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檔案

按出高潮 芳療師夜變牛郎

前陣子講男公關的日劇「夜王」在台灣熱播,男主角從爆走族變成夜世界之王的故事,更讓牛郎們覺得前途無量。但真實世界裡,牛郎亨利(化名)卻奮鬥得很辛酸。想當專業芳療師的他,就算賣肉、幫女客愛撫都難以生存;兼職當牛郎,看似風光,卻要夜夜上街拉客。表面上,他是吃了女人豆腐還有錢賺,超好康,其實內心煎熬無人知。


先戴好蓬鬆羽毛剪假髮,亨利才開始化妝,他把臉畫白、眉描濃,準備開始夜間獵殺行動。

從新竹來台北打拼的亨利(化名),現在身兼三職。賣車的菜鳥業務員,賣肉的芳療師、也是賣笑的牛郎。除了賣車,不太在行,後兩項,他都很強。
「力道、手法很重要,要依照人體淋巴流動方向來按摩…。」亨利想展現他的專業,但見我們提不起興致,默默換了內容:「女生『海邊』(指鼠蹊部)這裡的淋巴真要按是很痛的,按法由內而外滑出,但通常客人喜歡我們手指輕一點,最好是由外而內,還要『不小心』滑到她們的『妹妹』…。」他一直想好好當名男芳療師,無奈女客人也大多不要亨利的專業手法,只要溫柔調情。


牛郎只是兼職,亨利真正工作是男芳療師,他手法溫柔專業,常讓女客放鬆到想做愛。

大變身 妖氣衝天

亨利本來就話少,按摩時,只會輕聲問:「這樣的力道可以嗎?」配上中規中矩的西裝頭,背心、運動褲,令他看起來更加靦腆。瘦小的他,其實精壯,油壓時手爆青筋,賣力又細心的模樣,的確像是熟女喜歡的那款弟弟樣。
午夜時分呢,他來個大變身,戴上超蓬鬆的羽毛剪假髮,擦上白粉底,五分鐘,所謂的傑尼斯裝扮就完成,換了裝,就像換了個人,酷ㄙㄟ都出來了。我們跟著他走街拉客,才發現,林森北路跟他一模一樣髮型、甚至比他還高聳的牛郎超多,整條街妖氣沖天。
「這髮型是現在牛郎界最流行的,比較日系style吧,把臉畫白是因為店裡很黑,你要夠白才能被看見,並非故意畫成小白臉,我不太喜歡被叫小白臉。」亨利有點矮版東山紀之味道,他說,他在店裡排不到前五帥,他們店裡有像費翔的副理、像裘德洛的經理,最紅的大班則被稱為鴨界李準基。「氣質當然還是不同啦,大家『牛味』比較重一點。」他看記者不信,解釋道。
亨利會進鴨店兼職,主要是為多賺點錢好還債。他本來的正業是芳療師,去年跟新婚的太太回老家開的芳療館倒了之後,他只得北上打拼還債。亨利在這家仕女俱樂部做宵夜場,宵夜場主要客人是剛下班的酒店妹,白天話不多的他,在宵夜場,竟主要扮演熱場角色。「酒店妹不是來哭、就是來鬧,我帶一群男公關跳恰恰群舞,她們就笑得心花怒放,才high完,一轉身,美眉想起傷心事,大哭起來,我馬上讓她靠肩,抱著她、輕聲安慰她。」


