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替馬英九報仇 立委修法廢檢方武功

國民黨一黨獨大效應慢慢發酵。正當馬英九請王清峰律師出掌法務部長的同時,國民黨立委竟然提案修改《刑事訴訟法》,要大大削奪檢察官偵查權、打壓檢察官司法官地位,另一方面卻讓律師擁有更大的取證權。
根據新修正的草案,未來檢察官不僅不能「訊問」被告,連被告涉嫌重罪的羈押要件也要拿掉;更離譜的是,偵查中的扣押文件也可以抄錄,大開串證、潛逃的方便門,讓台灣淪為犯罪的天堂。本刊調查,連署提案修法的立委中,不少人都因案遭檢方起訴中,這也考驗著馬英九與王清峰的領導威信。


檢察官查辦高官、立委,卻落得要被修法修理的命運。圖為國務機費案檢察官蒞庭照片。

內定出任法務部長的王清峰,曾對媒體說,馬英九找她,就是希望重建乾淨、廉能的政府,徹底杜絕貪腐。王清峰表示,未來會加強反貪、肅貪工作。只是未來的法務部長言猶在耳,國民黨立委卻提案修法,要廢除檢察官肅貪辦案的「武功」。

檢座詢問 無證據力

四月三十日,立法院司法委員會開議,討論由國民黨立委吳清池、江義雄提案的《刑事訴訟法》修正案。這個修正草案中,包括備受爭議費鴻泰、羅明才、羅淑蕾等「踢館」立委,和多名因案遭檢方起訴的立委都參與連署,法務部檢察司官員看了立委的提案,簡直看傻了眼。因為,檢察官的偵查權不但大幅度遭到壓縮,檢察官具司法官獨立性的法律精神也被破壞殆盡,與國民黨另提的《司法官法》草案,把檢察官直接明定為司法官,背道而馳,相互矛盾。
根據國民黨立委的草案,立委將刑事訴訟法中所有關於檢察官的「訊問」,都改成「詢問」,而且檢察官還不宜用開庭方式進行詢問。這個大改變,讓將來檢察官詢問被告、犯罪嫌疑人及證人所製作的筆錄,和警察的筆錄一樣,屬於傳聞證據,等於「純聊天」的偵查,不具任何意義;而且到了法院,也不具證據能力。也就是說,被告在檢方的供詞,到法院只要覺得對自己不利,隨時可以翻供。


惹出長昌總部踢館事件風波的立委費鴻泰、羅明才及羅淑蕾,才引起民眾對一黨獨大的疑慮,如今連署提案修法要大削檢察官的偵查權。

重罪羈押 就此鬆綁

但最令人憂心的是,檢察官喪失司法官的獨立性,淪為執政者的行政官或公訴官。將來執政者很容易透過行政權指揮警察辦案,再將案件移檢方,但檢察官卻無力制衡。
台北地檢署一名資深檢察官就憂心忡忡地說:「未來國民黨一定可以永遠執政,因為他要辦誰就可以辦誰,檢察官毫無說『不』的權力,檢察官不再擁有問了就算數的權力,警察移送什麼就起訴就對了。」
該項打壓檢察官的修法,三十日先是召開進入一讀程序的會前會,一旦經過司法委員會討論通過,就可以進入一讀,而這被檢方視為惡法的提案,卻是趁著新任法務部長王清峰未就任前,急著提案推動。這讓原本打算好好大展拳腳,力行肅貪、查賄的王清峰,面臨一上任,武功就廢了一大半,未來法務部幾乎等於行政院的法務局,不用辦案了。
然而打壓檢察官的地位,僅是廢除檢察官辦案武功的第一步。新法草案中,立委還將重罪羈押要件給刪掉,如此一來,像台開案的趙建銘、梁柏薰司法黃牛案中的陳哲男,及力霸東森弊案的王令麟,因為重罪遭羈押的案例,未來可能成為絕響。
也就是說,檢方偵辦重大貪污案、金融犯罪案或殺人放火的案件,只要無法舉證有勾串或逃亡之虞,未來這些犯重罪的嫌疑人可能都不用羈押,任由他們四處活動,尤其是暴力犯,一旦縱虎歸山後患無窮。


