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兄弟耀家業 鳳山吳記餅店

開糕餅店父親的再娶,讓吳添頌自幼學會獨立,四處習藝十多年後,集各家所長,做出外皮酥香、內餡濃郁的綠豆椪,自創「吳記餅店」,走紅港都半世紀。
吳添頌兒時沒機會念書,便把希望全寄託在子女身上,老二吳坤豐也沒讓他失望,赴日留學。但吳添頌卻因積勞成疾驟逝,幸而跟在身邊多年的老大吳文富即時接手,並喚回弟弟吳坤豐,兄弟分司生產與行銷,力抗少子化與不景氣的衝擊,延續老父的心血。


綠豆椪吃得到酥香外皮與拌入鹹香肉燥、核桃的綠豆沙內餡,口感豐富,讓「吳記餅店」走紅港都半世紀。(8入1盒,360元)

若問高雄人,哪裡有好吃的綠豆椪,十之八九會推薦鳳山市的「吳記餅店」。烤得酥黃乾香的外皮,有著層層疊疊的鮮明口感,一口咬下,吃得到鬆軟的豆沙內餡混合著肉燥與核桃香,是許多港都人的回憶。
半世紀不變的滋味,讓顧客鄭小姐即使遠嫁外地,仍念念不忘,「這餅我從小吃到大,皮香餡濃,也不像別家店賣的那麼油膩,我只要回娘家,一定會買幾個來解饞。」


從高雄遠嫁外地的鄭小姐說,只要回娘家一定會買吳記的綠豆椪解饞。

手工內餡 飄香

走進吳記製餅廠,機器轟隆隆響著,只見一塊塊小巧西點在運輸帶上轉著,西餅從生產到包裝不費人力。一到了漢餅區,卻見成排師傅奮力搓揉、著手中的麵糰。
吳記第二代老闆吳坤豐說:「漢餅跟西餅不同,雖然已經機械化,但餅皮仍得人工手,口感才會層次分明。內餡我們也不假手機器,像是綠豆椪,除了豆沙、肉燥先炒過,核桃也要另外烘烤過才會香。這技術是我父親自創的,別處吃不到。」
吳坤豐說,吳家製餅的淵源雖承自祖父吳崑,但吳記卻是由他的父親吳添頌獨立所創。「唉!講起來,這是家族內的私事。阮公公雖然開餅店,不過伊沒放給阮尪,吳記是阮尪自己拚出來的。」吳坤豐七十四歲的母親吳黃搖說。
吳崑原是廣東人,一九三七年獨自來台發展,落腳鳳山市舊市場(現兵仔市場維新路),開「桂軒製餅舖」,賣傳統糕餅維生。吳黃搖說:「公公穩定以後,並沒將阮尪他們接過來,反而在台灣另外再娶,拋棄原本的家庭。」


吳添頌過世後,妻子吳黃搖(左)不再過問店務,現生產部分由長子吳文富(右)負責。


四十多年前吳添頌夫婦剛創吳記,店務繁忙,難得留下全家合影。(吳坤富提供)


三十年前吳記店內搶購中秋月餅的人潮。(吳坤富提供)


第二代吳坤豐說,吳記的漢餅從揉麵、炒餡到烘烤,仍沿用父親傳承的手工做法,不假手機器。

街頭擺攤 養家

一九四三年,因戰亂未平,廣東局勢轉趨混亂,年僅十三歲的吳添頌輾轉隨著親戚來台,投靠父親吳崑,「阮尪曾跟著阮公公學做餅一陣子,不過後母對伊不好,常常排擠伊,沒多久,伊就自己出去找頭路。」
吳黃搖說,為了討生活,吳添頌四處當學徒,十幾年來待過不少餅店、麵包店,因此習得各家功夫,也打下日後吳記製餅的基礎。
一九五三年,吳添頌成家後,為了養家活口,他開始擺攤,賣起包子、饅頭與麵包。吳黃搖說:「其實,阮尪最內行的是做餅,不過伊本錢嘸夠,初期買不起做餅的模具、設備,只靠麵粉做些簡單的點心。」
「那時中正路是鳳山最熱鬧的街道,找嘸地方擺攤,乾脆在路邊的大排水溝上架起木板,再擺上桌子、玻璃櫃就做起生意來了。環境雖然不好,不過阮生意真好,沒多久賺了錢,阮尪又買設備,增賣綠豆椪。」
吳黃搖說:「阮尪做的綠豆椪跟外頭的不同。外皮烤得酥酥香香的,內餡除了綠豆沙、肉燥,還有核桃,很多人喜歡,生意更好。」有了積蓄,一九六○年,吳添頌夫婦倆終於脫離街頭擺攤的日子,租下中正路店面,正式取名「吳家製餅舖」。


造型小巧、口味多變的西式喜餅,頗受年輕人喜愛。(禮盒450元~800元不等)