進牛郎店上班前,亨利得先掃街拉客,通常他都找已喝到有點醉的女生去店裡續攤。

剛入行 看鳥尺寸

深夜的亨利,不再靦腆,講話偶爾望著對方眼睛,帶著不具殺傷力的電力,他聲音非常溫柔細小,記者每次都要靠過頭去才聽得到,他緩緩說:「這樣女生才會自己貼近。」原來是亨利的必殺技。
他說,自己多半靠朋友捧場,出場都去吃飯,不知是不是礙於已婚身份,他只輕描淡寫,「偶爾也會睡覺啦,但我不收錢,那只是一種手段,讓你卡住客人,我不可能陪客人睡個覺,還先跟她講,那等一下要付我五千喔,也太沒格了。」
做牛郎,亨利少少陪睡,還不收錢,但他剛入芳療這行時,卻是以接S為生。「我十九歲就入行,第一家店是台北最有名的男士沙龍,老板叫豹哥(化名),那裡幾乎都是同志客。我高中同學帶我去應徵時,老闆要先看一下『條件』夠不夠。他叫我脫掉褲子給他看看,還放了A片,勃起速度不重要,只看大小。」
同志客,亨利再三強調,他完全沒辦法接受,他可以幫他們按摩,但不可能讓同志動他,更不願幫同志吹喇叭。本來在這行,男芳療師若不接同志客,幾乎很難生存,但亨利因身材較瘦小,較不具侵略感,慢慢也有些女客人找他。


帥不過貌似李準基的大班,亨利多扮演帶動氣氛角色,瘦小的他其實很討厭脫衣,但為了搞熱場子,他也只得拼了。

澳洲客 強壓上床

「大多都是外叫客,有些是豹哥幫我接的,有些是看報紙來的。」外叫按摩服務,一定是在床上按,床上,本來就想像空間很大,「不是調情,就是要做愛,去的時候,已經有心理準備。」亨利坦白講,他當時根本不會指壓、油壓,老板也沒教,每次都隨便摸來摸去,最終都只是性服務。
「通常按摩加半套的價錢是一小時3000元,全套的話就4000元,老板跟我六、四拆帳,我做過錢最多的一次是7000元,那是豹哥幫我接的商務客。她是個澳洲人,應該四十幾歲吧,每次來台北出差就住在市區很有名的一家五星級飯店,她好大隻,有170公分以上吧,又雄壯,原來女強人都長這樣。
﹁我幫她按不到半小時,她就一把抓我上床,那次…是我被上了。」被澳洲女客強上,亨利沒什麼特別感覺,對他而言只是比較特別的經驗,畢竟不是很多人有機會跟洋人上床。不過,後來澳洲女強人再點他,亨利就不敢去了。
年輕時,亨利敢做這行,當然也抱著愛玩的心態,覺得可以摸遍各式女生,但摸久了也膩,反而想學真功夫。


亨利個子雖小,但很精壯,當初進男同志舒壓館應徵時,必須經過脫褲看尺寸這關,他輕易通過了。

想做純 女客不依

他到大型的沙龍館,學了很多手法、技術,他想好好幫人純按摩、舒壓,可惜,找男芳療師的正常女生不多。
「十個裡面,大概只有三個是要純油壓,其他都還是希望多點別的…。」做久了,亨利已很瞭客人,「我一進去,看她沒穿內褲的,就知一、二,若又拒絕我準備的免洗丁字褲,那意思就很明顯了。另外我們通常先按背,但才按沒幾下,就急著轉過身來,翻正面給你按的,多是飢渴型。按摩時不小心碰到『妹妹』也是試探法,如果沒有特別抗拒,就是悶騷型。」
他的朋友,誇他雙手萬能,能按出高潮,他說,其實女生只要被按摩,身體放鬆,都會想上床,但不可能光按摩就高潮,一定要手指加舌頭的運用。「不管指功或舌功,都不可以太躁進、太用力,這反而讓女生緊張,最重要是,今天花錢的是她們,你就要做到像在服侍,不能像在搞她們。」
他還做過很多夫妻客。「有些先生會先跟我講好要做到什麼程度,譬如是光用手愛撫,還是手加舌,或者是做完全程。大部份是我幫太太舒壓、愛撫,太太濕答答時,再換先生上。
「還做過一次3P,那對也是自稱夫妻,但那先生滿老,起碼五十幾歲吧,太太就很年輕,我做到一半,那老伯就加入,我嚇一跳,但還要裝鎮定,還好那老伯射得快,沒有尷尬太久。」會有夫妻客,這令亨利相當不解,他後來上網查,發現也有滿多換妻俱樂部,他心想,或許是某些人的特殊癖好吧。但他自己是完全無法忍受太太身體給別的男人碰。


