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檔案

村姑不傻 上床講衛生

電視劇裡村姑常是笨女孩的代名詞,一出場,都是被騙財、騙色的淒慘劇情。其實,現實生活中,有些村姑的傻氣反而滿可貴。來自南台灣的小鎮姑娘Cherry(化名),全身上下雖土味十足,但她仍懷抱夢想,一心勇闖演藝圈;性觀念傳統的她,不但很難被騙色,26歲前還根本是處女。破處之後呢?「做得很頻繁喔,但我都叫男友一定要戴『安全帽』。」村姑的性觀念,比很多辣妹正確。


來自鄉下的Cherry,一心想闖演藝圈、當模特兒,她身材高挑,其實經過專業訓練與改造,應該有點機會。

村姑cherry(化名)是在去年終於體驗了性滋味。
第一次性愛,她說一點都不害怕,只是滿緊張,還好男友非常溫柔,做足了前戲。同時證實了網路資訊果然沒錯,只要前戲足夠,一切就水到渠成,沒想像中疼痛。「充份地前戲,可以讓妳的身體濕潤起來,夠濕潤才表示妳準備好迎接男生的身體了。」Cherry覺得,男友按步就班的表現,讓她很放鬆,又像發現新大陸似地說:「原來男生做完愛,要休息個半小時以上,才可以再做一次呢,因為他們需要一定的時間再儲精。」她講性愛,像健康教育。

口交 太噁爛

既然她講得中規中矩,記者便順應她的方式,用比較健康教育的口吻提問,「那請問一下,有沒有幫男友口交呢?」「哈哈…,唉呦喂呀,你問這個太噁爛了啦!」她嚇得花容失色。「我還沒辦法做這件事,如果以後他真要我做,我可能也要叫他戴個『安全帽』(保險套)吧。
「其實,我雖然已經跟他做愛快一既然她講得中規中矩,記者便順應她的方式,用比較健康教育的口吻提問,「那請問一下,有沒有幫男友口交呢?」「哈哈…,唉呦喂呀,你問這個太噁爛了啦!」她嚇得花容失色。「我還沒辦法做這件事,如果以後他真要我做,我可能也要叫他戴個『安全帽』(保險套)吧。
「其實,我雖然已經跟他做愛快一年,但是都還不敢看他射精呢,喔,那感覺真的太可怕了。」記者又問了幾個小兒科等級的性愛問題,譬如最喜歡的姿勢之類,她全都先唉呦喂呀地大叫。「不是都躺著做嗎,難道你是站著喔?」她看起來嚇壞了,記者也就不便告訴她,的確有很多人喜好站著做愛。
Cherry的村姑特色之一是,她真的很愛笑,看上去非常親切。記者隨口問她,那上床會不會笑場?她忽然嚴肅起來:「這怎麼可能,做愛畢竟是很件正經的事,哪有人會給他三三八八的亂笑下去。


26歲前是處女的Cherry,去年終於初嘗性愛滋味,她坐在家附近的田野邊,發自內心說:「心曠神怡呢。」

pose 許純美


Cherry來自南台灣某個小鎮,她說,他們那裡的人跟大家不一樣,只要某個女生跟某男生稍微走近一點,鄰居就認定他們將來是要結婚的,所以她從不亂跟男生接觸。「我們那邊很純樸,不能亂來,學校也有人追我,也談過戀愛,但可能我的觀念ㄎㄚ幼稚,以前覺得性這種事情喔,是相當嚴重、很可怕的。」她說,她26歲以前,身體都沒給人家摸過,談戀愛只會相約吃飯、喝茶、牽手逛街。
傳統歸傳統,對村姑兩字,Cherry卻不喜歡,「我出門又沒有戴斗笠!」她抗議講。她說,她也滿時髦,喜歡動感、活力的氣氛,我們南下去她家拍照時,她還要先放個台high勁歌「練舞功」暖場。她哼著「練舞功」,像給自己壯膽,對我們的鏡頭,開始展現三連拍pose,「咦,怎麼有許純美影子?」攝影記者喃喃自語,她偷聽到,想了想,換了個插腰的姿勢,可是卻又有點婚友頻道裡越南新娘味道。
「哪會啊,這pose很有feel啊。」她繼續努力擺,不過,大多是兩隻手臂換來換去地在胸前交叉。她還喜歡人家叫她洋名,希望能進演藝圈。「我是很有好奇心的一個人,喜歡多方嘗試,最愛舞台的感覺,站上舞台,就覺得自己在飛。」她在模特兒網站上登錄自己的檔案資料,放上不同角度的自拍照,期待試鏡機會。可惜,成功接到的通告非常少。

