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兄對弟開槍 裘海正夫家鬧爭產

與伊能靜、方文琳一起組團出道的歌手裘海正,12年前嫁入嘉義新港的「養豬大戶」馬家,但馬家兄弟爭產的戲碼最近愈演愈烈,甚至兄弟拔槍相向,連裘海正也捲入其中,還被指為是敗光馬家家產的最大原因。


裘海正老公馬文鴻控告哥哥馬瑞駿持槍恐嚇他。

裘海正 小檔案

本名:裘素鳳
年齡:43歲
學歷:台北體育學院体育系研究所、北京體育大學運動系博士班(修業中)
作品:唱片《其實你不懂我的心》、《愛你十分淚七分》、《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
簡歷:1987年知名歌手劉文正成立飛鷹唱片,推出裘海正、方文琳與伊能靜為「飛鷹三姝」。1996年與讀台北體專(台北體院前身)時的同學馬文鴻結婚,2003年曾獲廣播節目金鐘獎,目前在文化大學擔任體育老師。

四月二十日清晨,平常純樸安寧的嘉義縣新港鄉,有早起的民眾向警方報案,指緊鄰新港奉天宮後門的大興路上,「被人丟了汽油彈。」


馬文鴻(右)曾參選民代,老婆裘海正(左)賣力替他助選。

被丟汽油彈 車焦黑

新港分駐所的警員趕到現場,在一棟四層樓的透天厝前,發現許多焦炭狀的玻璃瓶碎片,門前停放的一輛福斯休旅車更被燒黑了一大塊,所幸當晚無人傷亡,沒出大事。
這戶透天厝住的是當地望族馬家,屋主馬文鴻十二年前在當時副省長林豐正的證婚下,席開一百二十桌娶了一位明星老婆,新娘子就是曾由紅星劉文正力捧,與伊能靜、方文琳組成「飛鷹三姝」的裘海正,這事在地方上無人不曉,而馬文鴻的父親曾任台灣三大名剎之一的奉天宮董事長,現在仍是董事之一,地方人脈極深。
丟汽油彈的事警方目前仍在調查,但近來馬文鴻遭人尋仇、警告,卻非頭一遭。三月三日,馬家在光天化日下遭人闖入,馬文鴻還被人拿槍指著頭瞄準恐嚇,甚至已扣下扳機,所幸子彈並未擊發,才逃過一劫。
據新港分駐所的報案紀錄,三月三日上午九點五十分左右,馬文鴻的大哥馬瑞駿,由一名友人開車載到馬文鴻家門口,友人在車上等,馬瑞駿怒氣沖沖地下車,直接推門進入。


馬瑞駿否認帶槍前去弟弟住處理論,但對弟媳裘海正相當不滿。


馬文鴻住家一個月多來,先是被人持槍侵入,後又被丟汽油彈。


新港奉天宮號稱台灣三大廟之一,信眾遍布全台。


馬文鴻指他看到的槍,類似這種「菲律賓改造的九二手槍」。(蘋果日報)

三字經訐譙 開二槍

當時,客廳只有馬文鴻、馬父及一位會計小姐在場,裘海正並不在家。馬文鴻告訴本刊:「大哥進來後,就是一陣連珠砲似的三字經,先臭罵我一頓,接著就從褲子後腰掏出一支手槍,對著我頭部瞄準。」
馬文鴻表示,馬瑞駿掏出槍時,現場的人都嚇到,但沒想到他竟還真扣下扳機。馬文鴻說:「第一發他沒射出子彈,趕緊檢查,重新拉了拉槍機,想對我再開一次,但這次子彈不僅仍未射出,還從彈匣掉了出來,大哥看情況不對,從地上撿起子彈後,就奪門而出,上車離去。」
驚魂甫定的馬文鴻這時才敢拿起電話報警,當時趕赴現場的新港分駐所吳姓員警回憶,他到馬家時,現場沒有打鬥的痕跡,但馬文鴻、馬父和會計小姐全都指證歷歷,說馬瑞駿持槍進屋對他們恐嚇,但人已經逃走了,不過因家中監視器壞了好幾個月未修,因而調不出畫面。


