量小愛」,公然在台北政大文教區,假冒政大女學生接客賣淫,還公開露毛,十分大膽。

五月八日(週四)下午四點多,政大附中剛放學,政大校門口附近學生眾多,一名約二十歲出頭、穿著極短裙的女子,提著一個大包包,站在政大三街路旁等人。有些學生因她穿著暴露,走過她身旁,還會偷瞄她。這個女子並不是學生,而是目前網路最夯的援交妹—「勁量小愛」。


網友在色情網站張貼小愛換裝空姐制服賣淫的照片。


小愛因應嫖客需求,在汽車旅館房間內,換穿性感火辣的「女傭服」,和嫖客大玩主人嫖女傭的性愛遊戲。


小愛一件件試穿「制服」,直到嫖客滿意為止。圖為他試穿英格蘭高校短裙。


小愛賣淫,自備按摩棒和跳蛋等情趣用品,全部攤開在床,任嫖客選擇。

援交妹謊稱學生

只要在Google搜尋網站打上勁量小愛這四個字,立即有二十幾筆在色情網站討論她的文章。有網友戲稱她是「國寶級的保育類珍品」或「援交界第一領導品牌」;由於她每次接客,都會約在政大校門口,有時還會從政大校園走出來上客人的車,交易時更自稱是「政大學生」,因此十分搶手,有意援交的人,居然要在兩個月前就先預約。
本刊記者近日透過友人和勁量小愛聯繫上。深入調查發現,勁量小愛的接客過程,確實如同網站上所講十分勁辣,她自稱是政大廣告系三年級學生,接客時,隨身會帶著各式各樣取悅男人的淫具;更誇張的是,勁量小愛在外接客時不僅穿短裙,裡面竟然沒有穿內褲,在學生眾多的政大文教區,多次「公開露毛」,已犯了公然猥褻罪。賣淫行徑十分荒誕、大膽。
本刊把小愛照片拿給政大廣告系游姓主任認,看完照片他說:「印象中沒有見過這個學生,她應該不是廣告系的學生」。本刊多日的調查也發現,小愛從未前往政大上課,她每日出入的地方,大概就是家裡和賓館,幾乎可以認定,她是假冒政大學生的名義,在外從事援交。


色情網站大幅討論小愛援交。有網友戲稱她是「國寶級的保育類珍品」或「援交界第一領導品牌」。

嚴過濾只接熟客

早在今年二月,本刊記者友人佯裝顧客和小愛聯繫,小愛先在電話裡仔細詢問學歷和工作等基本背景資料,等確認「安全無慮」後才表明:「我現在幾乎都不接新客了,除非是透過熟客介紹我才接,而且至少要等兩個月以上…」。友人立即預約。兩個月過後,小愛主動約友人在政大校門口見面。友人到後,小愛又要求友人到離政大門口不到一公里的她住處,接她後兩人直接開往「印石時尚旅館」。
印石時尚旅館位於木柵秀明路旁,二○○五年底才開幕營業,是木柵地區唯一的五星級汽車旅館,今年四月,本刊就曾直擊藝人胡瓜的女婿李晉良帶著傳播妹到印石開房間。
小愛年約二十歲上下,留著一頭棕色捲髮,身高約一五○幾公分,身材豐腴,她接客時,一定帶著一個大包包和一個塑膠袋。包包裝有學生服、護士服、空姐服等十種制服,塑膠袋則裝按摩棒、跳蛋等各種淫具。
根據記者友人轉述,他開車載小愛進汽車旅館後,小愛主動牽他的手進到房間。之後小愛把隨身攜帶的大包包和小塑膠袋放在床上,熟練的調好昏黃燈光,打開電視機,將頻道轉到A片台,然後轉身就說:「我去幫你放洗澡水,你先坐著看電視等我一下喔!」



印石是木柵唯一五星級汽車旅館。本刊多天直擊發現,小愛都是帶嫖客到這裡賣淫。


小愛接客時不穿內褲,上下車竟「公開露毛」,不僅大膽,已觸犯公然猥褻罪。


小愛每次接客都會帶十幾套制服,制服在房內攤開,十分壯觀。

嫖制服妹有補償作用

針對部份嫖客特別喜愛女伴變裝做愛的情形,中華民國性教育協會名譽理事長鄭丞傑認為多數都起因於補償心理。他說:「平常男性對於護士、空姐、高中女生容易存有性幻想,但在現實中無法達成,只好退一步以女伴變裝來達成自己的幻想,可以讓他更興奮」。

