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焦點

遠航風暴 金主賈文中套牢下海

爆發財務危機的遠東航空公司,上週五召開股東臨時會補選董事,並通過私募案引入新資金,不料公司經營團隊竟落跑,遠東集團等大股東作壁上觀,遠航經營權落到股市聞人賈文中手裡。
本刊調查,賈文中去年砸下4、5億元,大買遠航一成持股,原本單純看好兩岸三通,但因遠航財務一團亂,賈文中唯恐權益被犧牲掉,才「公親變事主」,他接受本刊專訪,表明自己無意經營,希望大股東趕快參與私募救遠航。


新經營團隊入駐遠航,小股東期待能帶領遠航衝出陰霾。

賈文中小檔案

現職:金富投資、永駿投資、富貴投資開發、欣翰建設董事
稱號:賈伯伯、賈三毛、富貴賈
年齡:1943年生(65歲)
家庭:為眷村子弟,妻子張九藕,育有1子
經歷:
.1975年4萬元開始投資股市,後來成金主大戶
.1987年任春元證券(元大證券關係企業,已合併解散)董事長、元大證顧問
.1990年捲入元大違法經營丙種業務案遭查辦,辭春元證董座
.2005年投資無名小站2千萬元,占49.9%股權,隔年賣給雅虎,獲利30倍
.2008年介入遠東航空董監改選

因財務困頓聲請重整的遠東航空,上週五(十一日)召開股東臨時會,外界原預期遠東集團等財團將金援接手,不料,八小時馬拉松會議後,經營層意外大洗牌,以金主賈文中為主的市場派在五席董事中可主導三席,並拿下董事長,外界一片譁然。


賈文中是股市聞人,他為自救反撲,最後成為遠航幕後老闆。

呼籲股東 參與私募

在股海翻騰三十多年的賈文中,向來不碰經營權。他目前所投資的十幾家公司中,有七、八家持股足以擔任董事長,但六十多歲的他因有心臟病,堅持只當股東,連他持股近四九.九%的無名小站辦公室,也從不踏進;這回,賈文中以黑馬姿態接手遠航,其實是有苦難言。
「遠航是家航空公司,跟我八竿子打不著,我可以透過個人人脈及影響力來影響遠航的股東,但如果要我當遠航董事長,我才不敢去。」賈文中十四日接受本刊專訪時說,「但我和我太太開玩笑說:『如果讓我年輕二十歲,我會一頭栽進去,如果可以救遠航的話,是件大功德。』」
「救遠航可以挽救多少股東、員工以及一家五十年的公司,有錢,又如何呢?死了就死了,錢也帶不走,可以做公益的事情,為什麼不做呢?」
賈文中轉向遠航大股東遠東集團及遠雄集團放話:「遠航是天上掉下來的機會,著眼於未來兩岸三通的願景及無限商機,有實力的集團,此刻介入可以危機入市,買到歷史低價。」
遠航上週五股東臨時會,同時通過每股三.一六元的私募案,但因遠航的財務仍是一團迷霧,大股東還在觀望,「我呼籲遠航的股東不要對私募案的價格斤斤計較,如果都沒有人去認,不是害死這家公司嘛。」
說到最後,賈文中感嘆:「我是沒有這樣的身體,也沒有幕僚,我希望私募案圓滿成功,可以當成我的封刀之舉,我年紀已大,也沒有體力再幹嘛了。」


徐旭東因金酒公司參與私募破局,打破原來布局,而選擇不進董事會。

解盤精準 金主賞識

出身眷村的賈文中,於一九七○年代初期集結眷村的資金玩股票,他買賣股票的動作極快,人稱「賈三毛」,意指他賺到三毛就跑。年輕時,他還會到交易所,看交易員在黑板上擦擦寫寫「台泥買進××元、賣出××元」,並向一旁的股民解盤,因看得精、講得準,被金主賞識,將他帶進金主圈。
賈文中從元大證券的小金主做起,元大集團總裁馬志玲及太太杜麗莊提拔他成為事業夥伴,將集團子公司春元證券交由他擔任董事長。
後來賈文中自創富貴證券、環球證券以及鼎富證券,早在八○年代已是知名的大金主。隨著股海浮沉,同時期的股市四大天王雷伯龍、游淮銀、沈慶京及榮安邱(邱明宏)已被浪淘盡,唯獨賈文中屹立不搖,至今他可操控的資金仍達百億元。