「新港皇家」建案是引發馬家兄弟開槍疑雲的導火線。

馬家兄槍擊弟示意圖


馬瑞駿由友人載至弟弟馬文鴻家,一進門便開始對馬文鴻惡言相向。


馬瑞駿從腰際後方掏出槍來,對著馬文鴻,先開了第一槍,但並未成功擊發。


馬瑞駿接著開第二槍,但子彈仍未擊發而掉落,隨後馬瑞駿便拾起子彈,倉皇逃逸。

六千萬利潤 成禍首

馬文鴻向本刊表示,他向懂槍的友人描述當天所看到的槍枝,友人告訴他那應是由菲律賓改造的九二手槍。地方上則傳說這把槍的來源,可能和目前仍在監獄中的知名黑道大哥「瘋琴」盧照琴有關,可能是盧的小弟提供給馬瑞駿使用的。
當晚七點多,在愛之味任職的馬瑞駿就在警方傳喚下到案說明,他堅稱自己只是去「談事情」、「絕對沒有帶槍」。問訊後,警方又陪同馬瑞駿到他的自宅搜索,但沒有發現槍枝,不過,由於馬文鴻堅稱遭到恐嚇,因此,整個案子已函送嘉義地檢署偵辦當中。
據本刊調查,馬父早年從事養豬業,豬肉價錢好的時候,每個月有幾百萬元的收入,在雲嘉南一帶打出「養豬大王」的名號,累積鉅額財富。馬父曾出錢出力讓馬瑞駿、馬文鴻兩兄弟參選地方民代,但都落選。
不過,這幾年不景氣,馬家的豬舍雖然還在,但規模已大不如前,甚至家裡的土地也拿去銀行貸款,馬瑞駿、馬文鴻兄弟倆,也已多次為了分家產的問題,吵到街頭巷尾都聽得清清楚楚。
但這次會鬧到持槍登門理論,據本刊瞭解,導火線是最近一筆剛完工的「新港皇家」土地建案。這個案子的土地是馬家祖產之一,建商就是馬文鴻所開設的「總督府建設公司」,全部共十八戶,每戶都是獨立的四層樓透天厝,要價約七百五十萬元左右,算得上新港當地的豪宅。據一位買家估計,整個建案的總收入可能有一億三千萬元左右,由於是「自建自售」,建商的利潤應可達六千多萬元。
但這個建案,哥哥馬瑞駿一毛錢也沒分到,讓他氣憤難平。馬瑞駿向本刊表示,新港皇家這個建案,是由祖產土地蓋成,獲利本就該兄弟均分,但卻因裘海正、馬文鴻夫妻,讓他一毛錢也沒分到,而且害他連自己貸款買來養豬的土地,也因沒錢繳貸款而被銀行查封。


地方傳言,爆發馬家開槍疑雲的那支九二手槍,和黑道大哥盧照琴有關。(蘋果日報)

怒罵裘海正 敗家產

馬瑞駿氣到漲紅著臉指出,他最氣不過的就是裘海正「一直在敗光馬家的家產」。他說,當年裘海正要嫁入他們家時,裘家父母開了一些條件,而馬家當時財務狀況並不好,不得已只好向銀行貸款二千萬元,裝修現在馬文鴻住的屋子,才順利把裘海正娶進門。
馬瑞駿說,裘海正嫁進來後,很會撒嬌,哄馬家兩老歡心,要他們拿錢出來東投資西投資,幾年前就曾入股南部知名的「雲嘉電台」,裘海正自己還在該台主持節目,後來電台倒了,馬家虧了好幾百萬元。此外,還有好幾筆土地投資也失敗,讓馬家財產像自來水一樣一直花掉,加上父親把家產多過繼到馬文鴻名下,種種行徑都讓馬瑞駿愈看愈氣,卻也無可奈何。


