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氣生活

秦之敏 漂洋過海做貴婦

就像是狗仔的突擊,專門報導富豪生活的日本電視節目《驚異世界HOW MUCH》闖入這位名為「川村タミ一」女士的豪門大宅,帶領著觀眾窺伺她琳瑯滿目的昂貴珠寶,就像特效般,「嘩!」主持人露出戲劇性的讚嘆表情。有趣的是,豪宅女主人其實是台灣人,還是位明星,她是曾與林青霞合演《真白蛇傳》的秦之敏。


秦之敏原是台灣電影明星,息影轉型日本名媛。所戴DE BEERS珍珠鑽鍊(NT$875,000)、手環(NT$875,000)、鑽戒(NT$1,350,000)。

三月底,東京的櫻花繽紛綻放,溪畔層層鋪排有如瀑布流洩而下。秦之敏(川村タミ一)開著她的賓士CL雙門跑車,在載著我跟攝影到她的東京住宅前,先在附近繞了一圈,看看櫻花盛開的美景。
「你們看,這多漂亮啊!」秦之敏微微咧開嘴,很標準的日本lady笑容,她說話輕聲細語,眼神和語氣仍像少女般,真難想像,她已經五十歲了。


《老婆是外國人》的錄影。


《驚異世界HOW MUCH》到家採訪。

媒體的常客

我們抵達她為於白金台的獨棟三層樓豪宅。白金台是日本東京的高級住宅區,居住在這裡的女士被稱為「白金貴婦」,日本電視節目《驚異世界HOW MUCH》與暢銷雜誌《25ans》都曾報導過這間豪宅。「說豪宅太誇張,跟很有錢的人比起來不算什麼吧!」秦之敏解釋。
東京畢竟是世界最昂貴的城市之一,寸土寸金,能擁有獨棟房子其實很了不起。「像我們家的壁爐啊、洗手間的啊,全都是法國搬過來的;玄關的大理石台是在義大利佛羅倫斯訂過來的,那次我們去到歐洲旅遊,坐東方快車first class,加上買名牌、住飯店,花了超過新台幣九百萬元,」秦之敏笑說,「那時泡沫經濟錢太多,銀行每天登門拜託你借錢,好像錢不用還一樣。」
秦之敏的先生經營「壽樂」集團,在日本擁有壽樂、天廚菜館、木蘭等十八家料理餐廳;而她自己也是多家公司的董事長,旗下的晶致貿易與Bio-d-aging涵蓋美容、精品、房產與旅遊。夫婦與「味之素」少東夫婦是夏威夷的鄰居,每三個月都會定期聚會打球。
除了活躍於日本社交圈,秦之敏也是《25ans》《ミセス》《MISS》《婦人�B報》等雜誌的常客,日本綜藝大哥大塔摩利(《MUSIC STATION》主持人)、三宅裕司(《料理東西軍》主持人)都曾邀她上節目。
這些媒體對她有興趣,不只因為她長得漂亮、有一個餐飲集團社長夫人的頭銜,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曾是台灣眾所矚目的電影大明星。


日本雜誌《25ans》與電視《驚異世界HOW MUCH》都曾採訪秦之敏東京的家。

寂寞的富裕

人生算是十分順遂吧,秦之敏一出道就是女主角,與她合作的王羽、劉尚謙都是當紅男星。當時二秦(秦漢、秦祥林)與二林(林青霞、林鳳嬌)最夯,她與秦祥林、林青霞合演《真白蛇傳》,林青霞演白蛇、秦祥林是許仙,秦之敏則是演青蛇。「十六歲被電影公司找去與唐威主演《地藏王》,電影對我是好玩啦!但覺得不是很實在的東西,十九歲演完《真白蛇傳》,我先生跟我求婚,就來到日本。」當年他的先生到台灣開設多家餐廳,兩人因而認識,很快就決定結婚,定婚宴是由與他先生同為日本慶應大學校友的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父親連震東擔任介紹人,而婚宴則是在與日本帝國飯店齊名的大倉飯店舉辦,貴客雲集,十分風光。
「不過二十三歲我們就分居、離婚了。」明星與富商結合的童話故事,想不到很快就來到完結篇。
「剛開始來日本很辛苦,語言不通,就像聾子、啞巴,只想著台灣的好,就決定回家。不過回來台灣兩年雖然有家人陪伴,每天當玉婆逛街喝咖啡,卻覺得無聊極了!後來才體會到,人的寂寞或不寂寞,不在於周圍的環境,而是在於本身。當時我先生也希望我回日本,我們就想節省成本,同樣的人再結婚一次。」秦之敏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地政處看到是同樣的人,開玩笑說:『你們忙不忙啊?』」