按到大腿深處,腿會慢慢張開的女客人,想要的服務也不一樣。

手指巧 陰陽調和

「像我太太在別家芳療館做大夜班,有人懷疑她會不會在做半套,我確定她是櫃台,我會打電話查勤,她每次都很快接電話,表示她真的沒在幫人按摩。」
亨利能放下身段賺女人錢,主要是他從小就對女生很細心,「我從以前就是會幫女朋友洗內褲,發現內褲上有不對勁的分泌物時,會帶女友去看病的那種。我會叫我太太不要喝太冰,女人喝太冰,白帶會很多。我會從生活細節去疼女人,希望女人很幸福、舒服。」
亨利小四開始就學鋼琴,到國中變壞才沒學。他手指溫柔靈巧,可能跟會彈琴有關,「我彈李察克萊德門的那種爬音,很厲害,曾在牛郎店露過一手,大家都嚇到。」男生聽到亨利做這行,都很羨慕,亨利內心卻常常會有衝擊。「做的時候,也覺得也滿不錯,還有錢拿,但做完,夜深人靜,也會反省這樣子…是對的嗎?」
因為想慢慢走入正軌,亨利現在牛郎店去得較少,一個月頂多三、四天,都是去帶活動炒氣氛。
「我現在又成立了一個小型的工作室,有幾個酒店小姐是固定客人,單純舒壓按摩的。」亨利說,芳療按摩真正是要男做女,女做男,這樣才有陰陽調和,磁場才能互相幫助,大家不該想歪。他希望未來能好好施展真功夫,可以不用再射精了。


為開發芳療客源,亨利常上網搜尋仕女、熟女等網站,但進入後發現,這類網站會員多是男網友。

神手亨利

年齡:30歲 
身高:167公分
體重:55公斤 
星座:雙子座
學歷:高中畢 
專長:指壓、油壓
絕技:鼠蹊部巧碰「妹妹」 
性對象:很難算
交過女友:約七個 
性格:溫柔體貼
婚姻狀況:新婚一年


走在林森北路的亨利,看起來就是鴨味十足,他很疼女人,有條件賺女人錢。

鴨場類型

亨利說俗稱的鴨店、牛郎店,真正多叫仕女俱樂部,大致分午場,晚場、宵夜場。午場(舞場),就是下午場,多是愛跳舞的阿姨,優點在於生活作息可以正常,會跳舞的斯文男適合到午場發展。
晚場八點到十一點,多是貴婦、被包養的輕熟女,較凱,出手大方,要用戀愛客方式經營,風趣的紳士,或型男較搶手。
宵夜場是凌晨兩點到早上八點,多是下班的酒店妹,陪玩就好,大多是七年級小鴨,主要賺酒錢,優點是,多是美眉客。


結婚後,來台北打拼的亨利,身兼三職,白天他是中規中矩的汽車業務員,但芳療用的工具包也隨時帶著,怕有客人約他油壓。


亨利很會唱歌,最拿手陰柔抒情曲,難得唱慢歌,他情緒跟著複雜起來。


看到路邊性感美女看板,亨利忽然衝上前去耍寶,他大叫:「真的想好好幫人按摩啦。」

糾察隊
猛男TONY 經營LuLu spa

我也常做到夫妻客,其實沒什麼好納悶的,因為那些多半是老公不舉。也不需要感到尷尬,把自己當成一個幫助夫妻床蒂情趣的專業芳療師就好,像我常按到老婆一直叫,老公在旁邊看得很high,我戳她胸,老公還說要再用力一點,我們能幫人家老婆舒爽,老公也感到很快樂,這樣的工作不是很好嗎。但是專業的態度很重要,不能一付也在享受的感覺。


撰文:楊筠 攝影:王辰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