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男綠女

美麗的錯誤 張國柱

張國柱因為金鐘獎最佳男配角頒錯獎,突然知名度大開,通常獎頒完了,新聞也就沒了,但他餘波盪漾,他先是開心得獎,然後主辦單位道歉,他還是跟太保並列最佳男配角,接著他出席金馬獎擔任頒獎人,現在還因為領獎時向嘉裕借西裝,與自己的兒子張翰成了最佳代言人。對於這個錯誤,他說美麗且開心。


張國柱的人生隨遇而安,即使金鐘獎錯頒他也ok,他說人生不強求,何況這美麗的錯誤,讓他獲得很多周邊效益。

現在的張國柱,讓我想到了日本的歐吉桑帥哥田村正和,兩位中年帥哥即使眼尾紋深到可以夾死一隻蚊子,但笑起來仍然很有魅力,而且他們都有一個碎碎念的特質。不一樣的是,在日本田村正和愈老愈夯,許多戲專門為歐吉桑而寫;張國柱從年輕演到老,終在偶像劇裡以綠葉突圍,卻因為金鐘獎頒錯獎而重新翻紅,難怪他見了人直說:「美麗的錯誤。」

烏龍獎 人開心

這個錯誤真的是美麗。被金鐘獎這樣的烏龍一搞,金鐘獎男主角黃河因為新人大家漸忘了,正宗男配角太保一定很悶,反而是張國柱享受到最好的邊際效應,他上台興奮領獎,然後又很有風度地接受頒獎錯誤,最後還把獎金捐給家扶中心。如今品牌代言找上他,他和兒子張翰走秀拍廣告,與翁倩玉拍了兩年的電視劇《花之戀》也即將上映,重新感受成名的滋味。「所以整件事雖然很烏龍,但我一直是開心的。」
「你真的不在意嗎?」我想起他領獎那刻興奮致詞的模樣,「真的要在意的話,是我老早就該得了,以前拍了那麼多戲。領獎時確實很興奮,但後來他們告訴我說頒錯時,我也覺得很OK,因為事實上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要承認這種現實。」
他甚至非常幽默和阿Q地認為:「也許我和太保本來都是九十分,那天評審突然對國這個字不爽,就少了一分。我不會停留那種狀況一直沈迷,覺得不該如此,你們的錯誤造成我的不滿和難堪什麼的,如果一開始我就非常在意,那事後那種相反的感覺就會很重。但是一提名,我就弄了瓶紅酒,開心喝了,在那一刻我已經慶祝完了。所以從提名到結束我都是開心的,整件事沒有太多的失望,但還有一點點驚奇,人生本來就是這樣。」


張國柱(左)和太保同時被金馬獎邀請頒發獎項,評審說︰「哪一個是張先生?」兩個人都舉手說︰「我是。」
(蔡宜謀攝影)

禪學觀 心隨興

歐吉桑的人生相當具有禪意,凡事隨興和隨緣。張國柱說,年輕時他的人生觀就是如此,不刻意追求也不強求,回歸自然的狀態最好。「我一開始也不是個演員啊!我是體育老師,後來因為拍廣告才進入電影圈,因為喜歡電影才留下來。凡是順其自然副作用就少,什麼事到底就是回歸自然,好的戲好的角色你就有機會得獎了。我也是一直這樣跟張震說,上次《最好的時光》沒拿到獎,現在《吳清源》也就拿到大阪影帝了。反而一組好的TEAM最值得珍惜,像我之前拍的《白色巨塔》也是。」說起張震得獎,張國柱彷彿報了金鐘烏龍的一箭之仇,整個人眉飛色舞,張國柱和兒子張翰、張震,一家三口都在拍電影,現在他也算是不折不扣的星爸。張國柱對於星爸這個名詞相當反感,但對於兒子的表現都相當地驕傲。
「張翰和張震對電影的興趣是受你的影響嗎?」我問。「我也不清楚,但應該是他們自己慢慢喜歡吧!張震是從小我有帶去片場,演過一兩齣戲,那時他不是演我兒子就是演我小時候,但那祇是玩票,我堅持不讓他當童星。一直到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張震才挑樑當主角,然後他就開始演戲,他的軌跡很清楚。張翰比較有趣,張震參與蔡明亮兒童舞台劇時,我就發覺得他在台下看得起勁,後來他也是演完《牯》片之後,就說要去北京電影學院進修,我也很支持。」


張國柱和大兒子張翰成為品牌代言人,兩人首次一起走秀拍廣告,相當開心。

歐吉桑型男 張國柱

年紀 61歲 
生日 10月17日 
星座 天秤座 
體育專長 西洋劍、射箭 
願望 藝術創作
經歷 師大體育系畢業,原是體育老師,因拍廣告而進演藝圈演戲,後與胡慧中合作電影《歡顏》而受注目,兒子張翰、張震也是演員,去年以《白色巨塔》獲金鐘獎最佳男配角獎,後來發現頒錯獎,得獎者為太保,但最後兩人同列此獎項。
作品 電影《歡顏》《愛殺》《暗夜》《蝶變》《殺手鞔歌》《唐朝豪放女》《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絕代雙嬌》《小百無禁忌》《江湖情》(未上映)
電視劇《楊貴妃傳奇》《包青天》《施公》《交換愛情的女人》《鬥魚2》《戰神》《白色巨塔》


