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玉山兵推 520前爆危機 馬英九遭斬首

馬英九才拒絕接受陳水扁邀請參加玉山兵推,結果由陳水扁下令、國安會主導代號「玉山○八」的玉山兵推,竟然以馬英九就職前遭刺殺身亡為模擬狀況。根據本刊掌握消息,兵推摸擬馬英九遭暗殺後,台灣內部大亂,導致中國政府對台採取冒進突擊狀況。
國防立委帥化民大罵,刺馬兵推非常敏感、不恰當,加上要交出政權的政府,這樣的兵推就讓外界有政治操作的嫌疑。他更質疑,陳水扁是否利用玉山兵推,把過去想做的事情,透過兵推程序,找到正當性。


國安會主導的玉山兵推,今年以新任總統馬英九遭中國斬首,進行因應演練。

國安會主導代號「玉山○八」的玉山兵推,將在下週正式啟動,屆時,陳水扁、呂秀蓮及國安軍情首長,都將進入「圓山政軍指揮中心」。然而,今年的設定狀況,竟然是以新任正副總統馬英九和蕭萬長,在五二○就職前,遭中國斬首或遇刺身亡,所必須面臨的緊急處置,這次玉山兵推的主題,已讓馬英九陣營內部極為不滿和關注。

兵推想定 馬蕭遇刺

據總統府高層人士透露,陳水扁邀約馬英九參與玉山兵推被拒,但今年玉山兵推的二套「想定」,一是台灣總統大選後,新任正副總統馬英九和蕭萬長在就職前,發生遇刺身亡;二是現任總統、副總統發生同樣狀況被斬首,台灣內部大亂,導致中國政府對台採取冒然突擊。
據瞭解,國安會策劃的想定,還是與現行的情勢有所關連,中國的情勢仍然以西藏、疆獨以及國際資源爭奪衝突做為國際背景,但台灣內部動亂,第一套想定是以如果馬蕭正副總統當選人在未就職前,遭敵人實施斬首或被極端團體刺殺,或是發生重大事故身亡後,台灣內部持續發生暴動,中國見動亂不止,而展開猝然的軍事攻擊。


陳水扁總統(右2)邀馬英九參加玉山兵推被拒,但兵推狀況仍以馬英九遇刺為主軸。


玉山兵推都以中國為假想敵,想定中國趁亂對台發動軍事攻擊,再進入軍方的漢光兵推,圖為國軍年度砲火射擊演訓。


玉山兵推參與首長官員必須進入指揮中心運作,圖為去年玉山兵推憲兵裝甲車配合演練情形。

議題敏感 立委痛批

狀況處理上,則是針對事件發生後,在中國軍事攻擊前的這段時間內,府院各部會與國安系統的應變,諸如馬英九因故身亡後,在未宣布戒嚴前,因蕭萬長副總統未就職,是否能繼承總統權力?還是要重新選舉?而依據的法律在哪裡?另外,在尋求國際友邦支援上,如何在第一時間向美方說明清楚,並尋求支援,更重要在是否要求美方介入,還是有其他管道來阻止事態擴大。
此外,如果是馬蕭二位當選人都遭到不測,國內動亂擴大,加上中國勢力介入後,要不要宣布戒嚴?是否要以戰爭法或國際衝突法向國際社會表達?戒嚴後重新選舉的時間如何訂定,及看守政府的時間是否有期限?
第二套想定,則是以總統大選後,同樣狀況發生在即將卸任的正副總統身上,若連行政、立法院長與國防部長都遭到不測,那三軍統帥與軍隊的指揮權是由各部會首長共推人選,還是提前讓正副總統當選人就任,並執行統帥權來因應各項狀況,法律的依據又在哪裡?
不過,立委立委帥化民就質疑,玉山兵推是政府對於大型危機的處理的演練,從演練中驗證各部會的協調能力,以及從演練過程中找問題、找缺失,因此想定的設計都是朝有可能或極有可能發生的方向進行設計。但這種總統人未就任前發生事故,根本就非常敏感與不恰當,加上要交出政權的政府,這樣的兵推就更讓外界有政治操作的嫌疑。
他更質疑,陳水扁是否利用玉山兵推,把過去想做的事情,透過兵推過程與國安機制的啟動,找出答案與正當性,讓未來若有機會遇上此狀況,有合法合理的解決之道。


