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九把刀

《二哥哥很想你28 謝謝妳沒有說那些話》

狗狗Puma陪伴我們家14年,牠年輕的時候我們青春洋溢,牠老的時候,我們家也老了。在那14年裡,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我遇見了她,寫了小說,學會放聲大哭,開始戰鬥…


插圖.高文麒

白色的車子停下,凶狠模樣的男子朝更高的山上開去,繼續他的棄屍之旅。
下了車,我們竭盡所能地道謝,然後在觀霧山莊找了一個便宜的房間住下。
記得住宿費才六百多塊,還附贈一桌超級美味的晚餐。
吃到快吐才罷手。我們在附近隨意走了走,一近傍晚,霧就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為了不想碰上靈異事件,我們只是稍微晃了一下就回到房間看電視。
老實說我每分每秒都在思考明天退房後,該如何解決沒有汽油這重大問題。
毛毛狗再白痴也看出來了,但她絲毫不擔心、或不想擔心,她只是很大而化之地重複:「別擔心,公公,船到橋頭自然直!」
睡覺前我到觀霧山莊的大廳問服務人員,能不能夠賣我汽油,得到的答案都是:「天啊!你怎麼沒有在竹東加油站把油加滿啊!」好像我是故意自找麻煩。
我煩死了,偏偏還聽到幾個同樣夜宿在觀霧山莊的大學生,興高采烈地討論著如何在凌晨時分騎車攻頂、看壯闊的雲海日出的計畫。
賽咧,好羨慕,可我沒有汽油是要攻個屁啊,我可以平安下山就偷笑了。
沒辦法了,我只好動用我的男人魂。
我打了公共電話給還在交大醉生夢死的室友義智。
他為人耿直不屈,一身正氣…也就是很好騙。
「義智,我聽說你是交大管科最有義氣的男人,這個傳言是真的嗎?」
「雖然不能說全部正確,但八九不離十啊。」義智謙虛地說。
「義智,所謂的義氣,到底是什麼呢?」我語氣中帶著情感。
「…你要幹嘛啦,九把刀?」義智冷冷地說。
「我在觀霧山莊,機車沒油了,你幫我帶一瓶九五無鉛,當年分的頂級精釀汽油過來,中午到就可以了,因為我早上要跟毛毛狗在附近走路玩。謝謝!」
「九把刀…」
「嗯?」
「不要!」
義智幾乎要掛上電話的千鈞一刻,我大叫:「叫孝綸來聽!」
接下來就是換冷血、殘酷、但說不定竟然有義氣的孝綸接電話。
「孝綸,明天中午拿一罐汽油到觀霧山莊給我,我車沒油了。」我淡淡地說。
「不要。」孝綸也淡淡地說。
「…」
「…」
「如果你卡在觀霧,車沒油了,我一定騎去拿油給你。」
「放屁。」
我們大概是一起掛上電話的吧。
雖然我剛剛真的是在放屁,但還是滿臉恨意地走回房間。
看了當時很紅的《台灣靈異事件》當睡前的電視節目後,我們兩個就很害怕地抱在一起睡覺。但整個晚上翻來覆去,我一閉上眼睛,就想到機車一路攻山上來的鉅額時間—這還是有油的狀態。如果沒有油地滑下去,明天說不定要夜宿在荒山野嶺中。
「公公。」毛毛狗含含糊糊地說。
「唉。」我抱著有點胖胖的她。
「如果你真的很擔心,我們明天一大早就下去,也不要玩了。」
「可是好不容易到了這裡,不玩一下…」
「一直擔心也不會突然出現汽油啊,我們早點下去,就可以早點把問題解決啊。」毛毛狗的聲音一半都被枕頭吸了進去,模模糊糊地:「可是,你現在要好好睡覺啊,這樣明天才有精神。」

「嗯。」
「有精神,才可以照顧我啊。」毛說了關鍵的一句話。
「…好,晚安。」我努力閉上眼睛。
南無阿彌陀佛。請保佑我們。
隔天一大早。
吃完贈送的早餐,又多買了一堆逃命用的乾糧裝滿包包後,我們就出發下山。
永遠都記得,從觀霧山莊每往下一公里,就有一個告示牌清楚標示出來,毛毛狗跟我就在那個告示牌旁邊合照。每推進一公里,我們就擊掌擁吻一次。
我想如果不幸發生山難了,好歹照相機可以代我們說出很多故事。
一開始是刻意地說說笑笑,久了,出奇的,我漸漸拋下昨晚的憂愁煩惱。
因為我手裡牽著的,可是沒有停止過蹦蹦跳跳的毛毛狗。
她完全享受了整個過程。
走著走著。
「妳看!這是乾掉的蛇耶!」我眼睛一亮,蹲在路邊。
「真的耶!不過好小喔…」毛毛狗跟著蹲下。
走著走著。
「公公,如果我們下山迷路了,我走不動了,你會揹我嗎?」
「可是妳最近變胖了耶。」
「你很可惡耶!」
走著走著。
「毛,謝謝妳。」
「謝什麼?」
「謝謝妳沒有發脾氣,謝謝妳沒有說…就跟你說吧,那個時候我就叫你加油,你就應該加油這樣的話!」
「出來玩很開心啊,跟公公出來玩更開心啊。」毛毛狗天真無邪地說:「反正只是沒有油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事情一定可以解決的。」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看到那台可憐被我們遺棄在深山裡的小機車。
淋了一整夜的露水,它看起來的樣子好像在發抖。
我們相視一笑,一前一後坐上去,開始絕妙的下坡之旅!
「公公!」毛的聲音緊緊貼著我的背。
「阿毛!」我大叫,風從耳際一道又一道劃過。
「風好涼啊!哇!」
「超級棒的啊!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啊!」
我用煞車跟腳同時控制下坡的速度,一邊祈禱這樣的順境可以持續久一點。
遇到地勢平一點的地方,就心不甘情不願跳下來用牽的。
渴了就喝水,餓了就吃餅乾。
無聊就聊天,不聊天就讓毛緊緊抱著我。
「公,你有沒有想過,花錢把油表修好啊?」毛虧我。
「據說要一千塊耶!」我斷然拒絕。
就這樣亂七八糟地滑到半山腰,終於出現了奇蹟似的人煙。
我向原住民買了兩瓶五○○西西的汽油,總共花了一百塊。
嘖嘖,真的是給它有點貴到,但白痴才不買!
解決了唯一一點點的擔憂,接下來就是心情超好地繼續滑下去。
看著幾乎一動也不動的前方,左右卻是不斷往後飛逝的風景。
—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總之是有點鼻酸的快樂吧。
這裡是觀霧。渾名「雪霸國家公園」。
有油上去,沒油下來。
但又怎樣?
「毛,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今天。」
「我也是,不可以忘記喔!」

作者簡介

九把刀,一九七八年製造於彰化。自一九九九年開始創作,至今完成四十本書,作品陸續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線上遊戲。是當今華人文壇創作類型幅度最大的作家。作品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殺手系列》《獵命師傳奇系列》《樓下的房客》《短鼻子大象小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