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潮

地產人:還有熱情要燃燒─新業建設董事長卓勝隆

6年前,在台中以打造精品住宅著稱的同隆建設跳票,董事長卓勝隆經營12年的基業一夕成空。極度沮喪裡,他依然每天一個人到公司掃地接電話,全家省吃儉用,2萬元可以過1個月。
他從來沒有選擇逃避,積極面對問題的態度,讓債主們不忍窮追猛打。在多位建築業者協助下,他逐漸脫離財務困境,並與穆椿松等人合組新業建設。卓勝隆謹記失敗帶來的殘酷教訓,在跌倒過的土地上,他還有熱情等待燃燒。


曾經輝煌,也曾經黯淡,書生性格的新業建設董事長卓勝隆從人生谷底出發,少一分天真,多一分務實,反而為人生與事業找到更好的平衡點。

橙色的木棉花盛放在台中市存中街綠園道上,一顆顆棉果爆裂,乳白色的棉絮隨風四散,飛過園道旁一幢外牆貼滿深色日本進口二丁掛磚的大樓。
卓勝隆抬起頭,望著這幢當年他親自取名為「大塊文章」的建築物,說:「都是掉以輕心了,以為品質可以打敗一切,哪裡知道那波不景氣會拖這麼長。」

【豪宅滯銷 住戶伸援】

落英繽紛,把綠園道襯托得格外浪漫,一位騎著腳踏車的中年婦人遠遠就叫喚他: 「卓董!」他連忙擠出一絲笑容,拉高聲調答應著:「嘿!羅太太!」原來是「大塊文章」住戶,聽完卓勝隆引荐後,熱情邀請我們到她家裡做客。
羅太太家有110坪大,裝潢典雅大方,從栽滿紅花綠木的陽台俯望,綠園道像一條長長的綠色帶子鋪在腳下,一隻鴿子一動不動地停駐在陽台彼端,陽光斜斜灑了進來,連我們也不禁留連了。羅太太說:「這間房子我來看一次就買了,也算是一見鍾情。」
卓勝隆忙不迭地帶著我們在羅家客廳、廚房踱步,細心講述許多當初貼心的規劃,羅太太泡了一壼茶來,他突然有感而發地說:「當初羅太太這些住戶們都幫了我好大的忙。那年財務出問題時不過就差幾千萬元而已,『大塊文章』多賣幾戶就ok了,偏偏事與願違,很可惜。還好客戶體諒,每戶幫忙分攤一些工程款,讓房子順利交了屋。」他輕啜一口茶,目送那隻鴿子展翅飛走。

【白領之子 緣定地產】

卓勝隆出生於台中大甲,祖父日據時代本來是木材商人,但隨著日本戰敗,政權移轉國民政府,木材工廠充了公,事業化為塵埃。父親沒有家族事業庛蔭,老老實實在民間企業幹總務謀一家子生計,他從小功課好,高中畢業考上東海大學建築系,從此與蓋房子結下不解之緣。
1974年卓勝隆自東海大學畢業,退役後進入建築師事務所畫設計圖,1981年跳槽到曾經在中部呼風喚雨的長億建設,在開發部一待8年。他說:「那些年正逢『台中小鎮』、『衛道新世界』兩個大案推出,是很好的學習過程,我表現不錯,升得也快。但長億本身定位一直沒有再往上拉,後來還是決定離開。」
他找了4個長億時期的同事,合組同隆建設。幾個30出頭歲的年輕人躊躇滿志,一心想蓋與老東家層次不一樣的房子。「每個案子光是設計就要花掉很長的時間,我喜歡建築師天馬行空去想,壓抑,開不出美麗的花朵,李祖原(建築師)手下的建築師做我的案子都特別投入,而每回要做一個新的設計案,我都無比快樂。」
當時正值房地產狂飆時期,卓勝隆玩建築創意玩得熱情十足,骨子裡「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性格」不時發作,一張設計圖磨幾個月不是什麼新鮮事,案子因此換來好評價,銷售成績大半也不錯,一切看來都那般美好,他也把「搞好品質,打敗一切」當成信仰與真理。

(左下)每一個建築設計的細節,卓勝隆都很重視,「大塊文章」中庭的圓石花盆,澆灌的水會從盆底導入漏水孔排放,不會沾濕地面。(右下)東海大學建築系時期的年輕歲月,有許多值得回味的時光,卓勝隆每每提及母校,都跟他年輕時期這張照片一樣笑得開懷。(卓勝隆提供)



