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找一顆無慾之心 台灣寶格麗董事總經理胡瑞

爺爺是孫文辛亥革命盟友、爸爸是戒嚴時期,唯一賣高官凱迪拉克的汽車代理商。胡瑞的顯赫出身,為事業鋪陳出別人走不到的捷徑。從小浸淫在收藏世界的她,30歲不到,就成為佳士得台灣首位員工,在台開疆闢土;7年前轉戰頂級珠寶市場,靠豐厚人脈,每年業績以2成速度成長。
置身奢華產業的她,心底嚮往的卻是古老文明,平常是華麗派對,休假卻愛穿短褲買菜。在她的反差人生中,喜歡說自己「轉了很多世、有著很老的靈魂。」在販賣浮華之外,她反倒為自己找一顆無慾之心。


不笑的時候看起來頗嚴肅的胡瑞,是同業口中「精品圈的大姊大」,雖然剛入社會的時候連開水都不會燒,但其實是個很會照顧人的巨蟹座。

胡瑞 小檔案

生 日:7月18日(堅持女人年過40歲以後,年齡是祕密)
學 歷: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
經 歷:台灣佳士得代表、台灣蘇富比董事總經理
最喜歡:奧黛麗赫本
最討厭:不誠實
座右銘:人生隨時都在成長,要時時反省自己,以善為出發點。

四月底,在晶華舉行的寶格麗世界巡迴展上,藝人張鈞甯脖子上一億一千多萬元華麗項鍊,重達三三.四五克拉的紅寶石,閃到台下的貴賓和媒體眼睛都亮了!台灣寶格麗董事總經理胡瑞目不轉睛說:「台灣的頂級珠寶賣得很好。」也因為台灣貴婦的消費潛力,讓寶格麗集團將世界巡迴展首站給了台灣。


胡瑞(前排中)旅行時,嚮往古文明,尼泊爾、印度、喀什米爾都去過。圖為她赴西藏旅遊的照片。(胡瑞提供

假期 禪修撫心緒

做的是珠光寶氣的生意,但胡瑞私下卻走素淨風格。英文名字「芭比」,但她跟嬌貴芭比娃娃截然不同,個子很高、聲音低沉、說話直來直往;採訪前,員工臨時幫她掛上自家項鍊,她身上最顯眼的卻是寶格麗不賣的翡翠戒指;她在流行的行業裡衝鋒陷陣,心底渴望的卻是尼泊爾、西藏、印度等古老淨土。
頂級珠寶巡迴展如火如荼展開,胡瑞卻趁著五一勞動節的假期,參加白教明珠仁波切禪修法會,「我學大手印、吃素也已經二十三年,最近太煩了,情緒難免波動,需要去放下。」
胡瑞的家世不錯,十五歲就被送到美國,可能是衣食無虞,胡瑞說自己「很晚熟」,「從小無大志,想嫁給做麵包的,天天都有得吃。」「直到大學畢業,考上華航空姐,但我爸爸擔心我粗手粗腳,會把咖啡倒在客人頭上。」

