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等著被打分數 樂福太陽能董事長黃惠良

一手創立清大電機系,當了32年教授,眼看自己的畢生研究成了熱門產業,黃惠良也忍不住「下海」,試試實驗室裡的成就,主攻美日都無法突破的彩色太陽能板,研究出可以量產的彩色太陽能電池。
黃惠良是國內地位崇高的電機大師,著作有4百多篇太陽能論文,如今卻是太陽能產業的新兵。實驗室的成就,是否能轉換成事業上的籌碼,一向替別人打成績的黃惠良,也正等著被打分數。


黃惠良帶領一群年輕的專業人才,開發出領先全球的彩色太陽能電池,公司腦力激盪的會議模式,很像在研究室裡的辯證討論。

小檔案

生 日:1946年10月6日
學 歷:成功大學電機系學士、碩士、美國布朗大學電機博士
經 歷:
.清華大學電機系教授、
.清大奈米及微系統科技中心主任、
.中興大學電機系教授暨系主任、
.劍度公司創辦人、劍揚公司董事長、
.樂福太陽能董事長兼執行長
婚 姻:已婚,育有2子
休 閒:散步、游泳
最喜歡:看電影、看書(什麼書都看才開心)
最討厭:社會太苦
座右銘:樂觀進取、永遠快樂

上密不透風的無塵衣,樂福太陽能董事長兼執行長黃惠良笑著說:「我好久沒有真的進實驗室了!」當了三十二年的學者,如今忙著公司經營的他,語氣裡透露著懷念。


為了接受媒體採訪,黃惠良全副武裝進入無塵室,不過他坦承,已經退出第一線很久,並不常進來。

教授 轉進產業

儘管黃惠良在太陽能學術界是第一把交椅,但他在竹科,還是個創業新人。在彩色太陽能電池發表會上,黃惠良對記者提問仍知無不言;相隔一週,提到法人股東,他卻又低調了起來,顯然有人提醒了他,董事長畢竟不能像教授般滔滔不絕。
曾創辦清大、中興電機系的「台灣太陽能電池之父」黃惠良,懷抱著讓學術商品化的大夢,投入將有一千億元產值的台灣太陽能光電業。以茂德、晶采等上櫃公司為主要股東的樂福太陽能公司,正是黃惠良將多年研究心血化為量產商品的舞台。
「我們已經克服彩色太陽能電池能量轉換率降低的問題,讓彩色太陽能電池進入量產階段,繽紛的色彩可以滿足建築設計的需求。」「預計明年自己的生產線完工後,可以有三○百萬瓦的產量,目標是五年內成長到五五○百萬瓦,躋身全球主要太陽能電池供應商之列。」

返台 投入學術

一九四六年出生於花蓮、國小畢業前舉家遷往台東的黃惠良,高中時以「台東狀元」的成績,遠赴台北就讀建國中學。「我在成大讀電機系時,剛好是一九六九年美國太空人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所以我決定研究所專攻系統控制。」只不過,一九七二年黃惠良到美國布朗大學攻讀博士,選修了有「太陽能電池之父」之稱的Joseph. J. Loferski一門固態物理課,老師的一句:「Sunshine is the last frontier of mankind.」(陽光是人類最後一個尚未開發的領域。)啟發了他對太陽能的興趣,因為「我看到了一個美麗新世界!」
一九七六年,黃惠良取得博士學位,當時,第一次全球能源危機才剛過沒多久,太陽能產業在美國正炙手可熱,有公司開出月薪二千五百美元(當時約為新台幣十萬元)聘他,即使他的父親一連寫了十二封信,力勸他留在美國,但一心認定「唐人要在唐山做大事」的黃惠良,卻決定返台、進入清大任教,只拿原本二十五分之一的薪水,他笑著說:「我比阿扁還愛台灣!」


在彩色太陽能電池的發表會上,黃惠良(中)與來自德國原料大廠Centrotherm的董事總經理Hans Autenrieth(右),被媒體要求豎起大拇指拍照,動作生疏。

授業 門生發光

黃惠良與前工研院院長史欽泰,同為台灣第一批學成歸國的半導體博士,參與清大電機系的籌設,「我還是清大電機第一位教職員!」第一年加入大學聯招,排名就已衝到全國第九名;他在清華還陸續設立材料中心、奈米中心,並成立「自強基金會」,培養台灣的半導體工程師。
三十多年來,黃惠良發表超過四百篇關於半導體及薄膜太陽能電池方面的論文。太太林柳萍形容他:「從十八歲到六十一歲,他年年都像念高三一樣用功。」而他在清大教出的四十個博士、三百個碩士中,就包括十五名教授、十六位科技公司董事長。新日光總經理洪傳獻、益通總經理蔡耀進等太陽能電池業的專業經理人,都是門生。
眼見學生在太陽能產業發光發熱,黃惠良自己跳出來成立樂福。他說,一般太陽能電池效能約為一五.五%,每瓦售價約為三.二美元,過去若要加上其他色彩,效率會至少降到一一%至一三%,所以不具量產價值;但樂福彩色太能電池的技術,成本約增加二%,但單價至少可以拉高一○%,所以具量產的條件。