砸錢買店 口碑

綠豆椪傳出口碑後,不少人慕名而來,吳家聲名大噪。吳坤豐指著收藏在店後頭、一塊黝黑泛黃的匾額說:「這塊『吳記』是一九七八年擔任立委的黃綿綿送給父親的。」那年,吳家製餅舖因此更名為「吳記餅店」。
但火紅的生意卻招來房東的嫉妒,吳黃搖說:「房東看阮生意好,不斷地刁難說要漲房租。阮搬走以後才知道,伊早已聯合了店裡的師傅,自己開餅店。」
輾轉搬遷幾次後,吳添頌覺得寄人籬下非長久之計,心一橫乾脆投入所有積蓄,買下光遠路店面,不過初期並沒有掛上招牌。吳坤豐形容,「父親很固執也很低調,他總認為,東西好吃,傳出口碑,客人自然會上門,不需要靠招牌。」
直至有一回,一位客人怒氣沖沖的,一上門便開口大罵,「恁若沒錢掛招牌,我來替恁掛。」吳添頌問清楚原委後,才了解,原來附近開了間跟吳記讀音相近的餅店,造成客人的混淆。「這次事件後,父親才願意掛上招牌。」吳坤豐說。
育有二子一女的吳添頌,因為自己很早便離開父親獨立,在補償心態下,特別疼愛子女。吳黃搖說:「伊總是講,囝仔若能讀冊,就盡量讀。像老二(吳坤豐)讀藥劑,畢業後又安排伊去日本留學。」


第二代主導下,幾年前老店重新裝潢。牆上畫作是吳坤豐的收藏,也用於喜餅禮盒圖案。

磨練長子 接班

吳坤豐跟我們說了個小故事,「雖然父親從不說,但我知道他剛創業時曾有段時間在藥房門口擺攤,沒念多少書的他受盡房東的歧視與侮辱。我也永遠記得,當我考上藥師時,他有多高興。」
自幼困苦的吳添頌因長期勞累,身體也不好,吳黃搖說:「不過伊自己再艱苦,也不甘讓囝仔學做餅。可惜老大(吳文富)不愛讀,高中畢業自己說要做餅,讓伊卡失望。」吳文富說:「父親沒有苛責,只告訴我,做餅很辛苦,若有心,就要從頭學起。」當時吳記雖請了不少員工,吳文富卻沒享有少東的待遇,「剛來也是從洗碗的學徒做起,父親甚至要求我要比其他人早到晚走。」
吳文富說,別人學三年四個月可以出師,但他卻足足熬了十多年,父親才放心讓他接手負責製餅。吳添頌辛苦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易熬到長子傳承衣缽,卻在此時累出病來。


看上西餅風潮,傳統漢餅店吳記也投資千萬元購進日本機器,跨界經營。

次子擴廠 成長

一九八七年,吳添頌因胰臟癌病危,喚回在日本的次子吳坤豐,「父親走得很突然,對母親打擊很大,她不再過問店務,我自覺有責任回來幫忙。」吳添頌過世後,吳記也由第二代接手;擅長製餅的吳文富管技術、生產,吳坤豐則負責行銷與門市。
老店難免有人事包袱,吳坤豐說,為讓店務更上軌道,他決定建立制度,「除了門市小姐,做餅的師傅也要穿制服,工作時不准吃檳榔,更別說遲到早退。有老員工不適應,一狀告到母親那裡,但我很堅持照規矩來,該罰的就要罰。」吳黃搖說:「少年ㄟ有自己的想法,既然已經交給伊管,就要信任伊。」
曾日賣三萬顆綠豆椪的吳記,每逢中秋節,店裡常擠得水洩不通,「有年店裡的玻璃櫃還被客人擠破。」為紓解人潮,吳坤豐決定展店、擴廠,但保守的吳文富卻不贊成。
「哥哥比較怕麻煩,溝通前要先想好解決的辦法,再跟他分析會有什麼後果,最終他都會接受。事實也證明,開分店有助業績成長。」吳坤豐說,摸索出溝通訣竅後,兄弟倆一個保守穩健、一個積極敢衝,頗能互補。
一九九六年,除了開分店,吳家看上西式喜餅逐漸成為風潮,自日本購進二千多萬元的機器後,又投資上億元成立食品GMP(優良製造標準)工廠。吳坤豐自豪地說:「這台機器國內僅郭元益、伊莎貝爾等幾家大廠有,地區性的餅店,敢投資的不多。」

站穩腳步 緩進
接班後想大展身手的吳家兄弟,也曾與友人合開蛋塔專賣店。初期雖賺錢,最後卻難敵市場一窩瘋跟進後的泡沫化,關店收場。經歷這次風波,兄弟倆的經營態度轉趨保守。
近年喜餅業在少子化與景氣低迷的衝擊下,業績下滑一成以上,吳家兄弟不得不放慢腳步。吳坤豐說:「包裝精緻化與網路行銷是趨勢、也是我們的目標。除了漢餅,我們也有點心烘焙的技術與設備,時機若成熟,不排除發展漢餅以外的商機。」


主打伴手禮的鰲龍餅造型獨特,取材自馬來西亞香料的香蘭,內餡香而不膩。(30元/個)


賣麵包起家的吳記雖已轉型,老店仍提供麵包、西點服務老主顧。


位於鳳山市的門市因單店不敷使用,又購進隔壁店面,當作喜餅門市接待處。

吳記餅店

地址:鳳山市光遠路284號
電話:(07)746-2291

◎同場加映
社口犁記,店史104年
台中縣神岡鄉社口村中山路520號
(04)2562-7135


撰文:林鳳琪
攝影:林玉偉
繪圖:林佳欣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