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傳真

追討版稅 甄妮怒告福茂

出道以來屢遭是非纏身的甄妮,今年1月才結束與前男友周迺忠纏訟13年的官司,最近她又擬告福茂唱片,追討4年前發行的《紅伶少女》專輯版稅,甄妮氣憤地說:「張耕宇(福茂老闆)4年來不但沒付過半毛錢,竟然還敢嗆我說我甄妮是他捧紅的!」擺明一定要討回這筆帳,追討來的金額將全數捐做獎學金,只為了討回一個公道!


出道以來大半日子都官司纏身的甄妮,好不容易結束了和前男友的財務糾紛,下一個目標就是要向福茂唱片追討四年來沒領到半毛的版稅等酬勞。

甄妮個性坦率、向來敢怒敢言,這也導致她出道三十八年來是非不斷,剛結束了與前男友周迺忠的十三年官司,是因一九九二年,甄妮委託前男友周迺忠代售房屋,周迺忠卻變造土地增值稅單,以少報多,讓甄妮多付給周迺忠四十多萬元,讓甄妮憤而怒告周迺忠偽造文書,終於在今年一月最高法院判周迺忠一年兩個月有期徒刑定讞。近日又傳出她下一個提告的目標將是「福茂唱片」,將追討四年來一毛未付的版稅收入。


二○○三年底,福茂唱片為甄妮推出了《紅伶少女》新歌加精選專輯,卻以「賣不好」為由,一毛錢都沒給甄妮。

福茂收歌 只給草約

甄妮向本刊指出,二○○三年的暑假,福茂唱片透過她外甥李立威牽線,提出要發行收錄三十三首歌、新歌加精選的《紅伶少女》專輯計劃,當時她覺得此張專輯的紀念性高於賺錢意義,索性不談條件,只堅持品質,「當時福茂老闆張耕宇和總監吳怡芬來跟我談,很客氣地說要按照我以往跟唱片公司的合作方式,照售價十五%的條件分版稅給我,還將支付我往返美國回台錄音的交通食宿費用二趟,我也隨他們意,並未刻意簽約協定。」
接著,福茂唱片向甄妮表示,為了方便向她先前的舊公司收集舊歌母帶和版權授權,希望她簽一份授權書,讓大家「好做事」,不料福茂拿出來的卻是一份「草擬合約」,合約內容與先前談的條件都不符,但因福茂向甄妮表示,簽這份合約只是方便收歌,並非正式合約,甄妮便很阿莎力簽了字,讓福茂可以「好做事」。


福茂老闆張耕宇,圈內人都覺得他雖然行事低調,個性卻很狂妄。

資歷被嗆 談錢翻臉

甄妮氣憤地說:「我已很久都不想出唱片了,那次為了福茂要出這張專輯,我還特別騰出時間拍MV、拍照、做宣傳等,最後卻做了白工,不但至今我一毛版稅沒拿到,就連我自掏腰包買的五百張專輯,福茂還跟我用市價三百五十元來算。他們跟我說專輯賣不好,到現在我連張報表都沒看到,那至少我買的那五百張,也應該有版稅吧!」
而在隔年甄妮籌資千萬元,與TVBS合作辦演唱會時,沒出半毛錢的福茂唱片還要求要掛「協辦」,被甄妮斷然拒絕。演唱會後,福茂又向甄妮提要推出演唱會LIVE專輯的計劃,甄妮於是向張耕宇提出「先付二百萬元買演唱會專輯發行權」的要求,沒想到張耕宇談錢就翻臉不認人,竟對甄妮脫口說出:「ㄟ,妳是我捧紅的耶!」當場讓出道時間比福茂成立還早十六年的甄妮聽了瞠目結舌,她再問了一次,確認自己沒聽錯後,隨即掉頭走人,兩方從此決裂。
樂壇長青樹的甄妮,出道三十八年,活耀在一九七○至九○年代,大學時被星探發掘出道,唱了不少當紅的電影歌曲,代表作如:〈天真活潑又美麗〉〈海上花〉〈流金歲月〉等,後來為了赴美陪女兒甄家平唸書,她放下唱片市場,幾乎不再推新專輯,僅受邀至世界各地演唱。


出道38年的甄妮,唱過不少膾炙人口的金曲,以前穿著華麗服,是歌壇著名的美豔殺手。


甄妮三年前打造了「西土瓦農莊」,常一身樸素打扮親手種菜,和以前的光鮮亮麗迥異。


甄妮和資深音樂人劉家昌(左)亦師亦友,他也是讓甄妮走紅的幕後推手之一。

訴訟追帳 捐做公益

此後,甄妮向福茂追討版稅等相關酬勞,幾乎像是石沉大海,無論是以自己開的公司「金音符」或是「甄妮」個人名義,去函要求付款,甚至表明了這筆錢將做為獎學金的用途,都未獲福茂回應,甄妮說:「曾經有朋友就這事兒去問吳怡芬,吳怡芬還說是因為找不到我,要朋友請我手下留情,妳覺得找我很難嗎?」
近幾年來,甄妮斥資一億六千萬元,在龍潭買五甲土地,蓋了「西土瓦農莊」,除了在各地開演唱會之外,幾乎都是洗盡鉛華地待在農莊當莊主。
甄妮說:「張耕宇老是說:『我們公司都放一、二億元在打官司,要打就來打!』這張專輯若要照合約走,他們就該付錢;若不認那份合約,他們就是盜版!這麼大的一家公司,做這種吞錢、逃漏稅的事,真的很惡劣,我實在不想勞民傷財花錢請律師去告他們,最好他們能主動出面,把該結給我的錢吐出來,把這些錢給清貧的學生念書、吃飯多好!」
福茂唱片總經理張耕宇則回應:「第一,甄妮說的事都不是真的;第二,基於尊重她是個資深老藝人,我們不會多提她的是非;第三,如果她再說一些不好的話,我們會尋求法律解決。」


甄妮在「西土瓦農莊」的網站裡,曾將與福茂唱片的恩怨,寫在「甄言敢言」裡。

官司又臭又長


撰文:陸香如
攝影:攝影組
部分圖片提供:本刊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