律師出身的王清峰即將出掌法務部,她還沒為檢察官清除辦案障礙,國民黨立委就急修法,廢檢察官武功。


江義雄(右)提案修《刑事訴訟法》,馬英九(左)卻放任立委廢除檢察官武功,讓未來肅貪工作更難推展。


王令麟(右)當初遭羈押,主因與所涉為重罪有關,一旦新法草案過關,廢除重罪羈押要件,要押王令麟就更難了。


檢方查辦力霸、東森弊案時,查扣了很多文件證據,如果依照新法草案,力霸王家可以請律師抄錄,這讓檢方憂心串供,將增加辦案難度。

律師擴權 世界首例

讓檢方相當納悶的是,新草案還規定檢察官偵查中查扣的文件,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可以請求抄錄或攝影,這等於把檢方偵辦的底牌都掀給被告或犯罪嫌疑人知道,不僅有違偵查不公開原則,還有利被告勾串證人或湮滅證物,何況提前知道檢方查扣到什麼證據,甚至可以研判定罪機率,列為是否要偷渡潛逃的根據。
立委一方面打壓檢察官,一方面則大大擴張律師在偵查中的權限。在新草案中,讓律師在偵查中可以調查證據,查詢案件資料及訪談證人及關係人。律師在偵查中擁有取證權,未來如果通過,也將創下世界先例。
法務部就認為,律師本來就有私下非強制性的取證權,實在沒有必要為此再立法,而且容易衍生串證疑慮;何況辯護人不屬於國家機關,一旦任意取證,將造成人民生活受到干擾,同時侵犯人民隱私權及自由權等憲法基本權,嚴重違反人權,且有違憲之虞。


律師李復甸(右)大力遊說立委修法,廢檢察官偵查權,增加律師取證權。

美名人權 藉機報仇

本案是由國民黨立委吳清池和江義雄提案,由國民黨二十名立委連署成案,雖然提案立意強調是要保障人權,藉著馬英九特別費案,承辦檢察官侯寬仁被爆筆錄不實,引發民怨,讓國民黨逮到機會修法,以節制檢察官偵查權,要求詢問要全程錄音錄影等。只是,這些提案或參與連署的立委,不少人正是遭檢方起訴的被告,難免讓外界有藉機報仇的味道。
提案之一的立委江義雄,是法律人,日本明治大學法學博士,國立中正大學法律學系暨研究所擔任教授,雖然形象上還不差,但另一名的提案立委吳清池,就較受爭議。
今年初立委選舉時,板橋地檢署即查獲,「板橋市里長聯誼會」為吳清池助選,涉嫌招待五十九名里長旅遊中國,後來板橋地檢署將五十九名里長依違反選罷法起訴,雖然吳清池並未涉案,但全案因他而起,社會觀感已不佳,此時提案修理檢察官,很難不讓人聯想。
除了吳清池外,參與連署的還有國民黨立委廖正井、親民黨籍林正二,也都是因涉嫌賄選被檢察官提起公訴,廖正井還遭地檢署求刑五年。


立委吳清池提案修法,廢檢察官辦案武功,備受爭議。


侯寬仁辦馬英九特別費案,爆發筆錄不實,提供了立委修法廢檢察官武功的藉口。


立委陳根德,曾因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廈防水統包工程收賄弊案,遭檢方約談。


親民黨籍立委林正二,因為賄選遭檢方起訴。

連署立委 部分遭訴

另名立委陳根德,則是在檢調偵辦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廈防水統包工程收賄弊案,遭到約談,他的營建公司也被搜索,檢方查辦時就發現,有營建業者透過營建署官員行賄評審委員取得標案。
至於,土城選出的立委盧嘉辰,前年在土城市長任內,爆發市公所官商勾結弊案,土城市公所前主祕因涉及收受建商皇翔建設八百萬元,使皇翔順利得標改建眷村土地,已遭板橋地檢署起訴。
另外,因為三一二長昌總部踢館事件,而遭外界戲稱為四傻的立委費鴻泰、羅明才及羅淑蕾也加入連署。但在所有連署人中,還是以馬家軍的吳育昇和國民黨祕書長吳敦義受矚目,因為他們有指標性,不僅可以代表馬英九及黨中央的立場,讓檢方不得不憂心,馬英九因為對侯寬仁的痛恨,轉嫁到全部檢察官,國民黨的立委大有替馬總統報仇、大削檢察官偵查權的味道。
只是,馬英九找了律師出身的王清峰出任法務部長,如今國民黨立委提議的修正案,擴大律師權力、打壓檢察官,這讓很多檢察官不得不懷疑,一切都是檢察官辦案觸怒龍顏的下場。


根據新法草案,未來檢察官不宜開庭詢問被告或證人。圖是檢方偵查庭。



撰文:吳明儀 
攝影:李明陽、蘋果日報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