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博鰲這個舞台

博鰲會議本來是中國展現強國的舞台,
在時、地、人三條件配合下,達成兩岸關係的融冰,
無論民進黨和阿扁如何唱衰,
都無法貶損其價值。


(AP)

蕭萬長與胡錦濤在博鰲會議見面,是一九四九年以來兩岸領導人在國際場合首次正式接觸,對兩岸關係的轉變,意義非凡。
蕭萬長是尚未就職的副總統,他的地位無法和胡錦濤相提並論,雙方地位的不平等是顯而易見的,但是中共這次表現相當彈性,對蕭萬長給予類似元首級的禮遇,在國際會議上,首次對台灣表現如此善意。
前年連戰訪問北京,胡錦濤隆重歡迎,備極禮遇,不過,古代中國對四方來朝的藩主也都如此,其目的在展現上朝的恩德。這次蕭胡在國際會議上見面,情況大不相同。
馬英九上台對北京當局造成很大壓力,他是北京改善兩岸關係最好機會,但也可能是最後機會,因為他是北京所能期待於台灣領導人的最佳人選,如北京沒有把握這個機會,民進黨很快就會取而代之。
蕭胡會在西藏鎮壓和奧運聖火的風波中發生,對中共具有轉移焦點的作用。蕭萬長亦官亦民的雙重身分,提供中方彈性運用的空間,而博鰲會議本來是中國展現強國的舞台,在時、地、人三條件配合下,達成兩岸關係的融冰,無論民進黨和阿扁如何唱衰,都無法貶損其價值。
標榜win-win的博鰲論壇,會議場所固定在海南島,但祕書處設在北京,所有會議,漢語和英語一起列入官方語言。除了年會之外還舉辦各種文化、教育、投資會議,今年六月還要在倫敦召開國際資本高峰會,幫助中國資本進軍世界。中國欲以快速成長的經濟實力作基礎,在亞太地區乃至全球議題發揮主導作用,這種旺盛的企圖心,在博鰲論壇上體現無遺。但在西藏問題上面卻遭受重大挫敗,奧運火炬全球接力所引發的風波,更使中國政府臉上無光。
胡錦濤說西藏問題不是人權問題,不是宗教問題,不是民族問題,而是擁護祖國統一和分裂祖國的問題,這種講法只能講給中國人民聽,在國際上不只毫無說服力,而且凸顯其政權合法性的脆弱面。
包括澳洲總理陸克文在內的九國元首在博鰲論壇開幕式演說中隻字未提西藏,大家爭先恐後地用漢語致問候語,費盡心思討中國的歡心,不敢觸碰中國的痛腳,這也許是為客之道,但卻無法掩蓋中國政治的基本結構問題。
七年前,北京獲得奧運主辦權時,西方社會期待中國像當年的南韓一樣,透過奧運而走上民主自由的道路,以符合奧運的普世價值,但這幾年卻看不到中國政治改革的路線和意願。經過三十年的改革開放,中國要把奧運變成歷史上最好的奧運會,向全世界展示驚人的經濟建設成果。但是伴隨經濟發展的卻是心靈世界的荒蕪和價值信仰的虛無,中國是一個身心不平衡的巨大國度,潛藏無限機會與政治風險。
這種情況和十九世紀初崛起大國頗為相似,並非中國或中共的特產。它不應該變成阻礙台灣與大陸密切交往的藉口,正好相反,台灣無所選擇,必須好好把握這個機會,開創未來生存發展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