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 九把刀

二哥哥很想你24山谷裡的那頭牛

狗狗Puma陪伴我們家14年,牠年輕的時候我們青春洋溢,牠老的時候,我們家也老了。在那14年裡,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我遇見了她,寫了小說,學會放聲大哭,開始戰鬥…


插圖.高文麒

為了儲存約會基金,我開始打工。
一開始是最簡單也最枯燥的發傳單、貼海報,完全就是非常自我約束的工作。
每天我都得說服自己不想有報應的話,就該把傳單送到每個路人的手上,想安心花錢的話,就該把每張海報貼在新竹各校宿舍的公布欄上,而不是一股腦丟進垃圾桶。
然後我在科學園區的管理局裡兼了一份差,幫一個國外大學在新竹開的碩士學分班擔任課程助教,負責在上課前影印講義。來上課的都是來自科學園區的上班族,只要老師開始講課,把教室門關上後,我就可以做自己的事。
老實說我不是一個很好的助教,每次影印完講義,我就會偷偷跑去對面的國際會議廳偷看園區播放的電影。負責守門收票的工讀生每次看到我,就一副「你怎麼什麼爛電影都想看啊?」的表情,然後踢了一道門縫讓我溜進去。
有時候爛電影也有一看的價值。寫小說寫壞掉畢竟是一個人的事,但一部電影砸了那麼多錢、用了如此多人,為什麼還可以恬不知恥地把它拍爛呢?
看好電影時往往過於聚精會神無法想太多別的事,但爛電影?我倒是可以用最輕鬆的心情,慢條斯理拆解它。分析的結果往往帶給我重要的創作啟示。
等到電影散場,我再神不知鬼不覺溜回教室外坐好。
「剛剛偷溜喔?中間休息的時候你都不在。」上課的上班族大姊
姊常常虧我。
「我去尋找人生的意義。」我一本正經地說。
最詭異的打工,就是暑假時幫台灣大哥大公司測試手機訊號的強度。
那時手機才剛剛盛行起來,各家電信公司的基地台都陸陸續續興建,偏遠地區的手機訊號強度不一,為了改善訊號品質,就需要一堆工讀生到處測試。
暑假,太陽變成一團有毒的大火球,我騎著不曉得何時會熄火的機車、拿著好幾十張新竹偏遠地帶的地圖,按照規定每二十戶人家就停下來看一下手機訊號有幾格,可能的話還得進去人家屋子裡,拜託他讓我在房子裡打打看……為此當然吃了不少排頭,不過看在一天竟然有一千五百塊錢打工費的分上,被當作白目也不是不能接受
啦!
由於是暑假,為了多點相處的時間,毛毛狗常常也會陪著我上山下海。便利商店的重量杯可樂是我們補充水分的標準配備,只有一邊騎車一邊嚼冰塊才能確保我隨時清醒。
兩個人都被大太陽虐待到脖子曬傷、皮膚黑紅。
「公公,太陽好大,我都變黑了。」毛毛狗抱怨。
「哪有變黑,我看……還是好好的啊!」我亂講。
「我好累喔,今天可不可以休息了?」她快哭了:「我不快樂。」
「再測半小時就大功告成啦,等一下我們去吃冰喔,乖!」

「我說我不快樂!」
「……喔乖!」
雖然常常因為天氣太熱了胡亂吵架,但有毛毛狗陪著,就不無聊。
我最常在機車上漫談經年累月藏在自己大腦裡、不斷演化的武俠小說。
「主角呢,就叫洛劍秋,是個右手使快劍、左手使怪劍的天才!」我大聲說。
「可是,有人姓洛的嗎?」毛毛狗抱著我,閉著眼睛防曬。
「不知道耶,那不是重點啦!這種事我自己決定就可以了!」我滔滔不絕:「還有北狂拳,他是條威風凜凜的北方漢子。相比之下出身富貴世家的南宮指就娘多了。而東方戢是個大俠,但是武功就只是比普通還好一點而已。西門劍真的很賤,老是在想用一些奇怪的方法稱霸武林,卻不好好認真練劍。」
「可是……這不就跟金庸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很像嗎?」
「唉,只怪我從國中就開始想這個故事了,所以名稱根本就大受影響啊。」
我大聲說著故事的每個細節,毛毛狗也很努力地回應我。
洛劍秋真的很暢秋,在眾多高手環伺的江湖上練成了天下無敵的四壁劍法,而北狂拳天生神力,率領一干大漠怪物將中原高手殺得臉面無光……當然了,這些故事Puma都聽過了大概。
「你想了這麼多,不把它們寫出來好可惜喔。」毛毛狗喝著早就不冰的可樂。
「不寫出來也沒關係啊,它還是會好好活在我的腦子裡。」我想了想:「這個故事我已經反覆想了四、五遍了吧,每一次都會更改一些劇情,讓它越來越厲害!」
記得在我生日當天,毛毛狗跑去台北開同學會,留我獨自一個人在竹東山區裡測試訊號。
我抱著悠閒的心情,不料騎著騎著,路越來越小條。
挫賽惹,我好像迷路了?
我有點緊張,畢竟我的機車還剩多少油鬼才知道,萬一演變成在深山裡牽著一台廢鐵走來走去,那該如何是好?我必須在車子還有力氣的時候,想辦法騎到大馬路上。
不知不覺,我來到一個風景豪爽的山谷。
山谷中央,有一隻正在吃草的牛,牠慢慢抬起頭來與我四目相接。
我有點感動。
「是牛耶。」我索性熄火,享受山谷的寧靜。
我感嘆地看著牛,牛也看著我。
我為了把牛看得更清楚,我慢慢後退、後退、後退……
突然間,我的屁股失去了正常的重量感,視線也慢慢向上傾斜!
「賽咧!」
這一切來得頗慢,但慢歸慢,完全無法抵抗。
我冷靜地朝著恍惚的天空罵了聲賽,然後更冷靜地抓著機車把手、摔倒在被野草覆蓋的山溝裡。全都是慢動作分鏡。

「……」這裡四下無人,叫也沒有用,掙扎也是枉然。
我只是靜靜地躺在地上,聞著臉上的草屑氣味。有點好笑,但真正笑出來的話恐怕也有點造作,所以我繼續思考著萬花筒般的人生……今天我生日耶,真的好猛喔!
所幸這樣的狀態沒有持續太久。
「喂!你要不要緊啊?」
上面傳來一個帶著台客腔的、強有力的詢問聲。
我狼狽地坐了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山溝上的人。
說話的是個挑染金髮的少年,騎著一台改裝成機械獸的機車,一副天涯海角任我闖的模樣。他很熱心地蹲在山溝邊看著我,說:「要不要幫忙啊?」
廢話!
「喔,好啊,謝謝耶!」我苦笑。
然後我拚命把機車推上去,讓見義勇為的金髮少年抓住拉上。
就這樣,我安撫了一下嚇壞了的機車,問了最快、也是唯一衝到沒有牛的正常世界的路,結束了難忘的看牛逆摔記。

作者簡介

九把刀,一九七八年製造於彰化。自一九九九年開始創作,至今完成四十本書,作品陸續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線上遊戲。是當今華人文壇創作類型幅度最大的作家。作品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殺手系列》《獵命師傳奇系列》《樓下的房客》《短鼻子大象小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