有些夫妻也會透過變裝來增進情趣。歌星彭佳慧生日時,她的好友就曾送她一套性感護士服,要她好好取悅老公,還說:「妳老公終於完成多年來想當醫生的心願了。」

對於小愛每天接客2至4次,變裝秀服侍客人,卻不以為苦。同時也是北醫婦癌科主任的鄭丞傑說:「在門診中也看過這種對性需求特別強的病人,可能是她從小就有這種經驗,或是體質比較特殊」。他提醒類似小愛這種頻繁做愛的人,是子宮頸癌、外陰癌及陰道癌的高危險群,即使戴保險套也只能降低七成感染率,不可不慎。

殘廢澡主動求歡

友人看A片,小愛趁放洗澡水的空檔,拿出紙杯裝好溫水和冰水,之後邊脫衣服,邊幫友人做「冰火五重天」的口交服務。友人說:「小愛含一口溫水後開始口交,之後改換口含冰水,期間她還會抓起男的命根子不斷往自己的臉上拍打,然後發出嬌嗲的聲音說:『你可以射在我嘴巴裡沒關係…』。完事後,她還會將手指放進嘴裡說:『好好吃喔…』」
一般賣淫規則,援交妹只做一次,但口交後小愛並沒有急著走,反而牽友人的手往浴室走,繼續第二回合—「幫客人洗殘廢澡」。所謂殘廢澡,就是男的脫光不用動,讓女的赤裸幫忙刷洗全身。
兩個脫光光的男女,站在淋浴間,小愛開始幫友人全身上下塗抹沐浴乳,自己也抹上,抹好用自己雙峰在男客身上不斷磨蹭。兩人接著轉泡在浴缸內,邊泡邊聊天。友人說:「小愛依偎在我的身邊,將頭靠在我肩上,一隻手在水中和我十指緊扣,主動和我接吻。我嚇一跳,小愛還體貼的問:『你會不會累?要不要我來幫你按摩…』,沒多久我又不行了」。


本刊多次直擊,小愛接客時穿著暴露,下體敏感部位常曝光。

換制服挑逗再戰

洗完殘廢澡,接著就是「制服挑逗秀」。小愛,從床上大包包陸續拿出幾套「制服」。邊拿邊問友人說:「我這邊有水手服、護士服、空姐服、兔女郎裝、OL(上班女郎)服…等十套制服,你要先挑哪一件呢?」友人對學生妹有憧憬,小愛當著友人面,換裝穿上「英格蘭高校制服」。之後轉身在床上趴著,翹高屁股對友人說:「老師,想不想搞小愛呢?」
友人沒反應,小愛再接再厲,換穿上布料最少的「女傭服」。她頭上戴著引人遐思,有貓耳的女傭滾花邊頭巾,身上穿著蕾絲邊的性感女傭內衣,還穿著黑色吊帶襪,擺著撩人姿勢說:「主人,這次想怎麼上呢?」。
好笑的是,友人無法再戰,小愛竟然自己玩。她從塑膠袋內,把情趣用品,包括五、六根尺的寸不同按摩棒、跳蛋等,都倒在床上,之後隨手抓起一支按摩棒就自己玩起來,不斷發生嬌嗲的呻吟聲說:「老師……小愛好想要…」「主人…快打小愛的屁屁…小愛好爽…好想要…」。
兩個小時的交易過程,很多男人早在第一次棄械投降後就不行了,唯獨小愛,兩個小時都「性致勃勃」,甚至交易結束後,小愛還會送小卡片和陪客人車上聊天,有時一聊就近一個小時。