【房市崩盤 基業成空】

創業12年,只蓋了6棟房子,保守的經營手法照理說沒有太大的風險,但人算總不如天算。1999年台灣發生「921」震災,中部房市景氣跌落谷底,建築業經營風險拉高,他卻沒有提高警覺。他回憶說:「那時候賣了一個叫『上第Ⅱ』的房子,風評很好,預售賣三成,完工後一個月銷售一空,讓我深信好東西總有人喜歡,因此掉以輕心了。」
「上第Ⅱ」結案後卓勝隆推「上第Ⅲ」,還是個大玩創意的規劃案,流線的圓弧造型,在同行眼裡是「只有在博物館才看得到的設計」,結果因為曲高和寡,景氣又差,一戶都沒有賣掉,一虧三億多元,房子也沒蓋起來。他訴說慘痛的往事,圓圓的金色框眼鏡底下一雙眼皮眨呀眨:「土地整合和建築設計花了太多時間,好時機都蹉跎掉了。」
一向謹慎的卓勝隆這時也著了慌,又推了一個全部百坪大戶的「大塊文章」。他說:「當時只想著做一個案子『賺來補』,結果一樣賣不好,多虧了一億元。」2002年10月,同隆跳票,創業夥伴各分東西,偌大的辦公室,能抵債給包商的東西都給搬空了。
公司倒了,但是卓勝隆還是每天拎著公事包,一個人到辦公室去掃地、燒開水、接電話,每天中午一個便當,整整吃了半年。「只是怕人家打電話來找不到人,以為我『落跑』了!」
曾經錦衣玉食的建設公司董事長,一夕之間連家都差點養不起。「家裡的房子被拍賣掉,BMW座車賣給親戚,一家四口人,每月生活費節縮到2萬元以內。」



台中市美術館綠園道旁的「大塊文章」,是同隆建設蓋的最後一幢房子。

【好友相助 咬牙償債】

他說:「我是B型的樂觀個性,腦海裡從來沒有潛逃的念頭,對我來說,出問題就去解決吧!」但是一生沒有遭遇過這麼大的挫折,他勇敢面對,卻不知怎麼拿捏方寸。幸好台中建築圈拜把兄弟都跳出來幫他,1年前才剛經歷完財務危機的前全友建設董事長穆椿松,傳授他理債的輕重緩急順序, 總太建設吳鍚坤等人自掏腰包,吃下同隆未售餘屋,解決他的燃眉之急。
卓勝隆說:「我這個人很單純,所以債務也很單純,老吳(吳鍚坤)他們買我的房子,讓我多了5千萬元資金,我把包商們找來,說一人還4成,這些好夥伴都互相體諒,點了頭。」
2003年4、5月,債務都清理得差不多了,卓勝隆每天去辦公室掃地吃便當的日子才終於告一段落,幾個月後,穆椿松邀他和前美村建設總經理鍾尹堂合組新業建設,3個建築科班出身的老闆找了5個員工,重新創業,卓勝隆1個月領5萬元薪水,和當年自己做老闆時不能相比,但比起那些一個月全家只能花2萬元的苦日子,他已經夠滿足了。


新業建設榮譽董事長穆椿松(右),和卓勝隆是同一個建築業兄弟會成員,兩人性格和作風迴異,卻是多年好友,還因緣際會共創事業。


泥作工頭楊先生(右)被同隆牽累過,至今卻是卓勝隆(左)的工作班底。


卓勝隆高中時代繪畫美術表現平平,卻考進建築系,讓他人生的面向更多元。

【三人同心 再創新業】

「我們三人都曾經滄海過,以前比較感性,現在都理性得多,畢竟一個企業的理想,要建立在獲利上,沒有獲利,到頭都是一場空。」卓勝隆說。創業至今五年,新業建設從僅10戶的小型透天住宅案場,推到戶戶上百坪的大樓豪宅,從7期重劃區推到8期重劃區,2007年營業額已達25億元。
新業蓋的房子,還可以看到塔式(Tower)建築、skylight(自然採光)游泳池、戶戶均前棟等許多卓勝隆在同隆時期用過或還沒有機會實現的想法,沒有再天馬行空,取而代之的是貼近市場的算計。
雖然許多失敗時的記憶,深刻到午夜夢迴時還像剌人心肺的利刃,但是他研磨記憶,抽出避免重蹈覆轍的養份。他說:「在新業很愉快,老穆訂策略買土地,我負責產品規劃,找來的人也都臭味相投。」
卓勝隆小名喚〞��K〞,是日文「勝」的意思,念東海建築系的時候,同學們也都喊他這個名字。求勝的意念人人皆有,他雖被喚做這個名字,但文人性格卻讓他吃了虧。「我和父親的個性很像,都不是很有魄力,不敢得罪人,凡事都怕別人吃虧,怕對不起人。」這天,他坐在窄小的辦公室裡,說起 自己無法逃避地遺傳了父親性格上的基因,不免語帶無奈:「我很喜歡媽媽的個性,有話直說,很希望像她,結果卻像我爸。」
商場無情,起起落落,和領導人的個性不必然有連帶關係,卓勝隆打過許多場勝仗,證實過這事,同隆時期最後兩場敗仗,幾乎把所有基業拖垮,卻又反證了這話。他不願再多想,現在有個性和行事風格完全互補的兩位合夥夥伴,也許他的書生性格,可以在生意場上揮灑得更自在。

(左下)卓勝隆是樂觀主義派,凡事正面思考,這種個性在遭遇財務危機時幫了自己一個大忙。(中間)卓勝隆不喜歡爸爸不敢得罪人的性格。他無意識挖了挖耳朵,無奈地說:「結果我卻跟他像極了。」(右下)台中美術館附近的「大塊美術」是新業建設代表作之一,延襲大面採光等卓勝隆在同隆時代偏好的風格。




撰文:楊欽亮 攝影:許添瑞 
社長╱總編輯.裴偉 顧問.陳志峻、謝忠良 文字統籌.陳玉華、楊欽亮 攝影統籌.黃敏建 主編.沙麗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