張國柱、張震、張翰一家三個男人都是型男,他們接受中天《沈春華Life秀》專訪時稱都愛美女。(蘋果日報)


年輕時的張國柱,體育老師出身,外型帥酷有個性,常被找去拍廣告,後被電影圈相中拍戲。

話愛兒 情驕傲

張國柱開始父親的碎碎念:「張翰純走幕前的話太靦腆,但他願意走幕後工作,他拍紀錄片、拍廣告,自己也多方面嘗試不同的角色,甚至舞台劇表演他也有極高的興趣;張震是天時地利人和,沒有人有他的機運,所以他一路遇到好的導演好的演員好的劇本,也因此他的進步你看得見,從《最好的時光》《吳清源》到《窒息情慾》,你看到他的演員質感愈來愈厚,心理層次也不一樣。」
張國柱自稱跟兒子的關係是亦父亦友,他們會跟他聊一些工作上的事,感情的事因為他不管,所以比較少,但有女朋友也會帶回來給他看。「這陣子跟張翰比較有話講,因為我們一起拍戲「兩個子彈」《江湖情》,一起代言精品,但他們兩人拍的戲我都有看。他們自己拍電影之後,也比較能了解我在做什麼,以前我沒有告訴他們當演員是很辛苦的,所以張震總覺得我在家裡是有一攤沒一攤的。」
確實如此,張震童年也有印象深刻的父親背影,他說:「小時候對父親的感覺就是個傳統而嚴肅的人,甚至還有點怕,因為他凶起來也是很可怕的,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常常看到父親在背腳本,一個人在那裡背,看著他的背影。小時候不知道父親當時是在做什麼?現在自己也變成演員了,才知道父親做的事情。」
張翰也說:「小時候,其實對父親拍什麼戲,印象並不深刻,因為他有很多戲是限制級,小孩子是不能看的,但他真正影響我的是一個男人的特質,反而不是電影,他很傳統也很男人。」張震也覺得,這部分他也或多或少受到影響,但他們家庭男人之間的關係卻相當緊密,此外還有另一個影響就是「熱愛運動,有時間我們會一起打球。」
張國柱也很期望有天能像早期《牯》片一樣,父子三人一起拍戲。離婚十年的他自己承認,兒子跟前妻比較親,因為媽媽是老師,他們讀書跟媽媽是同一所學校,「我在外打拚,拍戲還搞一起拉哩拉雜的事,男人就是這樣子,所以小時候我和兒子的接觸還比較多,他們讀書之後,我有點插不上手,常常說兩句話就走,這點確實對他們有某部分的閃失。」


張國柱自稱從年輕時代就喜愛現代藝術,他特別喜歡裝置藝術,立體、雕塑且發現不同的質材,平面的油畫就沒那麼喜愛。


三年前,張國柱就利用一些不同的質材創作小件作品把玩。去年他找到極薄的鉛片,他創作了大件的作品。(張國柱提供)


(張國柱提供)


張國柱在兒子張翰、張震眼中是個真正的男人。

私生活 難曝光

因為金鐘獎頒錯獎而走紅,張國柱與交往多年的女友也曝光,女友小他二十四歲,他笑稱:「從以前到現在,我演了很多戲,也沒有因為哪一齣戲紅過,這是命沒辦法,現在居然因為金鐘獎這個錯誤還造成一個高潮,奇妙的事一大堆,狗仔隊還跟拍,甚至衝到我車前面拍。我常常在山上,偶爾看看紅塵世界有什麼,祇要沒什麼惡意,我是無所謂。但個人感情私事,我真的很低調,我從來就不想當明星,更不願讓自己私生活曝光,我是很平常的人,什麼地方都去,戴個帽子就走了,希望別人都不要認識我。」
「你不說這兩年要結婚?」我問。「哈哈,會給個交待。」我問他兒子對他要再婚的之事接受度如何?張國柱更是哈哈大笑說:「我們都不管感情的事。」因為保護私生活,同時最近也因為太忙,無法到他家拍攝他的雕塑作品。從年輕時代就對現代藝術相當感興趣的他,三年前開始自己試著創作小件的裝置藝術,為什麼這個時間點才做,他以一貫的自然禪學說:「就是時間到了,手癢。」
「以前常到伊通公園看一些現代藝術和裝置藝術,覺得非常感興趣,剛開始很隨興,就會做小件的作品把玩,裝置藝術不需要像油畫一樣需要很深的技術,但他的創造力卻是無窮,前一陣子因為找到很薄的鉛片,我就創作了大件的作品,純粹是好玩。」
「將來打算做展覽嗎?」我問他。
「有啊,當然有想過,但是我給藝術家莊普看過之後,他們評價不是很高,於是我的展覽計畫就決定DELAY,哈哈,需要再構思更完整的,免得作品成熟度不好,太輕率。」
也許張國柱人生就是如此自然隨興,所以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不喜歡當明星的張國柱,自稱演員是工作,平常時間戴個帽子想去哪就去哪,習慣私生活很低調。


民視最近的大戲《花之戀》是張國柱(左二)與翁倩玉(右二)兩年前在日本、上海拍的。


《白色巨塔》張國柱(右)和戴立忍(左)飆戲很過癮。

梳化:林維娣 
服裝提供:嘉裕Carnival
場地提供:嘉裕復興旗艦店(02-27711535)

撰文:王亞玲 攝影:黃長川、王志偉 協力:何宗昇 資料:溫雅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