稱勁量滿足嫖客

每一次接客完,小愛都會寫一張小卡片送客人。如在房間內扮女傭,小愛就會以「小愛小女傭」的名義,送卡片給「主人」,卡片內還會寫上「很高興跟你約會,感覺很好,很有FU,期待下次的見面」;客人送小愛回家時,她還會在車上和客人聊天,接吻,甚至叫客人回家打電話給她,以便確定客人安全到家。
記者友人說:「交易一次後,才知道小愛為何有個電池般的外號『勁量』,因為她自稱一天接客二至四個,每個都很拚命,從不喊累。和她援交像是交女朋友」。
本刊最近連續幾天直擊發現,小愛每天最少接客兩個,一年就接客將近五百個,每個四千元,一年淨賺二百萬元以上。她和男友同居在政大三街住處,早上送同居男友上班後,她就開始接客,還大膽的公然「露毛」。
每天約十點半左右,小愛牽著一隻狗,陪同居男友走出住處,坐進男友車,一起到住處附近買早餐,男友送她回家後,直接開車去上班。這時的小愛,就如同一般女孩一樣,戴著眼鏡,穿粉紅色短裙,沒有化妝,在住處附近遛狗。


小愛每天接客2到4人,一年接客近5百人,每次性交易4千元,年賺2百萬元以上。


超短裙頻頻露毛

下午一點多,小愛換上接客戰鬥服裝,短裙變成超短牛仔迷你裙,直接在政大附近等客人的車接送。小愛住處巷口有警衛,怕警衛發現,他每次都會故意繞過警衛亭上客人車。
小愛總是沒有穿內衣和內褲,提著裝滿制服的黑色大包包和情趣用品的塑膠袋,站在政大三街等客人時,稍不留神,就會露出下體的毛;更離譜的是,在往汽車旅館中途,只要她開門下車,剛好走過車子的民眾,很容易就可看到她露毛。
小愛自稱是中和人,交過幾十個男友,國一初戀,高二發生第一次性行為,從事援交工作已有一年半的時間,她說,當初會下海援交,主因是「自己有需要又有錢拿」。她自稱曾同時劈腿五個男友,最少也一直都維持同時交兩個男友。現在的同居男友是以前的男客人,日久生情才在一起。


賣淫結束,收錢後的小愛,在房間一角寫小卡片送嫖客。


小愛送嫖客的卡片上,尊稱嫖客為「主人」,還期待下次再見面。

交炮友價值錯亂

對賣淫援交,小愛並不以為恥。她曾在網站上PO文說:「勁量小愛只是個人。現在這段時間,只是短暫的逗點,不是永久延續的延長線,我未來會繼續念書拿到學位,成為能幫助社會更多的有用上班族,我會成為人妻,成為有幾個可愛寶寶的媽媽…有幸在生命中這段日子認識各位茶友(指客人),這是我的榮幸,小愛也很高興能交到你們這些朋友。套句我常說的話:『喝茶是一時,更重要的是交朋友』」。這篇文章發表後,很多網友竟紛紛表示「小愛,加油!我們支持妳」。
小愛假扮政大學生賣淫,在政大校區公然接客,政大門口旁邊,就是警察局,轄區警察也常到該處簽到,但對常在街頭公然露毛的小愛卻視而不見;網友對於援交妹賣淫,非但沒有指責,反而多加讚揚,變態社會笑貧不笑娼,莫此為甚!


每天接客前,小愛陪同居男友上班,順便溜狗。這時的她,和一般女孩沒兩樣。

提高身價
賣淫女假冒我猜美少女

賣淫女假冒身份抬高身價,十分常見。本刊日前就接獲投訴指出,有曾參加中視「我猜」節目「陽光美少女」單元的一個女子正在某應召站賣淫,該應召站以台灣妹為主,性交易1次收費5千元,該名女子也是台灣妹,但因參加過電視節目,收費抬高為8千元。

本刊記者友人透過關係聯絡上該應召站,和該名女子約好在中和某家汽車旅館見面。結果一位身材高挑、面貌姣好的女子上門赴約,女子自稱19歲,花名「紫婷」,但對於自己何時參加電視節目錄影與何時播出卻說不出所以然,被逼問後賣淫女才坦承,是應召站要求一些「條件較好」的女子,假藉曾參加過電視節目或平面攝影模特兒的名義,抬高自己的身價,讓嫖客自以為「賺到」,實際上卻當了「冤大頭」。


自稱曾參加電視節目「陽光美少女」來抬高身價的應召女子,被嫖客識破後,悻悻然走出汽車旅館。

撰文:調查組 
攝影:攝影組 
繪圖:繪圖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