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本經

默默在賺 江祖平

早年緋聞對象不分男女的江祖平,這幾年變得低調,1年將近3齣戲的產量,又演紅了本土劇《愛》中大反派謝明明,見報率雖不高,年收入照樣上看千萬。
江祖平穩穩當當把錢往口袋裡放,幫父母也為自己置產,「我是默默在賺!就不用去炒賺了多少錢。當一姐啊?不用!」
看江祖平穿起火辣露奶服裝站在路人面前毫不害臊(但會嗆路人不要隨便拍她)、回應自己的同志花邊新聞並不拐彎抹角…,其實她默默賺錢也好,不然這麼直又愛放砲,經紀人在一旁老是冷汗直流也不是辦法啊!


嗜看本土劇的師奶一提到江祖平必無好話,「那個謝明明怎麼可以那麼賤!」當個演員能被觀眾因戲中角色成功而咒罵,說來也該高興。
演了三百多集的《愛》,收視一直保持領先,江祖平對自己的角色有過研究。「謝明明就是比較時尚化的大嬸啦,大嬸就是我買這五塊錢你就得送我十塊錢的蔥,她就是會為了很小很小的自私去傷害別人。」


對愛情 很勇敢

戲裡耍狠;戲外江祖平緋聞對象也夠令人咋舌,包括李李仁、藍正龍、馬志翔、潘慧如前經紀人Mini…,率直敢言的她吸引男人也吸引女人。談到過往感情,江祖平過盡千帆有些滄桑,「人就是這樣啊!三十歲以前精采就夠了。只能說個性使然,因為我跟比較男性化的女生比較好相處…」
「到底是不是女同志?」我開門見山問。
「這麼說好了,如果今天政府像國外一樣認為同志不是怎麼樣的情況,大家在道德範圍上能接受,timing對了,我覺得我也可以交女朋友,就像交男朋友一樣地輕鬆。我相信很多中年的人,在當年那個情況,她們需要壓抑,但現在都什麼時代了,為什麼需要壓抑?而且我又不是一個壓抑的人。
「所以我是,我一定會說是!」然而江祖平還是加了一條但書,「如果在一切社會道德範圍內,一切能就緒的話。我相信會很多人站出來,說不定有些人被那個情節煽動到,你才能意識到自己真正的性向是怎麼樣。我不會排斥,我很接受,但也不是(代表)——我就是啊!沒有這個事實你不能這樣講,以後發生的事也不知道,如果整個timing就是對的話,我OK啊!我也不會去排斥它。」
江祖平能回應的都回應了,也為自己留下很多戀情開放空間,老天保祐至少她沒跟我鬼扯一些成家生小孩的美滿計畫。


潘慧如前經紀人Mini(左)當江祖平(右)助理時,兩人因同住傳出同性戀情。(本刊資料室)


在民視《愛》中,江祖平(左)與劉至翰(右)有火辣床戲。(映畫提供)

走秀當場 被羞辱

能把性別議題講得理直氣壯已令我意外,一向給人「嗆腳」印象的江祖平其實想當諧星,而且還一直拿這事去嚕她老闆:「諧星是我本身個性的問題,在我退出演藝圈之前,我死都要當一次諧星。」
經紀人開玩笑,「接下來我們要去跟周星馳合作…」江祖平立刻耍寶:「屁啦!他新的電影(《長江七號》)電腦動畫就可以了,我不配!那動畫比我還貴。」
懂得自嘲比較容易面對挫折,十九歲時就出社會,江祖平早年練過幾年唱歌也當過model,然而她專心演戲的動力竟來自洪偉明的羞辱。
「我當model時在凱渥留過資料,沒簽約但他們找我走過秀。我生平第一次應該也是最後一次走秀,是日本廠商Issey Miyake的副牌,他們覺得我很日本臉,結果就挑中了,要走中間那種,一到我就挫屎!怎麼坐著的都是超高又瘦,我不到一百七,心想沒關係我要先穩下來,一定可以穿高跟鞋走秀,結果那場秀全都赤腳走,我好想跳下台去。
「在fitting時要穿人家的衣服走一次,(大笑)你知道那皺摺式衣服,我當場從四套衣服變成只剩兩套,因為洪偉明老師說:『這個牌子應該會很氣吧,怎麼會把他們的衣服穿得像燈籠啊!』好,對不起,我就自己默默去換上剩下一套還是兩套的衣服。燈籠!我這輩子再也不會穿Issey Miyake的衣服!哈哈哈。」
難怪江祖平演謝明明時被入戲觀眾臭罵,她可以當玩笑了,「我現在發現大家都很理性了,頂多跟妳說,妳演得很好,不要那麼壞啦!妳這呢壞我們不呷意妳,我呷妳說,生得水水抹這呢『嗆秋』(台語囂張之意)。其實我除了台詞之外的台語不太懂,結果一走到旁邊,就有人跟我翻譯『她叫妳不要再演得這麼賤!』哈哈!」
被罵賤還能自嘲,果然很有諧星潛力。