名媛加持 寶格麗


張鈞甯戴的鉑金鑲嵌鑽石與紅寶石項鍊,要價1億1千萬元。


藝人章子怡來台參加電影《夜宴》首映,戴的這條Lucea鑽石頸鍊,售價233萬元。


連勝文的妻子蔡依珊,腕上這支寶格麗彩色寶石錶,要價51萬7千元。

家學 連結佳士得

「我做的大致上都是祕書方面的工作,從新航業務經理祕書做起,待過光華投信,也幫英國石油(BP)在台灣找加油站用地;最後在台灣氰胺公司擔任祕書,全都只待了一年左右。」怕我搞不清楚,胡瑞補了一句:「就是賣歐羅肥的那一家。」
「一九九一年,佳士得在台灣成立分公司,當時另一家國際拍賣公司蘇富比已經來台八年,因為我英文不錯、有祕書經驗,而且我爸爸還有收藏背景,於是我就成了台灣佳士得的聯絡人。」
胡瑞承認這工作與家學淵源有關係。「我爸爸曾經是全台灣收藏錢幣最多的人,後來全都賣給鴻禧集團的張秀政。」她說:「因為我知道如何拍賣,在那個年代,台灣還只是古董的倉庫,只收不賣,懂得拍賣的人並不多。」
「剛開始,辦公室連電腦都沒有,只有一台打字機和電話,那時候台灣還沒有拍賣,我為了找買家,把拍賣目錄寄給我認為有錢的人,包括以前的老闆和我聽過的人。」在佳士得待了四年,業績不斷超前,對手蘇富比乾脆把她挖過去。

胡瑞在拍賣會上專攻翡翠,「其實我最有興趣的是宋瓷,但台灣翡翠比較多,比較有機會看。一九九八年蘇富比的翡翠幾乎全都是我賣的!」


在拍賣市場10年,胡瑞(中)如果不是上台翻譯、解說拍賣商品,也會在台下代客戶投標。(胡瑞提供)

好奇 轉進精品業

「二○○一年我申請調到蘇富比美國分公司,出發的班機都訂好了,卻有獵人頭公司又找上門。我是個非常好奇的人,在路上有人發DM都一定要看看是什麼內容,為了想知道是哪個品牌,就答應了面試。」
「我一開始聽說頂級珠寶,還以為是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後來對方答應在我出發當天早上面試,我個性很調皮,他們問我怎麼形容自己,我還說:『一個很高的中國女人。』」
二○○一年二月,寶格麗結束迪生台灣代理,正式成立台灣分公司,「剛開始,只有麗晶精品和敦南SOGO二家店,九個員工,我每個銷售人員都自己面試,只要感覺OK,談二句話就錄用,七年來,維持每年開一家新店的速度,到今天已經快七十位員工。」

鎖客 培養VIP

胡瑞坦承:「我對員工很凶,連一個錯字都會抓出來,這個年代的人缺少對自己負責的精神。」不過,「我接受員工跟我有不同意見,我們可以討論,有時候甚至會爭到脖子冒青筋!我不可能永遠都對,不過,九○%都還是我對啦!」
「雖然很凶,但是我對員工其實也很好,可能是巨蟹座的關係,我很會照顧人,都會關心他們的生活。」寶格麗行銷經理盧威丞證實:「芭比真的很愛照顧人,簡直像我媽,每天都盯著我吃維他命、喝雞湯!」
拍賣公司出身的胡瑞,深諳培養VIP的重要,每年都會在北中南各舉辦至少一、二場的頂級VIP珠寶鑑賞會,並採預約制,讓嬌客可以獨享時段仔細選購,新品上市前,也一定會邀請主顧客先睹為快。


身為台灣寶格麗的操盤手,平日胡瑞(右)身上卻見不到彩色寶石的蹤影。採訪前,店經理(左)忙著幫她戴上價值420萬元的鑽石別針撐撐場面。

曝光 拉攏潛力股

對於初入門的客戶,胡瑞也沒有忽略,「其實,珠寶人人買得起,只是看覺得重不重要,像我們有三萬多元的戒指,年輕人也買得起。」為了拉攏年輕潛力股,舉凡金馬獎、金鐘獎、金曲獎等大型頒獎典禮,都贊助女星行頭,增加曝光率。
在她毫不鬆懈地督促下,台灣寶格麗七年來成績亮眼,但是礙於總公司政策,她只願意透露:「每年都有至少二○%的業績成長。」從去年一間門市平均營業額約一億五千萬元來估算,台灣寶格麗去年至少也有八、九億元的成績。
專做精品公關的鈞霈公關總經理江淑惠表示:「台灣的精品市場從二○○○年至今,至少成長一倍;寶格麗也是其中表現亮眼的一家,尤其是這二年,成長應該不止二○%。」與胡瑞相識多年的江淑惠說:「她是精品圈的大姊大,九○年代台灣的奢侈品、精品行業還不成氣候,她已經在拍賣界做得有聲有色。」


