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開放鬆綁的困難

希望激發的力量真大。自從馬英九選上了總統,台灣人突然間看見了光明,對將來樂觀期待。馬選上不過幾天,走進餐館,我發覺生意好了,氣氛熱鬧多了;客人似乎都在放談高論股票如何升、地產如何旺。八年的暗淡一掃而清,人們看見的不僅是隧道盡頭的光線,更是滿目燦爛的煙花。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詹震寰

傳媒爭先恐後報導喜訊,甚至如三立電視台般的深綠傳媒也力圖淡化原來的色彩,而馬英九的一舉一動更成為了爭相追捧的新聞。OK,我明白,傳媒人太興奮了,得意忘形,為拍馬屁的人和事吸引。我手寫我心,文章和報導便不難都成為了卜卜響的馬屁了。
經過八年委屈,現在盡情發洩,放縱一點並不為過。可是,enough is enough,人們和傳媒都好應快快清醒過來。是的,台灣的奇蹟將再現,但擺在前面要解決的問題多的是。這些問題都得第一時間解決,否則勝利沖昏頭腦,便痛失良機了。
經濟停滯淤積了八年,台灣確有許多事情要做,有很長的路程要趕,有很多錯誤要檢討矯正,我們絕不該給希望的投射沖昏頭腦,對眼前百廢掉以輕心,以為只消把阿扁扯下台便一切水到渠成。羅馬不是一天建起來的。
要克服眼前困難,我們便要好好利用希望激發的力量。我們要做的改革非常艱巨,少一點力量也不成。改革的路途崎嶇蜿蜒,那固然是因為當中涉及長期以來形成的墮性,而改革又必然衝擊既得利益者,故此也就必然帶來阻力;加以不少領導人和官僚都識見膚淺,可又自以為是、好大喜功,給改革形成障礙。
除了這重重障礙,個別領導人和官僚則又可能欠缺改革所需的魄力和勇氣,他們害怕犯錯、怕失敗,不敢快刀闊斧斬亂麻,以致讓大好時機從手指間溜走。於此可見,攔�改革的前路的,不僅是歷史的淤積,不測的困難和阻滯,更還有領導人和官僚的人性的弱點。要負起監督鞭策政府的天職,傳媒要做的事情可不少啊!
選出了個有心要大幹一番的政府,社會順理成章期待傳媒發揮其監督鞭策政府的功能。傳媒要是只顧吹捧新政府,那只會令領導人和官僚患上大頭症,令他們視開放改革為天降大任,罔顧民主社會政府面對的權力限制和官僚能力的不足,不知天高地厚,處處採取主動、事事替民眾作主張,頻頻干預,以致無視民眾足智多謀的無窮原創力,市場瞬息萬變的動力及資源。
相較於阿扁般無心做事的政府,傳媒更要加強對有心要做事政府的監督。無心做事,你監督它、批評它,它都只當作耳邊風、無動於衷。要幫有心做事的新政府,傳媒便必定要嚴厲監督和批評它的工作表現。民眾透過傳媒監督和批評新政府,它才會檢討、反省、面對錯誤修正政策,這才可以將工作做好。故此傳媒應馬上停止吹捧新政府,做好監督、批評的責任。
馬政府承諾一上場便馬上做事,啟動開放改革。從這個理念出發,馬英九因而挑選了好些在國民黨時代有經驗的官員組閣。這個做法是正確的,有經驗、懂門路,他們一上場便馬上可以動手做事。早�先鞭,新政府不難在短期內便做出成績,贏取支持,推動更大、更深的改革。
不過,新政府不可不知的是,今日的台灣再不是過去的台灣了;這批新上場的舊臉孔再不應沿用過去的管治手法和概念。過去國民黨專政,什麼都要管、什麼都要主導,民眾逆來順受,皆為蟻民。今日的台灣民主了,民眾當家作主,人民的權利凌駕專制。以前政府要管、要主導,現在極其量只能從旁協助了。
過去龐大的政府架構雖則軀殼依然,但早已像恐龍化石般僵化了,官員不應條件反射以此為未來的運作架構。新政府必定要精簡架構,將之現代化。這個工作非常艱巨,卻不是當前最迫切要解決的問題。儘管到頭來這問題非解決不可,新政府可以等到民眾從經濟的開放鬆綁中得益了,加強了對新政府的信心和支持,才給老牛破車的架構動大手術。

新政府的當前急務是給經濟開放、鬆綁,讓民眾盡快嘗到改革的成果,以博取他們對進一步改革的支持和認同。在大前提下,新政府必須從上到下凝聚共識,才能迅速有效地推動改革。
新政府說所有官員必須在上任的第一天便馬上做事,可是他們該從何入手?新政府要有個整體共識才能在工作上互為配合、連貫一致啟動向前。程序上各個部門的相互配合固然重要,更不能忽視的是整體施政的緩急先後。毋庸置疑,新政府當前最迫切的工作,是給經濟開放、鬆綁做出成績來。若然如此,那就集中力量在這方面專注拼搏好了。
馬英九強調要謙卑執政。我試圖沿他這個理念探索該怎樣應付台灣當下的形勢。碰巧那天有位美國高人路過香港,我有幸跟他喝咖啡,向他問教新政府該循什麼大方向管治台灣。他不假思索地說了他的見解,我將之整理出下述三點:
一、新政府應集中力量消除經濟開放、鬆綁的障礙,當中尤以廢除干預市場和企業運作的繁複法例為然。(政府參與營商運作也是對市場的干預啊!)
二、官員應該虛心自我檢討,什麼事情是可以暫且擱置一旁毋須解決的?什麼事情是政府根本不應該做的?什麼事情是政府暫時無法做得到或做得好的?新政府應該將這些事情通通從工作範圍中剔除——甚至從意識中抹掉。新政府要做的,是把可以速速做得到的事情做出成績來,而不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本事,挑戰高難度,虛耗彈藥。
三、清除障礙、擱置不應做和做不來的事情,新政府便可以收窄工作範圍一心一意專注解決當前急務—— 給經濟開放鬆綁——將之迅速做好。
一旦達成這樣的共識,新政府便可以清晰、簡化管治目標,作出緩急優先的部署。這樣執政便不難立竿見影,迅速形成一股進一步向前改革的動力。疊床架屋的政策都難於一一配合,帶來相輔相成的效益;倘能簡化政策,推行起來如臂使指,那才可以迅速帶來成效,這是新政府千萬要注意的地方。
開放經濟為之鬆綁,也就是對外開放競爭,因此在開放鬆綁的同時,台灣必須提升競爭力。沉重而又繁複的稅制將給經濟開放鬆綁形成嚴重的障礙。
無論是對投資、企業經營和延攬人才來說,政府抽稅必將加重成本。成本高的地方,難於吸引投資和人才,因而也必然缺乏競爭力。故此在經濟開放鬆綁的同時,台灣必須像新加坡、香港和澳洲等鄰近對手那樣降低稅率、簡化稅制,那才可以提升競爭力,吸引經濟發展必需的資金和人才。故此新政府必須以減稅和簡化稅制為頭號改革措施。
還要注意的是,經濟開放鬆綁,率先發展起來的必定是人才集中的北部,對此南部難免會有反彈。要消弭這政治的矛盾,新政府應該盡量將經濟開放、鬆綁的權力下放給地方政府,讓他們有更大的自主空間因應本地的優勢和需要,靈活地推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