立委帥化民質疑玉山兵推刺馬想定不恰當,更藏有政治企圖。

呂副建議 邀馬參與

事實上,陳水扁總統邀請總統當選人馬英九參與兵推,這個構想是來自於三月的軍事會談中,由當時與會的呂秀蓮副總統提出,她希望將玉山兵推由三月延到四月才舉行,她認為在新總統選出後,由現任總統邀請當選人來參加玉山兵推,並做為政權交接的重要步驟,成為新舊總統經驗交接的另一項慣例,陳水扁對這項提議相當贊同。
經國安會建議,陳水扁計畫十六日(本週三)於北市大直的玉山兵推主場地∣圓山指揮中心舉行揭牌儀式時,邀請馬英九一起揭牌,隨後帶領馬英九進入指揮所參觀,並一一介紹各項設施的功能,讓馬英九瞭解硬體設施後,四月二十一日,再由實際參與玉山兵推來瞭解府院、國安高層的決策指揮應變能力的運作。
玉山兵推由原先的衡山指揮中心,轉移到隔壁的圓山指揮中心,是從二○○五年以「玉山專案」開始執行,由國安會主導策劃,由國安會副祕書長擔任主推官,裁判組則由國安會五位諮詢委員擔任。參與的成員除總統、副總統以及行政院長之外,行政院祕書長及三十六個部會首長都會參與。軍方人員則包國防部長、參謀總長等國軍決策核心。


國安會在總統大選前曾以西藏動亂,配合台灣總統大選重新驗票造成內亂為想定,但與事實相差太遠而作罷。


玉山兵推以台灣內亂,中國藉機對台進行突擊,圖為解放軍演訓。


國安會規劃玉山兵推,今年原將總統大選情勢變化,列為想定狀況。圖為馬英九競選掃街拜票。


玉山兵推曾模擬選舉發生暴亂,中國趁機把暴動擴大造成台海危機。圖為2004年泛藍不滿大選結果,衝撞法院畫面。

選戰平順 修正主題

據指出,每年玉山兵推都隨著想定狀況的不同,而有不同階段的演練與各種不同的狀況,今年基本上二套兵推想定,都各有一百多個狀況,展開推演,期能達到國安會進行玉山兵推,磨合政府危機處理機制與默契。
據內部人士透露,在國安會模擬的想定狀況中,從總統大選前的想定結合現今情勢,模擬中國大陸持續鎮壓西藏,新疆獨立組織在大陸各地製造恐怖攻擊活動,造成動盪與不安;同時台灣正值總統大選,因總統選舉戰況激烈,最後開票結果是藍綠票數相距在千分之三之內,依《選罷法》新增第六十九條的驗票條款,將進行重新驗票。
南部地區藍綠二派支持群眾衝突不斷,進而演變為暴亂,在台灣發生嚴重內亂後,中國見機不可失,為轉移國內注意力,先由在台灣的第五縱隊在島內進行破壞,讓對立升高並擴大內亂,以對台進行猝然攻擊。
不過,當總統大選結果出爐後,卻沒有如民進黨參選人謝長廷所說的「黃金交叉」雙方選票拉近,反而是大輸二百多萬票;民進黨慘敗的氣氛之下,想定的內容還不能與實際狀況有太大落差,如果還是就這套想定來推演,未來可能會遭來非議,而且不切實際,因此重新改變想定的方向。


玉山兵推在圓山政軍指揮中心舉行,可與國軍衡山指揮中心連線。圖為軍方操作模擬器。

藍營冷淡 不隨起舞

對於玉山兵推一事,馬英九幕僚就曾建議,這次參與玉山兵推的部會首長與國安會人員,大部分在五二○之後都不再續任,兵推的演練只要詳細的記錄歸檔後,進行交接就可以,為何一定要親自前往參加,才是算經驗的交接。立委帥化民則批評,玉山兵推在政權輪替前不到一個月舉行,時機不對,想定狀況也更不恰當。
但是對於新舊總統政權交替是否要有事先的交接情形,熟悉內情人士指出,二○○○年總統大選陳水扁勝選,在五二○就職前只跟李登輝前總統私下見過一次面,當年李扁見面時,李登輝明確交代了二項國政上重要的事情,一是國安局內的「奉天」與「當陽」二個祕帳的使用情形;再者,就是政府在一九九六年出資二百多億元,在美國成立的華揚史威靈航太公司,李登輝告訴陳水扁成立這家公司背後,主要是力挺對台灣友好的美國洛克菲勒參議員,所以這家航太公司即使賠錢也要支持下去。