江祖平志願是當諧星,採訪拍照時她屢屢露出搞笑表情,非常努力證明她有喜劇潛力。


老是嚷嚷要減肥的江祖平面對鏡頭非常不隱藏,娃娃臉漸漸褪去之後,她也懂得展露性感魅力。

一隨性 就挫屎

長年軋戲,江祖平一下子演賤人、一下演師姐,這並不足以搞到她分裂,「我最多同時軋三部八點。做好心理準備,就是沒覺睡啊!已經習慣了。接戲對我來講,百分之三十是成就,百分之五十是興趣跟工作,百分之二十是嘸法度,是賺錢。」前陣子江祖平爆發腸胃型流感掛急診,又吐又拉,隔天她照樣進棚。
「我對錢會覺得沒有安全感。幾年前我為了大陸的戲,推掉台灣的戲,結果等到已經開拍了,對方才跟我說法令沒通過,用了大陸演員。我就完了,雙頭空,大概八個月沒有工作,差點把房子賣了。
「我瘦到四十四公斤就是那時候,很憔悴像骷髏頭,就很憂鬱一直窩在房間,兩個禮拜都沒出房間,連尿尿都沒尿。憂鬱錢怎麼來?後來就去找我老闆借,哈哈!我學到不能太隨性,一隨性就挫屎,我只有一個人的話OK,但我還有家裡的開支要付,我得有肩膀一點。」


從小江祖平就長得白胖可愛,但也因此一直為體重問題所苦。(江祖平提供)

照顧一家老小

江祖平幫父母購屋,也為自己和七貓一狗在新店買了四十多坪的房子。「本來住在永和樂華夜市裡面,很方便,對我來說很開心,我會搬走的原因是,我養貓。而且當妳很累好不容易軋戲一個禮拜回到家的時候,妳得從夜市口鑽進去,大家一直摸妳一直看妳啊,一直在妳後面。我也不戴口罩,我就是臉很臭揹個包包想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自從拍戲在平溪撿了一隻成貓,開啟了江祖平養貓之路,「民視攝影棚外面有很多貓聚集,我就準備飼料跟罐頭,通常我的車才到停車場,他們就跑出來了,」她滿臉認真說:「你真會痛哭流涕。」
「養貓狗後我比較不鑽牛角尖。到了三十歲,現在整個心定下來了,自己有個房子,有餘力去幫助流浪動物,這是我以前想做做不到的。接下來我再訂一個目標,想要在三十五歲以前把我所需要的錢存好、把家人安置好,然後我要出國念書。」


認清自己未來的人生目標之後,江祖平學低調不爭一姐,只要戲接不完、默默賺錢,她就感到滿足而踏實。

別奢望 人家體諒

三十五歲離現今還有五年,計畫表卻已在江祖明急躁的腦子裡,答答答答響個不停催促她。
「現在開始念獸醫太晚來不及,只能念獸醫看護。澳洲那個課程是三年,念完後可以去實習,實習完OK,院長願意幫你背書,你可以進行下一個course。
「我最大的願望是可以執刀做結紮,很多人有這個能力但他們嫌浪費時間、浪費體力,我會願意這樣做。當然在澳洲時還是要工作,現在存夠用的錢,只是能讓我自己安心。這就是現在為什麼我這麼拚的原因。」
我不信她真的無慾則剛,江祖平辯解:「我現在很開心,如今這個狀況我反而很怕還要去維持感情,已經三十了,不能奢望別人要去體諒妳。真的要談感情,希望對方是獸醫,哈哈!這樣比較方便。」
「要男獸醫還是女獸醫好?」
江祖平大笑並不閃躲,「都行!隨便了啊,唉喲!都已經炒成這樣了!」果然是見過世面,知道不管對象是男是女有分真心才最無價!

佛心惡女

《愛》演了1年多,之前大反派謝明明劇中使壞徹底,報載南部甚至有媽媽觀眾看得太入戲怒砸電視。
結果劇情大轉折,現在除了謝明明改邪歸正當起臥底無間道,真實生活裡,江祖平另接大愛戲扮佛心師姐,流浪貓狗掛嘴邊,整個人慈眉善目發佛光。連我稱惡女姐她都急忙撇清,「我才不是一姐,我扛不了,我不要扛!這是我人生的宗旨啊!爭什麼一姐呢?爭到國稅局來查你嗎?」放砲完畢,戲該如何演?路該往哪走?江祖平談笑用兵間倒是清清楚楚的。

女人不壞 江祖平

生日:1978年1月30日
星座:水瓶座
學歷:國光藝校戲劇科畢
經歷:15歲就簽約準備發片,19歲開始演戲、當model。因《大醫院小醫師》走紅,電視劇作品有30多部,近期以民視《愛》的謝明明一角廣為人知。
緋聞對象:(男)黃仲齊、李李仁、馬志翔、藍正龍、吳皓昇;(女)友人小威、經紀人Mini、經紀人林佳慧。
作品:《大醫院小醫師》《後山日先照》《煙雨江南》《再見阿郎》《意難忘》《錯愛》《出外人生》《愛》等30多部。

化妝:阿紫  髮型:Kevin(H-Park) 造型:佘筱茵 服裝提供:Ferragamo、Bottega Veneta 場地提供:台灣故事館(02-2388-7158)

撰文:唐千雅 
攝影:王志偉 
攝影協力:叢日 
影像合成:許哲源 
編輯:林品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