馬瑞駿被法院查封的豬舍,裡頭已空無一物。


裘海正當紅時下嫁馬家,當年在地方上是件轟動大事。右一為馬父。


裘海正(右)嫁入馬家後,還曾獲廣播金鐘獎。左為裘海正小孩。(蘋果日報)


嫁入豪門的裘海正,近年來發福不少。

手足分藍綠 起口角

不過,馬文鴻則對本刊表示,馬家家務都是他在扛,但「有人」只願享受權利,不盡義務,平時不聞不問,到了有需要的時候才出現,他對馬瑞駿想爭財產的心態相當不滿。
除了爭家產外,馬家兄弟的政治理念也不同,馬家全家幾乎是藍軍,只有馬文鴻支持民進黨,馬文鴻常為了藍綠的事跟家人吵得面紅耳赤。
去年底,馬文鴻就曾惹上一件糾紛。當時奉天宮為了支持扁政府入聯公投,在新港鄉舉辦遊行,馬文鴻自己租了七輛遊覽車載了近百名香客參加,結果遊行完這七輛遊覽車上的香客,被另一名奉天宮董事—寶島飯店董事長「煙樹」載到他的飯店消費,馬文鴻知道後非常生氣,接著在一場餐會中動手打了煙樹幾拳,這件事馬上在當地兄弟圈傳開。
由於馬文鴻跟煙樹都和嘉義老大盧照琴系統熟悉,二方在打架事件發生後都各自找人幫忙;出來談判時盧照琴也到場,盧希望一切以和為貴就此打住,本來煙樹還忍不下這口氣不願和解,但盧照琴當場準備要拂袖而去,這件事才未擴大,雙方最後在盧照琴面前握手言和。
新港地方有名望的耆老,對馬家兄弟爭產的誰是誰非,有兩派不同看法,有人認為馬文鴻長期侍奉父母,人較老實;但也有人認為馬家自從裘海正嫁進門後,原本和樂的手足情才開始改變。


馬家在去年綠營辦入聯活動時出錢出力,阿扁親赴奉天宮贈匾致謝。(新港奉天宮提供)

大伯砲火猛 冷處理

目前人在台北的裘海正,在接受本刊訪問時,對馬家兄弟的事不願多說,對於馬瑞駿指她敗光馬家家產的事,她也不予置評。不過,談起槍擊事件,裘倒是有些憤憤不平,她覺得警察處理速度太慢,「那麼久都沒有消息,難道要等出了人命,才知道事情嚴重性嗎?」
對於馬瑞駿這個人,裘海正說,大伯的做人怎樣,在地方上隨便探聽都知道,或許公公婆婆很習慣他想要什麼時,就像個「吵糖吃的小孩」般縱容,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不過似乎馬瑞駿對外人不會這樣,好像也有人說他滿熱心地方公益的,因此可說褒貶不一。
她強調,整個事情真的只是馬家兄弟倆的事,她和大嫂(馬瑞駿妻子)、大伯的小孩都很好,身為馬家媳婦,她不想再批評什麼。

新港奉天宮 開台媽祖聞名

新港奉天宮素有「開台媽祖」之稱,相傳明朝末年閩人來台,船民至湄洲天后宮請來媽祖以祈平安,即「船仔媽」。清康熙年間興建諸羅「天妃宮」供奉,雍正年間改稱「笨港天后宮」,嘉慶洪水沖垮後另建廟宇,稱為「奉天宮」。
另父老相傳在乾隆年間,笨港溪氾濫漂來樟木,夜間放毫光,天后宮以之刻成3尊媽祖,大媽留本宮,二媽分祀北港朝天宮,三媽則供於後建的新港六興宮。
奉天宮現為三級古蹟,自從北港朝天宮與大甲鎮瀾宮交惡後,大甲媽祖出巡轉以新港奉天宮為遶境目標,奉天宮知名度日增。去年9月奉天宮開台媽祖還破天荒「出巡」美國紐約,參與台灣加入聯合國遊行,轟動一時。

撰文:李明軒、王保憲
攝影:李宗明
資料:白裕承
繪圖:林佳欣、許哲源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