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人生換軌 台灣高鐵董事長歐晉德

從到處打架、逃學的放牛班學生,到拿獎學金出國的工程博士,歐晉德的人生轉折很大,他說:「擔任台大教授的大姊歐茵西影響我很大,讓我從撞球間走回教室。」
後半生,影響他最大的卻是馬英九,921震災中救出孫氏兄弟,副市長成為救難英雄,歐晉德一度想競選北市長,卻因為馬英九關愛的眼神裡沒有他,轉而投入當時風雨滿樓的台灣高鐵。
國民黨覺得他投奔敵營,民進黨卻覺得他是殷琪拉攏藍營的棋子。他把政治放一邊,回到「一步一步」的工程步驟,親自上山陪著基層人員維修、演習、試車,讓深陷風暴的高鐵,逐步駛上軌道。
如今馬政府即將上路,歐晉德又被傳聞將入閣;但由官轉民,由民轉官,在人生的交叉口,他要不斷換軌多少次,才能跑得更前?


看著急駛而過的高鐵列車,歐晉德說:「國家的重大交通建設我都參與過,高鐵當然也不能缺席。」即使在國民黨同僚一片反對聲浪下,2年前,他還是執意接下高鐵執行長。

ㄟ!這不是歐副市長嗎?」「歐董事長!」「執行長你好啊!」跟著歐晉德搭乘高鐵,沿途乘客以各種職銜稱呼他,還有乘客握著他的手說:「歐先生!你一定要入閣啊!」感覺就像陪著候選人在拜票。歐晉德尷尬地笑了兩聲:「沒啦!我不行啦!當初選台北市長,我就覺得我沒辦法跟人家競選才退出啊!」


歐晉德巡視高鐵車廂,就像候選人拜票般,四處握手、問好,見到小嬰兒還會親切地抱起,政治味十足。

救危 頻上火線

趁機追問:「入閣呢?馬總統應該有找你吧!」歐晉德低頭快閃:「不會啦!那個報紙講講的啦!」彷彿這問題是瘟疫似的。因為在台北市副市長任職期間,歐晉德九二一救難英雄的形象深植人心,即使已擔任台灣高鐵執行長一年多,很多人還是習慣將他與馬英九連在一起。歐晉德驕傲中帶著無奈:「馬英九有向我問建議的話,我會給,不過他那個性,很難說啊!」
馬政府即將上任,組閣的焦點又回到原市府團隊。看著歐晉德熟練地握手寒暄,說他對政治不動心?那倒也未必。實際上,○六年他曾有意參選台北市長,只是馬英九關愛的眼神始終未落在他身上,搭不上政治這班車,歐晉德只得黯然換軌到高鐵。
但高鐵也是一條巔簸的軌道,內有國民黨全力反對,稱高鐵為廢鐵,發起拒搭高鐵運動;更傳出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反對歐晉德進高鐵,與歐晉德交好的黨籍市議員陳玉梅也公開指責:「要去也不應該是現在。」
對外則歷經與歐鐵聯盟解約,遭求償六千五百萬美元賠償金,改採日本系統,卻因歐、日雙軌並行,引發日方放話,指稱高鐵恐有翻車疑慮。

小檔案

生 日:1945年1月2日
家 庭:已婚,育有2子
最喜歡:看著重大工程建設一步步完成的感覺
最討厭:急就章、未準備好就上路
學 歷:成功大學土木系碩士、美國凱斯西儲大學土壤力學博士
經 歷:榮工處總工程司、交通部國道新建工程局局長、行政院公共工程會主委、台北市副市長、台北市智慧卡公司董事長


外界解讀殷琪(右)找歐晉德(左),是為了拉攏與馬英九的關係,歐晉德無奈地說:「馬英九那個性,很難說情的啦!」

抗煞 留任副手

二○○六年台灣高鐵的建置都已經完成,只等著試營運、通車。歐晉德的工程背景根本派不上用場。外界認為殷琪延攬歐晉德,只是要化解藍營對高鐵的壓力。
但歐晉德卻說:「二○○三年初高鐵還在興建階段,殷琪就找我了,我從中山高、北二高,做到國際機場,甚至新加坡機場捷運都參與了,沒想到正要向北市府遞出辭呈,卻發生了SARS風暴。」歐晉德即使不懂醫療,還是被馬英九留了下來,擔任緊急應變中心召集人,甚至一度暫代北市衛生局長。
高鐵之路延宕了四年。「人家沒再找我,我也不好意思問,原來殷琪以為我要選北市長,等市長參選登記截止,她才又重新問我。」
歐晉德也承認:「到高鐵後什麼都差不多了,我能幫上的忙有限。我發現高鐵系統設計很健全,營運沒有問題,最嚴重的是員工士氣太差。」
「還好殷琪從沒要求我什麼時間通車,只說要準備好才通車。」


指著九二一救難現場救出孫氏兄弟的歷史照片,歐晉德難掩笑意地說:「那時候,能救出他們兩兄弟,還真是奇蹟。」

沉穩 反覆演練

他先從基層員工下手,半夜三、四點搭工程車,跟著維修人員到苗栗山區查看轉測器;颱風天陪著司機開首部復班試車,「風雨大到完全看不到路,我還怕得問司機,真的沒問題嗎?」他拿出過去在市府處理災難的經驗,不停演習,藉此訓練人員反應,同時也了解員工的能耐到哪裡。
「大家都說我遇到災難很沉穩,其實我怕死了!可是不能表現出來啊!九二一時,我每天禱告跟神說:『You got to help me!(你一定要幫我。)』那些經驗讓我知道,不停演習,面對危機才能不慌亂。」
一開始,手忙腳亂,還烏龍到把高鐵營運長張煥光一個人丟在嘉義山上的轉測站。歐晉德說:「那時候人員培訓、駕駛、行控中心調度樣樣檢查,還得跟日本供應商配合、法國的工程人員協調,我把姿態壓低,一個個慢慢溝通,才漸漸平息內部紛爭。」