遠航股東臨時會補選賈文中陣營的梁懷信,與工會理事長陳國良2席董事。

看好三通 加碼遠航

他的身價全來自於投資,但失敗的投資案也不少,早年還遭媒體虧是「壁紙大王」。近年賈文中最知名的投資案是無名小站,他為與他常逛部落格的獨子「有一個園地交心」,毫無條件提供二千萬元給一群年輕人經營無名小站,無名轉賣給奇摩之後,這些年輕人全成了富豪。
除了股票,賈文中也熱中投資土地與房地產,他與朋友在內湖買地興建亞太經貿廣場,前年底還在蓋時,就以七十億元高價,轉手給里昂證券;他並看好「身後事業」的商機,投資基泰建設的六星級陰宅「記憶典藏館」。
然而,而賈文中入主遠航,可說是一連串的意外。
賈文中看好兩岸三通題材,早已布局長榮、華航及遠航股票,其中他最看好資本額小、具彈性的遠航。去年八月,航空界老兵樂大信出任遠航董事長,賈文中看到徐旭東的子公司買進遠航股票,還有朋友跟他借錢買遠航,他便一路加碼。


遠航上週五股東臨時會砲聲隆隆,最後市場派賈文中陣營全面主導遠航。

向徐旭東 喊話金援

賈文中回憶:「我的數字越買越多,去年十一月底聽到樂大信要被換掉的消息時,只剩二天時間,我認為,遠航體質弱,此時更換董事長,沒有考慮銀行團的想法,但當時,我和遠航的人不熟,搭不上線。」遠航換董事長消息一傳出,立刻慘跌,「我買進幾百萬股,才打開跌停板。」
「但我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遠航會被退票。」今年農曆春節前夕(二月五日),遠航付給中油的一億五千萬元油費支票遭退票,遠航股價一路跌。
賈文中一方面看好長線,一方面騎虎難下,「我一路接,在遠航六至七元之間,買了一萬多張。」賈文中共約投入四、五億元,控有遠航一成股權。
三月下旬,遠航在前總經理陳尚群主導下,擬定每股一元的私募案,計畫引入五十億元資金,其中金門酒廠占四成、國泰航空三成、遠東集團一五%。賈文中獲悉後跳腳,「我持有一○%,卻沒有接到電話,一點尊重也沒有。」賈文中說,「他們(指陳尚群)找的人都是一些手上沒有遠航股票的人,至少應該讓大股東優先認股,就算私募案有三十五人的限制,也可以用數個人加起來變一個人。尤其我聽到金門酒廠等可以用一元來認股,真是情何以堪。」


遠航日後將以定點包機業務為主。圖為遠航的兩岸包機。

不滿減資 整合持股

「士可殺不可辱,很多人已經在遠航輸了很多(被套牢),如果再減資,遠航會變成○.八八元。」私募加上減資,賈文中的持股立刻大幅稀釋,有被「洗出去」的風險。
為求自保,賈文中整合國華人壽、華航等,總計掌控三成持股,計畫在一日股東臨時會補選二席董事時拿下一席,並圍堵私募案。
正巧,金門縣議會十日反對金門酒廠投資遠航,公司派見計畫失利,當晚與賈文中談判,「他們(公司派)知道一元絕對通不過,希望私募價格在一.二元以上,我接受他們的意見。」賈文中說。
第二天遠航股東臨時會,公司派全面棄守,連董事長林寶漳都在一大早七點電話請辭而未出席,賈文中支持的富寓投資代表白旭屏因而出任董事長,另一代表、律師梁懷信出任董事。至於私募案,在華航等大股東壁上觀、小股東力保權益下,通過將價格修訂為每股以二月二十二日收盤價四.五二元為參考價,不得低於七成,也就是每股三.一六元以上。


