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傳真

陳孝萱孤獨過母親節 詹仁雄男男當街擁抱

陳孝萱跟詹仁雄於去年10月辦理離婚登記之後,兩人生活就像是不再交集的平行線,陳孝萱忙著照顧兒子,詹仁雄則仍一頭栽在工作與交際間,更與男性友人在KTV前擁抱近1分鐘,陳孝萱則只能獨自回家陪伴母親,過第一個沒有兒子在身邊的母親節。


詹仁雄(右)和男性友人走出錢櫃KTV,旁邊跟著位戴棒球帽的男生,最初一前一後,卻緊跟著詹仁雄後就抱起來。

製作人詹仁雄和陳孝萱去年十月發出「離婚」聲明稿,震驚娛樂圈,「離婚」原因眾說紛紜,外界直指是因詹仁雄交友圈複雜有關。有一說詹仁雄和某音樂台公關太過親近;也有一說詹仁雄和一位知名的有夫之婦關係曖昧,導致陳孝萱心碎;更有一說是詹仁雄的性向成謎之故。近日本刊目擊他和一位男性友人當街「抱抱」近一分鐘,則引發更多聯想。


5月11日 14:12
母親節當天,兒子詹仁雄跟,陳孝萱獨自一人開車出門去陪媽媽,顯得有些孤單。


5月9日 02:53
詹仁雄(左)在道別前,男性友人突然擁抱他,當時詹仁雄的手機還亮著,表示還在電話中,詹看友人如此熱情,也不管電話,和男性友人擁抱了許久後才鬆手。

帶著酒意 深情擁抱

五月九日凌晨一點多,本刊在SOGO錢櫃門口直擊,很愛講電話的詹仁雄帶著一些酒意,一直講著手機走出錢櫃大廳,旁邊還跟著一群人,走出門口時,原本走在詹仁雄身後,穿著黑外套、戴著棒球帽,長相俊秀的男子紅著一張臉,在臨上車前,忽然走近詹仁雄的身邊,猝地抱住他,兩人就在賣香腸的小販旁邊緊緊的擁抱起來。
詹仁雄一開始還有些反應不及,手上還沒斷線的電話閃著光亮,可見仍保持在通話狀態,被男子抱住幾秒之後,詹仁雄很快也摟住黑衣男。兩個大男人就在大庭廣眾之下,深情的擁抱了近一分鐘才放開,兩人所有的言語,似乎都藉著這個擁抱,相互傳遞而出。抱完後,詹仁雄已忘記還沒說完的電話,男子跟他分別叫了車,匆忙離開。

性向成謎 前妻護航

詹仁雄離婚後的生活依舊多采多姿,常可看到他跟友人在夜店小酌或狂歡的身影,反觀前妻陳孝萱離婚後,似乎忙著為兒子拚生活基金,不是帶著鐵弟去上課,就是在工作的場合看到她。但在溫馨的母親節當天,陳孝萱卻顯得格外孤單,因為這天是詹仁雄跟鐵弟相聚的日子,寶貝兒子跟著爸爸,本刊直擊五月十一日母親節當天,陳孝萱穿著紅色上衣、白色短裙加內搭褲,獨自一人駕車出門,陪伴媽媽過母親節。
在詹仁雄和陳孝萱結婚前,圈內就盛傳詹仁雄性向成謎,即使在和陳孝萱熱戀期間,也常有圈內人看到詹仁雄和男性友人互動親密、感覺曖昧,因此當詹仁雄和陳孝萱離婚後,圈內又傳出,離婚的原因是「因為陳孝萱發現詹仁雄真實的性向」八卦傳言,更有記者曾詢問陳孝萱此事,不過陳孝萱聽到傳言時,笑笑回說:「不可能,這個傳言太可笑了!」

自從離婚後,陳孝萱自食其力賺錢,目前她以接活動擔任來賓為主。為了照顧鐵弟,將所有時間都花在兒子身上。



離婚生活 精彩愜意

離婚後,詹仁雄搬出兩人的愛巢,生活仍過得更愜意、自由,無論是男生或女生的邀約更是來者不拒,只見他常跟友人流連夜店談笑、打屁,往來者都以男士為多,他也常跟好友廖鎮漢、孫芸芸夫婦聚餐,似乎對恢復單身生活十分滿意。
而陳孝萱離婚後自食其力,雖然大多時間要照顧兒子,無暇跟朋友相聚,而且縱有多部戲劇找上門,也因為她怕工作時間太長,沒時間陪伴兒子而拒絕。自從離開《開運鑑定團》節目的主持工作後,陳孝萱以接活動代言為主,生活就像是規律的公務員。
目前陳孝萱為momo購物台的「Simply」保養品擔任形象代言人,預計有一百萬元的酬勞入袋。儘管目前身邊沒有男人陪伴,生活重心全部在寶貝兒子身上,但離婚一年的陳孝萱,坦言如今過得自在。陳孝萱透過經紀人Sam表示:「我已很習慣目前的生活,過得很快樂,母親節當天是去陪媽媽吃飯,不是一個人過節。」經紀人強調,希望媒體不要再把陳孝萱塑造成悲情的形象。詹仁雄接到記者電話則表示不想作任何回應。


電影首映會結束後,詹仁雄和廖鎮漢、孫芸芸夫婦一起吃火鍋,離開時廖還拿起雨傘幫孫撐傘,顯得很體貼。


詹仁雄工作繁多,即使跟廖鎮漢、孫芸芸夫婦相約吃飯,也不停拿著手機講電話。

男生玩親密


撰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編輯:編務組 
資料:研究組 
部分圖片提供:《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