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超級民主盃大賽

角逐民主黨總統提名的希拉蕊(右)和歐巴馬(左),
兩人互相攻擊,共和黨的麥肯必定漁翁得利。
不過,共和黨內部意識型態分歧,
不論募款能力和士氣都遠不及民主黨,
整體選情對共和黨不利。


(REUTERS)

美國大選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運動競賽,它的獎品是全世界權力最大的職位。名不見經傳的地方政客,一夕之間入主白宮,立即擁有全世界最大的經濟、軍事、外交權力。但是它的過程,也是所有運動比賽中規模最龐大,過程最冗長,計分方式最複雜,而它的結果,不只影響美國,也影響全世界。
希拉蕊和歐巴馬兩人的纏鬥不休,互相攻擊,共和黨的麥肯必定漁翁得利。不過,共和黨內部意識型態分歧,不論募款能力和士氣都遠不及民主黨,加上今年有二十七位共和黨籍眾議員和七位參議員退休,整體選情對共和黨不利。
歐巴馬在媒體上占有很大優勢,尤其是自由派媒體,普遍討厭希拉蕊。他們兩人的外表、年齡、形象、膚色、性別都不一樣,一位充滿朝氣,口才一流,一位是經驗豐富,打死不退的女鐵人。年輕人、受教育的精英和黑人普遍支持歐巴馬。老人、女人和白人藍領階級則傾向希拉蕊,在這裡幾乎找不到台灣媒體最喜歡的中間選民。
美國選民結構複雜,不同的種族、收入、宗教、年齡和教育背景影響政治態度,民調專家專門針對特定選民提出不同的策略,每個地區都有設定不同的訴求和策略,民調專家利用龐大的選民資料庫,創造議題,影響民調。這些選戰策士,有如日本浪人,逐水草而居,各為其主,沒有自己的理念,但卻是選戰的核心人物。在他們心目中,任何選民都可以被區隔,根本找不到中間選民的影子。
民調一上來,捐款就源源不絕,無數義工自動投靠,每個州,每個大城市,成千上萬的義工,必須組織動員,這是全民運動。捐款代表參與與支持,也代表選票。歐巴馬的小額捐款遠超過希拉蕊,代表他的人氣和選票都超過希拉蕊。
希拉蕊在白宮八年,累積無數人脈與恩怨,經歷不同的醜聞和風暴,雖然滿身傷痕,但也練就刀槍不入的金鋼之身。相反的,歐巴馬形象清新,但未受考驗,也許是一塊璞玉,但也可能金玉其外、敗絮其內。希拉蕊一生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塊石頭都被人翻過好幾遍,她的個性能力和政治記錄像一本翻破的書,選民對她的好惡早有定見。但是歐巴馬卻是一個未知數,許多人不信任他,但更多人對他充滿浪漫期待。這是希望戰勝恐懼,或者是現實打敗幻想的戰爭。
柯林頓曾經是媒體寵兒,他在一九九二年初選時,贏得大多數媒體的好感,其盛況不在今天歐巴馬之下,但是現在他卻變成媒體取笑諷刺的目標,真是風水輪流轉,江山代有才人出,他的處境和宋楚瑜何其相似。
美國媒體堪稱自由世界的表率,媒體的色彩和政治立場卻相當清楚,名嘴和專欄作家經常使用尖酸惡毒的形容詞,排山倒海的評論,令人眼花撩亂,無所適從,充分反映美國的多元文化。不過,這種選舉方式和美國許多運動比賽一樣,可以觀賞,但難以學習,事實上,值得學習的地方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