圍繞在馬英九身旁的3位前後任副市長,據傳彼此互有心結。


高鐵行控中心會隨時將旅客人數通報到歐晉德的手機,旅客暴增時,他會立刻指示增發加班車次。

營運 按部就班

即使外界質疑不斷,歐晉德卻驕傲地展示高鐵成果:「我們去年二萬四千多班次,零事故,準點率九九.四九%,全世界都覺得不可思議啊!」我提醒他賣票到現在還不順暢,他承認:「票務我也不滿意,不過那個牽涉到電腦架構,要慢慢來,反正不影響到安全最重要!」
台灣高鐵去年一月正式營運,目前累積載運量超過二千三百萬人次。根據交通部的長程旅客使用調查,西部地區超過二百公里以上的旅程,已經有接近五成的人使用高鐵。
台鐵副局長張應輝就說︰「西部幹線前二年因高鐵減少六.一億元的收入,不過台鐵優勢在路線行經人口集中處,所以不與高鐵搶快,反而增加台北到彰化間的停靠站,提高便利性,已有效讓旅客回流。去年搭乘人次增加了○.四二%。」
目前高鐵的運輸人次,每個星期都以一千到二千人次的幅度增加,每月營收在十五億到十六億元間,預估,今年年底前應該就可轉虧為盈。
眼看高鐵營運逐漸上軌道,歐晉德很欣慰地說:「我們做工程的,不能急,不管別人怎麼說,你一步步完成就對了,急了,可是會跌跤的。」

優惠 把餅做大

「現在油價漲,我想吸引高速公路開車族,每天二百萬人次啊!一成我們就塞滿了。」他向董事會爭取二億元,加開接駁車,每十五分鐘發一班,面對即將開放的大陸觀光,歐晉德也準備將每天的一百二十六班,增加到一百四十班,並與旅行社合作,推出團體再九五折的優惠價。
營運上軌道,可是每個月十六億元的收入,利息支出就占了十二億元。根據高鐵最新年報,稅後虧損三四.二六億元,加上初期累計虧損,目前達約一三一.四九億元,為償還即將到期的公司債本金與利息,去年高鐵還辦理九十七億元的公司債,不斷舉舊還新,高鐵獲利還很遙遠。
曾參與高鐵規劃的淡江大學運輸管理學系系主任張勝雄就說:「當初規劃計算過,高鐵每天運量達二十五萬人次才足以損益平衡,現在只有六萬人次,高鐵恐怕得祈求佛祖保佑。」
從副市長轉戰台灣高鐵,歐晉德職場順遂,成長過程卻不怎麼順利,父母都是老師的他,從小都在放牛班度過,「那時候老師都說我壞,我索性就不努力,反正大家不看好我嘛。」


歐晉德作風樸實,每天搭捷運到高鐵站巡視,他笑說:「我對捷運有感情嘛!」


歐晉德從小叛逆,讀放牛班、到處打架鬧事,高三時頓悟,從問題學生變成資優生。

舞台 心繫政治

打架、蹺課樣樣來,「哎呀!就是有義氣啊!有次幫同學追女朋友,騎腳踏車在女生後面而已,這樣就記過!你說我多冤枉。」
後來大姊歐茵西(台灣第一位東歐文學博士,台大外文系教授)第一名考上政大外文系,在台東家鄉引起轟動,大姊勉勵他:「你很聰明,不要讓爸媽失望。」歐晉德開始發憤念書,月考數學馬上滿分,最後一路念到美國土壤力學博士。歐晉德說,如果當初不是大姊的鼓勵,他可能一輩子就放任自己在撞球間度過。
談起台東家鄉,歐晉德眼中泛起光芒,他說:「教室望出去,越過一片甘蔗田就是大海,真的好懷念,若離開高鐵,未來就回去過退休生活。」
看他巡視車廂,熟練的抱起嬰兒逗弄,標準的政治鏡頭動作。換軌到高鐵的他,下了高鐵,心繫的應該還是那一個發光的政治舞台吧!

後 記

.大家對歐晉德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應該是921在東星大樓前,那個掩著孫氏兄弟雙眼的景象。我對歐晉德印象最深刻的,卻是他2度在救難現場大罵家屬的火爆模樣。
.921災後第5天,東星大樓家屬哭著:「一直噴水進去,樓會繼續坍塌,可不可以不要再噴了,我怕我爸會被壓死。」歐晉德此時卻板著臉回:「你沒看到我已經盡力救了嗎?還要怎樣?你們一個人說這個,一個人說那個,怎麼可能都照著做!」
.SARS疫情期間,和平醫院無預警封院,家屬哭:「我女兒只是進去當護士,你們為何要這樣對她?」歐晉德鐵青著臉罵:「夠了沒!大家都很努力救人,不要來找麻煩!」
.太平盛世再見到他,歐晉德在高鐵上看到母親懷抱的嬰兒,還會接過抱一下。由官轉民後,當初對家屬破口大罵的副市長與對乘客彎腰微笑的執行長,在他身上交錯,親切的令人恍惚。

撰文:鄭心媚
攝影:陳肇英 湯興漢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