笑場 被換掉

「我是25歲才發現網上有這個很棒的園地,如果我18歲就發現,我覺得我一定可以成功。」不想放棄的她,還曾乾脆來台北打拼,「我心想住台北接通告比較方便,只是一直沒接成,也賺不到錢。後來在網上認識一個酒店經紀人,去做過一天酒店小姐。」Cherry講這「一天」的經驗時,還再三確定我們會打馬賽克,絕不會讓鄰居認出她來。「不要看我們這邊很鄉下,便利店都可以買到壹週刊呢。」
她說,當初除了為錢,也因為好奇心去做酒店,「很多類戲劇都有這類角色,親身經歷也滿不錯。酒店分很多種,我做的這種,不用性交易,只要穿清涼秀舞就好,反正,我剛好喜歡動感啊。」
Cherry覺得,酒店工作並不難,現場燈光很暗,她就當成在演戲,看到男男女女的樣子,也挺有趣,「我們在秀舞時,有個客人,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往其中一個小姐的屁股好用力的打下去,啪!好大聲喔,她屁股上一個紅掌印,我傻眼耶,忍不住笑出來,那客人就叫我出去。」
回憶那天,Cherry記得自己被換掉好幾次,但也有一兩桌客人留她時間長些,「後來,有桌客人,竟然現場吸毒耶,我嚇死了,這輩子從沒想過會有親眼看到人家吸毒的一天。我雖然對很多事情好奇,可是吸毒這種會讓人墮落的東西,打死我都不會試啦,也不可能再到這種地方上班。」原來,Cherry只做一天酒店小姐,是因為被客人集體拉K嚇跑。


Cherry 喜歡自拍,本來滿保守的她,因為想當模特兒,已經可以接受內衣褲尺度,在檔案上還寫著,可以藝術裸露,不知真的假的。


Cherry拍下新買的內褲,感覺出她有悶騷一面。


網上的日誌,寫著她想過自己生活,不想被婚姻束縛的心情。

愛撫 性學問

「其實,那天在酒店,我也有學到一些性上面的學問喔。」她想講又很不好意思,「就是喔,我們坐在客人旁邊久一點,比較熟之後,客人就會在我們身上…摸來摸去,結果喔,我不小心覺得滿舒服的,會興奮呢。」Cherry竟因為被客人吃豆腐,第一次發現愛撫的功能。
那次經驗非常重要,算是開啟了她的性開關。「當時我已經在網路上認識現任的男友了,只是還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不過,那天酒店工作之後,我好像比較可以接受親熱了。」
Cherry土歸土,但長相算清秀,170公分的她,身材比例很好,她最得意一雙長腿,難怪自認有條件做模特兒。其實,看得出Cherry是悶騷型,她玩網路交友,網上也認識不少男生。「可是現在很多男生很奇怪,跟妳認識幾天,就問東問西,想要干涉妳的生活,他們真以為我真是鄉下人嗎?我其實最討厭被別人操控,對生活,我有自己的想法。」Cherry的現任男友會出線,她說,正因為男友完全以她為中心。
「我男友大我16歲,微胖,長得也不怎樣,我第一次跟他相約見面時,很care他的外型,明白跟他說,我不可能當你女友啦。不過,後來才知道,他不是隨便那種路邊攤的男生,人家有大學畢業,還會講英文哩,你可不要看不起他,他也算個知識份子。最重要是,他把我當女王般的服侍,才打動我。」
她又一陣亂笑說:「像我不是沒辦法幫他口交嗎,可是你知道嗎,我不幫他,他竟然願意幫我呢,他低下頭舔我的時候,我真的覺得他好誠懇喔,他這種知識份子,竟然願意拋掉男性的自尊,為我做這樣的事,真的被大大的感動到了。」


