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有關媒體問答

我最近出席了一個國際性的傳媒會議,以下是我跟主持人的對談及回應觀眾的答問。此外我在別的場合又接受了日本傳媒的訪問,談到了相同的問題,我將訪問的摘要一併放在這裡。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劉志誠

問:香港的《蘋果日報》和《壹週刊》都是鮮明的反對派,你們在台灣的兩份刊物則似乎中立,沒有立場;兩地立場有別,那是否因為你是個反共分子嗎?
答:民主政制保障的自由資訊環境是傳媒生存的必須條件。作為大眾傳媒,我們也要反映社會不同的聲音,尤其是反對的聲音。故此,在公,我們要維護社會公義;在私,我們必須爭取民主、自由。香港沒有民主,作為傳媒,我們爭取民主、自由是分內的事,那甚至是我們的使命。
我熱愛自由,故此反共。我這個信念會否影響旗下傳媒的立場?當然會。但這個信念對我們台灣刊物卻一點影響也沒有。
台灣有民主,香港沒有。我們台灣的刊物不是沒有立場,只不過不是以藍或綠為立場而已。我們的立場是大台灣,亦即是泛台灣。我們台灣的立場是擁護民主和自由開放的市場。作為大眾傳媒,我們是要做人民的聲音,不必要(也沒有權利)涉足藍綠黨派的爭鬥。
泛台灣的立場讓我們對台灣前途樂觀,充滿希望。這個樂觀的取態給我們的刊物積極向上的朝氣,對銷路很有幫助。捲入藍綠爭鬥的刊物傳媒,難免會流露出憎惡的苦澀和成見,因而取向悲觀。對比之下,我們較為積極開揚,銷路也因而更好了。
問:不過,你們台灣的刊物看來也不盡是中立的,有時也會予人偏藍的印象。
答:人們有這個印象也是很自然的。傳媒有責任監督政府,民進黨在執政,我們對他們的批評比在野的國民黨多是很自然的。(現在馬英九選上了,我們以後會顯得較綠了,因為我們一定會嚴厲地監督和批評馬的政府。)
問:傳媒不是應該沒有立場,持平的嗎?
答:不,傳媒是不可能持平的。這就猶如人是不可能沒有價值觀那樣。有價值觀的人辦的傳媒是一定有立場的。傳媒沒有立場的說法只是掩飾而已,那是騙人的自鳴清高。
傳媒是應該有立場的,否則它怎樣跟讀者溝通?傳媒的工作不是向讀者傳遞訊息,而是和讀者溝通。CNN和FOX要不是各有立場,他們處理新聞的手法又怎麼會那般南轅北轍?人們是不可能跟完全沒有立場的傳媒扯上關係的,這樣的傳媒是不能引發共鳴的。
過去大家都有個誤解,以為傳媒的功能是傳遞訊息,其實傳媒更大的功能是引發共鳴。傳媒有了立場,人們才可以認同傳媒;就算不同意傳媒立場的人,也要因應其立場來反對它。提出反對的意見當然也是溝通了 —— 那是一種不一致的共鳴。
人們關心新聞,除了是要知道事實,更要知道發生了的事實對我們的是非觀、情緒、生活、工作和消費環境的涵義,這些涵義便是新聞引發的共鳴了。愈是接近我們的核心價值而又切身的新聞,愈是會引起共鳴。我不時跟同事打個比喻:對我們的讀者來說,鄰居的狗死了,要比鄰近城市的市長死了,更為切身;每天跟鄰居的狗相見,狗死了人們難免有點傷感。反之,跟鄰近城市的市長沒有一點關係,他死了,人們一點感覺也沒有。新聞是否重要,那不是一個可以客觀地量度的問題;是否重要,純粹視乎主觀上新聞能否引發共鳴。

問:不是所有新聞都有立場的,例如財經新聞便不見得有立場了。在財經範疇,除了傳遞事實,傳媒還有別的功能嗎?
答:就算是在財經範疇,傳媒的功能也是引發共鳴。共鳴不一定是立場,那也是事情對我們生活的涵義。財經新聞一般都很沉悶,要引起興趣,財經新聞更要引發人們的共鳴。在報導財經新聞時,我們要注重的是財經數據背後的人物。他們的關係、企圖、策略、心得、恩怨,甚至陰謀。
換言之,我們要�重的是財經新聞背後的故事。讀者們不能將數據代入到生活中去,但他們卻可以代入故事。事實是冷硬的邏輯,但故事卻是有感情,有血有肉的情景,就像我們自己生活的一部分那樣,因而引發共鳴。
引發共鳴的故事都必定是跟人有關的,因為只有人才有喜怒哀樂,有團結或鬥爭,帶來有戲劇性的情節。人們關心新聞因為那是關乎我們生活的事情;生活不是事實或數據,而是故事。故此我們只可以代入故事,對故事產生共鳴。
問:新聞不是應該客觀的嗎,但照你的說法,新聞不是變成主觀的了嗎?
答:新聞是由有是非觀、有感情的人採訪報導的,那麼新聞又怎可能是完全客觀的?但新聞都要以事實為骨幹,而不可能是完全憑主觀構造的。新聞是inter-subjective的,是介乎客觀與主觀之間的。
我想在這裡作個澄清。人們往往對傳媒有個很大的誤解,以為傳媒的功能只是傳遞新聞,而當中最重要的是幫人們理解事實,因而傳媒是理性的。這個說法是錯的。若然我們將傳媒客觀化和理性化(intellectualized),我們的刊物便賣不出去,因為既客觀而又理性的東西都是冷硬的,猶如數學課本那般沉悶。經過一天緊張的工作,工餘時想輕鬆一下,誰還要想上艱澀的數學課?
傳媒的產品應該是既感性而又情緒化的,讓人們工餘時可以很輕鬆隨意地代入,拿別人的故事來對照自己的處境,以同情或排斥的情緒發泄或摸撫自己的心;以想像超越自己的生活局限,代入到別人的生活情節中,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和同情心。這便是人們的共鳴所在。共鳴是感性的,因為人是感性的動物,那麼傳媒又怎能不是感性的?
問:傳媒要引發共鳴,最重要的元素是什麼?
答:要引發共鳴,傳媒工作者必須要有同情心,要將心比己;去到案發現場,要有「我在故我思」地感同身受,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幫讀者觸摸事實以外,體會當事人的感受、情節和故事。
問:較早前你說面對網路的威脅,所有傳媒(尤其是報紙及雜誌)正醞釀一場空前的革命,這到底是一場怎樣的革命?
答:這是個圖像資訊的革命(image information revolution)。圖像正逐漸取代文字成為資訊媒體的主流媒介。網路時代是個資訊時代,意識上人們儘管仍然信奉文字,可是絕大多數網民都是在看電視,玩遊戲機和看漫畫中成長的。他們是資訊時代的主角,他們都是透過圖像吸收資訊的,故此這個時代應該稱為圖像資訊時代(YouTube只是冰山一角而已)。現在爆發的如果是一場圖像資訊革命,那麼這場革命將會改變傳媒,尤其是印刷文字傳媒。這些改變將會引發出一個怎樣的嶄新傳媒世界,至今我們仍然未見絲毫端倪。我們知道的是,改變是肯定的,而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這些改變必然是巨大的。

新書啟事

我的新書《創業家的黎明》即將出版。各方友好,請多多捧場!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