賈文中(左)行事低調,未料「臨老入花叢」,因遠航而登上檯面成為焦點。


白旭屏接任遠航董事長,他表示首要工作是讓遠航財務透明。


患有心臟病的賈文中(右),在號子看盤也不忘量血壓。


遠航爆發財務危機,員工戴上臂章自救。(蘋果日報)

遠東遠雄 觀望不前

外界原預期可拿下一席董事的遠東集團,並未出手,遠東集團旗下裕民航運發言人陳秀能表示:「我們前一天沙盤推演,列了好幾個方案,不過情勢變化太快,我們不敢貿進,進入董事會是要負責的。」

「其實遠東集團根本就是怕進入董事會,萬一被推派當董事長,這個責任太大了。」一位知情人士說。至於後續是否參與私募,陳秀能表示:「原則上三.一六元價位可以接受,但要先看財報與新股東對象,現在進退都要仔細考量。」


遠雄集團出任遠航監察人,趙藤雄是否轉進航空界,令人好奇。(許凱迪攝)

賈文中則再度挑明,若徐旭東或具有實力的國外航空公司出面主導,他參與私募的意願也會提高。
他說:「遠雄對於投資遠航有興趣,但是還沒有看過遠航的帳,只肯派監察人,待遠雄確實評估遠航之後,拿出資金參與私募案後,我所支持的梁懷信的這席董事,自然會請辭,由如遠雄等實質出資者來擔任董事。」賈文中有他的意圖,但大股東們也各有盤算,雙方還有得鬥。


國泰航空市被市場認為是接手遠航的最佳買主之一。(蘋果日報)

遠航經營爭議大事記

.2008.2.4
員工爆料遠航年終獎金延到3月5日才發,50年來首見,財務困境傳出。
.2.5
積欠中油加油費、民航局起降費等,驚報退票1.5億元。
.2.13
繳不出國際票務清算中心(ICH)的費用84.8萬美元,遭ICH除名。
.2.14
櫃買中心將遠航打入全額交割股,遠航臨時董事會通過聲請重整。
2.14
連3天退票。
.2.19
華航派在遠航的董事代表鍾婉君辭任。
.2.21
董事會通過將出售復興航空3萬張持股,變現1.7億元紓困,並在4月11日召開股東臨時會,監察人泉鴻投資代表王得山請辭。
.2.22
法院裁定通過遠航緊急處分,遠航暫時不用履行債務,也不能處分資產,市場神祕買盤低接遠航股票,傳出賈文中有意出資5億元救遠航。
.3.3
金門酒廠董事長雷倩公開表態有意收購遠航51%股權。
.3.6
總經理陳尚群請辭,辭呈4月11日生效。
.3.24
董事會通過50億股增資私募案,私募價格定為每股不低於1元,共50億元。
.4.10
金門縣議會否決金酒收購遠航,遠航董事會將增資私募案的價格,由每股不低於1元,提高到每股不低於3.16元。
.4.11
股東會召開前,原董事長林寶漳辭職,副董白旭屏主持股東會並扶正,通過私募價格每股不低於3.16元,賈文中為主的市場派掌經營權,大股東遠東集團、華航目前仍袖手旁觀。

股市名人沉浮錄


近1年提重整的掛牌企業

註1:企業聲請重整,是自認還有重生價值與機會,法院若認為無重生的可能與必要,就會駁回聲請。
註2:以下企業都是上市、櫃、公開發行公司,可在公開資訊觀測站查詢其動向。


撰文:賴琬莉、褚親親、何曼卿 
攝影:莊中隆、黃威勝、何曰昌 
資料:李玉玲 
編輯:陳美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