Cherry雖想當模特兒,但pose稍嫌老土,有許純美上身的感覺。


Cherry的家鄉民風純樸,她的村姑氣質,其實也滿可愛。


看著男友送的大把花束,Cherry其實覺得很浪漫,不過,卻不想安定下來。

想飛 不上山

Cherry還講,她從很多地方觀察到男友是個貼心的人。「他做愛很重衛生,這點很重要,他會先洗澡,而且一定會戴套。他也不嫖妓的,他說,妓女一天就算只跟一個客人好了,那一年不是就跟過365個人,他光想到,就覺得沒衛生。」
只是,男友四十多歲還是單身,不免讓人覺得奇怪。Cherry叫我們放心,他們家鄉的人交男友,一定都會弄清楚對方背景,「男友的表姐有來我家報告我他的狀況啊,他沒結婚,是因為他出生單親家庭,爸爸又欠債很多,他得靠自己打拼,年輕時就要打很多工。這種條件,很難交到女朋友啦。」
不過,可能也因為男友經濟條件不怎麼好,Cherry雖然跟他交往了近一年,而且她也已經27歲,卻一點不想定下來。「我想要有不一樣的生活,想繼續我的演藝之路,我覺得一個女生,要會自己賺錢比較可靠。」她的想法滿現代。
Cherry的爸爸最近也積極幫她安排相親,她並不排斥,「可惜,那幾個有錢歸有錢,都是住在山上的,喔,住山上耶,我哪裡受得了。我是個動感的人耶,喜歡活力四射,明天還要上台北試鏡哩…。」想到這,她又笑得好開心,已經像要飛了。


Cherry經常展現自己活潑的一面,她討厭村姑兩字,強調自己出門會化妝,不會戴斗笠。


雖然已經27歲,Cherry仍不放棄走演藝圈,她不怕累,一有機會就搭火車到台北試鏡。


講到有機會試鏡,Cherry開心地瞇眼大笑起來,就要發光發熱了。


金色小比基尼是Cherry最辣的一套衣,但她不敢穿給我們看,買來只為了證明自己滿時髦。

土麻豆 Cherry

年齡:27歲
身高:170公分
體重:50公斤
學歷:專科
經歷:分手擂台試鏡,但吵架吵輸人沒被選上;臨演、剛接拍了藥酒廣告。
交過男友:有性關係的,一個
夢想:當時尚模特兒

星級造型師 指點迷津

如果Cherry非要走演藝圈的話,建議她第一步,要改掉眉毛及髮型。她的妝、髮有很大的問題,眉毛畫得太過細,眉筆的顏色也不對,這樣的畫眉法太過時。其實化妝不用太刻意,自然就好。另外,本身比較土氣的女生,我通常不建議她們留長髮,長髮反而會更令她們讓人過目即忘。其實Cherry可以試試厚流海的短髮,看起來會比較時尚。若經濟能力許可,再去把爆牙箍整齊,整個人就會不一樣。
其實Cherry的身材比例很好,腿很漂亮,但她的臉蛋並不是甜美型,穿娃娃裝刻意裝年輕、可愛並不討喜,她應該要把優點展現出來,穿個合身襯衫配短褲,簡單俐落就很好。
今時今日,即使是當模特兒,口條跟氣質、肢體都很重要,要懂表現自己,才可以爭取到較多機會。


(張韶涵、范瑋琪等知名藝人造型師筱茵)

撰文:楊筠 
攝影:何宗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