奧黛麗赫本是胡瑞的偶像,以前隨身帶著她的照片,發現有赫本封面的記事本後,如獲至寶,現在到哪兒都帶著。

婚姻 隨緣不強求

休假時,胡瑞過得很悠閒,「我很喜歡睡覺,每次睡前,都會有一種『好幸福!要睡覺了』的心情;假日睡醒,就看書,或者一個人去看電影,如果出門,我會先去綠色小鎮喝精力湯,然後去大潤發買菜。我常穿著短褲邊走邊吃冰淇淋,熟人看到都覺得不可思議。不過我的生活範圍就這麼大,朋友都笑我搬不出仁愛圓環二千公尺的範圍。」
胡瑞曾經說過:「我可能很多世都是男人,所以和男生特別容易聊得來。」於是我硬著頭皮,問了她一個年過四十、單身女性都不喜歡的問題:「妳有打算結婚嗎?」胡瑞不以為意地說:「沒有不要啊,別人說我眼光很高,當然高,因為我長得高、眼睛位置也高。不過,我十五歲就出國,很多怪癖,現在則是太老,男生總是往年紀輕的選。也許說穿了,就是我沒欠債吧,所以這一世不必還什麼人。」

後記

很多受訪者會說,自己是《壹週刊》忠實讀者,訪談過後,就知道是客套。但胡瑞就真的有認真讀過本刊「企業人」欄目。當我們要求到門市再訪問1次的時候,她立刻說,我知道你們要拍不同場合、穿不同衣服的畫面;訪問過半,她還提醒我:「妳現在是不是要問我座右銘了?」
不過,問到業績時,她三緘其口,寫企業人怎麼可能不提數字?胡瑞認真地找來員工商量,「每年成長至少20%。」這是她唯一願意吐露的數字。看來她是本刊忠實的讀者,卻不是有求必應的採訪對象。


專賣頂級珠寶的胡瑞,辦公室窗台上竟是旅行帶回來的小東西或朋友的餽贈。

胡瑞 的顯赫家世

胡瑞對自己的家世輕描淡寫地說:「還不錯。」本刊調查,不僅「還不錯」,而是「顯赫」。她的祖父胡鄂公是同盟會員,參加過辛亥革命,早年曾是共和會的幹事長;民國成立後,胡鄂公在天津創辦《大中華日報》,參加過反對袁世凱的組織,1913年更當選國會議員。

但是胡鄂公卻在1922年祕密加入共產黨,還一度擔任中共北京臨時市委宣傳部長,後來被捕脫黨。抗日戰爭爆發之後,胡鄂公在上海擔任《時事新報》發行人兼總經理;國共戰爭之後,胡鄂公來到台灣。

胡瑞的祖母孫蔚強,當年也是同盟會的成員;名書畫家齊白石的第二任妻子胡寶珠,曾是孫蔚強的丫頭,所以胡瑞老家還有從未在市面公開的齊白石揮毫扇子,為家族收藏更添色彩。

至於胡瑞口中輕輕鬆鬆說著「代理進口車、收藏錢幣」的父親胡公魯,曾是通用汽車台灣總代理,當時總統及官方所用的凱迪拉克座車,全由他一手包辦;在那個貨幣管制的年代,經常能從國外買回中國古錢幣,所以他的錢幣收藏之豐,堪稱台灣之最。也因為他收藏錢幣、雅好藝術,常帶著胡瑞上博物館,為她日後進入拍賣及頂級珠寶打下基礎。


胡瑞的父親胡公魯(右一)大有來頭,除了是個成功的商人,年輕時還曾跟前外交官陸以正一起出任韓戰的美軍翻譯官。(胡瑞提供)


瘦高的胡瑞(左)也曾是圓嘟嘟的健康寶寶,那個年代家裡能有庭院、專屬的戲水池的小朋友,的確不多。(胡瑞提供)

撰文:陳盈珊 
攝影:陳肇英
資料:劉嘉芳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