年輕時喜歡游泳、打網球的黃惠良,現在最喜歡散步,從清大校園裡散步到同樣綠意盎然的新竹科學園區。

實戰 師生競爭

不過,同業對黃惠良的樂觀則持保留的態度,「黃惠良在技術研發和找錢上的本事,令人刮目相看,但是經營公司畢竟不是實驗室,他缺乏經營手法,如果要做到上市,恐怕沒那麼容易,至少必需請到有手腕的專業經理人。」同業並認為:「樂福想要做品牌、跟世界級太陽能大廠如英國石油旗下的BP太陽能等競爭,還很吃力,畢竟台灣科技業仍以代工為主,經營品牌的成本太高。」
黃惠良自己也承認:「十個公司新創,只有一個會存活;十個存活公司,只有一個可壯大;十個壯大的公司,只有一個會賺錢。」頂著清大電機創系老師的桂冠,跟過去的學生競爭,他也得接受市場檢驗。
儘管看好太陽能電池的前景,黃惠良還是醉心學界,「下輩子有機會,還要再當清大老師!」
「如果不是因為父親的期盼,我會讀文學;不過這麼一路走下來,已經成了科學怪人啦!」事實上,後來黃惠良在清大任教時,不但擔任寫作協會的指導老師,還曾跟沈君山一同籌辦清大中語系。


樂福就是取自黃惠良的恩師Loferski(左)前3個字母,他過世前,還囑咐小兒子來台,帶著給黃惠良最後的叮嚀。(黃惠良提供)


黃惠良創辦的劍揚公司,已經成功研發出液晶互動面板的遙控功能,可用光筆打電動,軍方也買來練習打靶。


黃惠良(左三)小時候的全家福,他認為自己之所以有今天,跟生長在一個重視教育的家庭有關。(黃惠良提供)


黃惠良的辦公室裡不但放有與老婆的合照、兒子的結婚照等,連妹妹的小外孫女也陪著他一同辦公。

同學 牽手一生

黃惠良不但寫詩,還自己出版詩集《愛怡集》獻給他的初戀、也是他的妻子林柳萍。「我和她是小學同班同學,她是好學生,我是調皮的壞學生,但是她對我很溫柔,所以我知恩圖報!」提起這輩子唯一的情人,黃惠良笑得很開心,「國小沒畢業我就搬到台東,但始終對她念念不忘,高一時還坐巴士回花蓮看她;大一決心把她追到手,那時我家已經搬到新竹,還跟爸爸要錢大老遠搭車追到花蓮!」
「讀成大時,我還三天寫七封情書、每封七頁,勤勞絕對第一名!那時候我想,書再讀就有了,她如果被人追走了就完了,當然列為第一優先。」黃惠良的深情與浪漫,打動了青梅竹馬的小女友,就這麼牽著手一路走到今天,再也沒有放開過。


黃惠良與小學教師的妻子林柳萍鶼鰈情深,算起來,黃惠良開始對林柳萍萌生好感,已經是50幾年前的事了!(黃惠良提供)

後記

黃惠良以作育英才為樂,在採訪過程中,數度稱讚自己的得意門生們,包括在太陽能產業位高權重的新日光總經理洪傳獻、益通總經理蔡耀進等,他說,太陽能產業上中下游都還是有合作的關係,他相信學生們對他創業都持正面看法。

老師對愛徒念念不忘,但學生呢?

記者不斷連絡這幾位科技公司老闆,一聽到要談轉戰業界的老師黃惠良,愛徒們紛推說「在開會」,連5分鐘都不肯。

面對殘酷的市場競爭,老師仍陶醉於春風化雨﹐早在商場上打滾多年的學生卻三緘其口,正面交鋒時,生存永遠比交情更重要。

小辭典 彩色太陽能電池

太陽能電池(Solar cell)是一種利用太陽光直接發電的光電半導體薄片,目前效能最高的太陽能電池,是採用多晶矽製成,由下游模組廠加上背板、裝上蓄電池、聚光燈等,裝在建築物上白天吸收日照,夜間仍可供電;傳統太陽能電池只能反射出灰階的藍紫色,如果在傳統製程後再加上一道濺鍍手續,鍍上不同材料,就能反射出不同的色彩,成為彩色太陽能電池。

太陽能電池建材發展進程


第一階段:1970年代
在住宅向陽面的屋頂、外牆,加裝太陽能電池板。
能量轉換率:4.5%~5%


第二階段:2000年代
太陽能電池板結合建材,裝設於建築外牆。
能量轉換率:15.5%~16%


第三階段:2010年代
彩色太陽能電池結合建材,讓建築設計多采多姿。
能量轉換率:目標21%
(達志影像)

撰文:陳盈珊
攝影:陳肇英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