馬英九國安大陸人事布局,海基會董事長由江炳坤(左一)接任。


政府出資二百多億元投資華揚史威靈航太公司,主要是力挺對台灣友好的美國洛克菲勒參議員。圖為該公司生產的客機。


2000年政權輪替,李登輝在陳水扁上任前曾告訴陳水扁國安局奉天專案使用。


扁式善意 潛藏奧步

當時陳水扁認為,就職前對國政瞭解實在有限,因此曾託人與當時的國安局長丁渝洲聯絡,希望能先聽取國安報告,丁相當為難,向扁表達應與總統辦公室主任蘇志誠聯絡。
結果蘇志誠向扁表達,應尊重李登輝總統還在就任期間,一切國政的實際交接,應該等到就任後才能進行,眼前國安單位只能就聯指部(國安局特勤中心)的人身安全維護提出簡報。
另外,雖然表面上陳水扁以邀請馬英九參加玉山兵推釋出善意,但是陳持續推動台灣名義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更讓馬英九認為陳水扁是不尊重新總統,而且是表裡不一,因此回絕參與玉山兵推。
內部人士指出,馬英九為了陳水扁堅持以台灣名義加入WHO,還特別寫了一封抗議信給陳水扁表達不滿,而陳水扁在本月十日下午在總統府召開的國家安全會議中,對於加入WHO,仍裁示以台灣名義來申請,而申請入會的時間就在五二○的前一天五月十九日。
馬英九認為陳水扁這樣的作法,不但不尊重新總統,更是製造燙手山芋,讓新總統概括承受。

小辭典 圓山政軍指揮中心

圓山政軍指揮中心,就位於北市大直的國軍衡山指揮中心旁,原先是陸軍戰時指揮中心,後因玉山兵推的需要,自2005年起,從國防部改由行政院來管理,並開始在中心內實施玉山兵推,但預算仍由國防部以「圓新專案」支應。
經改建的圓山指揮中心內有大型視訊系統,全區採用光纖網路與衡山指揮中心連結,坑道有戰備電力和儲水系統,指揮中心可防核爆,連最新的電磁脈衝都無法癱瘓內部電路系統。

歷屆玉山兵推 大事記

.2005年
中國趁陳總統出訪,對台進行斬首行動,行政院長、國防部長等重要官員全遭不測,國內推參謀總長擔任政府臨時總指揮官進行反擊。
.2006年
中國領導人在出訪時遭到暗殺,中國內部為防動亂,誣指台灣為主謀,在中方鷹派人士及解放軍領袖運作下,發動對台猝然攻擊。
.2007年
中國內部發生重大政經變化,亞太海域資源釀成國際衝突,導致中國政府冒進對台突擊,包括國防部長等多位首長再次被斬首。

胡為真 擬掌國安局

當陳水扁總統與國安系統就玉山兵推進入緊鑼密鼓的同時,馬英九也開始規劃國安及大陸政策的人事布局。據透露,馬英九屬意前駐新加坡代表胡為真出任國安局長;陸委會主委則以高孔廉最獲馬信任。
胡為真除了與馬關係頗為密切,他更曾在宋心濂、殷宗文二位局長下擔任首席副局長,曾負責情報研析與國際情報交流工作,國際事務相當熟悉,加上經歷九六年台海飛彈危機,他對於危機處理更有經驗。
胡為真是抗日名將胡宗南之子,外交系統出身,一九九三年七月以外交部禮賓司長身分,被國家安全局前局長宋心濂延攬,出任副局長,被稱為第一位文人背景的國安局副局長。
宋心濂曾是胡宗南在大陸時期西北行營的舊屬,宋心濂找胡為真,有意栽培胡成為首位的文人國安局長。
但是經過九六年台海危機後,一九九九年殷宗文調任國安會祕書長,國安局長由丁渝洲出任,在殷邀約之下,胡為真從國安局副局長調任總統府國安會副祕書長。
直到二○○一年扁政府時代出任駐德代表,重回外交系統,並離開了國安系統,去年則是在新加坡代表任內,公開批評扁政府推動去蔣化與去中國化而辭去公職。


與馬英九在陸委會合作密切的高孔廉,可望出任陸委會主委。


國安局長許惠祐總統大選後,未凍結人事仍持續調動國安局重要主管。


馬英九意屬由國安局前副局長胡為真出掌國安局長。

參謀總長 可望領軍

不過,國安局高層人事,並沒有因為政權的輪替而暫時凍結,反而有加速更替。據指出,本月初深獲現任局長許惠祐倚重的會計長陳天送,升任國安局中將主任祕書,這也是在總統大選後,國安局調任雷光陸前往美國、接替楊國強駐美特派員後,第二位國安局重要人事的異動。
國防部長人選方面,基於軍中傳統文化的考量,目前仍以現任參謀總長霍守業上將呼聲最高;雖然總統府戰略顧問陳鎮湘上將因輔選有功,加上蘇起的極力推薦,一直被外界視為國防部長人選,不過因陳鎮湘的動作過大遭來非議,這也讓陳出任部長產生變數。
另外,從馬英九擔任陸委會副主委開始,跟隨馬英九有二十多年的康炳正,可望成為總統辦公室主任。曾擔任馬英九台北市長辦公室主任的廖鯉,雖然在這次總統大選進入競選團隊比較晚,仍獲得重用,可望出任總統府機要室主任。

撰文:朱明 謝忠良 楊汝椿
攝影:宋岱融 李宗明 賴智揚 蘋果日報
編輯:徐文正