台星變日媛

本名:胡坤祥
日本名:川村タミ一
年齡:50歲(天秤座)
經歷:演出電影《地藏王》《真白蛇傳》《1905年的冬天》等;電視《花木蘭》《二度梅》。
工作:晶致貿易海外總代表;先生川村是「壽樂」集團社長。
嗜好:旅遊、高爾夫球、馬術、滑雪、游泳、音樂鑑賞。


19歲當紅時下嫁日本餐飲大亨,轟動一時。


林青霞(左)與秦漢(中)來日本時,秦之敏(右)設宴招待。秦之敏與林青霞曾合演《真白蛇傳》。


與徐克(左)、楊德昌合作的《一九○五年的冬天》是秦之敏(右)的息影之作。


秦之敏(右)帶鞏利(左)到東京目黑區的私人招待所玩。


秦之敏(左)與日本波霸名媛「咲姊妹」的妹妹咲美香(中)。


派對上秦之敏(左)與電視版《失樂園》女主角川島直美(右)。

世界趴趴走

秦之敏對於學習有相當的熱忱,連休閒娛樂也很認真,「我最欣賞日本人做什麼事都很對味。」她的休閒活動十分廣泛,舉凡拉丁舞、潛水、騎馬、滑雪都難不倒她,「27歲初學高爾夫,除了定期在日本打球,同時也是到世界各地旅遊時的主要消遣,平均桿數85~93桿。」


馬術


飛行


高爾夫


滑雪

奢華的歲月

這樣也好,讓我知道,所有的病都是無聊來的。」之後秦之敏很積極安排自己的人生,不只創業投資房地產與美容事業,也全世界趴趴走。「連一些『鳥不生蛋』的地方都去過了,每天就打(高爾夫)啊打,像是美國奧蘭多有一個球場,除了白人以外都不讓人打,我透過關係跑進去,就爽了!」她自豪地說,這時候說話毫無遮掩,像標準台灣人。
特別是秦之敏經歷了在波斯灣戰爭前,「日本錢淹腳目」的十年「泡沫經濟」歲月,她談到當時的奢華生活,「天天都有派對、天天都到名牌shopping。」
「那時候流行參加私人俱樂部,交(新台幣)一百萬元會員費就是為了能到那裡吃頓飯(餐費當然額外再算)。名牌會邀請二十位貴客打球,頒獎後就安排一起吃飯,像Chopard家族千金還特定從歐洲飛來跟我們吃飯。」當然「宴無好宴」,「既然他們招待得這樣好,覺得不好意思,就買了唄!」
「時尚也是很可怕的東西。」秦之敏苦笑,「當時買皮草,丹麥最頂級的BIRGER CHRISTENSEN大衣一買就是好幾件,一件就超過(新台幣)一百萬元,不過那時墊肩做很大,現在穿起來就像打橄欖球的,」她嘆了口氣,「現在每年翻來翻去,放在櫃子裡捨不得丟,又很占空間。」


秦之敏(左)與先生逛HARRY WINSTON銀座店,先生笑說:「看看就好。」


DE BEERS鏤空立體球鑽鍊(NT$6,900,000)。


家中備有司機與多部轎車,秦之敏常開著賓士CL雙門跑車(約NT$6,000,000)兜風。


珠寶妥善收藏,這是眾多珠寶盒之一。


Chopard鑽錶(約NT$800,000)。


3克拉的鑽戒(約NT$4,000,000)與CARTIER鑽錶(NT$845,000)。

階段的人生

「不過我都跟我先生說我們賺到了,還好當初我們玩到,不然泡沫經濟後錢也是掉了一半。」秦之敏說,「有吃就趕快吃、有玩就趕快玩,當然不是要很浪費,但是該relax的時候也要relax。我覺得滿幸運的,沒有經過阿信那種戰亂時代,泡沫經濟也沒被淹沒。」
「人生就一個階段、一個階段,有那些經驗也是很有意思。」經歷過那段擁抱名牌的日子,秦之敏走向另一個階段,像是她最近著迷於馬術及滑雪,「在馬背上享受陽光、欣賞高山綠地,當被大自然擁抱時,我覺得這才是最奢侈的。」


繼房產與美容事業,秦之敏近來投身精品,「我當包租婆,那些房地產很安穩地下蛋,但我希望跟人和社會不要脫節。」


親自設計的T-TOP鱷魚皮皮夾,鑲上珠寶約NT$25,000。

撰文:黃鴻仁
攝影:何宗昇 
攝影協力:王聰賢
部分圖片提供:秦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